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霍景年蘇千汐最新章節珠光寶妻小說免費閱讀

霍景年蘇千汐最新章節珠光寶妻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2 22:13 作者:蘇千汐

章節介紹

為了救媽媽,蘇千汐被迫生下陌生男人的孩子卻被妹妹一家算計遇害,孩子被奪,媽媽慘死五年後,她變身知名珠寶設計師,回江北算舊賬,討血債虐渣正開心的時候,誤惹了江北最權勢滔天的男人——霍景年,她成為江北名媛淑女嫉妒聲討的對象某日,她被記者追問:蘇小姐,大家說你企圖借…

在線試讀

第6章 說服霍景年


蘇千汐第一反應就是屈起腿反擊,卻沒想到被他桎梏得死死的,絲毫不能動彈。
  她緊握成拳,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
  而霍景年只是緊緊地盯着她,黑眸中翻滾着岩漿一般滾燙的情緒,藥力的作用讓他鬢角的青筋突突直跳,因為極度的隱忍,額頭上有汗水低落。
  蘇千汐疑惑地看着他:「霍總,去浴室?」
  她那雙半隱在黑暗中的眸子熠熠生輝,玉一般的容顏,清冷如天邊月,魅惑如林中妖。
  若是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已化身為獸,但霍景年不是這一般的男人。
  「接近霍思辰,目的是什麼?」
  他沙啞着聲音忽然問了一句這麼不相干的話。
  蘇千汐皺眉,怎麼一個兩個都覺得她是有目的地接近霍思辰?
  她好心救孩子,不是任由孩子的父母這麼懷疑自己的。
  心裏冒起一陣不悅,身子就要擺脫他的束縛,卻不想,觸及了男人處於崩潰邊緣的神經。
  唇被他猝不及防地封住,強大的雄性氣息將她包圍。
  忍無可忍!
  蘇千汐攥緊拳頭,朝霍景年的臉上砸去。
  纖細的手指震得有些酸痛,她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霍景年。
  走廊上,小小的霍思辰站在門口不肯離開。
  「思辰!」
  「白叔叔。」
霍思辰轉身,癟着小嘴,「爹地病了。」
  白靖軒一頭黑線,卻無法跟霍思辰解釋,他剛剛接到霍總的急令,無論如何也不允許蘇千湄接近他的房間,他大概就明白髮生什麼事了。
  剛解決了蘇千湄,回來找霍景年,卻沒想到竟看到霍思辰在這裡。
  他蹲下身,「思辰,你爹地每天那麼忙,生個小病沒事的。
走,白叔叔帶你回房間睡覺。」
  霍思辰不依:「可是爹地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也不知道蘇阿姨怎麼樣了。」
  什麼!
  蘇千汐在裏面!
  白靖軒凌亂了,這就更不能讓霍思辰待在這兒了。
  他只好哄着霍思辰:「思辰乖,你蘇阿姨那麼聰明,肯定可以救你爹地的,沒事啊……」
  話音未落,門突然被打開,一股冰涼直面而來。
  白靖軒嚇了一跳,忙站起來:「蘇總你好。」
  燈光下,蘇千汐一張俏臉如冰似霜,一言不發地離開。
  白靖軒伸手扶了扶眼鏡,這就結束了?
霍總……有點快啊!
  緊接着,走廊那邊傳來一陣嘈雜聲。
  「霍總在哪個房間?」
  「有人喊了救護車,我們看看病人在哪。」
  神聖的白衣天使們逮着白靖軒問來問去,白靖軒撫了撫額頭,後悔的要死,他為什麼要上來找霍景年?
  抱怨歸抱怨,但他是特助,這個時候應該好好解釋。
  「不好意思啊,各位。
實在抱歉,霍總現在已經沒事了,耽誤了大家工作,真是抱歉。」
  醫生護士們十分無語地離開。
  白靖軒抹了抹額頭的汗,霍總被下藥這件事要是傳了出去,恐怕要捅破天了。
  是非之地不能久留,早點開溜。
  他直接抱起霍思辰就要走,門又一次被打開。
  霍景年那沉得嚇人的臉上,很不和諧地有一小塊淤青的印子,深栗色的頭髮上,還有些濕漉漉的。
  白靖軒震驚得張大了嘴巴,他發誓,認識霍景年二十多年,從來沒見他這麼狼狽。
  霍總這是,偷吃不成反被打了?
  「爹地!」
霍思辰興奮地張開小手讓他抱,「你沒事了吧?」
  霍景年「嗯」了一聲,接過白靖軒手裡的霍思辰,轉身進房間,重重地關上了門。
  白靖軒笑彎了腰。
  次日,恆雅總經理辦公室。
  蘇千汐對面前有些慌張的助理溫雪眯了眯眼睛:「項目策劃案沒有通過?」
  溫雪囁嚅了半天,「沒有。」
  蘇千汐站了起來,說了一句不相關的話:「你很怕我?」
  「啊?」
溫雪的臉頓時通紅,下意識地否認,「沒,沒有。」
  蘇千汐看了她一眼,「通知備車,我現在去總部,你跟我一起去。」
  說完,她轉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如一陣風一樣走出辦公室。
  溫雪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跟上。
  二十分鐘後,蘇千汐來到了霍氏集團大樓,卻被前台攔了下來:「蘇總,不好意思,霍總在開會。」
  蘇千汐抬起眼睛,冷聲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讓我上去,第二,耽誤了事情,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她俏臉微揚,居高臨下的氣勢讓前台的小姑娘不敢有半分遲疑。
  五分鐘後,蘇千汐坐上了專用電梯,身後的溫雪站在離她稍遠的距離,頗為不安。
  早接到前台電話的白靖軒,親自把蘇千汐迎到了特別會客室中,然後要去泡咖啡。
  「白特助不用忙,讓溫雪去。」
蘇千汐坐在沙發上對白靖軒說道,「霍總還有多久開完會?」
  白靖軒笑了笑:「今天是項目策劃大會,我也不知道何時能夠結束。」
  蘇千汐收起了微笑,清冷無波的眼中精光一輪:「白特助不會以為,我來這裡,是為了品嘗你們總部的咖啡?」
  白靖軒剛想答話,卻聽見她說:「我只需要霍總五分鐘的時間,白特助不可能辦不到吧?」
  她面無表情的樣子,有一種懾人的威嚴。
  白靖軒不敢怠慢,見縫插針地跟霍景年轉達了蘇千汐的話。
  霍景年不動聲色地聽了,不一會兒,他宣布會議暫停,然後起身回到了辦公室。
  他對站在面前的蘇千汐說道:「如果這五分鐘你說的是廢話,那你要為會議暫停造成的損失付出代價。」
  蘇千汐微微一笑,「霍總為何不同意我的策劃案?」
  單刀直入,乾脆利落。
  霍景年收起了漫不經心,直視着她,「蘇總是珠寶設計師出身,只講求創意,卻並未考慮成本。」
  「哦?」
蘇千汐挑了挑眉,「我想霍總對珠寶設計師有誤會,再好的珠寶設計,做不出來,也只是廢紙一張。」
  霍景年聽着,黑眸沉了一沉。
  蘇千汐順勢拿回主動權:「不知霍總聘用我為恆雅珠寶公司總經理,是因為什麼?」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