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醫女狂妃:攝政王爺不許逃在線閱讀

小說醫女狂妃:攝政王爺不許逃在線閱讀

2022-05-12 22:22 作者:雪夜月

章節介紹

一朝穿越,淪為相府棄女身為相府嫡長女,卻為妾室母女設計,被有婚約的太子嫌棄,被世人看不起同一具身體,卻住着不同的靈魂21世界的靈魂,怎麼會讓自己吃虧呢?醫術傍身,看她是如何翻雲覆雨,虐渣男,斗心機女,收美男!本打算一身逍遙,卻沒想到被醜男夫君纏住「王妃,孩子都…

在線試讀

第9章 花園風波

  想到這,白夕璃覺得心緒總算是定了下來。

  人是鐵飯是鋼,兩天沒吃飯的她此時此刻真的是餓的頭腦發昏。

  還是睡覺吧,睡著了就什麼感覺都沒了。

  第二天一早,白夕璃就被外邊的動靜吵醒了。

  一打開門就發現青袖端着見人站在門口,看樣子是在等待她洗漱。

  白夕璃這是第一次被人服侍,渾身有股不自在感。

  「小姐,您醒了,趕緊洗漱吧。」

  她微微點頭,準備從青袖手中接過臉盆。

  後者一臉驚愕的看着她,「我來拿就行,小姐你進去坐着吧。」

  白夕璃收回手,尷尬的笑笑。

  說到底她現在還是白府的大小姐,有些事還是要顧着這個身份。

  「青袖,外面怎麼了,動靜那麼大。」

  「二小姐要過16歲生辰了,大家正準備呢。」

  白夕璃努力回想,今年自己應該十七歲。真是不敢想,一個十六歲的姑娘竟然心腸這麼歹毒。

  洗漱完畢後白夕璃肚子發出了咕咕的叫聲,她應該有四十多個小時滴米未進了吧。

  「小姐,您別急。等中午吃飯的時候我把我那份給您拿來,就是這下人吃的飯也不知道您能不能吃的慣。」

  白夕璃心生感動,這白府上上下下總算還有幾個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還是別了,這要是叫外人知道。我那個丞相爹指不定又要怎麼罰我了,不過是不能吃飯而已,喝點水墊墊肚子就行了。」

  她一個醫學生,這點基本的生理常識還是有的。

  青袖聽到白夕璃說「我那個丞相爹」的時候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大小姐怎麼連最基本的禮儀都不懂了。

  白夕璃倒覺得無妨,那個高高在上的丞相之於她也就是曾經提供了數以萬計的種子而已。

  生而不養,何來情感。

  從上一個白夕璃生前的記憶看來,白翰除了給她基本的生活保障,再無其他任何關懷。

  要不是礙於白夕璃是府上的大小姐,估計連個挑糞的下人都能跳到她的頭上。

  不過她可不一樣,雖然向來不爭不搶,可再怎麼樣也不能是個任人宰割的軟柿子。

  外面的動靜逐漸小了下去,白夕璃這才打開院門緩緩走了出去。

  青袖跟在後面,生怕小姐再叫別人欺負了去。

  昨天下午回來的時候氣沖沖直接走到梨香院,還沒來得及好好觀察這相府呢。

  白夕璃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院子的位置着實偏僻,任誰也不能相信這是丞相長女住的院落。

  宮裡的太子是出於什麼想法願意娶這麼一個對他毫無用處的女人為妃的。

  在白夕璃看來,這無非是皇上看丞相羽翼豐滿對自己造成威脅,想要用政治聯姻來牽制白翰的勢力罷了。

  要說這白翰的表面功夫做的也是真好,就連皇帝都沒能看出來他對自己的女兒一點也不上心。

  這個如意算盤,打的有些偏了。

  白夕璃邁開腳步,往東邊走去。腦中的記憶告訴她那是白府的後花園,是個修養身心的好地方。

  正準備踏入花園**的亭子時,耳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璃兒昨夜睡的可好啊。」

  來人是陪她一同處在受罰中的許姨娘,聽這語氣好像全然忘記了昨天在梨香院發生的種種。

  白夕璃扯出一抹笑容,現在可不是跟這個女人撕破臉的時候。

  「多謝姨娘掛心,夕璃昨晚睡的還過的去。看姨娘您這狀態,看來昨晚也休息的挺好啊。」

  許姨娘不接話,用手絹掩面輕笑,不知道的人看這個畫面以為是兩姐妹在嬉戲打鬧呢。

  許姨娘看樣子也快年過半百了,可是時間並沒有在她臉上留下過多的痕迹。

  說她是婦女,倒不如稱她為**。這種女人任哪個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吧,得虧白翰年紀老大不小了,對房事需求並不是那麼強烈。

  說來也奇怪,他堂堂丞相竟然除了白夕璃生母以外,就只多娶了許姨娘這一房妾室。

  估計這裏面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情,誰知道許姨娘當年是不是耍過什麼手段阻礙白翰納妾呢。

  白夕璃本想着來花園散散心,眼下看來多待一秒都是鬧心。

  向青袖傳遞一個眼神,表示自己想要離開。

  許姨娘是何等精明,這一個小動作又怎麼逃的過她的法眼。

  向前走了一步,結結實實擋住了白夕璃離開的道路。

  「璃兒,雖然昨天這偷竊一事是個誤會,可是萬事都得留個心眼,對任何人切不可盲目相信啊。這都是姨娘活了大半輩子的人生經驗啊,璃兒可要牢記在心上。」

  「姨娘叫我不要盲目信任別人,那是否您現在說的話我也不可相信呢。」

  許姨娘一驚,昨日她還以為白夕璃是被逼急了狗急跳牆才敢那般大膽,等事情一過就只剩下後怕了。

  可今日看她說話的語氣,哪裡還是曾經連正眼都不敢看自己的草包。

  一開始她還覺得用不着費心對付白夕璃,如今看來,還是不容小覷啊。

  「璃兒果真還是個孩子,喜歡跟長輩斗兩句嘴。記住啊,以後嫁到五皇子府上,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來。」

  許姨娘主動提起五皇子,暗示白夕璃被退婚一事。

  白夕璃微微有些不悅,為什麼古代的壞女人總是喜歡拐彎抹角的羞辱別人。她這句話可不就是為了提醒自己是個別人不要的破鞋嗎?

  「姨娘,日後我成了皇子妃,府上要是有什麼要幫的我肯定儘力而為。」

  白夕璃在告訴許姨娘,就算太子不要自己,她也能嫁個別的皇子。

  皇子妃的身份多多少少也比翔府大小姐有份量。

  「璃兒,你還是年紀太小太單純了。姨娘奉勸你一句,早日弄清楚五皇子的為人對你日後有好處。行了,今兒個我也走累了,畢竟不比你們年輕人。」

  她一口一個年輕,好像白夕璃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傻白甜。

  雖然許姨娘說這話沒安什麼好心,但是也提醒了白夕璃。萬一這五皇子是個英俊瀟洒的寵妻狂魔,這場婚事倒也沒有看起來那麼可怕。

  白夕璃稍稍彎下身子,「姨娘走好,剛才我來的路上差點被石頭絆着了。我們年輕人扛摔,您可得小心着點。」

  待許姨娘徹底消失在視線中時,白夕璃這才在石凳上落了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