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夏可可莫子涵全本免費閱讀惹上年下大佬只能扮豬吃老虎

夏可可莫子涵全本免費閱讀惹上年下大佬只能扮豬吃老虎

2022-05-12 22:25 作者:狂風一樣舞蹈

章節介紹

一個「美食編輯」女孩的囧囧愛情,行走在不同道路上的兩個人,一個為了工作,家人,努力的與腹黑大Boss默默抗爭,一個以為只要自己伸手,她就會乖乖的走到自己身邊,卻不想這個小女人只是表面溫順,實則是拼着羊皮的小母狼

在線試讀

第一章相遇

精彩節選

一隻青花小盞,一瓶烈酒,坐在角落裡的夏可可看着小酒泡們肆無忌憚的在酒盞里打轉,升騰,復又消散,她一口悶掉這些小可愛們。

白皙的小指頭來回的刷着朋友圈,今天是顧辰訂婚的日子,她沒有勇氣參加他的訂婚宴,只能借故出差來搪塞他的邀請。

她暗戀了兩年的男神,今天就名花有主了,一杯杯烈酒順着喉嚨進入內臟,循着血管流遍全身。

片刻之後,眼前開始冒着各種各樣形狀怪異的小星星,一顆顆黃燦燦煙花那樣噼里啪啦的在眼前綻放着,揮都揮不去,耳朵里更是嗡嗡的嘈雜,周圍的人在聊什麼?她雖然聽得到,但腦子裡就像裝了水泥,怎麼也攪不開。

翌日,夏可可摸着頭痛欲裂的腦袋起身,渾身的骨頭就像散了架一樣的疼,這是哪啊?

淡淡的檀香充斥在身旁,鏤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身下是一張柔軟的大床,精緻的雕花顯示着不凡,身上是一床錦被,側過身,身旁躺着一位身材偉岸,長得相貌堂堂的男人。

他緩緩轉過身,那張英俊臉龐,在陽光的照應下,明暗對比強烈,愈發立體,線條分明的臉頰上,有着波瀾不驚的淡然之色。

「你醒了」

夏可可覺得自己肯定是思春了,現在一定是在夢裡,她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該死,好疼。」

「女人的第一次總是會疼的,不過後來你好像很滿意。」

她立馬躺下,用錦被蓋住自己的臉,只剩下兩隻眼睛,木愣愣的盯着天花板,腦子亂亂的,甚至有些嗡嗡作響。

她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發生到自己身上,老話說的酒後亂性一點沒錯。

過了一會,她拖着酸痛的雙腿走下床。

「出了這個門,我就會忘記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夏可可一邊找尋着自己的衣服,一邊強裝鎮定的對着床上的男人說道:「希望你也可以瀟洒一點。」

莫子涵深邃的眸子里閃爍出一絲絲陰冷,他可是坐擁千億資產,產業遍布全國,商界最有名也是最年輕的大佬之一,剛剛卻被一個女人嫌棄。

夏可可還想再說些什麼,那男人就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視野里,目光犀利地掠過自己的臉龐,猶如冬日裏刮過一陣寒風,夏可可生生的打了個哆嗦。

「這是你昨晚的小費,收好。」

這個男人是那種無論往哪裡一站,都能讓女性回眸的角色,可夏可可看見他手裡的那張鍍金銀行卡時,突然覺得有些噁心。

她胡亂一通的給自己套上衣裳,卻發現襯衣胸前部位少了兩顆扣子,完全遮擋不住裏面的春光,還有被他蹂躪過胸口上的青紫,她緊緊的咬住嘴唇,在房間里環顧一周後,穿起男人的外套往門口走去。

打開房門後夏可可被兩個人高馬大,身穿黑色西裝,眼戴墨鏡的保鏢攔住,她無奈的轉身看向站着的男人,抿着嘴不說話,卻將背脊挺得僵直。

莫子涵濃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揚起,抬了抬手示意門口的保鏢放她出去。

出了酒店,夏可可立馬到旁邊的藥房買了緊急避孕藥,就着礦泉水喝下,又喝了大半瓶礦泉水後,終於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回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走在小巷裡差點摔倒,被一個帥氣的男人扶起,然後……然後……,自己好像還威脅人家說數到三聲,如果男人不放手自己就對他不客氣……

手機鈴聲響起,夏可可拿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滅絕師太劉蓉,她雙手微微顫抖的接起電話。

「喂…主編…」

「夏可可讓你去出差,不是讓你去旅遊,你看看現在幾點了?早晨的視頻會議都不開,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還不趁着世界末日到來之前,把你探店的資料發給我!」

嘟……嘟……嘟……

劉蓉是夏可可的直屬上司,平常老是罵她笨,粗心,頭兩年從她手上編輯的美食文案,劉蓉都要狠狠的改過才允許她發到網上,不是措辭太幼稚,就是標點符號點錯了,光是這一項她就沒少挨了劉蓉的罵。

