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清穿後我成了四爺的軟嬌包梧靈李側福晉全文免費閱讀

清穿後我成了四爺的軟嬌包梧靈李側福晉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2 22:08 作者:夭昭夭

章節介紹

一朝穿越,梧靈成為四王府的一枚格格,還是番邦送過來和親的 娘家遠不說,還是個妥妥的克夫命 好在四爺不嫌棄,甚至…還挺喜歡這個軟軟的小嬌包的 梧靈揉揉額間的花鈿:四爺,你的福氣在後頭呢!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梧靈公主

精彩節選


    康熙三十七年春,乍暖還寒。

    夕陽緩落,四爺府邸後院一隅,一盞紅燈在黑暗中破繭,燭光影影綽綽,朱紅的蠟液滴落在門口的青石地面,綻開圈圈點點。

    那處便是今個兒才入府的格格梧靈的住所。

    「咳~」

    屋子裡傳來梧靈的一聲輕咳,她神色有些獃滯,望着月光衝破窗欞的殘影,梧靈有些恍神,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會穿越到康熙三十七年,而且還是個悲催的克夫命格。

    這身體的原主,是準噶爾以南一芝麻大的小部落,寒梧部落大將軍的長女,按照寒、梧兩大姓氏通婚的族規,梧靈十六歲便要嫁給老寒王,可是沒想到出嫁那日,老寒王突然暴斃,而梧靈則成為眾矢之的,被認為是克夫之命。

    後來,新寒王假意討好清朝皇帝,便封了梧靈一個公主的身份,赴清和親。

    和親途中,梧靈剋死老寒王的消息傳到了康熙帝的耳朵里,康熙帝龍顏大怒,但是又礙於顏面,不能將梧靈半路退回去,康熙帝又覺得克夫實在晦氣,亦不願收其入後宮,梧靈公主的鸞駕便僵持在京郊,進退兩難。

    僵局之際,德妃娘娘給康熙帝支了一招:梧靈公主年輕貌美,指給皇子才不算辜負了寒梧部族的「好意」。

    康熙帝聽後,龍顏大悅。

    可是指給哪個皇子呢?眾皇子皆知這位梧靈公主命硬剋死了老寒王,是煞星,哪兒還願意娶了她。

    原主梧靈也是得知這消息的時候,不甘受辱,便投河自盡了,也正是由於這個契機,梧靈便穿越了過來,穿越過來的梧靈只記得自己沉睡了很久,耳畔一直回蕩着原主的聲音:我不願受此屈辱,你,要幫我高高在上的活着。再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坐上了前往四爺府邸的轎輦。

    她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四爺會同意娶她進門,不過到了府宅之後,她也能看得出來,自己是極為不受待見的,她今日進門,連四爺的面兒都沒見到,只有嫡福晉接待,那李側福晉,都沒正眼瞧她,只象徵性的賞賜了些不值錢的物件兒,便讓下人帶着去了住所。

    小玉閣,一個偏僻又冷清的地方。

    按照規矩,格格是不能獨佔一院的,只是這梧格格是煞星,倒是沒人願意與她同住,李側福晉索性便將又小又偏僻,傳聞還鬧過鬼的小玉閣草草的收拾出來,給梧靈居住。

    只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這天便暗了下來,梧靈燃了一根短燭,她坐在鏡子前,昏黃的燭光映照着她的臉,她的眉心有一硃色花鈿,那是原主與生俱來的異能,她整張臉無暇而精緻,很奇怪,原主與她曾經的容貌十分相似,除了這一雙水藍色的眸子,淺淺的透着光暈,好看極了。

