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楊初六田桂花在線資源

完整版楊初六田桂花在線資源

2022-05-12 22:30 作者:斷欲

章節介紹

老母癱瘓,留下年輕的繼父,不得不挑起生存的重擔誰欺負他的家人,他就跟誰決戰到底!!有他在,這個家不能散掉!有他在,這個家必須受人尊重!有他在,這個家必定飛黃騰達!他是一條頂門杠子,卻要變成猛虎,為三個女兒撐起一片藍天

在線試讀

第2章 忍辱負重

第2章 忍辱負重

「桂花……啊不!老婆,我爹死了……。」

第二天早上,楊初六急急忙忙跑進客廳,來跟田桂花告假,準備回家奔喪葬父。

他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就怕媳婦不樂意。

「死就死了唄。」田桂花輕描淡寫說道。

她坐在鏡子前無動於衷,描眉畫眼,擦脂抹粉,打扮得像個老妖怪。

別管怎麼塗抹,厚厚的脂粉也無法掩蓋她蒼老的皺紋。

「我想回家奔喪,把俺爹……葬了。」

「不行!我不同意!!」田桂花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可那是俺爹啊?我不能不回家給他送終。」

「你還是我老公呢!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老娘不讓你回,你就是不能回!」

「今天說啥也不能聽你的,我必須回去。」楊初六豁出去了。

哪有父親去世兒子不回家的道理?他覺得女人太霸道了。

「你走出一步試試看?雙腿立馬砸斷!!」田桂花一拍桌子凶相畢露。

楊大年死了跟我有個毛關係?你楊初六既然做了倒插門,進了田家就是姓田,早就跟那邊撇清了關係。

楊初六剛要反駁,女人卻扭扭噠噠走了,臨走還把房門鎖得死死的。

「桂花!老婆,老婆!!」楊初六立刻沖向房門用力搖晃。

「你給我老老實實獃著吧,不聽話,餓你三天!瞧你還嘚瑟不?」外面傳來了女人的冷笑聲。

田桂花不但沒走,還搬個馬扎坐在門口,將房門守護,就是不讓小老公走出這個房門半步。

黃昏時分,楊初六是偷偷打開窗戶逃跑的。

他踉踉蹌蹌,一步一跌,跑上南山,來到自家的祖墳上,撲通!跪在了父親的墓碑前。

他努力張大嘴巴,臉紅脖子粗,雙手死死抓在新墳的泥土上,老半天才發出聲。

「爹呀!兒子不孝啊!!讓您老受苦了啊……!」

楊大年已經埋了,楊初六沒來得及看父親最後一眼,留下了終身的遺憾。

他的嗓子哭啞了,聲音竭嘶底里。

晚上,回到田家的時間是九點一刻。

那知道剛剛進門,忽然,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得目瞪口呆。

屋子裡熙熙攘攘一大群人,田桂花的三個姑娘跟兩女婿都在沖他冷笑。

她的大閨女紫燕,嫁的是豪門公子,女婿姓金,名字叫金嘉豪,家裡開的是房地產公司。

她的二閨女金燕,同樣嫁的是大富人家,女婿姓廖,叫廖銀河,家裡開的是建築材料公司。

每次被欺負,只要一個電話過去,兩個女婿立刻趕到,要人有人,要錢拿錢,絕不會讓丈母娘受半點委屈。

今天楊初六逃走,她第一時間就把救兵搬來了。

田桂花坐在屋子中間的椅子上怒氣沖沖:「把他給我捆起來,吊在房樑上!打!」

「遵命!!」

