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看全篇小說穆夢來駱然在線閱讀

免費看全篇小說穆夢來駱然在線閱讀

2022-05-12 22:07 作者:魔泥咖

章節介紹

【娛樂圈,雙強+雙潔+成長治癒系,金牌少女製作人*高冷小狼狗愛豆】 娛樂圈菜鳥互相救贖大戰爛片市場 第一次見面, 半昏迷的駱然:「你是來趁人之危的嗎?」 穆夢來:「我是來見義勇為的……」 第二次見面, 落湯雞的駱然:「你是來落井下石的嗎?」 穆夢來:「我是來當…

在線試讀

第7章 孔建民

初夏的京北還有一絲絲的涼爽,可海市就不同了。

穆夢來一下飛機,就覺得像進了桑拿房,潮熱的空氣撲面而來,迅速冒出了一層汗,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房間去換了一身衣服。

等她換好牛仔短褲和背心,把頭髮高高的紮成馬尾後,才覺得清爽了一些。拿着電腦敲開了隔壁宋小蘭的房門。

房間里已經開了空調,迎面是一陣帶着茉莉花香的涼風,宋小蘭女士已經換上了一身淡藍色的改良旗袍,點上了香薰,坐在窗邊的藤椅上泡起了茶。

「夢來,從熱環境到了空調房裡要喝點熱茶,不然容易感冒。」宋小蘭遞給她一杯茶,順勢打量了她一眼,語氣中帶上了誇張的嫌棄:「你知道我們是要去HMG開會吧,最好告訴我你還帶了其他衣服過來。」

穆夢來低頭看了自己一眼,自我感覺沒有那麼糟糕啊,撇了撇嘴回答說:

「放心吧老闆……正裝,學生裙,禮服裙,都帶了。」

宋小蘭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來,她很喜歡穆夢來,不僅是因為她過硬的計算機知識和優秀的「抗壓能力」,還因為她是這麼多年來幾乎唯一一個既能配合自己在時尚方面的要求但又不會沉迷於此的女孩——高奢的禮服她穿得,百元的快消也穿得。

「夢來啊,我每年夏天都要到HMG開會,每年都會帶學生過來,你,是第一個不需要我來了先帶去買衣服的。」宋小蘭非常真誠的誇獎她:「說真的,畢業以後你讀我的碩士吧,博士最好,你要是願意我就去申請當博導。」

穆夢來對她能一本正經的說出「你要讀博我就去當博導」這樣的學術霸總發深感佩服,十分委婉的建議說:「我覺得您需要的是一位專職助理……」

宋小蘭理了理裙角說:「遇見你之前我是考慮來着,不過現在有你就夠了,等你畢業的時候再說吧。」

穆夢來:「……」

再一次正確意識到自己「助理」身份的穆夢來迅速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打開電腦,和宋小蘭核對起這幾天的流程來。

「……所以後天中午的餐會後,我們的行程就結束了,定了晚上的飛機回京北……」

「等一下。」宋小蘭打斷她:「機票延後一天,改成第二天11:00左右,後天午餐會後我還有一個私人的活動,我們晚回去一天,剛好你也可以在海市玩半天。」

說著捏了捏穆夢來薄薄一層的肩:「你也放鬆放鬆,剛在飛機上還在改報告,你有多久沒休息了?」

「這報告不是您說晚上要拿給HMG的常總看……」

「哦對對對……是我讓你改的。」宋小蘭尷尬地笑了笑:「我想說的是,你爸爸的事都過去 那麼多年了,也不在乎你休息那一天兩天,別把自己逼太緊了。」

穆夢來頓住,那像是長在她臉上的雲淡風輕竟有了動搖的趨勢,眉頭不易察覺的皺了一下。

「我明白,老師。」

宋小蘭輕輕嘆了口氣,她這個學生什麼都好,就是心裏的執念太重,她總擔心穆夢來將來會有撞得頭破血流的那天。

HMG,全稱「Hai Media Group」,海市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是依託海市電視台成立的一家廣電集團,是國內除湘省廣電外第二大的廣電集團。

每年的六月初,HMG在全國的合作夥伴單位就會在這裡集會幾天,同行交流學習,也商討新一年的合作方案。

那位讓馮子濤都久仰大名的孔建民也會參加。

第一天的高層會議,穆夢來作為「助理」只是匆匆的見到了孔建民一面。作為國內響噹噹的電視劇出品人和製片人,孔建民和她想像的樣子並不一樣,是個穿着格子襯衣休閑褲,戴着金邊眼鏡,看起來格外儒雅的中年男人。

第二天分組自由會議的時候,孔建民拿出午休的兩小時時間,佔用了一個會議室,專門與青年的製片人開了一場小小的圓桌會議,宋小蘭放穆夢來去參加了。

「難為孔導聽我們這些後輩班門弄斧了。」會議開始前,一個年輕的製片人說道。

孔建民連忙擺了擺手說:「誒,話不是這麼說的,我們這一行永遠需要的是新鮮的血液和活躍的創意,固步自封才是被時代拋棄的開始啊。」

「孔導不愧是『國劇門臉』啊,光是在思想境界就夠我們學習的了。」

「互相學習,今天我們這個小會,就是讓大家能暢所欲言,互相學習的。」

穆夢來聽着他們開場的寒暄,對孔建民的敬意又增加了幾分。剛才那個 年輕製片人說的沒錯,這一行的眼睛永遠是向上看的,做到孔建民這個地位的人,平時不知道有多少人來巴結他,但是他卻願意和這些青年同行坐下來平等的交流,而且聽起來語氣還十分真誠。

難怪他的作品總是能以很平凡的題材俘獲追求新鮮的年輕觀眾的心。

「我們國內的製片行業其實並沒有專職化,大多數劇組採用的還是導演中心制,甚至是出品人中心制,這帶來的直接問題就是,我們缺少對市場敏感,和對風險敏感的專業製片人。」

孔建民擲地有聲的說,然後他話鋒一轉,提了一個問題:「承蒙大家抬愛,給了我一個『國劇門臉』的虛名,可是我的劇也有差點血本無歸的時候,你們猜猜是哪一部?」

話音一落,在場的人就七嘴八舌的猜測了起來,在座的人雖然都是青年從業者,但也都是有着好幾部作品的實戰出來的人,對總局審核的那些門道還是知道不少的。

「是《那家人》嗎?」這是一部講改革開放的劇。

孔建民笑着搖了搖頭。

「那是那部《檢察官》嗎?」這是一部涉及貪腐的劇。

孔建民還是搖了搖頭。

大家又相繼猜了幾部涉及特殊職業、跨境犯罪等敏感題材的劇名出來,孔建民卻一直在搖頭,正當他準備宣布答案的時候,聽到了一個脆生生的女聲說:

「是《崑崙傳》嗎?」

話音剛落,會議室短暫的安靜了一秒,就有幾個人嗤笑了起來。

「怎麼可能是《崑崙傳》啊,你知道這部劇在當年的金雕獎拿了多少個獎項嗎?」

「就是就是,這還是總局的重點表彰節目呢。」

「現在還在花瓣保持着近十年古裝評分最高記錄呢!」

孔建民看向了說話的女孩,她看起來年紀不大,卻穿了一身職業套裝,坐在一群「英年早油」的同行里像是誰帶來旁聽的。被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着,本該窘迫的女孩卻一臉淡定甚至還保持着友好的笑容。

「有點意思。」孔建民伸手扶了一下眼鏡,心裏想,隨即公布了答案:

「沒錯,就是《崑崙傳》。」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