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上門女婿是道神最新章節

小說上門女婿是道神最新章節

2022-05-11 22:16 作者:一笑紅顏

章節介紹

「我乃天玄門天玄真人,我化作真氣傳入你體內,從此你便是吾真傳弟子,從此掌管天玄門,《天玄真經》之經法和驅魔令傳授與你,你好生修鍊,從此斬妖除魔,弘揚正義……」 上門女婿冷言無意中得到《天玄真經》和驅魔令,從此逆襲成一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全能高手 與女總裁妻子…

在線試讀

第6章 戰百盛集團 兩父子歸降

百盛集團,龍城十強企業之一,坐擁百億資產。

黃百盛,百盛集團董事長,在龍城地位顯赫,黑白通吃,也算是龍城的風雲人物。

冷言來到百盛集團樓下,四周異常的冷清。

冷言閉上雙眼,運作真氣,這時他感受到四周有無數個呼吸聲。

原來,這裡早就埋伏好了,就等着他前來送死。

冷言冷笑了一聲,心想:想要我的命,沒那麼容易。

這時,從百盛集團大門出來兩個人:其中一個人右手纏着繃帶,走路一瘸一拐的

另一個人:四五十歲,頭戴黑色紳士禮帽,身穿一身灰色中山裝,面部似笑非笑。

這便是黃百盛了。

二人走到冷言面前。

黃子恆指了指冷言怒聲道:「爸,就是這小子。」

黃百盛轉身怒斥黃子恆道:「閉嘴,沒用的東西。」

然後笑着對冷言說:「小兄弟身手不凡啊,敢問是哪門哪派?」

冷言心想:什麼年代了,還哪門哪派,又不是演武俠劇。

「我無門無派,自成一派。」

「哦?那小兄弟師從何人啊?」

冷言又心想:難道我告訴你我的師父是大唐天寶年間的天玄真人嗎?說出來你們能信嗎?

「我自學成才。」

這時,黃子恆不耐煩的說:「爸,少跟他廢話,趕緊弄死他。」

黃百盛怒道:「你給我閉嘴。」

「爸…」

黃百盛怒視了一眼黃子恆,黃子恆沒敢再繼續說。

轉過頭來對冷言說:「小兄弟,我雖然敬你身手不凡。但是,你傷了我兒子,還弄斷了他的手腕,今天總得給個說法吧。」

冷言指了指黃子恆說:「令公子犯我在先,目中無人,我替你教訓了他而已。」

黃百盛笑了笑說:「小兄弟有點大言不慚吧?你可知道我是誰?」

「用不着知道你是誰,你想怎樣,我隨時奉陪。」

黃百盛轉笑為怒,冷冷的說道:「年紀輕輕不知天高地厚。」

這時,旁邊的黃子恆說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父親可是龍城數一數二的大人物,就連你岳父夏長海都怕黃伯父三分。」

黃百盛聽黃子恆說完,突然大笑了起來。

「你就是那個上門女婿啊,我當是誰呢!你岳父夏長海在我這都不值一提,別說你這個混蛋。話說回來,我給你岳父個面子,你自斷雙手,給我兒子跪下,我可以考慮饒了你。」

冷言冷笑一聲說道:「你在講笑話嗎?用不着你給什麼人的面子。告訴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黃子恆咬牙切齒的說:「你小子真是活膩了。爸,別跟他廢話了,讓他知道咱們黃家的厲害。」

冷言藐視的說:「黃家的厲害?你說的是蹲在周圍的一百多號人嗎?」

黃百盛大怒。

「全都給我出來。」

這時,周圍湧現出一百多黑衣壯漢,個個都是身強力壯,看來,這是黃百盛的精英打手了。

「小子,機會我給你了,你不珍惜,今天我就要讓你葬身於此。」

說罷,揮一揮手,一百多打手蜂擁而上。

冷言運行真氣至全身,揮起拳頭向眾人砸去。

那拳頭速度飛快,如閃電一般。

嗖…

一個,兩個,三個…

頃刻間,數十人被打倒在地,嚇得眾打手退後了幾步,都不敢輕舉妄動。

黃百盛見眾人退後,怒喝道:「一群廢物,趕緊給我上。」

眾打手再次舉起拳頭,向冷言打去。

這時,冷言緊閉雙眼,腦海里浮現出《天玄真經》的經法:

凝氣決:

調正固氣,心不外用,神不外馳,意由所注,氣由所歸,調息于丹田,一呼二吐納,凝氣貫通。破。

此時,他感到真氣大增,渾身充滿力量。

冷言手腳並用,不到一分鐘,一百多打手全部被打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了。

黃百盛二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黃百盛不敢相信這少年竟然如此之兇猛,在看他犀利的眼神,對他的恐懼感油然而生。

良久,黃百盛邊搖頭邊自言自語的說:

「怎麼會這樣?」

冷言走到黃百盛面前,嘲諷的對黃百盛說:「黃董事長,這就是你們黃家的厲害?不過如此嗎!再給你十分鐘的叫人時間,這次,有多少人給我叫多少人,不然,我把你腿打斷。」

黃百盛顫顫巍巍的說:「小兄弟,沒人了,沒人了,這些人都是我精心培養的打手,在你面前這麼不堪一擊,我服了。」

突然黃百盛跪了下來說道:「冷兄弟身手不凡,日後必成大器,黃某願臣服與你,以後用得上黃某的,黃某一定義不容辭。」

說完,便看向黃子恆怒斥道:「逆子,跪下。」

黃子恆心中雖然還有些不服氣,但從小對父親言聽計從的他便跪了下來。

冷言見黃氏父子跪在自己面前,這次事情也不便追究了,畢竟這認錯態度還是很誠懇的。

「你兩起來吧。以後不許你們再仗勢欺人,為非作歹。」

「黃百盛站起來說:「是是,以後都聽冷兄弟的。」

冷言看了一眼黃子恆說:「知道你不服氣,不過看在你父親的面上,今天我就放過你。以後,不許再去騷擾夏夢雪,聽見了嗎?」

黃子恆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冷言又對黃子恆說道:「還有,你印堂發黑,面色無光,三天內你必有血光之災,你要小心了,有什麼事你可以來找我。」

說完便轉身走了。

黃子恆不屑的說:「什麼血光之災,胡說八道。」

黃百盛怒道:「閉嘴。」

然後看着冷言遠去的背影,默默地說道:「此人日後必成大器。」

冷言回到夏家已經半夜了。

夏夢雪見冷言回來了,生氣的質問道:「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有些事情處理了一下。」

「你能有什麼事情?」

「私事。」

夏夢雪懷疑的問:「是和嚴雨菲有關?」

冷言看了一眼夏夢雪說:「不是。」

夏夢雪白了一眼冷言說?「我才不信!」

冷言笑了笑說:「你怎麼還沒睡。」

「你不回來我哪敢睡,做噩夢怎麼辦?」

「我這不回來了嗎?快去睡吧,太晚了。」

「嗯,晚安。」

「晚安。」

冷言躺在床上心想:那個風水大師任道遠說夏夢雪身上有邪氣,可是我怎麼看不出來呢?難道我的道法還是不夠?…

第二天早上,還沒等冷言起床,電話鈴聲響了,冷言拿起電話一看,是嚴雨菲。

「冷言,雨晴又暈倒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