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整本免費閱讀《乾坤劍尊》

小說整本免費閱讀《乾坤劍尊》

2022-05-12 22:26 作者:景言

章節介紹

景言曾是景家最優秀的天才,十六歲突破武道九重天踏入先天之境,整個東臨城無人能比,卻莫名其妙在進入神風學院後境界跌落,成為笑柄 解開乾坤戒封印,重新崛起,最終制霸天元大陸,成為無數武者仰望的存在...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景家天才

精彩節選

  「景言!武道三重天境界!」

  五長老的喊聲貫徹整個演武堂,原本熱鬧的大廳頓時寂靜不已。

  所有人看着台上面無血色的少年,滿臉驚疑不定和不可思議。

  景家的同齡子弟,平均修為可都在武道六重天境界。

  被譽為景家第一天才的景言,竟然是個廢材?

  這些年為了培養他,家族投入了無數心血和資源,長老們都要對他畢恭畢敬,生怕怠慢了他。

  沒想到得到的結果,竟如此可笑!

  「怎麼可能……」

  站在台上的景言雙拳攥緊,臉上一陣發脹,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武道三重天境界,他修為怎麼會跌落到這個地步,甚至還不及自己六歲幼兒的時候!

  少傾之後,眾人回過神來,整個演武堂上頓時炸開了鍋。

  「景家第一天才?這是摻了多少水,恐怕比你我都不如啊!」

  「這個能力也能上神風學院?那你我都可以進院呀!」

  「聽說白飛飛覺醒了武道六重天,她還看得上景言么!」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景言的眼神都變了。

  不再是以前的尊崇和羨慕,而是變成了失望、不屑和鄙夷。

  自古以來,一旦境界修為跌落,根本不可逆!

  也就是說,景言的修為會一跌再跌,最終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

  「武道三重,獎勵2個靈石。下一位!」

  五長老遍布皺紋的臉上充滿失望,大袖一揮甩了兩個靈石,就把景言轟到祭祀台邊緣。

  景言失魂落魄的走下祭壇,走到一名身材曼妙,面容秀麗的女人身邊。

  女人叫白飛飛,是景言的未婚妻,兩人從小便相識,感情深厚,今年底便要定親了。

  「飛飛,我……」

  「你不要說了。」白飛飛突然打斷了他。

  景言身形一頓,看向了曾經他最愛的女人,心中湧上莫名的情緒。

  白飛飛一臉冷淡之色,嘴唇輕啟,「我們之間,就這麼結束吧,你也知道你現在的修為有多低,怎敢妄想配得上我?」

  景言慘然一笑,果然,就連一直相濡以沫的未婚妻也看不起他現在的修為。

  突然,五長老的一句高呼,原本熱鬧的演武堂徹底被點燃了。

  「景川菱,武道八重天境界!」

  武道八重天,僅差一個境界便可進入先天之境,成為武道大能。

  在十六七歲的少年能到達這個境界,不止是景家,乃至整座東臨城,天賦無疑是拔尖。

  「太強了!」

  「三個月便突破了八重天境界!川菱哥真強!」

  五長老將一個袋子遞給景川菱,眼神中滿是喜愛之意。

  「景川菱,你很不錯,這二百枚靈石,是你的獎勵。」

  「多謝五長老。」景川菱隨手接過裝滿靈石的袋子,在一道道羨慕的眼神中,走下了祭壇向景言的方向走去。

  「川菱哥,你太厲害了。」

  白飛飛眼前一亮,也不顧景言在場,獻媚地迎了上去。

  景川菱微笑着向她點點頭,看向景言的眼神卻微微一凝,嘴角的弧度變得更大了一些。

  「景言,這是神風學院寄來的一封信件,長老托我交付於你。」

  「我的信件?」景言皺眉,他不曾與外人有更親密的往來,怎麼會有信給他?

  景川菱輕笑一聲,當眾一把撕開了信封,拿出信件大聲朗讀了起來。

  「景言進入神風學院不到半年,武道境界不升反跌。現,神風學院決定……」

  景川菱頓了一下,看向景言,嘴角似笑非笑,一字一句道:

  「……將其驅逐出院,不得踏進學院半步!」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

  景言怔在了當場,腦袋幾乎一片空白,只是嗡嗡地響着。

  「剛剛神風學院已經撤銷了對景家的供給,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似乎是看出了景言的窘迫,景川菱冷笑繼續道,「景言,你的境界跌落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呢?現在好了,我們景家可要被你害慘了。」

  景川菱一席話宛如火苗沾到了枯草,瞬間引發了眾人的怒火。

  「景言被神風學院開除了?」

  「看來他的修為一直在跌,還妄想瞞住大家!簡直可惡至極!」

  從景家第一天才,一朝淪落到了影響家族名譽的廢物!

  景言耳邊充斥着旁人對他的怒罵批判,面色慘白,雙拳緊緊攥着,心中怒焰不斷高漲。

  明明!

  明明是景言進了神風學院,為家族爭取到了資源,鞏固了地位,才使景家進入了東臨城四大家族之一。

  這些人一直藉助景言的能力,獲得東臨人的尊重敬仰,誰知竟然在他失意時忘恩負義,落井下石!

  「安靜!」

  五長老低沉的聲音壓住了周圍的議論,低垂的眼看向景言時難掩厭惡,道:「我去和族長彙報此事,此次測驗暫時停止。」

  說罷轉身離去。

  景家子弟一陣嘩然,停止測驗意味着停止發放靈石,對於高階的武者來說,可能延誤其修鍊時間。

  一瞬間,還沒有開始測驗的景家子弟,對景言破口大罵,更有甚者,直接衝上去給了景言一拳。

  景言還處于震驚之中,根本沒反應過來,胸口便受了一即重拳,連連後退。

  「廢物!你可把大家害慘了!我勸你自覺點退出家族,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打人者名叫景錄成,以前和景言關係極好,今日卻冷笑道,「老族長已經不在了,你以為還有誰給你撐腰呢!不如你叫我一聲爺爺,我來替老族長教育教育你這個沒爹的廢物如何?」

  「給我閉嘴!」景言怒火中燒,衝上前想給景錄成一頓教訓,卻被一旁的景川菱看破。景川菱不動聲色,掏出一枚石子,狠狠打在景言的膝蓋上。

  景言一時不察,且只有武道三重境界,受擊後幾乎摔倒在地,好在撐住地面堪堪穩住了身形。

  但在這個姿勢下,半邊身體伏在地上,就像是半跪着一般。

  「哈哈,看啊這個廢物在跪着求我放過他呢!你也有今天啊!」景錄成大笑起來。

  周圍人哄堂大笑,笑聲刺耳無比。

  景言心下怒火升騰,但卻知現在的他不是他們這麼多人的對手,更何況他想找到自己的境界跌落的真正原因。

  忍!

  看向周圍這些人嘲弄的嘴臉,景言心中一團怒火幾乎要炸裂,全身幾乎通紅。

  「今日辱我之仇,他日我必將全部奉還!」

  說罷,景言也不顧身後眾人刺耳的嘲笑聲,轉身就走。

  但怒火中他卻未發現,自己的元氣正緩緩地向外泄露,手指上的戒指彷彿活物一般,竟莫名閃着妖異的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