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琛楚錦然《子夜執槍人》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陳琛楚錦然《子夜執槍人》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2 22:13 作者:念.十月廿三

章節介紹

前一世飲恨拳台, 這一世成儒雅書生 忍看太平盛世毀於奸人之雄,毅然棄文從武,只為還世間歌舞昇平 後世有詩讚曰: 長槍一橫花飄零,松風追月伴其行 無雙人間世如夢,傾奇萬世永留名

在線試讀

第5章 日後再還

次日,

晨光初起,宿霧未散。

陳錦書翻身起床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檢查手上的傷。

「果然是這個玉佩!」在見到手臂的傷完全消失後陳錦書興奮地得出了結論。

只是這塊玉佩究竟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修復傷口,陳錦書依舊是不知,只粗略的知道約莫是一晚上時間。

我得去找菜攤老翁問問,他應該知道這塊玉的秘密。

陳錦書吃完早飯後便又來到了主街。

今日的主街,人頭攢動,熙熙攘攘。今天是江南的「歲集」,是趕集的一種。

不過和普通的趕集不同,歲集顧名思義一年只有一次,允許全國各地的商人和攤販進入江南販賣物品且不需要路引,為期五天。

歲集是陳光維想出來的,這樣的好處就在於大量的人口短期內湧入江南可以刺激經濟消費。

在外地商販在江南售賣貨物的同時,他們也會在江南消費帶動本地的發展。

有利必有弊,歲集會讓許多江湖閑雜人士進入江南,致使治安變差。

不過這也是陳光維的聰明之處,因為歲集期間的治安管理是由江南總兵龐闊負責的。

龐闊本是冀州總兵,鎮守北疆,但他野心頗大且擁兵自重。

當朝皇帝也看在眼裡,又礙於龐闊開國之戰立下赫赫戰功,也沒有合適的理由削弱其兵權。

後來,原來的江南總兵告老還鄉,皇上就趁機將其調職江南,這才將其留在了自己的可控範圍內。

而龐闊管控江南的治安,可以很好的威懾到外來商隊,畢竟要在江南鬧事還是需要忌憚一下這個宗師境的總兵大人。

若是真有人在江南鬧事,龐闊必定出動武力鎮壓。陳光維就可以趁此機會探探龐闊手裡的牌,及時向皇上彙報,若有一日龐闊起兵造反,朝廷可以有效將其鎮壓。

陳錦書環視着擁擠的街道,企圖找到菜攤老頭的身影。

突然一個衣衫襤褸、渾身惡臭的小乞丐與他撞了個滿懷。

小乞丐頻頻道歉,陳錦書也沒有與他多計較,輕輕擺了擺手示意小乞丐可以離開。

不過小乞丐身上的臭味還是讓陳錦書皺了皺眉。

尋找半晌以後,陳錦書仍是沒有找到菜攤老翁,無奈之下他找到了前兩日在老翁旁邊擺攤的燒餅攤。

陳錦書上前問道:「大娘,您近幾日有看到前兩日被打的那個賣菜的老人家嗎?」

燒餅攤大娘抬頭看了一眼陳錦書搖了搖頭便繼續低頭煎餅,然後漫不經心地回答陳錦書。

「你說老蔡頭啊,沒看到,連着好幾天沒見他出攤了,自從那天被打了以後他被一個小夥子救了以後就再也沒見到了。」

很顯然,燒餅攤的大娘並沒認出那日見義勇為的陳錦書。

「那您知道他去哪兒了嗎?」陳錦書繼續追問

這次大娘沒有搭話,臉上更是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陳錦書心領神會「那您給我兩個燒餅吧。」說罷準備從懷裡摸出錢袋。

但是陳錦書摸遍了全身沒有找到自己的錢袋

咦,我錢袋呢?陳錦書撓着頭思考着,他突然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想到了剛剛和自己撞到一起的小乞丐,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錢袋被偷了。

好在玉佩藏的比較深,沒有被乞丐偷去。看見玉佩還在自己身上陳錦書長舒了一口氣。

不過抬頭就看見燒餅攤的老闆雙手抱胸,表情不屑地看着他,很顯然她看出來了陳錦書現在身無分文。

陳錦書尷尬一笑:「您給我拿吧,我是陳府的,我一會兒差人把錢給您送來,」

燒餅攤老闆聽了似乎更生氣了,指着陳錦書的鼻子就開始罵。

「老娘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騙吃騙喝的人了,穿着身好衣裳就出來裝大戶人家,真當老娘是傻…」

