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銅雀繕甲之風起雲湧》小說在線資源

《銅雀繕甲之風起雲湧》小說在線資源

2022-05-12 22:14 作者:鐵馬鋒鏑

章節介紹

銅雀台,拔地十丈,氣勢如虹!乃魏武帝曹操鑄於漳水之台,以赫其勛績,抒其壯志!銅雀台作為集行政、聚賢、宴樂為一體的地標性建築,其名!如同魏武本人! 曹操,字孟德,乳名吉利,詼號曹阿瞞,綽號奸雄,謚號魏武,如此多的稱謂加身,絲毫不亞於風暴降生丹妮莉絲·坦格利安一世…

在線試讀

第4章 虎穴狼巢

第四章:虎穴狼巢

洛陽北宮,和歡殿

「滾開!都滾開!氣死朕了!氣死朕了!!!滾!!!」劉志趁着皇后梁女瑩省親未歸,大展雄風!驚的一眾小黃門,匆匆遁去..

「赫!兄弟,你這什麼味兒啊?」單超截住了狼狽不堪的唐衡

「嗨!還不是因為那位「跋扈將軍」!陛下氣得把御檀全砸了!」

(可公開的情報——御檀:皇帝專用馬桶,由檀香木製成)

「哦?皇后可在?」

「肯定不在呀!不然陛下他..他敢嗎?」唐衡欲言又止道

(可公開的情報——皇后梁女瑩:是大將軍梁翼的妹妹,漢恆帝的第一位皇后,無才無德,相貌平平,生活奢侈,驕縱跋扈,多年來依仗父兄權勢,沒少霸凌後宮,在梁翼專權的21年里,梁氏一門出了三位皇后,分別是漢順帝的皇后梁妠,漢恆帝的第一任皇后梁女瑩,和第二任皇后鄧猛女)

「哦..」單超頓了頓,忽然說道!

「兄弟!想不想擺脫這端屎端尿的營生?」

「嘿!好你個單超!你小子不也只是個彎腰贊禮的?」

「我是認真噠!」單超使勁兒地擠兌着那雙狹縫似的眼睛。

「直娘賊!老子也是認真的!」唐衡被劉志潑了一身的屎尿,本來就憋了一肚子氣!單超居然還敢貶低他的光榮職業!簡直是氣上加氣!說著便挽起了袖子!

「唉唉!別生氣呀,難道你不想飛黃騰達嗎?」

「飛什麼達?哼哼!就憑你?」唐衡冷笑道..

「要不這樣!待會兒呀,你讓我來拾掇宮殿,成了!咱們兄弟青雲直上!不成!就當我替你做了回差事!怎麼樣?」

「切!掃屎擦尿也能陞官兒?你腦子進水了吧?」唐衡嘟囔道

「這就不勞兄弟費心了!我還偏要靠這掃屎擦尿混出個名堂!」

「行行行!我這跟你爭個什麼勁兒呀!當是什麼好活計呢!」

「那就謝過兄弟啦!」單超恭敬地向著一身屎尿的唐衡作揖行禮,隨後便接過傢伙式兒,一路小跑地進了和歡殿..

洛陽北宮,和歡殿

「滾!聽不懂人話嗎!」劉志隨手抄起一個木匣,丟了過去!

「哃—!」原本一臉喜色的單超,被砸了個正着!

「陛下..請讓小臣..明凈龍居..」

這個寸眉豆眼的小黃門,頭上頂着個大血包,還能 「忠心奉公」,反而叫劉志有些不好意思了,於是說道..

「你..沒事吧?」

「回稟陛下!能為天子分憂!那是咱們做臣子的本分!只要陛下高興!小臣死不足惜!」

「好..好..你擅自去吧。」

「謝陛下!」

別看這單超小胳膊短腿兒,干起活來那是一不怕臟二不怕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他就把地上的屎尿清了個乾乾淨淨!為了保證皇帝陛下聞不到一點兒異味兒,他居然匐下身子,用鼻子使勁兒貼着御檀來回地檢查!此情此景,足以讓天地動容!

「你叫什麼名字?」空蕩蕩的大殿里,只有劉志和單超,再裝傻,就說不過去了..

「回稟陛下!小臣名喚單超!」

「所居何職啊。」

「回稟陛下!北宮贊禮官!」

「哦..今天就是你傳的梁翼?」

「回稟陛下!正是小臣!」

「你是不是也覺得,他更適合做天子呀?」

「!」

「陛..!陛下!」劉志這句話!簡直是要人命!嚇得單超頭皮發麻..

