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杜清時和杜清明》在哪裡看?

完整版《杜清時和杜清明》在哪裡看?

2022-05-11 22:17 作者:康虞

章節介紹

【我給冥王散煙,冥王約我做神仙】 「地府如今也是現代化企業制管理了?」 「當然!不僅是事業單位,還即將面臨改制呢」 「聽說新一代的冥王董事長有點壓不住場子啊」 「是啊,董事會那幫老傢伙強勢得喲,一個新神怎麼壓得住那幫元老級的人物」 「那也不能讓我一個凡夫俗子做…

在線試讀

第3章 纏死草

「老白,別他喵的猶豫了,你再多想半分鐘,那女的都要被人給救上岸了。」楊玄一臉焦急的望着白敬儒,只等着他點頭,自己便準備動手。

白敬儒仍然思索了五秒:「我們倆出手,只怕還是會被人咬着不放,違反任務規定,可比沒有完成任務,性質要嚴重得多啊。」

「那怎麼辦?就眼看着那個男的把她救上岸,我們就在旁邊坐視不管?」

白敬儒又思考了五秒鐘,然後說道:「我們倆不能出手,不代表別人不能出手啊。」

楊玄恍然大悟,一拍腦袋,道:「我怎麼把那個傢伙給忘了。卧槽,我他喵的忘記關車門了,那小子不會跑了吧?」

兩人齊齊轉過身,望了一眼冥車的方向。

杜清明仍然坐在車邊吐着煙圈。

「快去把他整過來呀,再晚一點,人都被救上岸了。」白敬儒急忙說道。

岸上、橋上逐漸又圍過來了一些人,齊聲高呼着給那個跳入水中救人的男子打氣加油。

楊玄火急火燎的跑到杜清明的面前,語氣舒緩的說道:「兄弟,幫個忙唄。」

鬼差大人請幫忙,哪有拒絕的理由?

但是,杜清明一口拒絕了。

「要我去做劊子手?替你們背黑鍋?我不幹。」

楊玄被他突然一問,竟愣神了片刻,說道:「嘿,兄弟,我看你腦袋機靈得很呀,怎麼看上去傻乎乎的樣子?又怎麼會做出勞累過度而死的蠢事呢?」

杜清明一臉氣憤,道:「你以為我願意勞累過度嗎?還不是窮病給害的,要結婚要買房要買車,談朋友辦酒席生小孩,哪樣不花錢?你以為我願意還是處男嗎?我他喵的還不是被生活所逼的。活着的時候,就經常給領導背黑鍋,現在死都死了,你還要我去背黑鍋,我他喵的不幹。」

杜清明一股腦的發泄完,語氣堅定的回絕了楊玄。

這是他少有的硬氣的時候。

「你不幹,就不怕我給你穿小鞋,讓你系統評分降幾個點,你下輩子,還做窮鬼?」

楊玄一番恐嚇帶威脅的說著,又怕給他逼急了,於是又軟聲軟氣的說道:「杜兄,救急如救火,你幫我們一次,我答應你,系統評分的時候,我托關係給你多加幾個點,讓你來世生在富貴家庭,做個富二代,怎麼樣?」

「當真?」

「絕對的,那不是小菜一碟的事。」

「好,我干。」杜清明略微猶豫,便應承了下來。

人在屋檐下,不要給臉不要臉,見好就要收。

這是杜清明多年職場生涯總結的經驗。

楊玄喜出望外,立刻拉着杜清明往河邊跑。

那個救人的男子此刻已將那個跳水的女子給拖拉着,只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便要游上岸。

白敬儒見兩人跑過來,焦急着說道:「趕緊的,人都快被救上來了。」

楊玄隨即給杜清明使了一個眼色。

「放心,兩位大哥,保證妥妥的。」

杜清明當即便一躍而下,潛入水中。

岸上圍觀的人看着那個男人已然快游到岸邊,一個個都伸着手,好像就要把水裡的兩人拉上來一般。

眾人眼見那男人游得好好的,突然,那個女子整個身體竟瞬間沉入水中,連帶着那個救人的男子,也一併在水面消失了身影。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人就不見了?」

「我看到那個女的好像被人突然給扯下去了一般,又拖着那男的也跟着沉下去了。」

「難道這水底下有鬼不成?」

岸上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着。

水下,確實是杜清明拖着一團水草,死死的綁在了那個女人的腿上,再用力給她拖下了水底。

不就是所謂的惡鬼索命嗎?這麼簡單的一件事,順手幫幫忙,杜清明自認為是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的。

可意外偏偏還是發生了。

那個救人的男子,竟好像能在水下呼吸一般,即使身體被那個女人本能的死死抱着,卻仍然大力的擺脫了束縛,朝着杜清明遊了過來。

杜清明滿以為那男人會去扯開那團水草,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是直直朝着自己奔來的。

「難道他看得見我?」杜清明一時心裏打了一個冷顫。

怎麼可能?陽間的人怎麼可能看得見靈魂?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突然揮手迎着他的臉龐拍來,只是基於陰陽相隔,那男的一掌落空,只是扇出了一串漩渦。

可杜清明着實被嚇了一跳,拉着那團水草的手也不禁鬆開。

那男人眼見得手,轉身便抱着那個女人快速的向著水面遊了上去。

只是,那個男人竟然還回頭對着杜清明笑了笑。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情況?」楊玄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潛入了水下,飄在杜清明身邊急切的問道。

「那個男的,應該是看得見我。」

「哦?」楊玄發出一聲疑問。

岸邊,那個男人已將跳河的女人給救了上來,圍在四周的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討論着。

杜清明與楊玄此刻已上到水面上來,兩人飄在半空,默默的凌空注視着岸邊的一切。

不遠處救護車的聲音正在傳來。

「你確定,他看見了你?」楊玄再次問了一遍。

杜清明緩緩回答着:「確定。他還出手準備扇我一巴掌,只是沒有打到我。」

救護車趕到,眾人幫着醫護人員將那個女子給抬上了車,只是人群之中,那個救人的男子已不見了蹤影。

不遠處的沿河公園小道上,一個身穿黑色衛衣,頭戴着帽子,外面又套着一件黑色皮衣的男子身影,緩緩消失在了夜色中。

白敬儒也飄到了杜清明身邊,對着楊玄問道:「怎麼?有不是凡間的人插手嗎?」

楊玄緩緩從口袋裡又摸出一包煙,自己點燃了一顆,又給杜清明和白敬儒分別遞過去一顆,說道:「這件事,看來超出我們的管理範圍了。老白,我們回去,可能要有麻煩了。」

白敬儒也點燃了香煙,順手把那根還沒有燃盡的,透着幽幽冥火的火柴遞給了杜清明,說道:「總不是一篇報告的事,我倆都分別交代清楚就行。」

「怎麼交代清楚?就如實寫我們唆使他去水底下害人?」

白敬儒顯然要比楊玄沉穩些,緩緩說道:「回去之後,先去打聽一下這位兄弟的評分。若是達標,小兄弟,你就先扛一扛這件事,咱們後面再來補償你。若是沒有達標,那就更無所謂了,以後在冥都,有我和老楊罩着你。」

杜清明也不知道老白所說的評分是什麼意思,事已至此,也只好點頭應允。

楊玄見白敬儒已經搞定了杜清明,自然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只是問道:「接下來怎麼辦?那女的都被拖去醫院了。」

白敬儒冷峻的臉上露出兇狠,沉聲說道:「閻王叫她三更死,哪還能讓她活到五更?咱們還有時間,怎麼著也得讓她在今晚淹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