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瞳,陸鷙周小蝶在線資源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

姜瞳,陸鷙周小蝶在線資源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

2022-05-11 22:20 作者:周小蝶

章節介紹

【流放+萌寶+糙漢+甜寵】   糙漢兵痞子陸鷙娶了個城裡嬌俏小娘子,小娘子出身不好,全家被流放的罪犯之身   可他就是稀罕的緊   成親一年,生了一對龍鳳胎   可嬌小姐不稀罕他,快愁死他了,軟的硬的都來了,還是不好使   姜瞳,睜開眼發現自己重生回來了   …

在線試讀

第9章 陸軍爺的三不許

不過,顯然這奸商干不過惡霸。

姜瞳在心裏同情王掌柜三秒鐘。

姜瞳斜眼瞧了下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吃茶的二流子似的陸鷙。

有着良好教養的姜瞳端着茶,輕抿一口,搖頭無奈。

現代的她出身好,家世好,有着普通人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

爺爺讓她上名牌大學,教她做一個有教養的淑女。

而古代的姜瞳原主也是個出身極好的大家閨秀。

在姜瞳的身上,即便是在最落魄的時候,她依舊帶着典雅氣質。

從容不迫。

也就是在最為絕望的那幾年,她放縱了自己,由着脾氣撒野了一陣子。

姜瞳是能理解原主的。

但她不是原主,她有着自己的 高素質,做不到跟一個小商販去討價還價。

可,這事兒,陸鷙擅長啊。

王掌柜很快就將陸鷙要的東西準備好了,他心裏清楚陸鷙是個惡霸。

但沒辦法,在這慶陽縣,原本的惡霸現在變成了軍爺,他王二更加是不敢得罪了。

「陸軍爺,您要的東西,我可都全部準備好了。」

陸鷙瞧了下,滿意的點頭。

「冒昧問一下陸軍爺,這靖王軍隊什麼時候入慶陽縣?」

陸鷙道了句,快了!

拎着糧食帶着媳婦兒,便出了獸皮鋪子。

姜瞳看着拎着兩布袋子糧食的陸鷙,沒說話,徑自往外走。

陸鷙則是望了眼姜瞳,腆着臉問,「媳婦兒,我厲不厲害?」

姜瞳撇了他一眼。

「厲害,就您厲害。」

「我還以為你多厲害呢,不過是以惡制惡。你們都不是啥好東西。」

陸鷙咧嘴,不怒反笑,「我就當你是稱讚我了。」

「媳婦兒,別走太快,前頭給你買個簪子,或者,你想要什麼好料子。」

姜瞳看着街市上稀少的行人, 發現大家根本顧不上什麼穿的好壞,不管是綾羅綢緞,還是破布衣衫, 都沒人在乎。

都在為保命而努力活着,穿着啥的根本沒人講究。

姜瞳瞧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說多好,可貴在乾乾淨淨,上面連塊補丁都沒有,她目前四沒啥可需要的。

便道:「我什麼都不要,有點吃的就可以了。」

「陸鷙,我問你,靖王軍隊是幹什麼的?」

陸鷙顯然是靖王軍隊裏面的,姜瞳方才將獸皮店鋪老闆的話聽的真真切切。

如今朝堂風雲大變,而靖王軍隊則是前朝餘孽興起的一支部隊, 從西北荒漠地區而起,如今已經打到了慶陽縣周邊。

這是打算從南而起,將皇朝宮殿給包圍了。

「大勢已定,這天下定然是靖王的,雖說靖王現在六十大幾,可野心不小。」

陸鷙說著望了下姜瞳,「你問這個作何,改朝換代再是正常不過,再說了,前朝皇帝死了,你父兄爹娘的罪說不定能赦免,你們全家還能重回京都城……。」

姜瞳當然是想這樣做了。

可也要看新上任的皇帝是個聖君,還是個昏君。

姜瞳淡聲呢喃了句,希望是個聖君吧。

陸鷙卻輕嗤笑了笑,沒言語。

本是打算給姜瞳買點物件的,姜瞳沒要。

她現在有吃有喝有穿,別的目前無所求。

這世道亂的很,她只想着等安穩了後,再開啟自己美好的未來。

至於這個未來有沒有陸鷙,她是不確定的。

至於那倆孩子,她是打從心底里喜歡,莫名覺得,他們就是自己親生的一樣。

「啥也不要?我可給你機會了,回頭你再想要,我就不管你了。」

陸鷙哼了聲,似乎不滿意姜瞳跟着出來啥也不買。

「不要,陸鷙,你有沒有想過你原本愛慕的女子已經死了,現在的這個,不是你所愛慕的。」

姜瞳看着對她如此好的陸鷙,倒是有點心疼他了……

自己親媳婦兒人已經死了,只是留下個空殼子罷了,他還稀罕的跟個啥似的。

陸鷙伸手在姜瞳額頭上摸了下。

寬厚的掌心帶着厚厚的繭子,喇人。

「這是吃老鼠藥沒毒死毒傻了?姜瞳,你就是你自己,你不是別人。怎麼感覺你像是變傻了似的。」

他說著又狠狠的揉了下姜瞳的額頭。

姜瞳瞪着眼將他的手給推開。

「你才傻了,你全家都傻了……。」

糧食懸掛在馬背上,陸鷙牽着馬,還要一邊盯着姜瞳。

姜瞳雖說是一身素衣,可人長得漂亮,沒了綾羅綢緞的映襯,反倒增添了幾分清雅。

一路上走着,倒是引的路街上的行人,乞丐,勾頭張望盯着瞧……

陸鷙那張臉也變得黑如鍋底灰。

回家的路上,他再三交代姜瞳,不許獨自出門,不許上街,更不許進城……

……

陸鷙出去一趟帶回來了不少的糧食,陸家人瞧見自然是滿心歡喜。

「娘,我大哥又帶來了不少的糧食,可夠咱們家吃的了。」英子高興的喊着。

李氏忙着從裡屋出來,瞧見那馬背的糧食,也是按捺不住的欣喜。

「老大啊,哪裡來的糧食,咱們鎮上可是找不到米糧鋪子了,聽說買糧要去縣城,還要趕早,去晚了,就是帶着銀子都買不到。」

陸鷙將馬拴好,迅速兩下將馬背上的糧食解了下來。

「正是去了縣城, 我自有門道。」

「娘,這些糧食足夠你們吃上一段時間了,平時去田野里挖點野菜,別光吃糧食。精細着打算點,足夠你們撐到隆冬。」

「老二和老三,閑着沒事兒也別亂跑。」

這世道本就亂,更是有到處抓壯丁的。

陸鷙參軍屬於半強迫半自願。

他爹去世前將他送到了道觀,跟着老師父學過功夫。

雖說參軍是被迫,但一想到軍營能有飯吃,他去參軍,也能給他家一些補償,陸鷙便去了。

可他這倆弟弟,自來被爹娘養在跟前,沒去過外面闖蕩,怕是到了軍營,非但吃不飽混不好,再死在了戰場上。

身為家中長子,兩個弟弟的兄長,陸鷙自然也是護着兩個弟弟。

老二悶不做聲。

過了會兒,才說道,「大哥,你在軍營是個啥職務,要不,把我們哥倆也弄進去吧。」

「在家裡吃不飽飯,穿不暖衣裳,就咱家這個條件,怕我和老三等到三十了,還娶不上媳婦。」

陸鷙看着倆兄弟,像倆鵪鶉似的,也是擔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