「朕叫你說!!!」劉志歇斯底里地狂吼道

單超死勁兒地掐住大腿,強行整理思緒..頓了片刻後,說道:

「..陛下!古有越王勾踐卧薪嘗膽!今有光武中興翦滅王莽!您是天賦皇帝!怎會被佞臣愚夫所累!只待時機成熟!陛下定可一舉肅清!昇平四海!」

「…」劉志沒有說話..忽然!他也趴在了地上!歪着腦袋直勾勾地盯着單超!

「陛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驚恐中的單超哆嗦成了一團..

「單超!」

「陛..陛下!」單超浮想聯翩,滿腦子都是什麼腰斬啊..梟首啊..車裂呀這些酷刑,可一想到自己已經是個閹人,臨死的時候還能少挨一刀!居然還有些竊喜!啊呸!喜個啥呀!都怪自己貪得無厭!乖乖做個贊禮官,那不就你平安,我平安,大家都平安了嗎?

「去跟少府說一聲,以後不做贊禮官了,來朕近前侍候。」

「啊?」單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因為求生心切,幻聽了?

「怎麼?不想侍奉朕?」

「小..小臣定當萬死不辭!」

「好了,起來吧,給。」劉志將手絹遞給了單超,讓他擦拭額頭。

「陛下!!!」

「快擦擦吧。」劉志笑道

「謝陛下!!」據說這塊手絹,直到單超亡故!他都貼身保管..

雖然此番龍門躍得是心驚肉跳,可贊禮官單超從此便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取而代之的,乃中常侍單超!

俗話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單超兌現了諾言,把唐衡也扶上了中常侍的寶座!單超有「文」,唐衡有「武」, 「兄弟」二人為了鞏固勢力,決定廣納「監才」,所以又把小黃門使左悺,中常侍具瑗,中常侍徐璜,統統拉入了權監陣營!史稱「五候」..

「單超,明日辰時,你喬作菜農,務將此信交予大長秋,切不可讓人看到!」

「諾!!」

第二日,辰時,洛陽東城,步廣里,曹府

「亞父松柏彌茂乎?遙想永寧之冤,父王蒙羞而終!倘非亞父愛憐,恐朕亦是凍骨!唯願躬親孝廉,奈何囹圄大內!往昔權莽亂漢,今夕何人待鴆?」

(可公開的情報——亞父:表示僅次於父親的長輩)

「嗚嗚嗚嗚..陛下—!是老臣之罪呀!」

(可公開的情報——召喚翻譯官:「翻譯官!」

「在!」

「翻譯翻譯!」

「諾!」

「亞父的身子骨,還硬朗吧?回想永寧(二年)的冤案,父王蒙羞致死!要不是亞父您的愛惜垂憐,恐怕我也死了!只想親自孝敬長輩,廉潔執政,可像坐牢一樣被圈在宮裡,絲毫沒有辦法!以前的權臣王莽,禍亂天下,今天,又有誰等着被毒殺呢?」)

劉志的這封信,簡直是卑微到了極點!居然稱一個老太監為亞父!可這也是無奈之舉,大將軍梁翼權傾朝野,除了沒有皇帝的名號,本質上他才是天下之主!別說是那些公卿豪族,就連劉志身邊的太監宮女,甚至是自己的老婆!都是梁翼的人!前任皇帝只是罵了一句「跋扈將軍」!就去劉邦爺那兒報道了..這種舉目無親,危機四伏的巨大壓力,換誰他也扛不住!再說皇帝這份工作,並不是圈外人眼裡那麼天下無敵,為所欲為!如果對大臣太好,他們非但不會領情,反而野心膨脹,合起伙來玩兒廢立,加官進爵!如果對大臣不好,他們又會像周文王姬發、唐國公李淵那樣,弒君篡位!可就算皇帝陛下極擅權術,把大臣們治得服服帖帖,也擋不住外族崛起,圖謀神州!比如重文抑武的宋朝,達官顯貴謀反的數量那是歷朝最低!可誰能想到,蒙古出了個叫孛兒只斤·鐵木真的人呢?所以說啊,我們應該理解劉志的心情,在這種朝不保夕的環境下,別說讓他喊曹騰一聲亞父!就是喊一聲爺爺!那也是明智之舉!據史料記載:「曹騰參建桓之策,續以五侯合謀,梁冀受鉞,跡因公正,恩固主心,故中外服從,上下屏氣。」在漢恆帝大權旁落的時期,曹騰,無疑是他最大的靠山!

