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神相逍遙遊全本免費閱讀李艷超唐詩逸

神相逍遙遊全本免費閱讀李艷超唐詩逸

2022-05-13 22:02 作者:李明逸

章節介紹

不過是招搖撞騙混口飯吃,卻憑着鐵口直斷,一躍成了唐家大小姐的未婚夫,還是個上門女婿李明逸表示,這個上門女婿當得真是不要太爽!

在線試讀

第4章 總算等出來根鳥毛


李明逸一路未停,身形流轉之間提氣急縱,腳下只在換氣的時候借樹枝或是小石子穩下身子,這番全力奔跑,而且因為走的是小道,他甚至比離開時坐徐驚雪的車更快,不到一個小時,他便趕回了市醫院門口。
眼看到了地方,李明逸離着老遠望去,自己的攤位前正做着個老頭。
那跟他差不多打扮,也穿着唐裝的耄耋老者見他回來,連忙揮了揮手示意他過來。
「劉老頭?你不去騙那些墮胎的無知少女,跑我這攤子上來幹嘛?」李明逸翻了個白眼,這劉姓老者他也不知道具體名字,這兩月不時就看到他整得仙風道骨的,在醫院門口騙那些做人流的年輕女孩,說什麼鬼娃上身,破財免災。
「嘿,你這小子。」老者有些不樂意,瞪了他一眼,罵罵咧咧的說道:「剛才來了堆城管要掀你的攤子,我可是舍了這把老骨頭給你留住了革命最後的火種,你倒好,還不領情?哦,對了,你這什麼破收音機啊,從剛才就一直嗚嗚颯颯的響個不停,該換了啊。」
「那可真謝謝您了。」李明逸心裏惦記着事情,沒心思跟他閑扯淡,擺擺手算是承認欠他個人情,然後順勢讓他回自己的地盤去。
一直看着老頭一臉不滿的走遠,李明逸才急忙把攤位邊小木桌上的「收音機」拿到手裡,擺弄一陣,那原本不斷發出讓人牙根泛酸聲音的收音機靜了靜,然後猛地一聲炸響。
「李明逸你個小兔崽子,你還知道回來啊?這半天你死哪去了?」喇叭里傳出一個中氣十足但卻難掩老態的聲音,震得李明逸連忙把收音機扯遠開去。
「老爺子,人有三急,還不許我上個廁所了?你這可比周扒皮還苛刻。」李明逸揉了揉耳朵,翻了個白眼。
「老子活了這麼大歲數,還沒見着哪一個能跟你一樣尿幾個小時的!你小子跑太平洋去上的廁所?啊?」喇叭里的聲音咆哮不止:「你要是不想干,趕緊給老子滾回來閉關去,有的是人願意領你的差事。」
「別啊,我這不是尿頻尿急嗎。」李明逸嚇了一跳,連忙打了個哈哈想搪塞過去:「有什麼事情老爺子您吩咐,我保證給您辦得踏踏實實的,成不?」
自己眼看着就要雙美,哦不,三美入懷了,這時候回去當和尚,傻子才願意呢。
「你個小兔崽子。」老者罵了一句,隨後聲音一肅:「盯梢的剛傳回來消息,你那片兒名單上的人今天跟吃了葯似的,進進出出個不停,你趕緊的,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這話聽得李明逸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我他媽跟個白痴似的跟着蹲了兩個月,鳥毛都沒看到一根,哪能這麼湊巧,前腳一走,後腳這些人就撤盤子搞事?
別是那盯梢的李老三消遣我吧?
李明飛看了眼市醫院對面那三進院子的高牆,心裏很是不以為然,張嘴正要反駁,眼睛卻猛地一瞪,到嘴的話又憋了回去,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還真就奇了怪了!
那兩個月沒聽着個聲響的院子門前,這時候竟然冒出個頭戴兜帽的黑衣人影來。
李明逸看着他抬手扣了扣門,然後很快便有人將門打開。
開門的人將院門推開條縫,往外看了看,然後走出來站到院子門旁,朝院門正對的巷口揮揮手,其內接二連三的從走出些個跟他們同樣打扮,穿着身黑皮大衣,腰間系著根棕色粗繩的精壯男子。
「一、二十五十。」
喲呵,趕巧了。
李明逸咧了下嘴,微微一笑,正想對手裡的「收音機」彙報下情況,卻發現這東西已經沒了響動。
他也不在意,將其放回桌上,抖抖衣服站起來活動了下身子。
這無聊透頂的盯梢總算是要結束了,五十個,不多不少,剛好一網全撈了,收拾了這幫勞什子神棍,老子就能安安穩穩的泡妞了。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何處,嘴角壞壞的一笑,然後抬腳就打算直截了當的過去把這事結了。
可就在這時,那街對面突然衝出來一堆嬉皮士打扮的混混,約莫二三十人,走到他跟前拽得跟二五八萬一樣拿眼神瞅了瞅他,接着回頭朝街角邊聽着的輛藍色阿斯頓馬丁望去。
