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港片梟雄:從慈雲山開始稱霸整本免費李琛喜歡產蛋鴨的毛林

港片梟雄:從慈雲山開始稱霸整本免費李琛喜歡產蛋鴨的毛林

2022-05-12 22:20 作者:喜歡產蛋鴨的毛林

章節介紹

穿越到60年代 這是一個無數港片融合的港綜世界! 港島江湖上風雨擺動、魚龍混雜、盤根交錯 此時的伍世豪還在碼頭當苦力,尚未發跡 四大家族還未建立,猶如一粒螻蟻 穿越而來的李琛不僅有一個好的身份! 還有一個在腦海里的:絕世大梟雄系統! 並且,雷洛還是他的表弟! …

在線試讀

第4章 不賭為贏

第二天,九龍城寨。

此時的李琛,右肩纏滿了繃帶,脖子上的青紫淤痕也緩緩消退。

隨着時間的推移,淤青正在慢慢淡去,就連被砍傷的肩膀,也已經好了一大半。

說來也是離譜,李琛才剛剛打完一場大戰的他,肩膀的血就流不停。

就連跑路的時候,鮮血都在不斷溢出。

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傷口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大部分止血。

並且快速的向結痂蔓延。

就連伍世豪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嘴巴張的都快能塞個雞蛋了。

說來也是,誰都沒有遇見過這麼變態人的,癒合力強的離譜。

不到一個小時,傷口就已經結痂了,但以防出什麼意外,伍世豪他們還是幫李琛綁了白布。

在桌面看着報紙,叼着香煙的李琛,吐出一團雲霧後,低喃道:「我他娘的都服了這幾個老六的,打完架居然還有力氣去碼頭上班,真不愧是做梟雄的料。」

昨晚去「傾數」的時間大概是十二點左右,回來的時候也不到十二點半,幾分鐘就解決戰鬥了。

但要不是防爆隊來了,估計還得打他個昏天地暗……

令李琛萬萬沒想到的是,伍世豪哥幾個,不僅沒有因為得到幾十塊而開心。

也沒有休息的想法。

反而是回到九龍城寨,吃了碗粥後就睡覺,睡醒了就直接去碼頭打工做苦力了。

今天一大早,李琛七八點起床的時候,他們幾個人都不見了。

問了阿花才知道,原來是這些人都去打工,並且中午也不回來了,說是要問蛇頭拿錢……

「唉~」李琛幽幽嘆了一口氣:「怪不得伍世豪能做港島不可一世的大梟雄,窮的時候搏力,有錢的時候搏命。」

時間緩緩流逝,李琛起身洗漱完畢,便走出九龍城寨。

「琛哥哥,你要去哪裡啊?」

這時,房門角落處突然傳出一道清脆聲音。

轉頭看去,原來是那小女孩,阿花。

李琛微微一笑:「我去一下其他地方,等我回來給你帶吃的。」

說罷,他走過去摸了摸阿花的頭,並且偷偷的塞了二十塊錢給她。

「如果我不回來了,那你就拿錢去買東西吃,不要告訴你爸爸聽,還有,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伍世豪、豪哥,他這個人還是不錯的。」

阿花想要推脫,可李琛並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門。

而角落處的阿花,看着手中的二十塊錢,有些怔怔出神!

……

觀塘區。

賭檔門外,李琛並沒有進去,而是在門外偷偷的觀察一下情況。

發現裏面的人熱鬧異常,煙霧繚繞之後,這才緩緩走了進去。

如今的港島,乃至未來40年內,不管是哪裡。

賭檔、雞檔、粉檔等檔口,幾乎每個街道都存在。

但是蛋糕只有那麼大,一旦某個街區多了一個或者兩個檔口。

其他的街區就會人員流失,那麼其他字頭的人就會不服,緊接着就會開打。

這個時代,每條街每個區都會有許多人收保護費、人口費等。

一旦客源流失,就會代表着利潤空間大幅下降……

所以,李琛做的就是看看這檔口有沒有人在玩。

如果有,那麼就代表着這條街是穩定的,是有保障的。

最起碼,也不會來個黑吃黑的勾當。

而且李琛如今賭術已經有七級,一眼就能看中裏面的人,是托還是真賭客。

剛進賭檔,就看見裏面的人群玩的熱火朝天、不亦樂乎。

每個人都站起身,**不斷的怒吼,有些甚至急眼了,紅着眼珠子不斷的在喃喃自語。

一會求佛保佑,一會求着耶穌保佑,做着十字「阿門」的教式,以此尋得安慰。

但凡進入這裡的人,不論如何都是不值得可憐。

賭海無涯,回頭是岸,看似兩句話,做起來卻很難。

自古以來,賭博不是讓人傾家蕩產,就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如果李琛不是有掛在手,他連進門口的勇氣都沒有,因為一旦進了賭檔這個門檻,就已經相當於入了**老闆的圈套……

這裡大概有七八張桌子,每個人都彷彿殺紅了眼,不斷的嘶吼,抓住手中的鈔票直勾勾的盯着**,眼珠子幾乎都快瞪出來了。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

「連續十三把庄了,只要龍頭一斷,立馬翻倍!!」

看着打庄的不斷的誘惑,李琛轉了兩三圈,當做一個新手一樣猶豫不決,這才上了賭桌。

現在是大連續開了十三把,而李琛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上手一百塊錢,壓在了大上面。

「靚仔,第一次來玩啊?」旁邊的賭客貪婪的看了一眼放上去的一百塊錢,一邊說道:「連續上了十三把庄了,還不如直接壓小,這家店是新開的,很容易放水……」

李琛沒有聽旁邊的那個人說話,而是抽着煙,看着打庄的開牌。

進來第一把就遇到這種人,不要多想,一定是**的托,專門引誘新來的客人下注。

一旦進了他的套,那麼就擺脫不了了……

砰!

這時,桌面上的荷官搖了搖骰盅,大力一擲,拿開骰盅,大喊道:「四五六,十五點,大!」

「叼你滷味,咩回事啊!」

「撲街,連續十四局大!」

「真系放水啊,早知我就聽過個人廣,壓大啦!」

骰盅一開,一群人大感後悔,甚至有的人還開啟了馬後炮……

但李琛可沒有管這些人這麼多,默默的拿回自己的一份,緊接着繼續下注。

短短几分鐘過去,一批又一批的人相繼離去。

有些人輸急眼了,已經分不清主次,想要在**內搞事。

這種事不用多想,沒過幾十秒就直接被場子裏面的矮騾子。

給暴打一頓,然後直接丟出街外了。

幾分鐘的時間,李琛就看清楚了大部分人的起起落落。

大部分人都是輸多贏少,有小部分懂克制的沒有被貪婪引入,見好就收。

「嘖嘖…」李琛輕輕搖頭,低喃道:「這玩意還真是暴利,一會的時間就已經有這麼多錢了。」

荷官身旁,原本還只是一疊一疊的整錢,這才過了多少時間?

就已經快有小山一樣高了,那些矮騾子並沒有把這些錢收到箱子里。

反而是把整錢拿回辦公室,把小山高的散錢堆積在賭桌旁。

李琛知道這樣的作用是什麼,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賭客有更大的衝擊力,讓他們更容易的迷失理智。

丟了時間,不知不覺的沉浸在**里,無法自拔。

李琛玩了二十多把,其中輸多贏少,但贏的卻是輸的好幾倍金額。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形成一個新手運氣好的成分。

不容易被看場子的人發覺,也不容易被人盯上……

一百塊錢贏了將近一千多塊錢後,李琛緩緩站起身,準備離開。

但沒有想到。

意外,卻在這個時候發生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