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任長青蘇月兒最新章節,小說任長青蘇月兒

任長青蘇月兒最新章節,小說任長青蘇月兒

2022-05-11 22:20 作者:絕品姑爺

章節介紹

失去記憶的他好奇自己的過往,是億萬富翁?是殺人惡魔?還是權勢滔天的執掌者? 被蘇家人當做廢物的女婿,一點點找尋原來的記憶,在不知不覺中,他締造了一個贅婿的傳奇人生!

在線試讀

第一章 蘇家女婿

精彩節選

“先生,你的腦癌已經是晚期,如果幸運的話,還有五個月的生命。”

西海市第一人民醫院,任長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來的,他就像行屍走肉一般,眼神黯然無光,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耳邊迴響的一直是醫生那句話。

此時他的手上,還緊緊地握着一張紫色的銀行卡,卡上有一個類似於電話號碼一樣的東西。

“哈哈。”任長青突然笑了起來,聲音中透着一絲絲的蒼涼,消瘦的臉龐湧現出濃濃的不甘,如今的他,絕望而又無奈。

任長青怔怔地望着遠方,一陣清風吹來,蒼白的臉上泛起一陣憂傷,他的視線逐漸迷離,慢慢地,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嬌俏可人的小臉,明眸皓齒,眉目如畫。

時間回到三年前。

他想起與她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那是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任長青靜靜地躺在沙灘上,清冷的月光下,他的氣息愈發微弱,暗淡的目光逐漸渙散,在他意識即將散去的那一刻。

一隻溫潤的小手搭在他的身上,給寒冷的他帶來一絲溫暖。

“醒醒!”如同天籟之音,少女的聲音悄然響起。

他奮力地睜開沉重雙眼,模模糊糊中,看到一張精緻的小臉,水汪汪的眼睛裏充滿了擔憂,“別擔心,馬上會有人來救你。”

少女聲音溫柔,輕輕地安慰着他。

少女,成了他那個時候唯一的依靠。

直到最後,他隱隱看到有其他人朝着他的方向趕來,他知道他得救了。

為了報恩,任長青甘願成為蘇家的入贅女婿。

但是這三年來,因為是入贅女婿,蘇家人待他如同芻狗。

在蘇家,他沒有地位可言,永遠只是蘇家的一個局外人,沒有人會正視他一眼,除了那個單純的小妮子——蘇家的三小姐,蘇月兒。

然而就在今天早上,一串奇怪的數字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他的腦海,這讓任長青不由的想起自己身上一直存在的那張紫色銀行卡。

他猜測,這可能是紫卡的密碼。

來到銀行,任長青將紫卡插了進去,隨後有序地輸入密碼,看着卡上的餘額,他的目光一陣失神,許久才緩過神來。

“嘶!”任長青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心臟幾乎都要停止跳動,一個八後面,足足有十一個零,八千億人名幣,這一刻,他徹底傻了。

“這算什麼?”任長青走出銀行,臉上哭笑不得,天底下還真有掉餡餅的事,想到這,他又有些好奇,“失憶前的我,到底是什麼人,這張卡是我以前全部的財產嗎?”

自從他在沙灘上被救醒後,就沒有任何記憶,只知道自己叫任長青。

正想着,一滴鮮血順着任長青的鼻子滑落,緊接着便是一陣天暈地旋,他的視線開始模糊。

“轟!”低沉的聲音響起,任長青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瞳孔已經渙散開來,在意識還存在的最後一刻,他模模糊糊地聽到救護車的聲音。

然後,一切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日落西山,夜逐漸拉開帷幕。

蘇家大院,蘇月兒翹首以望,星眸深處浮現一絲擔憂,她跺了跺小腳,喃喃自語:“姐夫怎麼還沒回來?”

任長青失魂落魄地回到蘇家,一道楚楚動人的身影映入他的視線,漸漸的,他的目光像是死灰復燃,慢慢恢復光彩。

這一刻他明白了,死對他並不可怕,他害怕的是離開這個善良的小姑娘,害怕再也見不到這個唯一對他好的人。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最後的時光里為她做些什麼。”

想到這裡,任長青淡然一笑,主動迎上女孩的目光。

兩道視線在月光下交織,蘇月兒大大的眼睛頓時彎成月牙兒的形狀。

進了屋,任長青木然的站在蘇家眾人面前,目光中透着一絲絲傻氣,消瘦的臉龐還有些蒼白,就像是大病一場。

他是蘇家的入贅女婿,也是蘇家大小姐蘇墨韻名存實亡的“丈夫”,但是此刻他更像是一個僕人。

頭顱微微低垂,眼神始終望着地下,正恭敬地等待蘇家人發話。

“喂,傻子,還不給我切一盤水果過來。”說話人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正叉着腰,遠遠地指着任長青,尖銳下巴微微上揚,薄薄的嘴角寫滿了刻薄。

她是蘇墨韻的母親江晴,也是任長青的岳母。

“媽,家裡沒有水果了。”任長青撓了撓頭,憨厚地笑着。

“媽?”江晴眉頭一皺,目光中帶着一絲嘲諷,臉上有着明顯的不悅,“誰讓你喊媽了,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我蘇家的女婿,呸,你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幫我家墨韻擋擋外面的蒼蠅。”

任長青絲毫不惱,反而笑了笑,這樣的話他已經不知聽了多少遍,甚至更難聽的話都聽過。

“踏踏踏!”伴隨着清脆的踏步聲,蘇墨韻穿着一雙黑色水晶高跟鞋裊裊下樓,修長的玉腿宛若象牙雕刻一般,在太陽底下閃耀着誘人的光澤,一雙清冷的眸子微微掃過那個憨傻的男人,視線中不帶一絲情感。

任長青默然,內心泛起一絲苦笑,自己這個“丈夫”只是蘇墨韻眼中的透明人,蘇家,始終是容不下自己。

正想着,一陣暗香幽幽,不知什麼時候,心中的那個女孩已經是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女孩看着後者端着的空果盤,再看看頤指氣使的江晴,瞬間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奪過任長青手中的果盤,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道:“姐夫,這些都是僕人乾的活,不需要你親自動手。”

說完,女孩視線一轉,白皙的臉頰浮現一抹怒氣,她氣鼓鼓地看向的江晴,努了努小嘴:“媽,你這麼能這樣對待姐夫。”

隨後,女孩眸光流轉,視線移到蘇墨韻身上,她帶着一絲撒嬌的語氣響起,“姐,你也來說說媽,她……”

“他跟我沒任何關係,還有月兒,你最好離他遠一點。”蘇墨韻不等女孩說完,直接打斷她的話,語氣淡然,目光始終不曾看任長青一眼,留下一個婀娜的背影逐漸遠去。

“家裡沒有水果了,還不快去買!”江晴的聲音再次尖銳起來,臉上的輕蔑更甚幾分,她絲毫沒有將女孩之前的話放在心上。

任長青摸了摸鼻子,如同條件反射一般,下一秒身體開始行動起來,就在這時,一隻白凈的小手抓住他的衣角,順着視線看去,卻是女孩倔強地望着他,後者正使勁地搖頭。

突然間,任長青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在這個家裡,唯有這個女孩,蘇月兒待他如親人一般。

蘇家,有她足以。

這個時候,大廳內再次傳來江晴尖酸刻薄的聲音:“你這廢物,不是讓你去買水果嗎,怎麼還不去?”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任長青這一次沒有再理會她,只是徑直走到自己的房間,他在蘇家睡覺的地方,是一間破舊的雜物房。

房間外,任憑江晴破口大罵。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