不過後來得益於劉蓉長期的「教誨」,她現在能寫出各種各樣漂亮到讓人倒吸一口氣的美食文案,字體,顏色,背景圖片無一不搭配的恰當得體。

夏可可趕緊攔了輛的士,趕到自己所住的民宿後,立馬打開筆記本想要給滅絕師太傳資料,卻發現怎麼也找不到裝U盤的錢包,她有種不好的預感,肯定是落在昨晚的酒店裡了。

莫子涵洗完澡出來,發現地毯上有一個可愛的小錢包,不用想也是那個女人掉的,他本打算臨走時交給前台,讓前台聯繫她。

可他看見錢包上配着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的文案時,不由自主的就回想起早晨女人那一臉嫌棄的表情,他的後槽牙咬的咯咯直響,還沒有哪個女人敢這麼嫌棄自己。

「莫總,車備好了什麼時候出發?」

莫子涵摸着手裡的錢包:「不急再等等。」

夏可可火急火燎的趕到酒店,她跑到前台上着急詢問:「昨晚上頂樓總統套房的客人退房了沒有?」

前台看了眼夏可可微笑着禮貌回答:「不好意思小姐,前台不方便透露客人**。」

「我昨天晚上就住在那個房間,我有東西落在房間里了。」

前台看了一眼登記人的信息,確定不是眼前的這位女士後:「非常抱歉女士,你可以自己聯繫一下房間里的客人。」

夏可可無奈的搖了搖頭,想着要不要直接去房間找他,一時卻瞟到電梯正從負一樓上行,眼看到了,她下意識的伸手按住開關。

數秒後電梯門打開,夏可可抬頭,一眼就瞧見昨晚的男人,自己獨自站在裏面。

不設防的重遇令夏可可措手不及,她停住腳步,進退兩難,她想把男人拉出來,問他錢包在哪裡?可感覺大廳里人來人往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地方,她又不想跟着男人,再回到昨晚那個房間。

對方若無其事的掃了她一眼,眉宇間流露出淡淡的疏離,那架勢分明就是遇見陌生人而刻意保持距離。

夏可可短暫的內心交戰後一腳邁進電梯,她全當電梯里只有自己,剩下的全當空氣,但是身後的男人身材高大,氣勢逼人,雖然沒有任何舉動,但是無形之中卻有一股壓迫感。

電梯到了頂層停下,男人沒有瞧自己一眼,唯一的動作就是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夏可可不緊不慢的跟着男人走了出去。

這層樓很靜,裏面隱約傳來交談聲,男人輕輕的轉動金光閃耀的門把手:「請進。」

夏可可聽見這極其平淡的「請進」二字,心裏毫無緣由的浮起幾分慌亂。

男人的嗓音聽起來很醇厚,比早晨略帶沙啞的聲音還要迷人。

夏可可腦袋一暈一熱的就推了門進去,沙發上的人一起抬頭看她。

夏可可看着沙發上一位男士坐姿閑散,兩個年輕女孩渾身上下都是名牌,火紅的嘴唇,性感的黑**,曼妙的身材,簡直不要太漂亮。

沙發上的男人好奇的瞄了一眼夏可可身上的外套,又轉而看向她的臉,他笑着向身旁的朋友率先開口:「我說莫總昨天怎麼不來參加晚宴,原來是遇到艷遇了。」

身旁的男人笑了笑,一言不發。

沙發上的男人視線未曾離開過夏可可的臉,這會兒見她臉色羞紅,神情嬌柔,更是打趣道:「我說莫總,你這個人行事很不紳士啊,讓女生在門口站那麼長時間,你也忍心?」

莫子涵嘴角上揚瞥了男人一眼,問夏可可:「你是來找錢包的。」

夏可可被屋子裡的人盯的得渾身不自在,像是被人抽絲剝繭般一樣不留餘地,她略低了頭回答:「是」

莫子涵對她的回答不以為意說道:「錢包在床上,你自己去拿吧。」

夏可可緊了緊身上的外套,眼光看向別處,快速走到床邊,尋找着自己的錢包。

粉紅的小錢包這會兒顯得格外扎眼,她立馬拿起來,卻發現錢包下面的那一抹鮮紅,夏可可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擰了一把,她覺得這個男人是故意羞辱自己,不由得心生惱怒,她以前那麼膽小怯生的脾氣,今天突然不想忍了。

血液沖向頭頂,夏可可積攢所有的力氣來到男人跟前,清脆的一個巴掌扇過去:「你……混蛋……。」

男人的眼神有些充血,冷酷的臉上有些吃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沉聲罵道:「你有病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