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全本免費閱讀《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

小說全本免費閱讀《我農民,能種出核動力很正常吧》

2022-05-12 22:22 作者:圓的四四方方2

章節介紹

楊國棟,農民中的古董級,祖傳十三代,大學畢業就回家種地,誰知,一次意外的邂逅,校花竟給自己生了個女兒,作為父親,第一時間想要去見見   高學歷女友嫌棄楊國棟是農民,要求限制其探望權法院受理後實地考察,   法官:「你這塊地里種的什麼?」  楊國棟,「核動力發動…

在線試讀

第8章 農民,不應該擁有孩子探視權

抱過一次自己的孩子,楊國棟更忍不了了,黑夜睡着都滿腦子是孩子的身影。

他夢到孩子餓了,莫向晚又睡的沉,孩子哇哇的大哭,就是沒人來給她餵奶。

他還夢到,孩子黑夜尿床了,莫向晚也沒有發現,就濕着屁股一整晚,第二天,屁股上都起了濕疹。

楊國棟心疼的驚醒,乾脆半夜起床手機上買了個望遠鏡。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敲響莫向晚家的門,太想女兒了,整個人就像魔怔了似得,滿腦子除了女兒的臉,連思考都不會了。

昨夜一整晚,他躺下起來總共有十幾次,後來天蒙蒙亮,他眼皮都抬不起,可閉上眼卻沒有一點睡意。

實在沒招,楊國棟拿起手機不停的買東西,從尿不濕、嬰兒衣服,到襪子奶粉、玩具。

凡是楊國棟能夠想到的,他統統買了個遍。

按響門鈴後等了半天,別墅的屋門才被推開。

「一大早,你不休息,別人還睡覺呢!」保姆擦着眼屎,說完打了個哈欠。

「寶寶醒了沒?我能不能上去看看?」楊國棟沒理會保姆得態度,滿心全在寶寶身上。

「醒了,早就醒了!」保姆讓開門口,「現在早就又睡第三覺了!」

楊國棟有些心虛的掃視別墅,大廳此刻再沒其他人,他這才輕手輕腳向二樓走去。

他擔心吵醒莫向晚或者魏愛珍,那樣的話,她們可能會攔着自己去看女兒。

保姆自己一個人雖然態度也不好,但好像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馬上就要到二樓孩子房間,楊國棟聽到樓下有關門的聲音。

緊接着,「唉,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也不經允許自己偷偷就上去了?」

轉身,保姆在樓下大廳盯着楊國棟身影。

「我就看看孩子,看一眼而已!」楊國棟小聲說話,生怕再吵醒別人。

「太太,太太,」保姆突然大喊起來,「農村小子又來了,要看寶寶!」

壞了,楊國棟暗叫不好,快速走到孩子房間門口,輕輕推開門探頭進去。

昨天他來過,知道孩子所在位置,再不抓緊看看,一會魏愛珍醒了,他肯定再也沒有機會。

「幹什麼呢你?鬼鬼祟祟的!」剛探進頭,背後就傳來魏愛珍聲音。

楊國棟很不爽,但不得不回身出來,「阿姨好,我就只想看一眼孩子。」

「看孩子?」魏愛珍說話聲音走高,「看孩子你不會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啊!農民就是農民!」

聞言,楊國棟二話沒說,轉身推開門就進去走到孩子嬰兒床邊。

「出來,臭小子你給我出去!」魏愛珍緊跟着進門,拉着他就往外拽。

「我看我自己孩子,光明正大,你拽我幹什麼?」楊國棟甩開拉着他的手,身影不動。

「看孩子你別來我家啊,這是我的地盤,我有權力要求你出去!」魏愛珍不依不饒,乾脆兩個手全上。

但他畢竟是個婦女,楊國棟鐵了心不動,她還真拽不走。

「老莫,老莫!」魏愛珍見拽不動,開口大叫,「你個天殺的,就看着你老婆在家裡被別人欺負啊?」

「行行,你別叫了!」楊國棟說著,自己向外走去。

他看到女兒了,孩子還在睡覺,魏愛珍這樣叫,肯定會把孩子吵醒。

他不怕魏愛珍,更不害怕老莫來了能把他怎麼樣,但他孩子沒睡好,吵醒之後要哭。

但還好,總算看到孩子一眼。

下午,楊國棟買的東西一股腦全送過來,他正準備拆開看看,發現快遞中還有一封信件。

打開一看,是封法院受理案件通知書.

上面寫的內容,莫向晚竟然把他告了。

楊國棟懵了,通知書上所說,因楊國棟農民身份,不適合探視孩子,有擔心把孩子帶壞的嫌疑什麼鬼?

農民,就不能看孩子了嗎?

還是說,農民成了不能生孩子的理由之一?

對此,楊國棟乾脆沒管,法院又不是莫向晚家開的,法官再糊塗,應該也不會用一個這麼荒唐的理由,來剝奪一個父親的探視權。

然而,沒想到楊國棟還是太天真了。

隔天一早,魏愛珍領着法院的工作人員就來到他的住處。

人群中,還有前兩天參加晚宴的一個太太。

「楊國棟,楊先生是吧,」身穿法官服的工作人員說話,「鑒於你是否農民的身份,我院需要實地考察!」

「我農民怎麼了?農民就不能看孩子了嗎?那樣的話,你怎麼能長這麼大?誰家祖先不是農民?」楊國棟炸毛,說話一點都不客氣。

「你別扯那些有的沒的,我們也是按照制度辦事。」工作人員說著話拉開車門,「走吧,帶我們去家老家。」

來的車楊國棟見過,就是那天老莫開回來的奔馳商務,再加上另一個貴婦模樣的太太,這裏面要沒點事,楊國棟打死都不相信。

只不過,那天晚上太亂,他實在想不出來,另一個太太的老公到底是幹什麼的。

「臭小子,想不到吧!」魏愛珍這時候湊到楊國棟身邊,「我閨蜜她老公就是法院的,我們這種家庭的實力,又豈是你這種農村小子能想到的?」

楊國棟看着不遠的幾人,轉頭又看了眼別墅內安保人員,「去我家可以,但你們這個車,恐怕真去不了,等我一會吧。」

說完,楊國棟回到別墅,打電話給王叔說明實情。

「我們這車還不行?他什麼意思?」門外,那太太和魏愛珍站一起聊天。

「臭顯擺唄,」魏愛珍不肖,「應該是說他還有保鏢,我們這車坐不下。」

「那你等着,姐妹這次挺你,就得給那些農村來城裡的臭小子看看,我們這種精英階層家的姑娘,可不是農村小子能惦記的!」

說完,她掏出電話叫車。

這個貴婦叫張艷麗,她家裡也有個和莫向晚年齡差不多的姑娘。

看楊國棟纏着向晚,她和魏愛珍一樣厭惡,感同身受的,就好像發生在她家姑娘身上一樣。

所以,這次事件立場明確,就是要他老公判樣國棟敗訴,不給他以後看孩子的機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