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全本免費閱讀趙林輝是誰

全本免費閱讀趙林輝是誰

2022-05-11 22:14 作者:敗於情

章節介紹

大瓊帝國末年,百姓民不聊生,全國各地相繼爆發農民起義,最後整個國家四分五裂,呈群雄割據之勢趙陽也是起義軍的一份子,看趙陽如何在群雄中夾縫生存,如何一個個消滅群雄,最終平定亂世,改天換日建立新的秩序

在線試讀

第9章 林安輝

趙陽打量着眼前這位公子。

身穿一件白衣,雖然洗的有些破損,可穿在他的身上並沒有顯得落魄,反而別有一番氣質。

修長的身體、略瘦,臉如刀刻般五官分明,一對劍眉下有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讓人看了不自覺的感覺親近。

一身白配上帥氣的臉龐,當真有公子世無雙的韻味。

來人名叫林安輝,平州人士,看到趙陽的招兵告示來的。

徵兵處的軍士看他瘦弱,勸他說道,上戰場是很危險的,他這身板去了基本就是九死一生。林安輝謝過軍士好意,告訴他,他是來應徵文職的,想見趙將軍一面。

趙陽軍中缺少讀書人,曾特地囑咐過招兵處的軍士,遇到讀書人一定要以禮相待。軍士看他是讀書人,不敢怠慢,連忙記下他的名字,並安排好住處,告訴他會儘快彙報給趙營長。

說來也巧,軍中正好有一人是他同村,看到林安輝很是驚奇,本以為他早就死了,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了他,於是把他的經歷當做笑話說給眾人聽。

經他一說,大家才知道此人來歷。

林安輝,從小父母雙亡,是哥哥嫂嫂養大的。

其實與其說是哥哥嫂嫂養大的,倒不如說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人人都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可林安輝卻從來沒有感受到哥嫂父母般的關愛。

那個時候多一張嘴,就多很大的開銷,何況男孩子又特能吃,林安輝的哥嫂嫌他是個拖油瓶,從小對他就不好,若不是怕村裡人說閑話,哥嫂早就把他掃地出門了。

哥嫂平時一個不開心,不順心就會拿他出氣,非打即罵,餓上一天是常有的事。

為了能少挨一頓揍,多吃一口飯,林安輝從小就學會了察言觀色,討好別人。林安輝嘴甜乖巧,又經常幫忙鄰居幹活,鄰居可憐他,有點剩飯剩菜都會給他留着。

林安輝一天天長大了,除了吃不飽飯,成家也成了大問題。

成家要花費一筆錢,哥嫂不願意出,連續幾個說媒的都被哥嫂拒了,村裡閑話越來越多,哥嫂氣外面受了,就回來找他的不痛快,林安輝的日子比以前更加難過了。

有一次林安輝路過鄰村,正好被村裡一個劉姓寡婦瞧見了,劉寡婦見林安輝長得文靜秀氣,心裏很是喜歡,跑去央求哥哥給打聽打聽這是誰家的男子,如果沒有成親,想讓哥哥幫忙說個媒。

寡婦的哥哥是村裡地主,頗有實力,稍微一打聽就了解了林安輝的情況。

地主找到林安輝的哥哥,想讓林安輝娶了他的妹子,林安輝的哥哥很是為難,吭吭唧唧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地主一看他家的情況也心疼妹子,於是又提議讓林安輝入贅嫁給他妹妹。

林安輝的哥哥一聽這個提議好啊,非常高興,不用自己出錢給弟弟娶媳婦,既甩掉了拖油瓶,又能得到一份可觀的「彩禮」,馬上同意了。

聽到自己要入贅,林安輝本來是不同意的,可是來自哥嫂的壓力太大,只得同意。後來想想,安慰自己道,出了這個家門或許也是人生一個新的開始。

婚禮舉行的相當隆重,上門女婿這件事好久沒有發生了,大家都來看個熱鬧,拜堂的時候,司儀喊道:

「小子無能,改名換姓,先認爹娘,後認祖宗。你認不認?」

「認!」

「好!從今天開始,你改名為劉鳳來。」

「吃糠咽菜,不能嫌賴,受苦受累,不說受罪。你認不認?」

「認!」

「打了白打,弄死白弄,生不歸家,死不回塋。你認不認?」

「認!」

在圍觀人們的哄堂大笑中結束了儀式,沒人知道林安輝的心情,當然知道了,也沒有人在意。

林安輝嫁過去後本也太平,林安輝想讀書,地主哥哥還特意把他送去私塾,跟一群小孩子一塊讀了一段時間的書。

外人看看,覺得林安輝過得也還不錯,甚至還有些小羨慕。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兩年後林安輝把妻子打了一頓,還把地主家的房子也點着了,自此就不知所蹤了。

有的人說他被地主打死了,有的說他點火自焚了,也有的說他人跑到外地去了,不過從那以後確實沒有人再見過他。只是沒想到現在來投靠趙將軍了。

林安輝的事情很快傳遍全營,眾人聽了,覺得這個人行為舉止異常,應該是心理有問題,不守信諾,拋妻燒房,人品肯定不行,都勸趙陽不要用這個人。

趙陽卻覺得應該見見林安輝,一是傳言未必可信,二是不能寒了來投靠人的心,不利於以後籠絡人才。

這才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趙陽在打量林安輝的時候,林安輝也在暗暗觀察這位年輕的統帥。

