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清心寡欲師尊正合我口味》免費閱讀完整版

最新章節《清心寡欲師尊正合我口味》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12 22:19 作者:映日荷花

章節介紹

【雙潔+女強攻+師徒戀+古靈精怪女魔尊X清心寡欲師尊+女扮男裝+無厘頭搞笑+劇情推理+一群沙雕配角】 魔力低微的小魔女神魔大戰裝死,意外被凶獸給踩死了,裝死反而真死了,復活重生當上了魔界女魔尊,登上了魔生巔峰 回憶起上一世的經歷,她竟然有一個師尊,是個清心寡欲…

在線試讀

第7章 血玉珠感應到主人氣息

時光荏苒,像在指縫間穿梭,轉瞬間便過了五百年。

清晨天空蔚藍,陽光照在西瓊海上,波光粼粼,海岸邊一艘小船,任尋歡頭戴一個斗笠,正在划槳。

他一身粗布衣,腳穿草鞋還真是一副漁夫的扮相,誰能想到他是堂堂魔教的護法。

船艙中九方紫瀟慵懶的坐着,換作了一副男相裝扮,她一身紫色錦袍,頭戴紫玉發冠,撩起簾幕看了一眼。

恰巧一隻海鷗飛翔着滑落到了小船的身旁,它高傲的昂着頭,抖一抖身上的羽毛,飛快游過了小船,很是一副得意的神態。

九方紫瀟眉毛一挑,開口是青年男子清亮的聲音,帶着幾分慵懶和威壓。

「劃快些!」

任尋歡狠狠的瞪了一眼那隻挑釁的海鷗,心中憤憤,別讓老子抓着你,給你拔毛,頓了吃。

他擦拭着額頭上的汗水道:「是,尊主!」

九方紫瀟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嗯?」

任尋歡知道自己嘴瓢了,扇了自己一個嘴巴子道:「我的個乖乖,不是,我是說公子啊,我們是要去哪兒啊?」

九方紫瀟摩挲着下巴,鎏金色的眸子閃着晶瑩的光澤,嘴角一揚,「朝着岸邊慢慢劃!不許用魔力,把周身的魔氣隱蔽掉,不要顯露出來一點!」

任尋歡扶了扶頭上的斗笠,奮力划著槳,身上橫肉一顫一顫的,小聲抱怨道:「尊,不是,公子,你這分明在故意懲罰我,還因為兔肉的事情生氣呢!

哎,剩下的兔肉我全吃了,經過漫長的歲月,事實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柳絲絲那個婆娘上了算命瞎子的當,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九方紫瀟放下簾幕,慵懶的斜躺着,不以為意, 「本尊知道!」

哼,她就是在裝清高,裝深沉,實際上自從吃了那個可生育的兔肉。

她每日每夜膽戰心驚,萬一真懷上寶寶生個小孩可怎麼辦?辱沒了她生生世世的清白可怎麼辦,那是跳進大海也洗不清啊!

不過相比較而言,男人生孩子更是奇恥大辱,他任尋歡可是把剩下的兔肉吃的乾乾淨淨,不留殘渣。

哼,要生一起生,看誰臉皮厚,除非你們都給本尊想辦法把兔肉的奇葩功效給解除了。

自那後五個夫人隔三差五的就找尋些靈丹妙藥給她服用,說是可以墮胎。

這是攤上了一群什麼下屬!

任尋歡雙目瞪大,恍然道:「我的個乖乖,您早就知道啊!什麼吃了此兔肉男女皆可孕,一窩能生二百五,滑天下之大稽,柳絲絲那個沒腦子的蠢婆娘,她真是——」

他抱怨着突然想明白了什麼似的,眸中精光一閃:「那尊主,啊不,公子,那您該不會是真想找一個夫君吧。

屬下都給您找了五百年了,盛況堪比人間的皇帝選妃了,這帥哥是找了一輪又一輪,換了一波有一波,有的都入土成屍幹了,也沒見有一個你滿意的!」

九方紫瀟道冷哼一聲淡淡道:「本尊說要不染俗塵的,你給我把寺院的和尚全綁過來了。

本尊說要安靜冷清的,你給我帶來了一群啞巴。

本尊說悲憫天下的,你可好,你給我把人間的皇帝老子給劫了過來。

那個皇帝後宮佳麗三千且不論,他是頭髮花白,走路打顫,吃飯崩掉了一顆牙,還好本尊及時把他安穩送回了皇宮,結果第二天他就在寢宮駕崩了。

他要是萬一一口氣沒上來,恰巧死在我魔界聖魔窟,魔界豈不是稀里糊塗要給人間開戰?」

任尋歡撓了撓頭,油光滿面,笑得是猥瑣至極:「我是說公子啊,我看男人的眼光一向沒有看女人的眼光准。

嘿嘿,再說了,我那五個夫人也給您物色了很多極品男子,也沒見一個您滿意的?」

九方紫瀟隔着厚重的簾幕,斜睨了他一眼,冷哼道:「什麼琵琶精、黑熊怪、獨眼鬼、蛇妖、稻草精,不是全都被你給攆跑了嗎?」

任尋歡聽到此處,嘴角抽動,眉毛橫飛,憤怒道:「我看他們那幾個小子眼神鬼鬼祟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五個夫人,從來都沒有從我夫人身上移開過視線,分明是垂憐我夫人們的美貌。

他們真是膽大包天,這我能能忍嗎?這換作是個男的都無法容忍!」

他越說越憤怒。

九方紫瀟淡淡道:「最後你把人家的人皮給扒了,轟了出去,男人之間的較量也是夠精彩的。」

主僕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着……

船艙中,九方紫瀟纖細白皙的手指在脖頸間的血玉珠上細細摩挲,冰涼血玉珠似乎感應到了她溫熱的觸感,在慢慢的升溫,黯淡的光澤在逐漸變紅變亮。

她知道是血玉珠感應到了它主人的氣息,在做回應。

她將血玉珠緊緊攥在手心裏,力道之大,似要將它沁入在骨血中,埋藏在身體里。

這五百年來,只要她閉上眼睛,腦海中無時無刻不再回憶着上一世她與師尊玉微的點點滴滴,她心底深埋的感情就像蠶蛹抽絲般一點一點剝離了出來,她認清了自己的心意。

她痴心妄想,她斗膽包天,她大逆不道,但是她必須承認,她對玉微不僅僅是師徒關係那麼簡單單純,她愛上了他,愛上一個她不該愛上的人。

愛給了她源源不斷的動力,給了她連綿不絕的冀望,她除了將魔界打理好,就是易容在天南海北的找尋他的師尊玉微上神,他定然活着,她堅信。

這顆血玉珠在這二十年來一天比一天亮,此刻更是光澤閃耀動人,她知道就要找到她的師尊了。

此時兩艘船向這邊駛來了,前排船頭站着一個青年男子,他朝着任尋歡拱手溫和道:「船家,西瓊海域有危險,恐有邪祟,勞煩船家儘快將船駛向前方岸邊!」

任尋歡不屑的撇了他一眼,蠻橫道:「切,小子,沒瞅見大爺我正往那邊划著的嗎?能有什麼危險?大驚小怪。」

他心道再危險能有船裏面的這位魔界大魔頭危險嗎,當然這話他斷然不敢說出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