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攤牌了我是古董大亨》最新章節

在線閱讀《攤牌了我是古董大亨》最新章節

2022-05-12 22:13 作者:唐豆

章節介紹

要什麼有什麼,您說我是吹牛皮?得,您當我沒說 你想要秦磚漢瓦,成,一卡車夠不夠? 唐伯虎真跡有沒有?笑話,買唐伯虎真跡送秋香胭脂一盒 你要秦始皇的夜壺干毛,非得要?成,沒問題,你稍等...

在線試讀

第5章 誠信經營

  王老闆手中這個白瓷碗做工粗糙簡單,像極了定窯宋代以前出品的瓷器,他把兩隻碗拿在一起比較了一下,心中已經有七八成把握。

  這應該是五代時期的定窯產品,雖然年頭夠久,可收藏價值並不大。

  因為至北宋中後期,定窯才成為官窯,被選定為宮廷用瓷,那時生產的定窯瓷才身價倍增。

  像手中的這兩隻白瓷碗么,實在是有些雞肋。

  王老闆抬起頭望向唐豆,開口問道:「小唐老闆,你這兩隻碗斷代了么?」

  唐豆笑了一下,道:「據我老爸說,最少應該是北宋年間的。」

  這兩隻破碗就是他從北宋年間隨手拿回來的,當然最少是北宋年間的了。

  這時,唐豆身後的楊燈開口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兩隻碗應該是五代中後期的定窯瓷。」

  楊燈的插話令幾位老闆的目光都投到了她身上,王老闆望着唐豆問道:「這位是?」

  唐豆笑笑:「她是楊燈,大學生,考古專業的。」

  幾位老闆不約而同的想起了昨天貼在唐豆店門口的那張招聘啟事,眼神登時變得曖昧了起來。

  王老闆哈哈一笑,望着唐豆說道:「既然考古專業的大學生都給斷代了,那這對定窯白瓷我要了,小唐老闆,兩千塊錢你看怎麼樣?」

  唐豆怎麼說也是生長在這條古玩街上,對行情大致也清楚,他知道王老闆開出的這個價格還算厚道,微微一笑點頭道:「成,兩千就兩千。」

  「痛快。」王老闆馬上從口袋裡點出兩千塊錢交給了唐豆。

  這對定窯白瓷碗就歸他了,估計放上一年半載的賣三四千塊錢應該問題不大。

  有人交易了,葛長貴也按捺不住了,收起那副捲軸道:「小唐老闆,不知道你這幅字畫準備賣多少錢?」

  「一萬。」唐豆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

  像包世臣這樣的高產作家,穿越到他那個年代,想要淘弄點他的東西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

  要是換了別人,五六千唐豆也會出手,可如果是葛長貴,那要不宰上他一刀,唐豆寧願這幅畫不賣了也不願讓他撿了便宜。

  「小唐老闆,有點過了吧?像這樣的包世臣字畫,在市面上也不過就是七八千塊錢,這還是碰上願意買的,一萬塊錢,呵呵。」葛長貴呵呵笑了起來。

  唐豆擺出一副愛買不買的樣子,扭頭衝著猛子說道:「猛子哥,把那幅字畫收起來。」

  「別。」葛長貴急忙伸手按住,這幅字雖然就值七八千塊錢,可是他那位熟客大有來頭,說是要找幅包世臣的真跡,價格由他定,只要是真跡就行。

  這倉促之間除了唐豆老爸收藏的這幅以外,葛長貴還真不知道到哪兒淘弄去。

  「五千,這個價不低了。」葛長貴咬着後槽牙說道。

  「猛子哥,收起來。」

  「七千,再多我就要賠錢了。」

  「猛子哥。」

  「小子,算你狠。」葛長貴忽的站起身,從小包里掏出還沒開封的一沓百元大鈔拍在了桌上,夾起捲軸轉身就走。

  這地方沒法呆了,這小子明顯就是針對我,再呆下去非得被他氣出毛病來不可。

  葛長貴推門走了,黃老闆咳嗽了兩聲,望着唐豆語重心長道:「唐豆呀,大家鄰里鄰居的,在一起呆了十幾年了,葛老闆畢竟是你的長輩。」

  唐豆不屑道:「黃伯伯,我爸前腳剛走,他後腳就要買我家這個店鋪,這樣的長輩我還真不敢認。」

  黃老闆等人都不知道原來還有這事兒,葛長貴可是做得不太厚道,黃老闆等人登時閉上了嘴,不再提這個話茬。

  這時孫老闆也看好了手中的瓶子,放下放大鏡,衝著唐豆漫不經心的問道:「小唐老闆,這個瓶子你打算多少錢出手?」

  看來這個瓶子也是大開門的真玩意,王老闆興緻勃勃的伸手取過那隻瓶子,孫老闆微微皺了一下眉。

  不過這物件現在還不是他的,他也沒有理由阻攔王老闆看貨。

  唐豆把孫老闆的表情盡收眼底,知道他已經相中了這個瓶子,微微一笑說道:「這瓶子應該是宋代的物件,至於定價多少我還真說不好,孫老闆不妨出個價我聽聽,如果咱倆都滿意的話就可以成交。」

  一旁的楊燈也湊過去看瓶子,王老闆一笑,把瓶子放到桌上:「大學生給斷個代吧。」

  楊燈笑笑也沒矯情,接過汪老闆遞過來的放大鏡觀察起來。

  沒用多少時間就直起了腰,開口說道:「這瓶子我看是北宋後期或南宋初期的產物。這段時期生產的瓷器受宋徽宗仿古風氣的影響,大多模仿商周秦漢青銅器玉器的造型,這支瓶子就是秦代風格。不過胚體厚重,釉面也略失光澤,做工沒有那麼精細,應該是民窯出產的,價值並不是很高。」

  王老闆哈哈笑着給楊燈鼓起了掌,連孫老闆也讚許的點了點頭。

  這個小丫頭眼力不凡,自己也是推敲了好半天才確定這支瓶子是北宋後期的產物,看來小姑娘不簡單呀。

  唐豆衝著楊燈咧了咧嘴,愁眉苦臉的問道:「你到底是不是咱家店裡的人?別人家的夥計撿根草棍都說是乾隆爺用過的牙籤,你倒好,還把咱家大開門的東西埋汰上了。」

  楊燈衝著唐豆莞爾一笑:「你不是說要誠信經營么?」

  「我說過嗎?」唐豆一頭霧水。

  誠信經營,那是對別的行業,對古玩行可行不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