    「公主,有人來了。」

    一個穿着淺紫色異域服飾,容貌出挑的侍女緩緩走來,她口中說著寒梧語言,梧靈因為有原主的記憶,倒是也能聽得懂。

    梧靈記得,面前的侍女是隨她陪嫁的,喚紫枝,是與她從小到大的玩伴,也是如今在四爺府邸,她唯一能信得過的人。

    「讓她進來吧。」

    嘎吱一聲,門被打開。

    一個憨態可掬的宮女從門縫裡擠了進來,她身材臃腫,倒也長相喜人,一進來,宮女便傻兮兮的自我介紹着:「梧格格好,奴婢叫胖芙,是側福晉指來伺候格格的。」

    梧靈淺笑道:「胖芙?是個好名字。」

    說完之後,胖芙小心翼翼地將手中一籃子花生桂圓遞到梧靈跟前兒,說著:「今個兒膳房特意準備了花生和桂圓給格格,寓意着早生貴子呢。」

    「嗯,放這兒吧。」

    梧靈看着胖芙傻傻笨笨的,不由得多說了幾句:「我剛入府,很多事情都不熟悉,以後還要你多多留心。」

    「格格放心,奴婢一定會盡心照顧好格格的。」

    胖芙說這話的時候,還鼓起了胖乎乎的腮幫子,眼中滿是自信,退下的時候,胖芙還不忘感嘆一句,自家的格格是真的美啊,整個北京城,怕是也沒有第二個了,可是轉念一想,胖芙又惋惜起來,梧格格被認定為克夫,恐怕以後的日子是不好過了。

    。。。

    胖芙離開後,便一直是紫枝在一旁侍奉着,紫枝只會講寒梧話,旁人也聽不懂,所以她講話便肆意了些:「公主,這清朝到底是什麼規矩,這麼晚了,四爺都不來看一眼您的嗎?」

    「不過是個妾,還是個不祥之人,看了,也是覺得嫌惡吧。」梧靈自嘲着,同時也在可憐,可憐原主命運的不幸。

    紫枝在一旁勸慰着:「公主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是那些人有眼無珠!」

    「是啊,善良之人卻沒有好報。」梧靈搖搖頭,心裏暗暗發誓,既然她佔了原主的身體,就一定要幫助原主,掙脫命運的桎梏,高高在上的活着。

    「罷了,不談這些。」

    一整日的禮儀,梧靈肚子也實在是餓得慌,看着籃子裏面圓潤飽滿的花生,她伸出手,舀了一捧。

    「嘶!!」

    梧靈吃痛,手中的花生撒了一地,紫枝慌忙前去查看,只見梧靈的手指被劃開了一個好大的口子,有鮮血不斷地從口子里流出來。

    「公主,怎麼受傷了。」

    梧靈忍着痛,她低下頭,看着地下散落的花生之中,竟然有一塊鋒利的刀片,在燭光下,隱隱的發著銀色的寒光。

    梧靈倒吸一口涼氣,看來她這個煞星真是不受待見啊,這才入府一天,便有人要想着欺負她了。

    紫枝看着刀片,眉心緊鎖:「公主,剛剛那個小宮女要害你?奴婢把她找來!」

    「別去,先不要聲張。」

    梧靈拉住了紫枝,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紫枝一邊幫梧靈包紮,一邊有些心疼的抹淚,要知道,梧靈在母家將軍府的時候,可是養尊處優,從未受過傷的,可是來到這兒,不受待見就算了,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梧靈只是安慰道:「沒事的,只是小傷,這種小手段,看樣子只是嚇唬嚇唬咱們罷了,以後我們多注意就好。」

    紫枝懂事的縮縮鼻子,然後輕輕點頭,不知怎麼的,她總覺得,現在的梧靈,有些不同了。

    子時過後,房門外的紅燈漸漸暗淡下來。

    梧靈獨自一人躺在床上,撕開手指上被包紮的紗布,她看着自己仍在滲着血的指尖,失笑。

    纖細的指尖輕輕拂過自己額間的花鈿,就在這一刻,花鈿泛着淺淺的金色光暈,左不過一眨眼的功夫,指尖的傷口竟然癒合了。

    她有些玩味的笑,這寒梧族的梧靈公主,還真是個奇女子,從出生便身懷異能,額間的花鈿能夠治療一切傷病,只不過梧靈的父親卻一直告誡梧靈,有這異能並非就是一件好事,所以她便從未對外人施展過。

    「真是可惜了這異能。」梧靈搖搖頭,若是身負異能,卻不能物盡其用,豈不是太傻了。

    揉揉手指,疼痛全無,梧靈也終於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窩裏面,睡個懶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