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偉光我是一個老撲街完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三國說書人,我在三國說三國演義》

林偉光我是一個老撲街完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三國說書人,我在三國說三國演義》

2022-05-12 22:11 作者:我是一個老撲街

章節介紹

「……來來來,各位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由本人親口撰寫的當代紀實故事小說《三國演義》將在今日由本人為大家傾情演繹,各位鄉親父老如果閑的蛋疼,不妨留步一看,要是覺得說的好,還請各位鄉親父老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既沒錢又沒人的,拍個巴掌…

在線試讀

第9章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

夜。

洛陽城南一處小宅院內,兩道黑影一站一坐的對視着。

「某欲行刺那西涼匹夫,汝之奈何?」

突然,一聲咳嗽響了起來,靠門站着的那道黑影聞言,沉默了許久。

「可。」

「汝隨某一起為暗子,可否?」

「可。」

「甚好。」

氣氛一靜。

「怎麼,還有事?」

黑影定了定。

「他出現了。」

「誰?」

「預言者。」

咣!

下一刻,黑影對面的陰影中響起了一聲脆響,隱約還有碎片劃地的咯吱聲。

隨後,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當真?!」

「有人在成皋見過他,且不止一個。」

「誰?」

「很多,據說在那裡說書行乞。」

老人沉默。

許久。

「公達,我欲請你前去一探,可否?」

「那西涼匹夫怎麼辦?」

「少你一個不少,多你一個不多,莫忘了,老夫當年的劍可是天下無雙。」

黑影一怔。

片刻後,其所在的陰影中出現了一雙眼眸,死死盯着老人看了許久,才慢慢消失。

「唯。」

豎日。

洛陽城以東,原何府,現董府的一間偏院外,一名風度翩翩的小白臉正在跟一位面容陰鳩的半大中年人對拱作揖。

「……文若,真不再考慮考慮?如果你願意,老夫現在就可奏請相國拜你為郎。」

「多謝令君提愛,彧家中遭災,食不知味夜不能寢,心思早已不在朝堂,還望令君能體諒,容彧歸故里一探。」

「唉,既然如此,也罷,路上盤纏可夠?可需老夫派人護佑?」

「多謝令君厚愛,彧已聯繫了家叔荀爽,路上一應均有照應,無需再勞煩令君,若令君無事,彧就先行告辭了!」

「請!」

「令君留步,彧告辭。」

拜別眼前人,正準備轉身,一道身影從一旁突然閃出,心頭一驚,趕忙側身避讓,卻發現對方已經錯身而過,眉頭一皺,有些厭惡的瞥了對方一眼,低頭走出了大門。

「……聽說了嗎?之前那個在城裡說書講預言的乞丐大師出現了,有人在成皋看見他了。」

「真的假的?你聽誰說的?」

「俺大舅他二舅的七舅姥爺的兒子的孫子剛從成皋過來探親,帶回了那人的消息,據說許多人都看到了,當時那人……」

站在門口,看着身旁匆匆而過的身影,荀彧略顯陰鬱的眼眸突然亮了起來……

「……何進的人?」

半刻鐘後,董府內堂,面容陰鳩的半大中年人站在了一個頭大脖子粗的中年胖子面前。

「回相國,準確來說應該是袁紹的人,據聞兩月前那人曾在洛陽城預言過三則警示,一是何進會被張讓等閹奴坑殺,二是少君與當今國家會在張讓等人的劫持下逃亡出宮,三是相國會趁機起勢。

