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任晴佳 個人的小說(風光絕塵小說大結局)

任晴佳 個人的小說(風光絕塵小說大結局)

2022-05-11 22:19 作者:任平生

章節介紹

簡介:厭倦江湖爭鬥後的任平生,來到新的都市,開啟新的人生 從底層摸爬滾打,到登臨絕頂,一騎絕塵

在線試讀

第6章 以惡制惡


眼鏡男看得差點把眼鏡都瞪爆去,他剛才也曾留意過這個曲線豐腴的背影,但很可惜,那背影有八十分的女孩旁邊,還跟着一個身材魁梧健碩的男人,露出在T恤外的弘二頭肌格外驚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眼鏡男他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外地佬竟然敢動手,而且尺度比他還要大膽!

但下一秒,他發現自己錯了,錯得離譜,因為……

任平生閃電般把手縮回來,然後望向眼鏡男。

「喂,這位大叔,你在幹嘛?」

「我?我能幹嘛?」

眼鏡男抓狂了。

隨即他就發現,前面那個女孩轉過頭來,水靈靈的臉蛋閃過羞澀與憤怒的表情,最後混成一抹通紅,兩隻眼睛像要噴火一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眼鏡男的手還被任平生捏着呢,加上這麼一句意味深長的質疑,事實的真相瞬間在天平上被顛覆!

女孩旁邊的魁梧青年察覺到異狀,側過頭來問了一句:「怎麼了?」

「他……他摸我!」

女孩羞怒交加地指着眼鏡男,一張小臉漲成通紅。

「什麼?」

魁梧高大的青年爆出低吼,臉上的溫柔神色瞬間轉化為暴戾,惡狠狠地看向眼鏡男,像一頭要咬人的野獸。

「我沒有!」魁梧青年那充滿威懾力的身材可不是任平生能比的,眼鏡男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去,急忙搖頭大叫,「我沒有!我沒有摸!」

可這種辯駁,顯得蒼白無力。

周圍的人紛紛投來鄙夷的目光,越來越多的人竊竊私語,不是沒有聽到任平生和眼鏡男爭吵的人,可惜這些人都退到旁邊去了,秉持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真理。

「大叔,看你打扮得斯斯文文,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人渣!」

任平生捶足頓胸,一副【自己瞎了眼】的表情,痛心疾首。

表演力直逼滿分境界!

「你!」

魁梧青年硬生生從擁擠人群中擠出道路來,猛地揪住眼鏡男的衣領,模樣凶戾。

「我沒有啊!」眼鏡男氣得快吐血,指向任平生喊道,「是他,是他摸的!」

「大叔你可不要含血噴人啊!」

任平生揚了揚手中抓着的手臂,對魁梧青年說:「哥們你看,這是他用來摸你女朋友那隻手,被我抓住了還想賴到我身上來。」

「是他,真的是他啊!」

在魁梧青年的兇惡眼神下,眼鏡男差點要哭出來。

任平生喝問道:「那你這隻手是怎麼被我抓住的?」

「是你故意抓住我的手!」

「靠!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幹嘛要抓你的手?」

對啊,無緣無故的幹嘛抓住他的手?

高大青年眼中最後一點懷疑都消失了,拳頭捏得嘎噠作響。

他咬牙切齒地朝眼鏡男低吼道:「我女朋友你都敢碰,嫌命長嗎?」

眼鏡男嚇得臉色發白,喊道:「我真的沒碰……」

「那你的豬蹄為什麼會被這位兄弟抓住?」

「我是摸了他女朋友,不是摸了你女……」

眼鏡男匆忙叫喊,可還沒喊完,旁邊的任平生就臉色大變。

「你摸了我女朋友?法克魷!」

吼聲中,任平生直接一拳頭砸上去,把眼鏡男砸得眼冒金星,右邊的鏡片更是爆出裂痕來。

任平生對那高大青年大聲道:「兄弟,我不知道你忍不忍得了,反正是我咽不下這口窩囊氣的。」

接着又是一拳頭上去,把眼鏡男的鼻孔給揍出血來。

周圍擁擠的人群趕緊往旁邊挪,生怕自己被捲入無妄之災中。

高大青年本來還猶豫在公車上打人會不會影響不好,但此時被任平生一激,年輕人的血性瞬間爆發,再加上身後女孩的目光,徹底將他推倒懸崖邊上。

這種時候若不表現得英勇一些的話,自己的女朋友會怎麼看自己?還會傳播到老師同學朋友親戚的耳中,到時候他們會怎麼看待自己?

