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路南千神不愛笑靈魂分裂:扶持自己在異界當大佬小說免費閱讀

路南千神不愛笑靈魂分裂:扶持自己在異界當大佬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2 22:23 作者:千神不愛笑

章節介紹

兩個世界,兩個我,高樓之上,一躍而下,我在虛幻中見到了另一個自己; 你是我嗎?我是我嗎? 一次重來的機會,體驗世間萬象人生,我要時間逆流,我要一切重新來過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底是精神分裂還是真的穿越異界? 兩段人生,兩次身死,是要逆天改命重來過,還是鏡花水…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枯燥的晚自習

精彩節選

「二號實驗體基礎數據上傳中……」

「基礎數據上傳成功,實驗體傳送中。」

「傳送成功,數據實體已建立。」

「觀察者已就位,實驗正式啟動。」

……

藍星新紀元113年3月30日,距離高考還有69天。

現在是晚上10:35,距離昭明市信西縣第一中學高三年級的學生放學,還有整整十五分鐘。

信西一中的高三學生們要到10:50才下課,這也是學校的一種無奈的舉措。

如同信西縣這樣什麼都落後的小縣城,教育的資源和質量都是遠遠落後於大多數地區的。

比如說上英語,放個聽力都得用全校統一播報的大喇叭,或者是幾台老舊的錄音機在三個年級近七十個班級里來迴流竄使用。

上物理化學生物,所有實驗全靠老師口頭描述,學校的實驗室就擺在那裡,但除了考試以外,從來沒有哪個班級進去使用過那裡的器材。

上歷史政治語文,整點資料全靠老師自己;上數學地理,缺個地球儀、尺子什麼的都得各班湊班費去自費購買;上體育,所有運動器材都是各班自己湊錢配備。

總之,三四十萬人口的小縣城,一共就建了倆高中,還要啥啥沒有。

不只是信西一中,很多落後但是又算不上貧困的地區幾乎都是這樣的,因為所有方面都需要發展,所以分配到教育上的資源就十分的有限了。

因為資源和質量都拼不過那些發達的地區,落後地區的學校就只能靠着增加更多的課程時間來縮小雙方的差距,從而不至於被落下太多,儘管這樣的做法是事倍功半,但他們哪有別的選擇呢?

信西一中就是這類學校的一個縮影。

學校給的時間表上的課程安排是早上一節早自習加四節課,下午三節課,晚上兩節晚自習。

但實際上從學生們進入高中後的第二個星期開始,晚自習就變成了四節,高二後早自習提前三十分鐘上,到了高三晚自習更是變成了五節,從下午6:10開始,一直上到晚上10:50。

這不同於某些學校所謂的軍事化管理,這是由於教育資源的落後,而被迫做出的改變。

就以英語為例吧,信西一中有95%的學生都是在初一才開始正式接觸英語的,不少人在上初中之前,甚至連英語的二十六個字母都認不全。

因為基礎實在是太差,學校的資源又跟不上,導致很多人就算是到了高中,也說不出幾句完整的英語來。

所以老師們能怎麼教呢?只能用最笨最耗時間的方法去強行灌輸知識給學生們,如果按照原定的課程,搞不好連正常的課程都上不完,更別提其他的東西了。

綜合以上種種原因,即使學校已經額外增加了大量的課程時間,但信西一中的學生們除了偶爾能上一節體育課之外,其餘的所有課程都是正課,包括晚自習也要上正課。

這其實是一種效率很底下的教學方式,但是這也是一種短時間內難以從根源上改變的現狀。

……

信西一中高三年級404班教室內,七十多個學生正在安靜的上着最後一節晚自習。

化學老師上節課剛講完一張卷子,課間十分鐘的時候化學課代表就抱着另一摞卷子來了。

明天早上還有一節化學課,他們得在明天上課之前就把整張卷子都做完,因為按照化學老師現在的講解速度,一張卷子只夠他講一節課。

一片哀嚎聲後,大家就又投入到奮筆疾書的世界中去了。

這是高三學生的常態,他們就在做卷子講卷子的輪迴中無休止的循環,直到高考到來為止。

……

路南只花了二十五分鐘就把卷子做了個七七八八,理綜卷中的化學只有七個選擇題和三個大題還有一個選做題,量不算大,所以他做的很快。

路南在卷子上填上最後一個數字,放下筆,用力的甩了甩手,然後靠着牆上盯着課桌上的卷子和草稿紙發起了呆。

看着草稿紙上凌亂的字跡和折的不規整的理綜卷子,路南忽然沒來由的感到有些煩躁。

他皺了皺眉頭,拿起理綜卷子把它按照三格規整的折在了一起,但中間的題目被折到了兩個部分,路南看着,內心莫名的感到更加煩躁了。

路南按耐住想要把卷子撕碎的心情,又動手摺了起來,勉強弄出了一個還算對稱的樣子,這才讓他煩躁的心情略微的舒緩了一些,儘管卷子上的摺痕看着還有些礙眼。

遵循着眼不見心不煩的原則,路南把卷子和草稿紙都塞進了課桌里。

然後就用右手撐着腦袋,左手轉着筆,眼神迷離的看着窗外暗沉的天空。

稀薄的雲霧覆蓋著宿舍樓上空的殘月,朦朧的月色勉強平靜了少年煩躁的心。

即將到來的高考似乎並沒有給路南帶來多大的壓力,只是偶爾他也會感受到莫名的煩躁。

路南撐着腦袋看着窗外發獃,時不時的扭過頭看看牆上的掛鐘,默默計算着下課的時間,思考着要不要去學校門口的小攤買一點夜宵。

是要煮一碗米線,還是攤一個手抓餅,或者是去街道拐角買幾個炸串呢?

路南正在糾結下晚自習要吃什麼呢,同桌忽然就拿筆戳了他一下。

路南有兩個同桌,因為班級的人數比較多,所以採取的都是一排三人的坐法,他的兩個同桌都是女生,一個瘦瘦小小的,一個頗為圓潤,共同特點大概就是都不算高。

坐在路南旁邊那個瘦瘦小小的女生叫余嬌嬌,坐在最外邊那個圓潤的女生叫陳靜。

「幹啥,余美人。」路南換了個姿勢,右手搭左手趴在桌子上,臉朝着右邊看着余嬌嬌。

余美人是路南給余嬌嬌取的綽號,他一直都很喜歡給人取一些比較有意思的綽號,當然從來不會有帶侮辱性的,到目前為止,大家對他給取的綽號不說滿意吧,起碼是不抗拒的。

「大神,第三道化學題的第二個小題怎麼做?」余嬌嬌把試卷和草稿紙朝着路南這邊推過來了一點,用手指着其中一道題。

「讓我看看。」路南也沒有坐直,只是把腦袋朝着右邊挪動了一點,讓自己剛好能看清余嬌嬌問的是哪道題。

路南看了一眼,無奈的坐直了身體,從自己的草稿本上撕下一張草稿紙,唰唰唰的寫下了幾個化學公式。

「喏,大概就是這樣,自己看。」路南把草稿紙推了過去,然後又趴回了桌子上,完全沒有給余嬌嬌講題的**。

「噢,好。」余嬌嬌接過草稿紙,很快就看懂了,畢竟路南寫的還是很明白的。

看着余嬌嬌認真的做着題,路南又陷入了無聊之中,隨意的在草稿紙上寫寫畫畫,時刻注意着距離下課還有多久。

……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