「哼!」

一聲冷哼打破了寧靜。

張文忠見林安輝見了趙陽不但不行禮,還直勾勾的盯着趙陽看,立時不滿,本來就覺得林安輝人品有問題,現在看他這個樣子更是不喜歡。

林安輝聽到哼聲,也意識到自己太失禮了,趕緊抱拳道:「小人林安輝見過將軍。」

趙陽卻沒有在意這些,示意林安輝坐下,然後問道:「林安輝,你來我軍中,想應聘文職,具體想干點什麼?」

林安輝剛坐下,立刻又起身回道:「將軍,小人從小也沒有機會讀書,後來雖然讀了點,可是也就是能大體知道文章大意,並不精通,文書之類的恐怕幹不了。小人從小飯沒吃飽過幾次,身體很瘦弱,體力活恐怕也幹不了…..」

「那你來幹什麼啊?」張文忠沒等他說完,不耐煩的打斷道:「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來吃乾飯嗎?」

「文忠,不得無禮!」趙陽出聲阻止住張文忠,對林安輝說道:」我這兄弟性子急了點,他聽到你那些話,有些激動也是人之常情,我在這裡替他給你道個歉,希望你不要介意,你繼續!」

林安輝趕緊說道:「不敢。」

緊接着林安輝認真的回答道:「將軍,想必您也已經知道了我的一些過往,反正我這個人名聲不好,我就替將軍干一些臟活,替將軍說一些得罪人的話吧。」

趙陽看着他,覺得這個人也挺可憐的,很多事情恐怕也是身不由己,而且外人看到的只是表象,真正的經歷誰又知道呢,不是當事人,又怎麼知道當事人所受到的苦呢。

「你也不要這樣妄自菲薄,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你來到我的軍中,也算是新生了,你要重新開始,跟過去完全切割開來,以後活出一個真正的自己。

不要讓過去一直在你的心裏,也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而否定自己,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會對你有一個新的認識的。

你就在我身邊吧,先幹個軍中參謀吧,我看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又是一個心細的人,若是我有是做的不對的地方,希望你能及時指出來。」

「歡迎來到新軍,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趙陽說完向林安輝伸出了手。

林安輝沒有伸手,而是單膝跪地激動的說道:「謝將軍!屬下一定誓死報答將軍的不棄之恩。」

林安輝沒想到在軍中能碰到認識自己的人,現在全營都知道了他的過往,他已經做好了被驅離的準備了,沒想到趙陽不僅不嫌棄他,還讓自己留在他的身邊。

趙陽趕緊扶起林安輝道:「以後都是自己兄弟了,有什麼難處可以跟我說,有事情可以告訴我,不要再一個人扛了。」

林安輝起身說道:「將軍,我此次來有一計要獻與將軍。」

「何計?」

「將軍可知有大禍相隨?」

趙陽想了一下,皺眉道:「什麼大禍?」

「將軍前幾日可曾殺了吳景琦的小舅子?」

趙陽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是這事,不以為意的說道:「殺了,難道我還怕他不成?」

林安輝分析道:

「將軍,吳景琦此人睚眥必報,又陰險狡詐,我猜他現在不會對付將軍,還要仰仗將軍平定叛亂。可若將軍攻破兩縣,平定反賊之後呢?順州府內無戰事之日,恐怕就是將軍被算計之時。」

「將軍現在雖有軍權,可卻是白身,平定叛亂之後,若吳景琦從中作梗,將軍很有可能什麼也撈不到,到時候將軍仍是白身,如何斗得過朝廷五品大員?」

「此時,已成水火之勢,我們應該早下手為強,防患於未然。」

趙陽問道:「如何防範?」

林安輝眼睛一眯,說道:「栽贓陷害!」

「我軍取第一個縣城的時候,沒有人會來搶功,因為他們不知道將軍能不能取勝。第一個縣城攻破後,我料定取第二個縣城的時候會有人來搶功。

將軍可命人模仿吳景琦筆跡,寫大量暗通反賊的信件,藏匿於城中,待到城破時候,找個適當的時候拿出來,搶功之人正好就是見證人,到時候他吳景琦是有口難辯了。」

趙陽說道:「他是五品大員,怎麼會暗通反賊呢?說出去沒人信啊。」

林安輝又說道:

「就說他暗通賊寇,想讓順州大亂,從而朝廷怪罪李知府,他好取而代之。我們並不是真的讓人相信這是他寫的信,只是往他身上潑髒水而已。

這樣做,

一來可以讓他騰不出手來針對將軍,

二是朝廷就算不相信,也會對他將信將疑,為保險起見,恐怕會把他調離順州同知的位置。這樣就算扳不倒他,也夠他喝一壺的。

三是以後他要是針對將軍,將軍完全可以在外面造謠說他是為了替反賊報仇,對將軍進行打擊報復。」

趙陽用手指敲着桌子,思考了良久,有些不忍的說道:

「我殺他小舅子,今天又要害他,是不是不太道德啊?」

林安輝繼續勸道:

「將軍,你不害他,他必來害你,將軍不可心軟,要防患於未然,斬草要除根。」

「聽聞遠古東方巨國,曾有項羽劉邦兩位軍閥爭奪天下,項羽英雄,劉邦小人,最後劉邦取得了天下。英雄,永遠是鬥不過小人的,英雄最後都會死於小人之手。將軍今英雄氣概了得,行光明大道,如何知道小人的行徑。我能做的就是為將軍擋住這些小人。」

張文忠聽了這小子的計策,心裏暗暗心驚,這小子太毒了,還沒跟同知照面,就要把他滅門了,關鍵還是自己先殺的人家的小舅子。

想想剛才對他的態度,張文忠不自覺的就打了個寒顫。

趙陽盯着林安輝的眼睛看了看,又思考了一會,突然使勁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對屋外喊道:

「傳令祝齊敏來見我。」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