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鬼王大人太會撩之獨寵小嬌妻免費在線閱讀

小說鬼王大人太會撩之獨寵小嬌妻免費在線閱讀

2022-05-12 22:10 作者:壹叄伍

章節介紹

(現言+靈異+懸疑+雙潔+甜文) 女主不白蓮,前期沒有帶很強金手指,畢竟她還只是普通人,故事會慢慢發展,她也會漸漸變強 棠溪做了個夢,晚上夢裡一個男人吻自己就罷了,渣男居然邊吻邊喊別人名字,簡直不要太渣……嘔…… 然後白天又來一個跟夢裡男人相同相貌的男人寵愛着…

在線試讀

第1章 詭異又旖旎的夢

精彩節選

4月30日

棠溪是一名大二學生,現就讀於寧州大學。

深夜,忽感一陣涼意,迷迷糊糊中她下意識裹緊薄被。

棠溪從18歲開始經常夢到一個男人,不同夢境相同的人,但每次醒來就會忘記他的樣子,只有一個模糊的輪廓,而今夜他又出現了。

他輕撩起棠溪一縷散落在臉頰的碎發,嘴角微揚飽含寵溺的笑意。

劍眉下那雙狹長好看的鳳眼,魅惑而婉轉,一眼不眨注視着眼前人,流露出滿滿綿綿情意,瞳中又宛若夜空流淌的星河,閃爍着璀璨星光,真真勾人心魂。

他單手扣住棠溪雙腕禁錮在頭頂,鼻尖親昵的來回輕輕磨蹭她的鼻尖,如冬雪寒氣,飄入鼻腔,冰冷的吻落在額頭,眉眼,唇齒……手掌略過丘陵地帶從腰腹遊走至後背肌膚。

男人身體一僵,手指都收緊幾分,而後把頭埋在棠溪的頸窩,呼吸有些急促,不斷呢喃道:「蝶兒,蝶兒……」一遍又一遍,身體是冷的聲音卻低啞而柔情。

【唔唔唔……他舔我,卻叫別人名字,好噁心。】

棠溪大腦在努力抗拒掙扎,腹部一股絞痛猛的驚醒。

來到衛生間看到關着門亮着燈,輕聲問道:「裏面快好了沒?」

傅圓圓聲音傳出,「不好意思啊!我有點拉肚子。」

棠溪聽罷於是出去上。

宿舍的樓每層都配有一個公共廁所,走廊上的壁燈就像一輪輪白毛月發出幽暗的光暈。

棠溪穿着一雙便便鞋,靜音效果很好,可在靜謐的夜中還是嘎吱嘎吱響。

棠溪推開一間虛掩的門,裏面正蹲着一個白髮稀疏的老阿婆。

她連忙轉身,「對不起,不好意思。」

正當她走出幾步,汗毛豎起。

【這是大學宿舍樓,哪來的老阿婆。】

人往往糊裡糊塗就過了,就怕此時此刻忽然人間清醒。

廁所頭上的燈光忽暗,棠溪全身像被灌滿鉛一樣沉重,動彈不得。

身後一隻烏紫色如枯木般手掌按在棠溪肩頭,慢慢繞到脖子,尖銳的指甲抵在棠溪的喉窩處,只需一用力就能刺穿她的喉嚨。

老阿婆發出刺耳瘮人的桀桀怪笑,「真香……」

哈出口氣像吃了十斤爛老鼠差點沒把棠溪熏死。

是又怕又噁心。

倏然耳邊傳來「咔次,咔次——」細微的聲響。

棠溪垂眸,眼見腳下地面出現好幾條蜿蜒崎嶇的冰紋,且伴隨陣陣白霧。避開她的身體,從下往上一直延伸到牆頂,慢慢的都覆蓋一層冰晶,籠罩住整個空間,視線也一片白茫茫。

棠溪感覺置身冰窖般寒冷,大概幾秒鐘之後她眼前景象猶如一塊玻璃般皸裂,然後炸開。

「小溪,小溪……」

突如其來呼喚聲讓棠溪差點尖叫,心臟噗噗噗直跳,背後一身冷汗,她能動了。

原來是何妍。

「小溪,你一個人站在這幹嘛呢?」

棠溪找個理由解釋,「腿抽筋了」

「喔!那好點了嗎?」

棠溪點點頭「嗯,好了。」

「不跟你說了,我急。」說完何妍丟下棠溪,夾着腿跑的樣子有些滑稽。

棠溪此時才發現自己一直還在走廊,「呼」吐出一口濁氣。

隨後跟着何妍後面進到廁所,排風扇咔哧咔哧運作着,白熾燈把每個角落都照得明亮,任何鬼祟都無處藏匿,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正常,好似剛剛發生的都是幻覺。

