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哪裡可以看小說林豐白玉瑤?

哪裡可以看小說林豐白玉瑤?

2022-05-12 22:16 作者:東一方

章節介紹

神醫林豐穿越成上門姑爺,斗紈絝,降公主,懟皇帝一開口,四海降服一攤手,江山美色盡握

在線試讀

第3章 罵死苟連福


苟連福哼了聲,盯着林豐,不屑道:「林豐,你一個上門贅婿,有什麼資格說老夫?」
林豐淡淡道:「我上門怎麼了?
吃了你苟連福家的飯,還是用了你家的碗。
路不平有人鏟,事不平有人管,難不成你苟連福,做了喪盡天良的事情,還不允許別人說?」
苟連福呵斥道:「林豐,休要血口噴人。」
林豐道:「我雖說不管白家的事,但很多事還是知道的。
就說你苟連福,污衊玉瑤,說她事事插手製藥,這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那是事實。」
苟連福頂着兩個大眼袋,渾濁的眼神透着篤定,說道:「莫非白玉瑤做了,還不敢承認嗎?
她白玉瑤,就是插手製藥了。
這樣的人,就是毒瘤,不配做藥材生意。」
「錯,是你苟連福做了,還不敢承認。」
林豐的眼神銳利起來。
他站起身,一步步走下來,這時候的他,面色冷肅,身上竟浮現出一股攝人的壓力。
這股氣勢一出現,讓白玉瑤的有些詫異。
她的這便宜夫君,怎麼有這般的氣勢?
林豐走到苟連福的身旁,道:「苟連福,你每個月在慶余堂,藉著研究清心丸的名義,肆意攫取錢財。
每個月因你研究清心丸而耗費的錢,至少三十兩銀子。」
「我沒有!」
苟連福直接回答。
林豐道:「清心丸自研製出來到如今,從沒有任何改進。
可是你每個月都在研究,而且你研究的理由,玉瑤的賬簿上都有記載。
每個月的每一項開支,都記錄在冊,且記錄長達三年。
你認為自己否認,就能有用嗎?」
刷!
苟連福面色微變。
一時間,竟吶吶不言。
沒想到他支取錢財的事兒,白玉瑤的賬簿,竟記下了這些開支。
白玉瑤也有些詫異。
她和林豐成婚後,雖說是假夫妻,關係卻還算和睦,也曾告訴林豐,允許他翻看書籍和資料,但不能搞亂了。
沒想到,林豐記憶如此清晰。
甚至關於苟連福的賬目,她是習慣性記下來,都沒有去核對,林豐卻記得清清楚楚。
林豐又往前踏出一步,苟連福被嚇得後退一步,林豐繼續道:「苟連福,你的兒子苟伯文,打着你的名號,每個月從慶余堂內,以成本價購買大批清心丸,轉手賣給李郁,侵吞慶余堂的財產。
單是這一筆錢,每個月就上百兩銀子。」
苟連福勃然大怒,呼吸都急促起來,道:「林豐,你滿口胡言。」
林豐說道:「我怎麼可能血口噴人,說起來,這事還真是巧合。
我前天身體就恢復了,然後昨天在城內閑逛時,就碰到你的兒子苟伯文。」
「他喝了酒出來,一路走一路吹噓,說白家都是傻子,真是好騙,他每個月通過清心丸,都可以賺上百兩銀子。」
「這可是你兒子說的。」
「當然單憑他說,還不作數。
所以我進入慶余堂,專門找人詢問了一番,你兒子苟伯文,的確是每個月都要拿貨,都是成本價啊。」
林豐笑吟吟看着苟連福。
那眼神,有鄙夷,有嘲諷,更有着不屑。
蹬!
蹬!
苟連福後退兩步。
他看向林豐時,眼中多了一抹驚駭。
林豐一直在白家,很不起眼,很多人都鄙夷,從沒有把林豐放在眼中,沒想到竟是深藏不漏。
白玉瑤眼中放光,更是莫名的歡喜,她的便宜夫君,怎的如此厲害?
此前,她從未發現。
或者說兩人獨處的時間幾乎很少,所以白玉瑤,一時間便是驚喜莫名。
林豐又往前踏出一步,再度距離苟連福不遠,眼神卻是銳利起來。
他拔高聲音,擲地有聲道:「苟連福,你父親苟在顯活着的時候,就為白家效力。」
「昔年,是你父親苟在顯,哭着向老家主說,你苟連福沒有一技之長,請老家主幫忙。
所以,人到中年的你,才能在白家學習製藥,學會了清心丸的製作。」
「沒有白家,你苟連福如今,混口飯吃都難?
白家帶你不薄,讓你學會一技之長,你如今,卻反咬白家一口,真是子系中山狼,不仁不義。」
「你父親苟在顯在世時,一直教導你,要有感恩之心,要報效白家。
沒有白家,就沒有你苟家,就沒有你苟連福的今天。」
「可是你,利欲熏心,把自己父親的諄諄囑託,拋到腦後去。
你這般醜陋的小人嘴臉,死後哪有顏面,去見地下的父母。
你,真是不孝之徒。」
「大秦太祖皇帝,立下鐵律。
大秦子民,當忠於人事,恪盡職守。
農人,要勤於耕種;商人,要安於做事;官員,誠於治政。」
「只要忠於職守,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忠於大秦,是大秦的好子民。
你苟連福,在自己做的事情上,偷奸耍滑,盤剝利益,不忠於主家,更是不尊太祖鐵律,你更是不忠於大秦。」
「你這樣的老匹夫,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你,有何顏面立於世間?」
「你,有何顏面面對列祖列宗?」
林豐的語氣,一句比一句嚴重,到最後,更是一副憤慨模樣,大袖一拂道:「我林豐,羞於和你說話。」
苟連福一聽,臉上頓時火辣辣的,腦中都是失神。
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他怎麼擔得起?
消息傳出後,他苟連福在永寧縣,還怎麼做人,還怎麼做事,誰還願意請他做事情?
蹬!
蹬!