據悉,當時此三則預言流出後,袁紹為自證清白,先是派出麾下豢養的家丁前去截殺,結果半路追丟了人,後來不得已才改派了死士。

眼下,從張綉等人從成皋傳回的消息看,那批人很可能是折在了曹操手裡。」

「曹操?西園八校尉里那個又黑又丑的矮矬子?」

「嗯。」

「不是,他們怎麼會攪和在一起?那人是曹操的人?」

「不知,不過現在應該是了。」

胖子沉默。

許久,眼一眯。

「文優,你說……此人能否為我所用?」

瘦子緩緩搖頭,「從坊間流傳的傳言來看,此人恐怕不是相國能得之人,否則當初他也不會有的放矢,如今更不會流亡成皋。」

胖子一怔,慢慢反應了過來,「既如此,傳令,命張綉截殺此人,務必將此人人頭帶回!」

「唯!」

「……老闆,你們這裡還招人不?我在六九平台上看到你們這裡招新媒體短視頻……」

「……老闆您好,那個,我是來應聘的……呃,沒事沒事,以後有機會咱們再合作……」

「……老闆,工資能不能按時發,您這押兩個月也太久了吧……」

陳留,林偉光的小院中,看着眼前這個吧嗒着嘴夢囈的傢伙,曹操皺眉伸出了手。

「賢弟,賢弟醒醒,醒醒!」

「嗯?」

正夢見自己成功入職一家書店當庫管,準備為了每月一千八的大洋擼袖子大幹一場的林偉光茫然睜眼,看着面前的鞋拔子臉足足愣了十幾秒才反應過來。

「大哥?你回來了?」

「嗯,做夢了?」

「唔……」

揉着眼起身,看着四周熟悉又陌生的環境,林偉光一嘆。

曹操看的真切,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傷感,但感覺到了眼前人臉上的落寞,不由抬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聽說你昨天跟人打賭了?」

深吸一口氣,林偉光壓下了心緒,「大哥,在回答你這個問題前,我能先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

「大哥你跟我說句實在話,你是不是真想自立門戶,自己打拚?」

曹操無言以對。

論個人實力,他沒那個勢力來支撐他這個野心。

因為他只是一個過氣的典軍校尉,而且手下的兵已經在逃亡的路上死傷殆盡。

但論本心,他覺得自己可以爭一爭。

身邊人一路上自以為是的胡咧咧是一方面,朝廷的腐敗與豪門的無能也是重要的一環。

他是宦官之後,雖然不是那些根深蒂固的豪門貴族,但也不是蛋事不知的平民黔首。

所以,對當下時局與朝廷目前的狀況他其實是有着自己的一套認知的。

曾幾何時,他也一度覺得這個朝廷沒救了,完蛋了。

但從沒想過自己撂挑子不幹另起灶爐。

這個念頭都沒有。

可現在……

經歷過絕望,面對過生死的他看着眼前人真摯的臉龐,心裏五味雜陳。

有對過去兒時夢想的無奈與愧疚,有對現在處境的遲疑與糾結,更有對自己未來的迷茫與恐懼。

造反吶……

他的糾結,林偉光不清楚,所以見他久久不語,誤以為他是用非暴力不配合的態度來表達他對自己看不起他的不滿,心中一嘆,無奈的垂下了腦袋。

「行吧,既然大哥想自己開公司,小弟就捨命陪君子跟大哥賭一把。

不過咱事先說好啊,要是以後公司倒閉干不下去了,咱們能投降曹操還是要投降曹操的啊。

畢竟就我了解的而言,曹操的確是真命天子,上天註定的代漢者,想要干挺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正糾結要不要吐露心聲的曹操一愣,隨即哭笑不得的看着身邊人,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

林偉光看到了他的表情,沒在意,順着話自顧自道:「大哥,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礦嗎?」

「?」

曹操一愣,臉色一變。

「莫非!」

「嗯,我之所以跟那個死胖子賭,就是因為那裡有礦,而且應該不止一處。」

頓時,曹老闆的眼神亮了,正想說話,卻被林偉光接下來的話打斷。

「可惜,就算咱們從那胖子手中坑來那片地,咱們也無法直接開採,因為咱們沒權沒勢的,保不住。

要想把那些礦吃進肚子里,就必須讓出一些利益,拉幾個夠份量的人進來一起掌勺,而且還得防對方見利起意,事後獨吞。

說來也可惜,要是能見到張邈那個棒槌就好了,那貨人傻多金又貪名,到時候稍微給點好處,再把事情宣揚出去,他就算想黑咱們也不好意思黑。

可惜啊,咱們沒什麼門路,要想跟對方搭上線恐怕有些困難……

要不,我再去街上擺攤說書?

把他後面勾結呂布背叛曹老闆,被暴怒的曹老闆砍他全家的事提前抖出來?

我怕說出來會被人打死啊……」

曹操聽的一陣心驚肉跳,聞言趕忙擺手,「別別別,賢弟千萬別,你這麼一說愚兄以後還怎麼跟孟卓兄見面!」

「哦……」

「啊?!」

正自言自語的林偉光一愣,然後,情急之下口不擇言的曹操也愣住了,大眼瞪小眼間,老曹那黢黑的老臉上閃過一抹尷尬……

淦,一時嘴快說漏了,這可咋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