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踏枝免費閱讀秦鸞汪嬤嬤

踏枝免費閱讀秦鸞汪嬤嬤

2022-05-12 22:06 作者:玖拾陸

章節介紹

秦鸞夢見了師父 師父說,讓她下山回京去,救一個人,退一樁親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學在身上的

在線試讀

第3章 有救


    皇子婚儀,禮數繁複。

    雖然,秦鸞與二皇子之間只是個口頭婚約,並未走那些儀程,但皇上金口,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將這事作廢了。

    退婚也好、悔婚也罷,如此有損皇家顏面的舉動,到底不可能一兩句話就歸為「陳年舊事」。

    這親,不好退。

    難歸難,真正讓秦鸞不解的,是緣由。

    當年「結親」,本就古怪得緊。

    二皇子不過就比秦鸞長三歲,順妃即便野心勃勃,也不該在兒子年幼之時就急不可耐、站出來當靶子。

    再說皇上,不止當年,現如今對幾個年紀相仿的兒子,亦沒有明顯的偏愛之情。

    順妃被拒一次後,若無皇上授意,應是不會再提第二次。

    那年重提,八成是皇上的想法。

    既然不偏愛二殿下,那給他定下一門有「說法」的親事,皇上此舉,可能是另有考量。

    至於退親,師父在夢裡並未詳細解釋。

    秦鸞對二皇子無好感無惡感,但是,無論是明面上呈給皇上的理由,還是師父讓她這麼做的真真原因,她得做到心中有數。

    需得小心進退。

    皇上畢竟是皇上。

    祖父再多軍功,也是臣子。

    退親無法一蹴而就,救人,是眼前能做、也必須做的事情。

    秦鸞要救的人,是蘭姨。

    蘭姨名喚楚語蘭,是秦鸞母親的閨中摯友,她嫁給了忠義伯世子。

    秦鸞病怏怏的那兩年,蘭姨時常帶着獨女萬妙來侯府探望她,萬妙與她說些同齡姑娘的童言童語,蘭姨給她講閨中與她母親往來的故事。

    靠着蘭姨的故事,秦鸞雖早早失了母親,卻對母親並不陌生。

    等秦鸞拜了師、身體好起來後,蘭姨和萬妙亦經常邀她去伯府做客。

    上山之後,蘭姨與萬妙還來道觀里看過她。

    從那時起,雖是多年未再見,但秦鸞與萬妙一直沒有斷了書信。

    差不多春末時,萬妙提過蘭姨病了,不嚴重,大夫交代靜養,再後來,信上說病情反覆,精神差了很多,字裡行間,秦鸞能讀出萬妙的擔憂以及無奈。

    做女兒的害怕母親一病不起,又曉得壽數天定,若真到了盡頭,再是不舍,也無法從閻王爺手中搶人。

    秦鸞回信里寬慰着萬妙,當時她能做的,只有這些。

    而現在,在師父交代之後,秦鸞知道,她能替蘭姨和萬妙做更多。

    秦鸞起身往內室,取了一小瓷瓶,拿着拂塵,再又出來,就見錢兒站在桌邊,聚精會神看着面上的水漬印子。

    「看出了什麼端倪?」秦鸞問道。

    錢兒聞聲回神,搖了搖頭:「太深奧了,奴婢看不出來。」

    「隨手亂畫的,」秦鸞拿拂塵在錢兒面前晃了晃,道,「當然沒有端倪。」

    見小丫鬟睜大眼睛、一臉吃驚,秦鸞不由心情一松,笑着走出了屋子。

    錢兒左看看秦鸞的背影,右看看水漬印子,糾結了會兒,一跺腳追了出去。

    隨手畫的都這麼玄妙,自家姑娘一定頂頂厲害!

