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努力收鬼,寵壞我的病弱夫郎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努力收鬼,寵壞我的病弱夫郎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5-12 22:10 作者:糖糖愛吃糖

章節介紹

「盡然,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一朝穿越,她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再次見到他這一次,還成了他的夫郎,記憶覺醒,魂力逐漸恢復,她的小夫郎 好像同以前不太一樣了? 過去的事情一點點重現腦海,儘管前世為神,所遇皆不能順意,今世她甘願入魔,天若不公,她便與天爭,地若不…

在線試讀

第7章 柳樹村遇妖

黃昏時候,眾人到了一處村子,名柳樹村,小雨一臉興奮地看着村子,不慎被羅盡然敲了一下頭,她低聲道:「悠着點,這村裡指不定有什麼其他的牛鬼蛇神。」

小雨揉了揉腦袋,委屈巴巴地轉頭看向顧寧桉,顧寧桉剛巧被扶下馬車,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低低掩嘴輕笑了一下,也不說話。

羅盡然拉過顧寧桉的手往村口去,這裡的房子大多是灰瓦房,看起來經濟發展也還好,只是這裡的人都好奇怪。

剛進村子,裏面的大路便成了小路,所以馬車只能停在了村口,車婦在這裡熟,前頭帶路。家家戶戶相隔甚遠,柳樹種在村口,十月份的葉子搖搖欲墜,枯黃的樣子像極了人的暮年。

偶爾有幾個村民在大路旁交談,看見羅盡然等人也沒有打招呼,只是瞥了一眼便移開了視線,經過村子的人不多,但這村裡人佛系,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大多不願意惹事情。

「大娘,尋得了住處嗎?我看村裡這副模樣應當尋不到了,不如駕車去附近的鎮上吧。」小雨皺了皺眉,越往裡走,血腥味越重了,這個村子可真是不簡單。

羅盡然怎會不懂小雨話中之意,只是來了這,必然得管了事情。

「不行不行,這前邊去鎮上的路晚上會起霧,路都看不清,容易迷路不說,野獸出沒也多。」大娘長得一臉憨厚,不像是會說謊的人,小雨半信半疑地閉嘴不再說話,目光落在旁邊的主子身上,看見她們相牽的手,心裏不禁悲從中來,為什麼他一隻單身貓要吃狗糧啊?

「到了到了,這家人待客和善,相處起來也好,你們等會兒,我去敲門。」

大娘笑道,走到一處瓦房外,敲響了院門。

「誰啊?」裏面傳來了青雉的女音,應當十來歲左右。

「花兒,我是劉大娘啊,快來開門。」劉大娘敲門的手停下來,轉頭對着羅盡然等人解釋道:「花兒是這家老來得女,寶貝得緊,這丫頭性子也好,相處起來也好。」

羅盡然點了點頭,食指輕輕在顧寧桉的手心裏畫著圈兒,顧寧桉本想着事情,錦都這個名字許久不曾聽到過了,塵封的記憶再次被喚醒,腦子裡的畫面一遍遍回放,他的情緒波動很大,連旁邊的羅盡然都感覺到了。

羅盡然在他手心裏畫著清心訣,等他心臟跳動平穩了,才鬆了一口氣,夫郎喜歡胡思亂想,她也只能陪着。

「這就來!」院里傳來回話,不時,門便從裏面被打開了,抬眼看去,是個穿着粗布衣服,長相普通的丫頭,看了一眼羅盡然,轉頭對着劉大娘道:「大娘,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大家快進來快進來。」

說著,丫頭讓了一條路出來,剛進院子就看見一棵看起來年歲久遠的柳樹,葉子窸窸窣窣,長了三米左右高,仰頭看起來枝條濃密,遮住了半個房頂。

「你家這柳樹多少年月了?長得好生高大。」小雨有些驚訝道。

名叫花兒的小丫頭,低聲笑了笑,對着小雨道:「哥哥莫驚訝,這柳樹少說也有百年光景。」

「百年?!那不是要成精了!」小雨瞪大了眼睛。

花兒一聽這話,面上的表情有幾分不自然,低頭看了一眼地面,隨後房裡傳來了老人家的聲音。

「花兒,是劉大娘來了?」  話落便聽着裡屋自外傳來了蹣跚的腳步聲,抬頭看去,正是個滿臉皺紋的老大爺,拄着拐杖,看起來心情頗好,老年人就是要心情好些,這樣活得長久點。

