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袁凡盛景常在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袁凡盛景常在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2022-05-12 22:05 作者:盛景常在

章節介紹

穿越成袁家家主袁隗的嫡孫袁凡,袁紹是他大伯,袁術是二伯 董卓不久就會入京,二袁相爭的局面近在眼前 為了避免袁家重蹈覆轍,袁凡立壓二袁,自己來做這袁家未來的家主 袁凡首選便買下了丹陽太守一職,隨後又到得了身為家主的祖父支持 攜帶着任務系統的袁凡,自揚州始,開始了…

在線試讀

第8章 大司農張馴,前丹陽太守

洛陽,時間進入五月末尾。

自那日得知他的婚期定下了之後,袁凡便很少出過府了。袁紹也再也沒有上門來鬧過幺蛾子,好似消失了一般。

袁凡懶得去找袁紹麻煩。

每日里聽聽老爺子的教誨,不時調戲下郭照,日子別有一番風味。

時間流逝,婚期近在眼前。

這段時間內,朝廷中陸續的發生一些大事。

皇帝劉宏應太常劉焉的請求,恢復州牧制。不久,朝廷便頒發了一系列任命。

拜太常劉焉為益州牧,太僕黃琬為豫州牧,宗正劉虞為幽州牧,前將軍董卓為并州牧。

詔令一出洛陽震驚。

前三者眾人尚能理解,而董卓的任明卻顯得有些突兀。

并州牧按理來說輪不到他吧,一個前將軍,還是皇甫嵩麾下的副將,他的資歷明顯不夠格。

由於董卓如今不在洛陽,詔書還在送去的路上,眾人的議論最終也不了了之,而且一件事情很快就轉移了眾人的注意。

八校尉人選正式確定。

蹇碩為上軍校尉,袁術為中軍校尉,曹操為典軍校尉。

這讓眾人再一次想起來了,半個多月前,袁家袁凡拍下丹陽太守一事。

袁家與張讓勾結,貌似得到了證實。

也因此,袁術代替袁紹成為中軍校尉的事反而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

畢竟在外人看來,都是袁家人就行了。

城中的輿論持續發酵。

原本還只是討論袁家怎麼怎麼樣,到後面直接說到了袁凡身上。

多是說,「袁凡不過是一個風流浪子罷了,何德何能當上丹陽太守。」

「任人唯親,任人唯親也!」

「果然,有錢有勢,是條狗都能撈個一官半職。」

一時間,罵聲四起。

至於這背後有沒有人推動風波就不清楚了。

司徒府,袁凡院子內。

這一天,袁凡如往常一般,躺在椅子上神遊,而對於外頭的風波,他毫無察覺。

突然,郭照跑了進來,焦急的聲音打破了小院的寧靜。

「公子,不好了,現在外面好多人說你壞話。」

郭照兩頰紅彤彤的,小喘着氣。

一股幽香撲面而來,袁凡抬頭,笑着攬過她的腰,說道,

「何事讓我們家女王這麼著急呢,說來與本公子聽聽。」

郭照聽着,本就紅透的臉更加紅了,

「公子,你又取笑我。」

「這次真的是很緊要的事。」

聞言,袁凡臉色稍微正經了一些,鬆開她說道,

「好,你說。」

郭照深吸了一口氣。

「今日照兒上街去採買東西的時候,聽到百姓皆在談論公子。」

「他們說,公子,公子……」

郭照雙眸躲閃,雪白的牙齒咬着下唇,不知該如何說。

「沒事,你說便是。」袁凡鼓勵她,心裏隱隱有了猜測。

於是郭照鼓起膽子講了出來。

「他們說公子是袁家的敗家子。」

說完,她便貼進袁凡的懷抱里,埋着頭,久久不語。

袁凡下意識的抱着她,心中卻沉思起來。

照兒說的估計還算委婉的,原話必定比這還要惡毒。而且連她偶然上街都能聽到這番話,想來這種言論在洛陽城中已經傳開了。

袁凡稍皺了下眉頭,在這個年代,名聲十分重要。

如果一個的名聲被毀,那麼這個人也就完蛋了。

歷史上的曹操、劉備無疑都十分愛惜自己的名聲,就連袁紹,身為河北霸主之時,雖然驕狂,但也有廣收天下名士的名聲,郭嘉聞之,都前去拜訪過。

「照兒知道公子不是這樣的人,照兒想跟他們理論,可他們卻斥責照兒一介女子,根本不懂什麼。」

郭照蠕蠕的聲音響起。

袁凡輕笑着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

「照兒別跟他們一般見識。」

說是這樣說,袁凡的心中卻頗不輕鬆,這事肯定要解決的,不過他短時間內還有什麼好的法子。

一籌莫展之際,一個髭鬚不生,有點佝僂着背的老頭走了進來。

是家奴李進忠。

「主子,老太爺送了一張請帖過來。」