    作為姑娘的大丫鬟,得好好跟着姑娘。

    忠義伯府與永寧侯府在一條街上。

    伯府大門開着,門房上的愁眉苦臉,見秦鸞進來,勉強打起精神應對:「這位仙姑,主家今日有事,實在抽不得空……」

    時人信道,對上門佈道的道士向來客客氣氣。

    秦鸞知對方沒有認出她來,只觀她打扮,委婉拒客,便問錢兒要了腰牌,與那人道:「永寧侯府的,我來尋你們大姑娘。」

    門房定睛看了腰牌,又看秦鸞:「哎呀,莫不是秦大姑娘?」

    秦鸞頷首。

    門房請了秦鸞進去,不多時,萬妙提着裙子一路跑出來。

    「阿鸞!」萬妙跑得氣喘,一雙眼睛卻比臉頰都紅,顯然是哭過了的,「阿鸞!我娘要不行了!」

    秦鸞挽着萬妙往內院去,一面走,一面柔聲細語地安慰,讓萬妙的情緒漸漸穩住了些。

    「母親這一旬越發不好了,」萬妙抽泣着,「睡着的時候比醒着的還多,我很擔心她,日日陪着,都不知道你回來了。」

    「我回來得急,沒顧上給你遞信,你自然不知,」秦鸞道,「大夫怎麼說?」

    「大夫都說沒辦法,父親求了祖父,連太醫都換了三個了,還是……」萬妙垂着頭,「剛又來了兩位太醫,都說,就這兩天了,你來得也巧,還能見着母親最後一面。」

    秦鸞低低應了聲。

    聽萬妙的說法,蘭姨的狀況比她預想得還要糟。

    可師父既然命她救人,就是知道,以她的能力可以救。

    能救,也要救。

    蘭姨住的院子,很是沉悶。

    秦鸞一進去,就見萬妙的父親、忠義伯世子萬承與兩位太醫說話。

    萬承的面色,可謂是陰雲密布。

    秦鸞上前,喚了聲「萬姨父」。

    萬承打量秦鸞,勉強擠出個笑容,卻比哭還難看:「阿鸞來了啊,都這麼大了,要不是門房來人報了,我這一眼還認不出來了呢。進去看看你蘭姨吧,看你長大了,她肯定高興。」

    秦鸞沒有立刻進去,而是問了太醫:「蘭姨是什麼病症?春時只是小病靜養,為何不過數月,就要不行了?」

    「起初只是風寒而已,」李太醫道,「後來病情變化,世子夫人當年生產時也留了些隱患,此番一併發了出來,我們確實無能為力。」

    另一位太醫姓廖,秦鸞幼時病中,便是由他看診,知她與楚語蘭、萬妙親厚,勸道:「大姑娘,去看看世子夫人吧,多餘的……」

    聽了這話,萬妙忍不住又掉了眼淚。

    秦鸞緊緊握着萬妙的手,牽着她進了內室。

    病榻前伺候的,都是楚語蘭身邊的老人,秦鸞皆認得,只是此時不適合敘一敘舊。

    萬妙在榻前坐下:「母親,阿鸞來看您了。」

    楚語蘭的眼皮子動了動,她聽到了,卻沒有力氣睜開。

    秦鸞扣住了楚語蘭的手腕。

    脈搏微弱、若有似無,再看面色,泛着黃,整個人都沒有多少生氣。

    秦鸞伸手翻了楚語蘭的眼皮,眼白渾濁,眼珠沒有光亮。

    太醫說「不行了」,是有道理的。

    萬妙見她這一番動作,問道:「阿鸞懂醫?」

    秦鸞沒有答,轉頭與一旁候着的婆子道:「陳嬤嬤,替我請萬姨父進來一下。」

    陳嬤嬤看向萬妙,見萬妙頷首,便去了。

    很快,萬承大步進來,兩位太醫亦跟再後頭。

    「怎麼了?」萬承邊走邊急問,「可是狀況更不好?」

    秦鸞從榻前起身,抬頭看着萬承,道:「蘭姨有救的,還能救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