兩個女婿不由分說,左右夾擊,瞬間把楊初六捆個結結實實。

繩子一拉,嗤!他的身體就被盪在了屋子的半空中。

「臭小子!不在家好好伺候我丈母娘,竟敢私自逃走,我瞧你是活膩歪了?」大女婿金嘉豪抬腿一腳,踹在他的後背上。

楊初六的身體晃蕩了三晃蕩。

「用鞭子抽死他算了!!」二女婿廖銀河也不含糊,手裡的鞭子呼嘯一聲,狠狠抽在楊初六的腿上。

田桂花瞧着心愛的小老公,怒氣難消:「這樣打不見傷,他是不會長記性的。」

「媽,那您說怎麼辦?」兩個女婿一起問。

「剝下他的衣服,狠狠地抽,先打五十棍子,再抽五十皮鞭!!」

「遵命!」

就這樣,金嘉豪跟廖銀河把楊初六的衣服剝了,讓他光了膀子。

棍子打在身上砰砰作響,皮鞭是沾了水的,一鞭子下去粘皮帶肉,身上很快顯出一條條血粼。

「啊——!」楊初六殺豬宰羊一般嚎叫起來。

真疼!

田桂花的兩個女兒跟兩個女婿不是好人,就怕楊初六把他們的家產搶了。

最生氣的是,每次走親戚,還要叫他老丈人。

因此,金嘉豪跟廖銀河恨他恨得牙根痒痒,巴不得立刻斬草除根。

棍棒跟皮鞭好比雨點一樣,在楊初六的身上敲打,猛抽。

一條條血粼跟棒傷落在皮肉上慘不忍睹,地上血流成河。

「打!打得好,打死這窩囊廢算了,誰讓你不聽我娘的話,打死活該!拉出去喂狗!!」紫燕跟金燕還一個勁地冷笑。

只有銀燕心疼楊初六,輕輕拉拉母親的衣角說:「媽,別這樣嘛,小心把他打壞了。」

「打壞他也不屈!不然不長記性!到咱家他就是我的豬狗,只能讓我一個人使喚,不聽話的下場就是這樣!」田桂花還是惡狠狠的。

楊初六忍啊忍,嘴巴里卻沒有半句求饒。

廖銀河發現他不服氣,惱羞成怒,立刻拿下嘴巴上的香煙,將燃着火炭的煙頭刺在了他的後背上。

嗤——!屋子裡瞬間冒出一股劇烈的濃煙,一股烤肉的香氣四處瀰漫。

「啊——!!」楊初六的慘叫聲更厲害了,身體也扭曲地更厲害。

後背上燙出一個巨大的水泡,鼓起老高,紅腫發亮。

白眼一翻,他暈死了過去。

「報告丈母娘,這小子暈過去了。」金嘉豪在他鼻子前面探了探說。

田桂花點點頭:「暈過去最好!來呀,把他丟進柴房裡,今晚跟咱的看家狗做伴,隨便給他點狗食,餓不死就行!」

「遵命!」

兩個女婿又一起動手,將楊初六從房樑上卸下來,然後跟拖死狗一樣,拖進了柴房裡。

他被打得昏迷不醒,傷口感染後發起了低燒,根本分不清外面是白天還是黑夜。

第二天早上,紫燕跟金燕過來,真的給他丟了半碗狗食,還抬腿踹他一腳。

「吃!不吃餓死你!!」

楊初六不知道昏迷了幾天,不得不靠吃狗食活命。

最後睜開眼的時候,看到一個姑娘站在自己身邊。

她是銀燕,田桂花的三閨女。

「你……死了沒有?」銀燕流着淚問。

「沒。」楊初六淡淡吐出一個字,還努力沖她擠出一點笑容。

「他們的心真狠!手也狠,簡直不是人!」銀燕說。

「沒事,我死不了的,你……是個好人。」

在整個田家,也就銀燕最善良了,她不像老娘田桂花,更不像兩個姐姐,而且十分俊俏。

「初六哥,你好可憐。」銀燕哭了,真的想幫他,可又不知道怎麼幫。

「丫頭,你不該叫我哥,應該叫我爹,我是你的……繼父啊。」楊初六又是淡淡一笑。

「那好,以後俺就叫你小叔叔,你一定要活下去,加油!!」銀燕遞給他一碗熱飯轉身走了。

瞧着熱氣騰騰的米飯,他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