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君聽去鶴言全文在線閱讀

主角叫君聽去鶴言全文在線閱讀

2022-05-12 22:21 作者:有鶴來迎

章節介紹

「一生思破登仙路,不如三尺青鋒掠天涯,不為仇讎不為恩,俯蒼天,劍在手,人世間,又有何人配稱仙?」 …… 多年以後,一名負劍少年自血海屍山中走出,朝着人世間劈開了最具鋒芒的一劍……

在線試讀

第8章功法房的衝突

君少卿在架子上來回翻找着,一本本功法映入眼帘。

《御劍訣》《黃泉劍法》,《落葉劍訣》,《六合拳》,《斬魂刀法》,……

看着眼前這一本本功法,君少卿仔細的從中篩選出來了幾本。

當然,初踏入仙途的君少卿,對功法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要求,只是準備隨波逐流,挑選一本劍法修鍊即可,只要能夠對敵就夠了。

經過仔細的篩選,最終拿在君少卿手中的功法僅僅有兩本。

《落葉劍訣》,《黃泉劍法》,看着面前的這兩本功法,君少卿一時間也不知道該選哪個好了。

《落葉劍決》主要特點是劍如落葉悄無聲息,輕靈飄逸,需要修鍊者擁有足夠的悟性與耐力來學習落葉般悄聲無息,然後用這樣的風格對戰敵人,雖然正面迎敵不強,但勝在修鍊大成後能夠輕靈無息,用於刺殺襲擊敵人可謂算是一種底牌。

《黃泉劍法》主要特點是劍法狠辣,每一招都透露出強烈的殺意,需要修鍊者內心擁有一股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勇氣,適合正面對敵。

大致了解了一下手中這兩本劍法,君少卿在只能兩者選擇一個的情況下,有些傾向於後者,雖然《落葉劍決》修鍊大成後可以做到輕靈無息,可是君少卿覺得以後能用到的機會並不多,畢竟大多數戰鬥都是突發性的戰鬥。

就當君少卿準備拿着《黃泉劍法》出去時,眼神無意間撇了一眼放在下面最角落的功法。

「咦?這本功法怎麼被放在這裡?看樣子好久沒人動過。」

君少卿回身拿起那本放在角落裡的功法,不禁有些好奇。

「萬劍訣?」

君少卿擦了擦劍決上的灰塵,翻看來看。

《萬劍決》需要修鍊者用心感悟劍的奧秘,修鍊者如果可以做到劍心相通,那麼此劍訣一經使出,天下所有的劍就會如仆見主般臣服,劍招一出,凌厲無匹的劍勁由體而生,身形可化着一股青煙,勁氣四散瀰漫無數利劍狂風暴雨般的飛卷,漫天飛舞,劍勢如網,凌厲無匹,蔚為奇觀,也可以操縱萬劍發動攻擊。

看完《萬劍訣》的介紹,君少卿心中激動不已,把《萬劍訣》顫抖的合上,轉手就把《黃泉劍法》丟在一旁,欲拿着《萬劍訣》離開。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只見一名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迎面走來,身後還跟着兩名類似隨從的青年。

「咦?白樺師兄你怎麼到這裡來了?」君少卿等人離近了才發現,眼前這名青年男子,不就是那日跟在大長老旁邊的白樺嘛?

同時心裏不禁有些奇怪:「白樺師兄的修為應該去別的房間啊?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呦,這不是從窮山僻壤之地來的野小子嘛?」白樺見到君少卿後一臉嫌棄的神色,還拿手揮了揮空氣,好像君少卿呆過的地方他都感覺噁心。

「呃……白樺師兄,師弟這是哪裡得罪你了?」君少卿上來就被白樺一番刁難,心中也不由上來幾分火氣。

「呵呵,野小子就是野小子,不僅野還有些傻,你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你自己不知道嗎?」白樺嘴角微微上揚,高高在上的說道。

「師弟還真不知道哪裡得罪了師兄?」君少卿沉着臉問道,同時心裏有些奇怪:「自己和他那天就說了幾句話啊,難道就是因為他那天被大長老打了一記耳光,就找到在場屬我最軟的柿子恨記上了?」

「來,把鞋舔乾淨就告訴你!」白樺不依不饒的說道。

「哼!」君少卿冷哼一聲,並未準備再理睬白樺邁開步子準備離去。

「呵,野小子你應該慶幸今天是在千功殿,不然……哼!」白樺對着離去的君少卿喝道。

君少卿聽到白樺的威脅,強壓着心中怒火頭也不回走向外面。

「咦?站住!給我看看你手上的功法是什麼!」白樺又對着君少卿喊到。

「白樺,你不要欺人太甚!」君少卿徹底被激怒了走到白樺面前,擼起袖子準備今天跟白樺拼個你死我活。

可袖子剛擼到一半,突然君少卿的那顆怒火中燒的心,就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平靜了下來,緩了緩神,君少卿明白這是靜神玉帶來的效果,同時心中後怕連連。

先不說白樺有着毫無疑問碾壓他的實力,關鍵是白樺都不敢在千功殿對他動手,他要是先動起手來,恐怕到時不被白樺打死也得被宗門施加強硬的懲罰。

「野小子就你,還是再修鍊個三五年吧,不,就算是修鍊個十年也不會是本座的對手的。」白樺淡淡的說著。

「哼,莫欺少年窮!」君少卿冷哼一聲。

「本座真的懶得搭理你,把你手上的功法拿出來,今日和那日的事就算過去了。」白樺又拿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同時還伸攤開手,等着君少卿把手中的功法送到他眼前。

「憑什麼!」

「就憑本座為了這得到這本功法,方才花費了一萬點宗功劵進入01號功法房。」

「不給!」君少卿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呵,你真當不給?你可知道後果?」

白樺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因為在他看來,君少卿不過是想最後留一點臉面,畢竟門口現在圍着一群圍觀的弟子,他相信君少卿過一會就會乖乖的把萬劍決送到他手上。

「哼哼,小子你要是還敢敬酒不吃吃罰酒,就讓你嘗嘗我兄弟二人的厲害!」這時,一直在白樺身後未吭聲的兩名男子也站出來威脅君少卿道。

「我糙你姥姥!」君少卿再次上來了火氣,被氣的一下子爆了粗口,然後趕緊奪門而逃。

站在原地的白樺不由被罵的有些發懵,緩了一會,看着君少卿離去的背影,怒喊道:「君少卿是吧,告訴你,除非你這一輩子不離開宗門半步,不然我白樺遲早要將你分屍泄恨!」

「呵,年輕人不要太過爭勇鬥氣,更不要衝動呦!」千功殿里那道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不知道是在教導君少卿,還是在教導白樺。

聽到這聲音,白樺緊繃的拳頭漸漸鬆開,又惡狠狠的望了一眼君少卿離去的背影。

他白樺這輩子都沒受過幾次這樣的侮辱,關鍵侮辱自己這人,自己還能一根手指碾死,他是怎麼敢的!

「哼!」想到這白樺氣的直跺腳,要不是三年前宗規突然大改,他今日也不至於受這個野小子的這般窩囊氣。

「白師兄,息怒,息怒啊!」白樺身後的兩名隨從弟子在一旁不停的安慰着白樺。

「來,你二人給我滾出來!」白樺眼珠子轉了轉,同時轉身對着門口圍觀的眾人罵罵咧咧的喊道:「看什麼看,再看把你們眼珠子摳下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