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顧夫人她又要離婚小說葉蘭葉宇星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小說葉蘭葉宇星

2022-05-12 22:17 作者:貓小桃

章節介紹

顧墨遲的心,早已被白月光照進了每一個角落但葉染以為,愛情總有觸底反彈的那一天所以她守着,守着,一直守到顧墨遲願意回頭,看見她可是葉染卻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好像也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好了原來,年少時倍覺驚艷,不過是源於少見多怪於是顧墨遲想,自己到底是應該破產,還是應該…

在線試讀

第8章 專程來挑釁


打開禮物的包裝盒,葉染將這對漂亮的耳釘,當著李鳴宇的面戴上。
「好看么?」
「嗯。」
李鳴宇怔了怔,微笑點頭,「你比以前瘦了,所以我挑了精巧一點的首飾。」
葉染苦笑一聲,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是瘦了不少。」
李鳴宇的眼神暗了暗,微微長處一口氣,「小染,何必呢?」
「確實,我也覺得大可不必。」
葉染抿了一口紅酒,甜膩微醺的氣息讓她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可惜,有點晚了……」
「怎麼會晚呢?」
李鳴宇情動之下,伸手握住葉染的手,「你才二十七歲,你完全可以有新的選擇。你的後半生,沒有必要毀在一個根本不在乎你的男人身——」
啪!
一隻高腳杯被人當桌敲碎,鋒冽的玻璃渣四下崩裂。
顧墨遲手持半截杯盞,狠狠壓在李鳴宇右手旁兩寸不到的距離里。
後者本能一惶,鬆開了葉染的手。
顧墨遲冷笑,「她的後半生會不會毀掉,不用你操心。你不如操心下自己的後半截車子,剛剛不巧已經被我毀掉了。」
跟着顧墨遲上來的是餐廳大門口的保安,此時一臉無奈地對李鳴宇解釋,「不好意思先生,剛剛這位先生停車時不小心把您的車給追尾了,情況有點嚴重——」
顧墨遲冷目一瞪,「誰說我不小心?」
保安蒙圈。
「李醫生,比起陪我太太這件事,下去跟我的助理談賠償才是你該做的。」
「顧墨遲!」
葉染皺緊眉頭,倏然起身,「你到底想怎麼樣!」
顧墨遲把玩着手裡敲碎的酒杯,紅漬腥色落在雪白的桌布上,襯得他一雙眼眸也呈現出駭人的赤色。
「我想怎樣?背着自己丈夫,跑出來跟別的男人燭光晚餐的人,有資格問這句話?」
葉染呵笑,「顧墨遲,我有背着你么?剛在酒店大堂你同溫綺登記開房的時候,我們不是光明正大地對視,心照不宣地各走各的?」
顧墨遲聞言一愣,臉上旋即露出了一絲異樣的嘲弄,「這麼說,你是因為想要報復我和溫綺,所以故意拖個野男人來刺激我?」
一旁的李鳴宇眉頭微皺,「顧先生,請你放尊重一點。我和小染從來沒——唔!」
顧墨遲的拳頭如流星重鎚,直挺挺地砸在李鳴宇的眼眶上!
「鳴宇!」
葉染大驚失色,箭步上前扶住摔倒在地的李鳴宇,「顧墨遲!你是不是瘋了!」
「我看你才是瘋了!」
顧墨遲吹了吹打擊到鮮血崩現的拳頭,冷眼睥睨着葉染,「找個男人當擋箭牌,至少也挑個經打一點的吧!」
「我從來沒有讓鳴宇當過擋箭牌。」
葉染氣的淚水直轉,「顧墨遲你給我聽好了,當初結婚的時候,你的原話我一字一句都記得。你喜歡溫綺,我喜歡李鳴宇,既然他們兩個都出國了,我們兩個湊合過也一樣,不是么?那麼現在,溫綺回來了,鳴宇也回來了。我們大家各歸各位,樂得彼此成全有什麼不好?我大大方方把房間讓出來給你和溫綺,你卻連我和鳴宇吃頓飯都要攪局?」
葉染扶着李鳴宇站起身,同時趕緊接過侍應生的毛巾,壓住李鳴宇流血的眼角。
同樣是小傷挂彩,可葉染眼裡的緊張完完全全都給了另外一個男人,這讓顧墨遲的心裏如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他才是她的男人,想當初兩人一塊長大的那些年,就連他打球磕破了腿,喝水燙傷了嘴,葉染都會緊張得大驚小怪。可是現在,她竟敢當著他的面,對別的男人噓寒問暖?
「鳴宇,要不要緊?「
葉染扶着李鳴宇,眼底一片濕潤。
她用餘光睨了一眼面前的顧墨遲,然後轉向身旁猶豫不決的侍應生和餐廳經理。
「勞駕,幫我們報一下警。」
顧墨遲眉頭一蹙,「葉染,你別太過分了。」
李鳴宇唏噓一聲,單手拽了拽葉染的袖子,「小染,算了吧。」
「算什麼算!」
葉染厲聲道,「既然一團亂賬剪不清楚,叫**來不是一了百了?鳴宇,我們先去醫院。」
說完,葉染扶着李鳴宇離開了餐廳。
而顧墨遲怔怔站立的身影,就這樣被她甩在腦後。
甩的時候挺舒爽的,可是甩了一心的鮮血淋漓,除了葉染又有誰知道呢?
醫院,急救室內。
醫生幫李鳴宇處理好傷口,交代了幾句後,讓他們去隔壁輸液室打消炎針。
「抱歉鳴宇,剛才我情急之下說的那些話……」
葉染靠着牆,看着點滴緩慢的節奏,心中五味雜陳。
李鳴宇苦笑搖頭,「小染,別說了,我都理解。我心甘情願的。」
葉染嘆了口氣,如果生命最後的倒計時已經無情讀秒。她討不來顧墨遲的情債,亦不想再轉嫁到李鳴宇的虧欠上。
「鳴宇,我去給你買瓶水。」
葉染打住話題,一個人裹了裹圍巾,走出醫院的大門。
「小染姐!」
一聲清脆的呼喚從身後傳來,葉染回過身,倒吸一口涼氣。
溫綺笑眯眯地跑上前,親熱地拉起葉染的手。
寒冬時節,夜風透骨。葉染下意識地抽回了手,因為她覺得溫綺的皮膚更冷。
「小染姐,你認不出我了是不是?我是溫綺啊!」
葉染微微一勾唇,「怎麼會認不出呢?認不出你,我又怎麼會離開?」
溫綺尷尬了一下,但也僅僅只是一下,美麗的眼睛裏再次浮現出溫和的光芒。
葉染想,這大概就是溫綺的魅力所在吧。笑容很有感染力,眼睛像會說話一樣惹人憐惜。別說顧墨遲了,自己一個女人有時候都很難拒絕她。
溫綺幽幽嘆了口氣,「小染姐,我知道你這些年很苦。我不在的時候,墨遲沒少給你添麻煩吧?我聽人說,是顧家爺爺和墨遲的父母非要逼着你們結婚……原本我在國外的課程還沒結束,可是實在不忍心讓你們因為我而為難——」
「溫綺。」
葉染挑了挑眉眼,身子刻意往後側開一些距離,「你誤會了,我照顧顧墨遲,不是因為你。而且我們結婚也好,離婚也好,都沒有任何人逼迫。如果你是專程過來感激我的,大可不必。我朋友還在等我,先走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