「你說,麥子買回來的西瓜是不是有毒。」

「我都起來三次了,裏面圓圓還霸着坑呢!」

棠溪聽何妍絮絮叨叨說話聲,有人陪着也就沒那麼害怕了。

棠溪回,「我柜子還有葯,讓傅圓圓也吃一粒。」

在樓梯拐角一處地面,一團黑灰和一節孤零零枯木手指,旁邊還有幾粒細碎的冰渣。

【本王的女人,誰動誰死,灰飛煙滅那種。】

一陣陰風,地面再次乾乾淨淨。

———

早晨

「小溪,醒醒,該起床了。」

棠溪睡眼惺忪「唔,天亮了?」

麥子琪胡亂扒拉一頭掛耳短髮,回道:「昨晚睡得不好嗎?都叫你好幾聲了。」

「哦!還行。」她淡淡應了一聲,起身去洗漱。

「圓圓,你快幫幫我。」何妍兩手彎在後背正努力扣自己內衣扣。

傅圓圓對着鏡子扒拉眼皮,手指顫顫巍巍往自己眼珠懟隱形眼鏡。

「我都還忙着呢!讓麥子幫你。」

平時愛好學習,興趣刷題的傅圓圓居然開了桃花,為了迎合男友還改變自己以往形象,丟掉啤酒瓶底厚的眼鏡,開始學習化妝穿着也講究了。

蘇覓真怕傅圓圓把自己眼睛給懟瞎了,咽下嘴裏的麵包,擦擦手幫她戴。

蘇覓眉眼彎彎,帶有江南女子的溫婉恬靜。

而她家是開武館的,只要耍起刀槍棍棒頗有一股女俠英氣范,這反差實在太大了。

麥子琪站到何妍背後用力一拉,調笑說道:”你這妞是不是又偷偷長大。」

說罷還在人家軟腰掐了一把,惹得何妍滾在床上嬌笑連連。

「討厭,壞死了。」

何妍軟萌妹子,小巧玲瓏身材卻有一對讓女人羨慕酒釀蛋。

棠溪換上一件復古綠寬鬆無袖連衣裙,冷白皮簡直白到發光,自然微卷的茶褐色秀髮隨意挽在腦後,添增一份隨性慵懶。

麥子琪嘖嘖道:「都說人靠衣裝馬靠鞍,可我家小溪真是穿什麼都好看。」

麥子琪性格大大咧咧,有屁就放,從不掖着。

棠溪則是話少,清冷如涼夜裡灑落在人間的月光,一雙琥珀色淺瞳無欲無望,雖然語氣溫和卻又透露出淡淡疏冷。

而倆人關係也是寢室里最好的。

蘇覓貼心給一人一份早餐,「走吧!快遲到了。」

一行人隨後疾步趕往電梯,擠滿人。

麥子琪嘟囔「我艹,都是掐點上課的。」

「跑樓梯吧!」

郝甜甜望着自己腳上的細跟涼鞋,緊身包臀軟尼小香風套裙,手上拎着幾萬塊名牌包包。

小公主傲嬌嘟着紅艷艷小嘴「我才不要,就算遲到……」

話還沒說完就被麥子琪夾在胳肢窩一路連拖帶拽往樓下跑。

「也……不能……毀了……我美美……噠妝……」

從6樓跑下來除了棠溪和蘇覓,幾人都氣喘吁吁,何妍的波濤洶湧更是跌宕起伏,郝甜甜一早上卷好的**浪早就凌亂。

沒等人喘口氣,麥子琪打開電動車就一把把郝甜甜提到后座上,一路風馳電掣,把她眼皮上的假睫毛都給吹歪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