「爹,劉大娘還帶了三個客人來。」

花兒一見自家爹爹從裏面走了出來,忙上前去攙扶,大爺身上穿着灰布長衫,拐杖是塊粗木頭,因用的年日長了,都能看出拐杖頭已經光滑了。

羅盡然抿唇,鬆開了顧寧桉的手,向前幾步,對着大爺道:「大爺,天色已晚。只能在此叨擾二位一晚上了。」

大爺看着羅盡然的麵皮,嘴角微微勾起笑意,目光又落在了羅盡然身後幾步的顧寧桉身上,心裏不知在謀劃些什麼。

「哪裡哪裡,不會的,花兒,家裡還有兩間空房,收拾出來給四位吧,各位莫嫌棄。」

大爺說著,便拍了拍扶着自己的那隻手,花兒心領神會,點了點頭,轉身便去收拾去了。

劉大娘對這裡好像是輕車熟路,很快便挑選出自己原來住過的房間,因為同行有兩男兩女,所以小雨和顧寧桉睡,羅盡然同劉大娘擠一身鋪。

晚飯草草解決後,羅盡然就讓小雨服侍顧寧桉睡下,可是顧寧桉的睡眠本來就淺,在陌生的地方更是不敢入睡,雖然這鋪子很乾凈,但總覺得哪裡有問題。小雨沒有那麼多的心思,倒頭便睡了過去,平穩的呼吸在顧寧桉身邊響起,鼻尖不知何時來了一陣奇怪的香味,也不膩人,不知不覺間,他竟就這麼睡了過去。

羅盡然衣衫整齊地坐在床沿上,看着旁邊倒下呼呼大睡的劉大娘,眉頭皺了皺,早知道就帶着寧桉她們一起去鎮上睡了,這裡的環境太差了點,就算是穿越過來,覺醒了魂魄也沒有睡過這麼差的環境。

所謂的一張床,不過是用很大的石塊堆砌而成的長方形床,足足佔了房間一半寬,硬還不說,被子也不暖和,羅盡然心裏想着,要不趁着夜色將寧桉帶去鎮上,反正大晚上不可能遇到什麼人,就算是施法前去,路上頂多遇到幾隻遊魂,大抵也不足為懼。

羅盡然這麼想着,看了一眼旁邊劉大娘健壯的身子,夜色透過窗檯照進來,落在了劉大娘的身子上,腰間的匕首散發著森冷的白光,羅盡然抿抿唇,冷笑一聲,下床開始穿鞋。

「唔,羅夫人去哪裡?」劉大娘眯着眼睛,斜睨了她一眼。

羅盡然穿好鞋子站在床頭,一句話不說,着實有點嚇人,她不屑於回答,拂袖間,劉大娘只覺得自己聞得了一陣奇怪的幽香,便不知不覺間不醒人世。

推開木質的房門,吱呀的聲音在靜夜中顯得格外刺耳,羅盡然漠不關心地抬頭看了一眼庭院里的柳樹,轉身往顧寧桉所在的房間走去,施法將門鎖打開,進去是兩人睡得很沉,並沒有被門閂落地的聲音吵醒,是有些粗暴了,羅盡然看了一眼睡夢中的顧寧桉,清瘦的身子在被子的壓榨下更顯得弱不禁風。

羅盡然嘆了口氣,鼻尖聞到一股似有似無的味道,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右手食指捻訣法串出兩股紅光分別落在了顧寧桉和小雨的身上,小雨因着特殊的身份,已經開始轉醒。

「主子,你怎麼?」小雨說著便要從床上起來,主子怎麼可以隨便進別人的房間呢?

「好了,快起來,這村子裏的老鼠有點多。」羅盡然沒好氣地說,現在哪裡還有心情給他扯些什麼七七八八的事情,如今的情況就擺在眼前了,這村子不能久留。

羅盡然嘴上說著,手上也開始動作,將顧寧桉的被子掀開,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件錦絨披風,蓋在顧寧桉的身上將他打橫抱起,看着靠在自己懷裡的瘦弱人兒,羅盡然嘆了口氣,她們兩人要是想在一起還真的是多災多難:「來了……」

小雨聽着這兩個字也覺得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奇怪,好像除了她們三個人,還出現了什麼東西,只見月色下,門口的陰影越變越大,漸漸籠罩進了屋裡,伴隨着「嗦嗦」聲,羅盡然面色嚴肅,心下便決定以後不能讓小夫郎離開自己的身邊半步。

「主子,小心!」小雨猛地大喊一聲,只見羅盡然從容地抱着顧寧桉在原地轉了一個圈,順道抬腳將那攻擊她的東西制服在了腳底,羅盡然緊了緊自己的手臂,生怕小夫郎一不小心掉地上去了。

「哪裡來的妖物,躲躲藏藏算的什麼本事?還不快給你小雨爺爺滾出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