原因有二,其一,曹騰畢生仁義,胸懷寬廣,縱觀整個東漢王朝,他是唯一不被公卿忌恨的宦官,頗有人望;其二,曹騰善於舉賢任能,比如後來平定關西叛亂,成為董卓、孫堅、陶謙頂頭上司的太尉張溫,還有忠肝義膽誅殺梁翼的尚書虞放等人,無不感念曹騰的知遇之恩,而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敢打!能打!如果劉志不去拉攏既有勢力又有人望的曹騰,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何況他們本就是故交!劉志開闢的這種以帝宦聯盟,制衡士大夫階級的野路子,更是被他的接班人—漢靈帝,繼承了下去,劉宏曾公開表示,太監張讓是他父!太監趙忠是他母!

「嗚嗚嗚嗚..」單超也跟着曹騰哭將起來..

「陛下—!嗚嗚..老臣..老臣!」淚人曹騰,語無倫次..

「陛下賜那權賊梁翼!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劍履上殿!還加封他食邑定陶、成陽!可這惡徒竟敢在朝堂之上!視陛下如草芥吶!嗚嗚—!」

(可公開的情報——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劍履上殿:是漢高祖劉邦所創的特殊禮遇,第一位獲獎者是蕭何,後來曹操也獲此殊榮;入朝不趨:古代臣子覲見皇帝,不能大步前進,必須走小快步,以示恭敬,稱之為趨,入朝不趨,顧名思義,就是以後入朝不用走小碎步了,可以大步向前了。贊拜不名:古代臣子在宮門等候時,需要等待贊禮官通報他的名字和官位才能進殿,贊拜不名,就是只通報臣子官職,不通報名諱。劍履上殿:古代臣子是不能穿鞋和佩戴武器覲見皇帝的,劍履上殿,就是臣子可以穿着鞋子佩戴武器進殿。)

「是老臣之罪!老臣之罪呀!嗚嗚..」(當時曹騰主動拜訪梁翼,共同擁立劉志登基)

「大長秋切莫自污!實乃權賊姦邪!」

「哎..陛下他..御體安好乎..?」

「自從那奸賊褻瀆朝綱,陛下是惶惶不可終日,茶米難進吶..」

「何至於此?!」

單超左顧右盼,小聲說道..

「大內傳言,梁黨圖謀不軌..」

「什麼?!」曹騰驚愕道..

「哎!如今我等動彈不得!希望您能再次出山!撥亂反正吶!」

曹騰頓了頓,而後堅決地說道:「老夫定會鞠躬盡瘁!」

「大長秋!我大漢四百年社稷!全靠您啦!」

「單常侍!快快請起!」

二人稍作寒暄,單超喬裝遁去,只留下曹騰枯坐庭院..

「曹匆!」

「來了爹!」

「大將軍加位特進,可喜可賀,你帶些禮品,替老夫送去。」

「好嘞!」曹匆最是喜歡這類營生,多年來他靠着勤勤懇懇地刮油水,居然在洛陽西城置得了兩進院子!還豢養了三個小妾..

(可公開的情報——特進:可以理解為皇帝給列候頒發的特殊貢獻獎,以彰顯後者的尊貴特權,朝會時排位僅次於三公,當然,梁翼例外。)

「切記!少說,多聽。」

「明白!」

「慢着,讓夏侯嵩和你去。」曹騰早就知道曹匆的那些不良嗜好,平時念他素有苦勞,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如今事關重大,梁翼又是貪饕成性之人,如果這些禮品再被貪污,那還不如不去!所以就派夏侯嵩陪同前往,以示監督。

「那小子他不行啊!我怕他不懂禮數衝撞了大將軍!」

「…」

「額..我這就去喊他!」

曹府,仆舍

「夏侯嵩?!夏侯嵩?!!夏..」

「曹管家有何吩咐。」獲得曹騰許可,剛從書房回來的夏侯嵩,像個遊魂似地出現在了曹匆身後。

「娘哎!」

「啪—!」

「你能像個人嗎?!嚇我一跳!」

曹匆習慣性地賞給夏侯嵩一個大耳刮,毫不避諱別人的眼光。

夏侯嵩連個眉頭也沒皺,彷彿這一切是理所應該的,只是朝着曹匆作揖,然後平靜地說道:「請恕在下失禮。」

「啪—!」

「我就是見不得你這副裝腔作勢!有氣你就撒出來!來呀!」

「請曹管家息怒。」

「你還來是吧!還..」

「曹匆!」

「爹?呵呵..我這不是正跟他商量呢嗎,是吧,夏侯嵩?」

夏侯嵩沒有言語,只是先向曹騰作揖,又朝曹匆作揖。

「還不快去!」曹騰被這個不明事理的養子氣得直跺腳,若不是親族兄弟們不願把子嗣過繼給他,又怎會死馬當活馬醫!

