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小說穿越成嫡女後居然偷走了夫君的心

最新章節小說穿越成嫡女後居然偷走了夫君的心

2022-05-12 22:18 作者:草莓小神仙

章節介紹

【外表美艷內心強大的嫡女VS外表俊美內心腹黑矯情的王爺】 「你給我過來!」 「我不!」 「今天,又有人向我告狀,說又看見你勾欄聽曲!」 「我不是去聽曲,我是去敘舊!」 「教坊司哪個姑娘不是你舊相識?你天天住那裡好了!」 「你講的啊,別後悔!」 陸謙盯住沈蘅道:…

在線試讀

第8章 你想和離?

衛老太太被沈蘅的態度嚇到了,她一向覺得這個兒媳婦是高門大戶人家出身,性格溫和,幾乎不曾和人臉紅過。也因為如此,才會做出讓清納妾的決定。

雖然沈蘅還年輕,以後肯定會有孩兒,但衛老太太已經等不及了,她已經給了沈蘅三年時間了。這三年里,衛清除了當值,很少與同僚出去飲酒作樂,就算出去應酬,也儘快回家。就這樣,沈蘅三年都沒有任何動靜。

衛老太太覺得為了子嗣給衛清納個貴妾,也在情理之中。孩子出生了,不還是要喊沈蘅母親嗎?等以後沈蘅有了自己的孩兒,肯定能理解她今日的心情。

「哎喲,我說弟妹,你這是何意?二爺和依依表妹是親上加親,這是誰也羨慕不來的事。又沒說不讓你做這個正妻之位,你說依依表妹日後如果一舉得男,你就和離。你這是在威脅母親嗎?」趙氏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立刻開啟挑撥模式。

「大嫂,你別亂說。我看二嫂也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我說弟妹,你可別枉做好人,人家可不一定領你的情呢。」趙氏一臉我為你好的樣子。

何氏準備再說點什麼。

沈蘅上前一步,握住了何氏的手說:「妹妹別再幫我說話了,你的心意我領了。」

「母親,我並不像大嫂說的那樣,在威脅您。況且我也不覺得這能威脅到您。您覺得很吃驚,大概是覺得我的反應有點過激了。」

沈蘅掃了眼在場所有的人的模樣,有吃驚的,有竊喜的,有惋惜的,有不解的。唯有扶着她站在旁邊的秀兒一臉的贊同。秀兒有一個好處,無論她說什麼,秀兒都覺得是對的。

「沈蘅,你素來都是個乖巧的孩子,為何在這件事上,這麼執着,這麼不留餘地呢?」衛老太太很是費解。

「母親,因為衛清他答應過我,他的承諾沒有遵守。這並不是我的錯。如果依依表妹可以讓母親早日抱上孫子,我也是替您高興的。」

低頭想了想,沈蘅繼續說:「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是希望,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只要自己帶過來的嫁妝和帶過的人就好了。我是怎麼帶過來的,我就怎麼把他們帶回去。」

衛老太太愣了愣,沈蘅的嫁妝很重,這可是衛清的一大助力。而且沈蘅的家人雖然不在京城做官,但是都是地方父母官,也有些分支在經商,是個官宦人家。當初她也是考慮到這些,才拍板定了沈蘅,這個沈府的嫡女。

如果沈蘅帶着嫁妝走了,那衛清將失去一大助力,更不用說,因為貴妾生子而逼走正妻這種有傷倫理的事傳了出去,那衛清的仕途也就到頭了。

想到這裡,衛老太太連忙安撫到:「這都是你們年輕的人事,還是讓你們年輕人自己去解決。等沈清回來,我讓他去找你。你也別這麼早下定論。乖媳婦,你身體不好,就早點回去歇着,養好了身體,才能更好地為衛清、為衛家開枝散葉,不是嗎?」

衛老太太的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快,讓一眾人等都沒反應過來。尤其是薛依依,臉都急白了,不住得拉着衛老太太的手說:「姨母!」圓圓的臉蛋上都急出了細汗。