苟連福立足不穩,不斷後退,待接連後退五步,才穩住了身形。
他怒目圓睜,伸手指着林豐,胸膛起伏,咬着牙道:「林豐,你怎麼,你怎麼敢這般,這般……」「噗!」
苟連福一口鮮血噴出。
他瞪大眼睛,蒼老的身軀,直愣愣的就往後倒下。
撲通!
苟連福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一雙眸子還有着濃濃的不甘。
可是臉上更多的,卻是絕望,林豐的一張嘴,斷了他的後路。
噗!
噗!
苟連福又接連噴血。
兩口血吐出,他雙腿一蹬,脖子一歪,手跌落在地上。
竟是直接死了,這一幕,落在眾人眼中,一片嘩然,一個個商人看向林豐,臉上有忌憚和驚悚。
這林豐太狠了。
硬生生把苟連福罵死。
白玉瑤看在眼中,心下震驚。
她忍不住看向林豐,妙目轉動。
她這一刻,內心更升起了好奇心,林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李郁眼眸微眯着,掃了眼死去的苟連福,心中暗罵一聲晦氣。
紫鵑沒成事兒。
苟連福竟是被罵死了。
李郁看向林豐,眼中更流露出一抹冷色,他沉聲道:「林豐,不管怎麼說,私人歸私人,商業歸商業。
白玉瑤籤訂的契約,不交貨怎麼能行呢?
這事,得給大家一個說法。」
林豐目光這才落在李郁的身上,他做事情,一向謹慎細心。
穿越到大秦的這三天,對自己所在的白家,對永寧縣的情況,都摸查清楚,也知道李郁這人是個什麼情況?
李郁這富家公子,人面獸心,欺男霸女,可謂無惡不作。
只不過因為李家有錢,又是望族,沒有人敢說罷了。
林豐道:「李郁,苟連福解決了,正好現在解決你的事。」
李郁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解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