「我們這就去!爹您別生氣!」

曹匆讓骨瘦如柴的夏侯嵩抱着雞籠,提着金沙,而他自己只挑了盒輕飄飄的象牙棋,腆着肚子搖出了曹府..

洛陽,大將軍府,門外

「我可告訴你!進去以後少他娘地賣弄口舌!小心掉了腦袋!」曹匆深怕能言善辯的夏侯嵩,搶了他攀高枝兒的機會..

「遵命。」夏侯嵩作揖道

「咳哼—!走吧!」曹匆昂首挺胸,踱向府門。

「站住!什麼人!」兩名金甲侍衛攔下了他們..

「我你都不認識?我乃費亭侯管家,曹匆是也!」

「呵!費什麼候?」

「他好像是說那個老太監..」

「哈哈哈哈—!」侍衛們哄堂大笑。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

「我去你的!」

「哃-!」

「哎喲—!!!」

在曹匆眼裡,這些看家護院的下人,豬狗不如!居然敢出言不遜!剛想動粗,自己卻先被打了..

「你們敢打我!」

「打你怎麼著!」

「住手!」

「秦大人!」金甲侍衛們瞬間沒有了方才的氣焰,紛紛低頭拱手..

來人正是大將軍府的管家—秦宮,在夏侯嵩看來,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後生,貌比龍陽,身形矯健,那些侍衛們在他面前,像是老鼠見了貓!定然是個大人物..

(可公開的情報——龍陽:戰國時期魏安釐王的男寵,比女子還美麗,被封為龍陽君,龍陽之好的成語正是出自這裡。)

「呵呵..賤奴替這些兄弟,給二位賠個不是。」秦宮作揖道..

金甲侍衛們看到秦宮彎腰,連忙跪倒!

「費亭侯差我們來恭賀大將軍!你們就這等禮遇?嘶-哎喲!」

曹匆那原本就很肥大的腦袋,現在看起來更加富態了..

「誰打的。」

「我..」

「森—!」

「啊..啊—!!!!!!」

打人者的右手,再也不屬於他了..

「娘哎!」曹匆哪裡見過如此狠絕的陣仗!一時間吞吞吐吐..

秦宮紮起斷手,說道:「吃了它。」

「啊嗚!啊嗚!」

那人竟然沒有絲毫猶豫!大啃特啃!因為,他見過更慘的..

「嘔!」曹匆一屁股癱在了地上!順便還洗了個胃..

「二位,請—!」秦宮側轉身子,恭迎賓客,像個沒事兒人似的,臉上洋溢着春風般的微笑,就連男人看了,都不禁陶醉..

「曹管家,我們進去吧。」夏侯嵩攙起了魂不守舍的曹匆,緩緩挪入了將軍府..

「秦大人饒命啊!」斷手侍衛滿頭大汗,一臉血污地叩頭求饒。

秦宮蹲下身來,溫柔地說道:「我記得曾經告訴過你們,凡是來送禮的客人,不得為難,對吧?」

「小的知錯!小的知錯啊大人!」

秦宮噗嗤一聲笑了,說道:「你可以不死。」

「謝大人!謝大人!」

「不過..」

「大人?」

「你那個嫦娥似的侄女,今晚得讓她來鳳餚閣。」

「大..大人?不要哇大人!我求求你了大人!不要哇!!!」

「難不成..讓你女兒來替她?」

「大人啊—!咳哼咳哼咳哼..嗯嗚..」

「哦..對了!你現在廢了,不能做護衛,賤奴心軟,下房廁所還缺個人手,願意的話,就去補上吧。」 說罷,秦宮揚長而去..

「咳哼咳哼咳哼..嗯嗚..謝..大人..」

侍衛們重返原職,一切照舊,只不過地上多了一個躺着的人,彷彿他們從來都不認識一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