燒餅攤老闆正罵的興起,一錠銀子伸到了她和陳錦書的中間。

「這位公子的燒餅錢,我替他付了。」一聲輕柔的女聲從陳錦書身側傳來。

陳錦書側身一看,說話的是一位與他年齡相仿的女子。

在陳錦書看到此女的時候,他愣住了,顯是被驚艷到了。

此女生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尤其是一雙桃花眸無比清澈,似有星辰落入眼。身着白綢裙,頭扎銀鳳簪,耳掛白玉墜,盡顯高雅之氣。

燒餅攤老闆見到了銀子,眼睛都亮了。立馬滿臉堆笑着收下了銀子。將兩個燒餅畢恭畢敬地遞給了陳錦書。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兒了,但是那天我聽見他念叨什麼『計獲事足』,我也沒讀過書,我也不知道這啥意思。後來我就再也沒見到他了」老闆無奈道。

陳錦書眼神里透露着一絲失望,但還是禮貌的謝過了燒餅攤老闆。隨後轉向了剛才替他付錢的女子並向其行禮

「多謝姑娘解圍!姑娘若是時間寬餘,待我回府上取銀子來還你,你就在此地不要動。」

白衣女子輕啟朱唇悠悠說道:「公子毋須多禮,舉手之勞,何足掛齒。不過碎銀幾兩,不必還了。」

陳錦書一再堅持要還這個錢

白衣女子拗不過他只得應下:「好,若是日後再見,我會收下公子的銀子。」

陳錦書莞爾

「那便依姑娘所願,日後再見我還你銀子。」

說話間,跑來了一個丫鬟裝扮的女子,上來拉住了白衣女子的衣袖

「小姐,我可找到你了,我一個不留神你就亂跑,要是被老爺知道我沒看住你,我又要挨罵了。」說罷還嘟了嘟嘴。

見自己的丫鬟已經過來了,白衣女子只得匆匆向陳錦書行了個禮:「公子,我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陳錦書也拱手作揖道:「後會有期。」

再抬頭,二人已經走出數米。在背影即將消失在視野中時,陳錦書似是想起了什麼,衝著背影大聲喊道

「在下陳錦書,敢問姑娘芳名?」

那身白衣也慢下了腳步,緩緩轉過身來,雙手呈喇叭狀

「楚詩瀾!」隨即拉着丫鬟跑開了

陳錦書喜笑顏開,低頭看着楚詩瀾替他買的兩個燒餅喃喃道:「楚詩瀾。」

江南,仙鶴樓

包廂內,一位身着紅衣,長相艷美的女子倚靠在窗邊,看着吃飯的人,面露嫌棄。

正是剛剛和陳錦書撞到一起的小乞丐,此時的他正在大快朵頤。

他雙手抓起一隻松鼠桂魚張開大口啃了下去,全然不理會滴到身上的醬汁。

包廂的角落裡還站着一個男人,他背對着小乞丐,發出了低沉渾厚的聲音:「我要的東西你偷來了嗎?」

「帶來了。」聞言小乞丐急忙放下手中的魚,雙手在已經破爛的衣服上擦了擦,隨後從懷裡掏出了陳錦書的錢袋,丟給了窗邊的女人。

窗邊的女人拿過錢袋,將錢袋翻轉過來朝桌上倒,倒出來的只有白花花的碎銀。

「堂主,子夜瓊玉不在錢袋裡。」

男人轉過身來陰沉着臉:「什麼?」

小乞丐意識到了情況有些不對,慌忙解釋:「當時時間緊急,我偷的時候,他懷裡只有這個錢袋,我以為你們要的就是這個。」

長相艷美的女子扭動着她纖細的腰肢,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小乞丐面前,將臉湊到了小乞丐跟前。

「別擔心,小乞丐你的報酬我們依舊給你,你把桌上的銀子全部拿去吧。」

說罷還朝着小乞丐嫵媚一笑並呼了口氣,隨後和角落裡的男人一起走出了房間。

過了半晌,樓下小二見小乞丐遲遲沒有從包房裡出來,客人們又排起了長隊。

小二覺得乞丐過於耽誤時間便怒氣沖沖的上了樓。

小二推開門,看見屋內的情況,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只見小乞丐面色蒼白、嘴唇烏黑、七竅流血,躺在地上沒有了一絲氣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