連女朋友被欺負了都還忍氣吞聲的孬種?

似乎想到了種種流言蜚語,高大青年打了個寒顫,回過神來後望向眼鏡男的眼神,更加兇狠暴戾。

「都讓開!」

青年一吼,人群避讓,就連任平生都跑到一邊,騰起了一小塊空閑。

只見高大青年猛然握緊拳頭,左勾拳,右勾拳,上勾拳,兩手扣住眼鏡男的頭顱,再來一記兇猛的膝撞。眼鏡男的鼻子都給砸歪了,拚命掙扎,可在高大青年那壓倒性的身材與實力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成徒勞,只能發出凄厲哀嚎。

任平生眼睛一亮,嘀咕道:「還是個練家子呀。」

可是……會不會打得太狠了些?

直到眼鏡男的嘴唇被打破,牙齒打崩掉好幾顆,任平生髮現高大青年似乎還沒有要停手的跡象。

「喂,兄弟,差不多得了哈。」任平生連忙叫道。

但高大青年卻置若罔聞,摁住眼鏡男的頭顱直接往車裡那跟鐵杆上撞。

「兄弟,可別鬧出人命!」任平生的臉色也變了。

「哐!」重重的響聲發出,眼鏡男頭破血流,身子抽搐幾下後,像一灘爛泥軟倒在地上。

這時候司機終於找到合適的地方停下,匆忙報警並疏散乘客下車。

高大青年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似乎打得太過火了,可想了想,又沖軟倒在地上的眼鏡男吐了口唾沫,罵了句:「畜生!」

然後他轉過身來,說道:「大兄弟,你可要替我作證哈,我這是……咦……人呢?」

發生這種事後,公車上的人流早已匆忙涌下去,哪還有人敢逗留。

任平生當然也不會腦熱到留下來作證,畢竟這事有點說不通,而且,他沒空!

他還要帶任雨晴去青南大學辦理入學手續呢,若是被帶回警局什麼的,太浪費時間了。所以他在車門打開的第一時間,就拉着任雨晴下了車。

匆匆離開是非之地,任平生一邊走着,一邊感嘆:「果然人賤必有天收,裝逼必遭雷劈啊。」

他又回頭沖任雨晴問道:「這叫什麼來着?」

每當這種時候,任雨晴總會認真地回答:「這叫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若到,自然遭報。」

低文化的任平生琢磨了一下,點頭:「嗯,有理,而且還順口。」

「哥……」

「嗯?」任平生看向她,發現那張清秀美麗的臉上正醞釀著陰鬱怒氣。

任雨晴氣哼哼地叫道:「你剛剛摸了那個女人的屁股!」

任平生臉上一囧,尷尬笑道:「那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

「那你的手在幹嘛?」

任雨晴瞪向他的左手,此時那五根手指正在與掌心輕輕摩擦呢,似乎在回味某種餘韻。

「啊?我第一次做這種事,有點緊張,所以手心出汗了,對,就是手心出汗了而已。」

任平生心虛地攤開手掌甩了甩,狡辯的言語聽起來一點都不可信。

任雨晴神情幽怨,啐道:「流氓。」

「哪有人罵自己親哥是流氓的?給人聽去影響多不好啊。」

「我不管,你就是流氓!」

後面那句聲音陡然提高,惹得周圍路人紛紛投來疑惑的目光,可看見是一對並肩行走的年輕男女後,路人們的思想就偏進了岔道中,連目光也從疑惑轉變為玩味。

「注意素質啊。」

任平生直冒冷汗,這位姑奶奶發起脾氣來還真是一點都不注意場合呢。

任雨晴冷哼一聲,扭過頭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