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月璃楚宇皓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月璃楚宇皓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2 22:01 作者:伏虹

章節介紹

【重生+嫡女+復仇+甜寵】上一世,葉璃月被自己最疼的妹妹和所愛之人謀害致死後,才知道愛錯了人,還把自己救命恩人害死了,帶着極度的悔恨之心,她意外重生了! 這一世她開啟了她復仇和逆襲之路,她打算再也不招惹某太子了 不過讓人意料的是,某太子竟然不安套路來! 面對某…

在線試讀

第7章 睹物思人:太子送葯

晚上。

葉德業在送完最後一個大臣的時候,正打算去怡香閣找趙氏,就聽見侍衛說,李氏求見他。

他本就被葉璃嬌的事情被其他幾位大臣笑話,現在這個李氏還來找他,他直接就不見。

為了怕李氏煩他,他直接就說這件事情,明天再處理,他今天累了。

————

怡香閣是除了葉府的老夫人和二弟住的地方還有自己住的地方之外,最好的一處地方了,之前是藍氏住的,後面藍氏搬走了。

趙氏看着剛從外面進來的葉德業,貼心的給他脫了外套。

葉德業忍不住抱怨的說道:「這個葉璃嬌真的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今天當著那麼多貴女的面前,對葉璃月那丫頭出手。還讓人家逮到了把柄。」

「嬌嬌那孩子太笨了,老爺您少生些氣,莫要氣壞了身體妾身會心疼的。」趙氏窩在葉德業的懷裡,一臉心疼的看着他,還貼心的幫葉德業按摩。

「那她可真的是太笨了。對了,你怎麼讓茹兒送那麼貴重的東西給她?」葉德業突然想起來,還這件事情害得他被很多大臣說。

趙氏聽了這話,內心忍不住嘲諷他,自己送給自己的女兒東西差,倒是怪上她女兒送的東西好,心裏雖然這樣想,但是還是裝作抹眼淚的樣子,用軟軟糯糯聲音的說道:「老爺,您可冤枉茹兒,茹兒葉也是看着那嬌嬌可憐,用自己好不容易剩下的一些月錢,買了一個玉送給了嬌嬌,誰知道嬌嬌竟然拿出來說事,可真的是冤枉茹兒 。茹兒也是一片善心。」

「哎呀,我的寶貝,你可別哭啊,你一哭我就難受。」葉德業看着趙氏抹眼淚的樣子,心疼了起來,趙氏本就長得嫵媚,現在又因為委屈,更是給她增添了柔弱的感覺,完全忘記自己剛剛說了什麼。

「妾身聽說,那葉璃月得到老爺送了一個冰花芙蓉玉,妾身從來都沒有見過那個是什麼東西。」趙氏眼含淚水的跟葉德業說道。

瞧見趙氏眼裡布滿了淚水,葉德業馬上就陷入了溫柔鄉。

「那東西有什麼好的,老爺我給你一個更好的玉——黃龍玉。這黃龍玉可就精貴了,比那個冰花芙蓉玉好了好幾倍。」

葉德業從懷裡拿出一塊玉,這個玉跟着他有好幾年了,他還真的有點捨不得,但是為了博趙氏開心,直接給趙氏了。

「感謝老爺,老爺您對妾身真好,妾身都不知道怎麼報答老爺了」

「那就以身相許好了。」

「哎呀,老爺您別這樣,妾身會害羞的。」

……

葉璃月在藍氏走後,就直接睡下了,她今天太累了,加上她又因為剛重生過來,所以很早就睡了。

救葉璃月的婢女確定葉璃月睡了之後,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時候,直接出了葉府。

過了許久,來到了一座很大的府邸,熟門熟路的走到了府邸的一個書房。

書房內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錦袍,容貌俊美,但因為他臉上神色淡漠,給他的俊美平添了三分千里之外的冷硬。

如果葉璃月在此的話,一定可以認出,此人就是太子殿下楚陽。

婢女跟楚陽講了一下自己在葉府看見的一切,最後才說道:「恕屬下無能,沒有及時保護好小姐。」

「這不怪你,你今天做的不錯。」楚陽聽着今日在在葉府發生的事情,他知道,事發突然,就算他在,他也不一定能夠看出有人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害葉璃月。

楚陽想起這麼冷的天,掉下水裡可能會發熱,於是轉身在書桌的暗格裏面,取了一白色的玉瓶,遞給那位婢女

「這你拿去給她用吧」

婢女接過玉瓶,一時間不知道用什麼來表達自己的內心了,這玉瓶裏面的葯,是用來治療內傷的,一顆都是價值千金的,太子竟然那這個用來救葉璃月。好一會兒才道:

「殿下,那葉府的大小姐因為落水傷了根基,大夫說只能用奇異果才能治好大小姐。」婢女開始不知道要不要告訴太子,但是現在看太子把這玉瓶都拿出來了才道。畢竟這果子很是精貴。

楚陽走到柜子旁邊,從裏面拿出一個錦盒:「這個就是奇異果,你拿起給她服用吧。」

「是」婢女接過錦盒,拿在手裡,正準備告退。

太子黑色的眸子暗了一下,繼續說道:「等下,如若她問你來,為什麼你會武藝,你就如實說好了,但是這個果子就不要說是我送的。」

「是。」婢女雖然好奇為什麼太子一直對葉璃月一直這麼好,也不讓葉璃月知道就是太子直接所為,但是她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這不是她一個下屬該問的。

婢女剛準備回去,一個黑色的身影突然跳了出來。

「秋竹,你幹啥去?」

秋竹默默的在內心翻了個白眼,沉着聲音道:

「我要去執行主人的任務去了。」

南行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被後面的一個人拎着衣領,走了。

「你幹嘛,我都還沒有問完,就被你拉走了。你這是在斷送我姻緣你知道嗎?」

南知盯着南行,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他這麼傻。

南行被盯的心虛了,害怕的說道:「看着我幹嘛,不會是對我有想法吧,我告訴,你可別打我,你打我,我就告訴殿下。」

「你剛剛站在那裡攔住秋竹的時候,殿下就一直看着你,要不是我把你拖得及時,指不定你現在在哪裡呢?」

「!」

婢女走後,太子走到書桌前,打開一個暗格,裏面正裝着一根淡紫色的髮帶。

那髮帶沒有多長,像是一個小孩用的。

太子拿起髮帶,走到床前,看着葉府的方向,黑色眸子里全部都是眷戀,喃喃自語:「抱歉,我今日沒有去參加你及笄,父皇今日一直留着我,和我商量國事,一直到亥時,我才回來。希望我送你的葯和奇異果對你有用。那些欺負你的人,我一定會幫那些欺負的人,我定會幫你全部打開,就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想起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