聽他的稱呼,便知道他對待袁凡的態度,將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

見到有人進來,郭照趕緊離開了袁凡懷裡,羞澀着跑進了屋子。

袁凡早已習慣,他接過帖子仔細看了一下,稍逝,他眼眸微睜,其中透出驚喜。

是新任大司農張馴適逢生辰,邀請祖父的帖子。

值得一提的是,張馴正是前任丹陽太守,因政績出色,素有好名,月前遷大司農一職。也因為這樣,丹陽太守才會空缺下來。

大司農乃九卿之一,他的生辰,必定有許多人參加。

而祖父將請帖交予他,袁凡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祖父肯定也知道了外頭的議論,這是想讓他代為出席此次宴會,至於能不能為通過這個宴會正名,就看袁凡自己的本事了。

想安安穩穩的坐上丹陽太守的位子,沒有什麼比得到張馴的認可更能說服人了。

袁凡收起帖子,看向李進忠,問道。

「我要你做的事,現在做的怎麼樣。」

一開始得到李進忠的時候,袁凡便給他下了命令。

讓他從洛陽城中的百姓中,篩選一些人,組建一個情報體系,錢財方面不論,儘管取之。

李進忠在這方面自帶經驗,也無需袁凡多插手。

「老奴按照主子的吩咐,已經建立了一個組織,名叫東廠。」

「不過目前還只能做到傳達消息的作用。」

袁凡聞言,頗有無語,東廠,好傢夥,直接提前了千年出現。

不過他也沒打算糾正,袁凡又問道,

「能不能做到在城中傳播言論。」

「這個沒問題。」李進忠答道。

「好,那待會你隨我一起去赴宴,你先去準備吧。」

袁凡指的是張馴的生辰宴,這種宴會客人帶下人參加也是常事。

既然他準備在宴會上正名,那麼何不讓洛陽城中百姓都知道宴會上發生的事,這樣效果才會更佳。

「是。」李進忠沒有過問,老實告退。

之後袁凡便心思沉入到系統之中。

他打了商場界面。

張馴乃一介儒士,居丹陽時,曾與隱居在那的蔡邕共同奏定《六經》文字,因此在士族頗有文學名聲。

蔡邕就是蔡文姬的父親,東漢大學士,曾任議郎,因罪流放,避難江南十餘年,如今仍隱居丹陽。

袁凡在商場內眾多的文學作品中尋找,很快便尋到了他需要的。

《六經》原本,以紙為載體。

這是最初的版本,因為歷史原因,現存的《六經》多有殘缺。

袁凡想以此為禮,先給張馴留下一個好印象。

看了下價格,十個金幣。

袁凡咬咬牙兌換了下來。

餘額九十金幣。

隨後,一摞書籍出現在桌子上,足有近兩尺的高度,六經只是合稱,實際上是由許多書籍組成的,如《詩》、《書》等。

袁凡隨意翻開一本。

針線縫接,仿真字體。

倒算的上精緻,不過見多了現代的書籍,袁凡心底里是有些嫌棄的。

這時,郭照見李進忠已走,便出來了,臉上還有着余暈。

畢竟是一介女子,光天化日之下和袁凡這樣摟抱,被人發現,心上總有些羞愧。

很快,郭照就注意到了多出來的這些書籍。

「公子這些是你弄來的?」

袁凡見到她,隨口解釋道,

「嗯,一些不太值錢的玩意。」

郭照聞之,便也隨手拿起一本,剛一翻開,美眸中卻透出震驚。

「公子,這…這是書籍?」

袁凡忽略了一點,蔡倫紙雖然在東漢已經被發明,但直到漢獻帝時期,紙張才被廣泛使用。

現在這個時候,書籍仍以竹簡承載,紙張只會用在特殊的文書上。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你若喜歡我送你幾本。」

袁凡沒有意識到問題。

郭照連忙搖搖手,她好寵而不驕,用如此大量的紙張書寫出來的書籍,其價值定然不菲,她知道分寸。

見她拒絕,袁凡也沒放在心上,女孩子不喜歡這些東西很正常。

隨後他拿出幾根布帶,打算用現代的方式將這些書捆好。

這可將郭照嚇了一跳,只見她怯怯的提示道,

「公子這樣會不會太…太潦草了。」

袁凡頓了下來,看了郭照一眼,隨即靈光一現,

「有道理。」

於是他又跑進屋子,拿了一張白布出來。

作為禮物,確實需要包裝一下。他用白布包裹住所有書籍。

然後兩根布帶子跟上,將書籍捆了起來。

從外頭看去,就像一坨白色的東西。

「這樣別人就看不出來裏面是什麼了。」袁凡欣賞了一番,滿意的說道。

他沒有注意到,一旁的郭照靜靜的看着這一切,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兩隻眸子撲閃撲閃的,眼神極為呆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