衛老太太拍了拍薛依依的胳膊說:「你也是個好孩子,現在你什麼都不用想,安安靜靜等着,到了日子進我們衛家的門就行。」

說完,看着秀兒說:「快扶二少奶奶去房間里歇着,沒事多去花園裡走走,看看風景,老悶在屋裡,沒病也悶出病來了。」

「謝謝母親體諒,媳婦先回去了。」沈蘅福了福,握着秀兒的手轉身離去。

隱隱聽見後面議論紛紛的聲音,管它呢,與她無關了。

走回自己的屋子,沈蘅緊繃的神經終於鬆懈了下來,吩咐秀兒,如果珍兒回來記得喊醒她,她現在要休息會。秀兒有一肚子話要說,但是看沈蘅一臉疲倦的樣子,只好把話咽進肚子里。

午時還沒過,珍兒沒回來,反而是衛清來了。

只見衛清連官服都沒換,就急沖沖得往屋裡闖,被秀兒攔住了:「姑爺,夫人正在內屋休息呢。她這幾天都沒休息好。」

「蘅兒在休息?」衛清愣了愣,馬上說:「我有事要與夫人商量,你去內屋喊一喊她,我在外屋等她。」雖然語氣很溫柔,但是態度很強硬。

秀兒看着衛清衣服都沒換就來找沈蘅,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事,估計是有要事。因此福了福進內屋去了。

過了一會兒,沈蘅就披着外衣出來了,看見衛清一臉急躁的樣子,問:「怎麼了,中午休息的時間,還來我這找我。平常,你不都在衙門待着么。」

衛清看見沈蘅剛睡醒的模樣,特別嬌嫩,在粉紅色內衣的襯托下,越發顯得誘人。見此,衛清更加惱火。

「我聽母親說,你今日當著大家的面,說要和離?」衛清直視着沈蘅。

「是的,是我說的。你今天就是為了這個事情來的?」

「昨天晚上我們雖然沒有達成一致,但是,如果你真有這樣的想法,你不應該先告訴我嗎?我才是你的夫君!」

衛清上前握着沈蘅的肩膀,雙手都在顫抖:「你居然當著母親,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你要和離!我哪裡做得不好么?有什麼你就說出來,有什麼事是我們私下不能解決的么?非得讓這麼多人看笑話?」

衛清的臉龐因為憤怒都變了形狀,再也不是溫文儒雅的君子模樣。

「你弄疼我了,放手。」沈蘅皺着眉頭。

衛清大口大口地喘着氣:「今天中午我在休息,母親突然派人找我,着急讓我回來一趟。等我回來以後,才知道,原來家裡發生了這樣的大事。我居然一點都不知情!」

「那你到底是生氣你一點都不知情,還是生氣發生了這樣的大事?」

「這,這有區別嗎?依依表妹來,我本也不知道。否則,我昨晚就會告訴你了。她又不是我邀請來的,你做什麼沖我發火!」衛清越說越氣,恨不得把沈蘅脫光,然後打那富有彈性的嬌臀。饒是如此,衛清都捨不得真動手,由此可見衛清對沈蘅的情誼。

只是沈蘅並不領情,還進一步刺激衛清:「不管依依表妹來你知道與否,她很快就要嫁給你,很快就要成為你的人了,難道這點,你也不知道?」

衛清的憤怒突然消除了些,但還怒視着沈蘅:「我也承諾過了,除了必要,我不會在她屋內多待啊。你還要如何?我總不能忤逆母親。」

「沒讓你忤逆母親,沒讓你做不孝順的兒子。你儘管做你孝順的兒子好了,儘管一房一房的抬人進來好了。我都不在乎,我只想離開。」沈蘅在「離開」二字時加重了語氣。

衛清一想到如此嫵媚多嬌的美人居然吵着要離去,是想離去到哪裡,是想離去到別的男人的懷裡嗎?

想到這裡,衛清簡直要出離憤怒了,他咬着牙齒,一字一句地說:「有我衛清在的一天,你都休想從我身邊離開!如違此誓,猶如此杯!」說完,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茶杯四分五裂,茶水濺得滿地都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