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莫璃楚璽是什麼小說在哪裡看?

最新章節莫璃楚璽是什麼小說在哪裡看?

2022-05-12 22:08 作者:誰會取名

章節介紹

楚璃的前世從小就失去了母親,父親對她不管不顧、冷眉冷眼一朝重生她只想保護對自己好的家人,偏偏有個紈絝世子每天在她面前晃悠,惹得她心煩 他說:「府上缺個夫人,不知姑娘可否賞臉?」 楚璃冷笑:「談什麼戀愛,我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在線試讀

第9章 多說一句,自己付錢

楚璃語氣平靜:「很好。」

「嗯?」

「哥哥和顧世子交情好,這樣很好。」

有一個可以談心的摯友,真的很好。

沈安茹嘆了口氣:「唉,也不知以後這誰家姑娘倒霉,嫁給這混小子。東陽王怕是有的忙了。」

楚璃回想那天在怡香院吃飯的情景,蹙起眉頭。這顧世子可不混。

「沒準人家兩情相願呢,母后就別憂心了。」

「唉,他母親當年與我頗有些交情。於公於私,我都得看着點。好在這些年,那小子雖愛玩,倒也沒惹出什麼禍事。」

「母后心善。」

「不說她了,璃兒最近可是有什麼心事?」

楚璃沖她一笑:「母后多慮了。」

「哎,你這孩子。以前總是嘰嘰喳喳的,小時候不是纏着母妃,就是纏着你哥哥。現在怎麼跟母妃說話都變調了,平日除了上學,也不見你怎麼出去。可是有什麼心事?」

楚璃對上她的眼:「只是上次落水有些後怕。」

沈安茹摸摸她的頭,將她摟在懷中:「別怕,都過去了。母后會保護你的,受了什麼委屈,跟母后說,母后給你撐腰。」

楚璃環着她的腰,眼眶微紅:「嗯。」

——————————

跑馬場。

「駕,駕,」馬匹的主人回頭望望身後的楚子赫,「哈哈,殿下,再練個幾年興許能贏我。駕,駕。」

楚子赫:「……」

就不該一時嘴賤,答應跑馬的,這下吃飯又得付錢了。

「吁」顧贄拉住韁繩調轉馬頭:「殿下,可別忘了賭約。」

楚子赫:「滾。」

兩人最終滾去了茶樓。

顧贄想要勾肩搭背,楚子赫給他一拳:「滾遠點。」想起剛剛馬場的事,憤憤不平:「顧星晢,你是不是背着老子偷偷騎馬了?」

「殿下,你這可就冤枉人了,我平時騎馬不都和你一起嗎?不信你問宴清。」顧贄指了指身後的宴清。

「他是你的人,當然幫着你說話,誰知道某人是不是嫉妒,半夜偷偷跑去騎馬呢。」

顧贄不與他爭論,拉着他徑直走進茶樓。笑嘻嘻的說:「今日怎的不見六殿下?」

「璃兒在宮裡陪着母后呢。」隨後他又反應過來:「我們家的事,你少打聽。」

「是是是。」

楚子赫又蹙眉道:「不知怎的,最近璃兒有點奇怪,但又說不上來哪點怪。」

「殿下可是發現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感覺璃兒最近有點怕生人。人多的時候,都不愛說話。明明以前就她最愛鬧騰。」

顧贄安慰他道:「興許是上次落水,殿下有陰影了。」

提到這個,楚子赫就氣不打一處來:「哼,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宮女從小就跟璃兒一起長大,沒想到是個黑心肝的。你說人的嫉妒心怎麼這麼強。」

顧贄收起笑容:「殿下真覺得那小宮女有這麼大的膽子?」

楚子赫不解。

「傷害皇族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她會不知道?扯出嫉妒心這種借口來謀害皇族,着實有些牽強了。殿下,我都能查到的,相信你也能。」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茲事體大,如今朝中都忌憚沈家,我怕給外公惹麻煩。」

顧贄則拍拍他的肩:「沈家樹大招風,早晚都會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須臾,他湊近楚子赫,目光凌冽:「殿下應當早作決斷。」

楚子赫聞言,獃滯片刻,開口:「我知道,你也別操心了。東陽王府的事也不少。」

顧贄聳了聳肩:「唉,我不惹麻煩,麻煩自動找上我啊。我有什麼辦法。」

楚子赫白他一眼:「就你會裝。」

顧贄搖着手裡的扇子:「這會裝,說明本世子有本事,殿下,要不要我教你?」

楚子赫無語:「呵,你還是把嘴閉上吧。」正經不過三秒。

「哎……」

「多說一句,自己付錢。」

「……」

還是閉嘴吧。

————————–

傍晚,東陽王府書房。

「殿下今日有些冒險了。」宴清接過主子的外袍,心生焦慮。

「無礙,是早是晚都得說。」

「殿下就不怕四皇子把今日的話告訴皇上?到時候咱們可就被動了。」

「他不會。」顧贄坐在主座上,手裡把玩着扇子。

「殿下為何這樣篤定?」

「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況且,將來如果他想要登基,沈家會是他手裡最有利的籌碼。再者,當今聖上多疑,親兒子的話可不一定會信。」

「可是……」

「你忘了六公主的事了。」

六公主就是那人手中的一顆棋子,現在還成了一顆棄子。沈皇后是沈家唯一的女兒,尤其沈老夫人極為喜愛楚璃這個外孫女。宮宴當天,要是楚璃的事和燕家扯上關係。以楚家護短的行為作風,最終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答案昭然若揭。

宴清思索片刻,恍然大悟:「還是殿下英明。」

顧贄收起扇子:「知道本世子英明,還不學着點。對了,顧肖他們呢?」

「哦,昨日受了罰。左右世子身邊也不缺人,我便讓他們歇着了。」

「明日讓顧肖跟着我,至於其他的,繼續讓他們歇着。這兩日盯得緊,等風聲過去,我有事要吩咐他們。」

顧肖幾人畢竟是近幾日才到王府的,只知道跟過王爺幾年,其他的身家底子都不清楚。顧贄自然是不敢輕信他們,也不敢大張旗鼓的去查。免得被人抓到什麼把柄。

不過養兩個閑人,東陽王府還是養得起的。

「是。」對於主子的決定,宴清向來都是遵從的。

顧贄擺手,站起身來,撩了撩衣擺:「走吧,今日累了。」

宴清躬身行禮:「那殿下早些歇息。可要喚婢女來伺候?」

「不用,麻煩。」顧贄走到書房門口,腳步頓了頓,轉身問宴清:「明日花宴都是些什麼人?」

「左右都是些世家公子小姐,哦,聽說六公主和九公主也會來。」

「六公主?這倒是有趣了。」顧贄一隻手置於身後,抬頭看向夜空。

自從上次落水,這六公主從不參加這樣的宴會,這次竟然答應了。

還是燕國公府舉辦的宴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