李明逸看着那車后座上的人朝着自己這邊點了點頭,然後這群半大不小的混混竟然摸着腰間,掏出些甩棍匕首一類的武器,將他圍了起來。
那人好像是馬江華?
因為隔得太遠,加上李明逸一開始也沒太關注,因此看得不甚清楚。
這小子吃撐了來找我麻煩?
李明逸有些不明就裡,看了眼打頭的那個嘴裏叼着半截煙頭的混混,皺着眉問道:「你們這是殺馬特圈子裡混不下去了,跑來攬私活了?圍着我幹嘛?」
留着一頭」飄逸」長發的混混頭兒把煙頭吐到地上,斜着眼打量了李明飛幾眼,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不幹嘛,大爺我缺點錢花,借你一隻胳膊一條腿使使。」
李明逸眼角餘光看到對面院子眼看就要合上的大門,實在是懶得跟這群混混費工夫,擺擺手有些嫌惡的說道:「行了,哪涼快哪獃著去。」
他說著,腳下一動,打算繞過這流里流氣的混混頭兒。
可這人見李明逸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卻面色一黑,覺着受了輕視,麵皮有些掛不住,手中甩棍一抖,狠厲朝李明逸小腿掃來。
要說李明逸這等身手,怎麼可能被這些連半點武功都不會的街頭混混阻礙分毫?他原本是不想動手,怕耽擱了時間,這時候見這混混出手不留分餘地的模樣,卻也有些忍不住惱了。
那甩棍離他小腿還有一張寬長短的時候,李明逸腳下一擺,以目光不可察的極速抬腳揣在甩棍正中,將那東西一腳踢得倒轉回去,撞得那混混頭兒眼冒金星。
「還沒玩沒了了?」李明逸罵了一聲,腳下不停,左右騰挪之間,又是數人躺了下去:「毛都沒長齊就學人家混社會,我要是不收拾下你們,還真以為天老大你老二?」他嘴裏說著,一手一個,又掀翻數人。
將攔路的全都解決後,心裏惦記着老爺子吩咐的李明逸沒有跟剩下的混混再做糾纏,左腳一踏,踩得那泊油路凹下去一指寬的厚度,整個身子電射而出,朝那院子奔去。
還能勉強站起身的十來個混混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有些怯意,卻是沒人敢追上去。
「大哥?」有個反應最快的,把手裡的傢伙收好,將捂着臉蹲在地上的混混頭兒扶了起來,然後看着他那腫的跟豬頭一樣的左臉,強忍住笑,拿眼神詢問他。
「大!大!大你姥姥!」那混混頭兒看見他眼中的笑意,氣得抬手連扇了他數下,嘴裏吐詞不清的罵道:「還不給老子追!收拾不了這人,你們就等着被馬大少收拾吧!」
混混們四下對望一陣,有膽子大的咬咬牙齒,拿着武器朝李明逸追過去,餘下的其他人即使迫於李明逸的武力不願去,卻也被這人架得下不來台,無奈跟了上去。
可李明逸顯然沒有等他們的意思,十來個還能動彈的混混還沒走到一半,李明逸的身影已經到了院門口。
留在門外的兩個黑衣漢子立刻向他看來,嘴裏狠厲呵斥道:「幹什麼的!趕緊滾一邊去!」
說著,兩人的手就摸向腰間,做出掏東西的樣子。
李明逸哪會給他們機會,他身子一頓,下腰一扭,將前沖的力量化為撞擊之力,抬手握拳,當先搶攻而去。
被當做第一個目標的黑衣漢子本待還手,可眼睛一花,他便發現身體失去了控制。
李明逸這拳乃是用了暗勁,氣涌金門透骨而出,這一拳打到漢子太陽穴上,頭一眼看上去什麼事情都沒有,但轉眼之間,那人的腦袋卻如同熟透的西瓜一般,炸裂開來。
餘下的一個黑衣漢子竟然不害怕,哪怕被淋得一頭鮮血,仍舊面色凶厲的大吼一聲,就向李明逸撞來。
李明逸身子站在原地,根本沒動,到那漢子離得近了,左手一抬,變掌為爪,鉗住那人脖子猛地將他提離了地面,然後抬腳一踹,手順勢一松。
兩百來斤的精壯漢子竟被他一腳踹得飛了出去,如同炮彈一樣撞回院牆上,那胸口跟紙糊的似的,留下清晰可見的胸骨塌陷痕迹。
「大、大、大哥?還追嗎?」這時候快到了門口的幾個混混被李明逸大顯神威的一番打鬥嚇得面無人色,身子打了個抖,結結巴巴問那混混頭子。
本打算將李明逸圍起來來個瓮中捉鱉,可誰他媽知道這小子比老子還黑社會?
還敢當街殺人!
我他媽活膩歪了還敢追他?
那混混頭兒看着李明逸轉身進了大門,回過頭來瞪了剛才說話的那人一眼,臉上也是慘白一片,強撐着不欲墜了老大威風,罵道:「追什麼追,你他媽自己追去!」說完,他竟然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轉身就走。
餘下幾人你看我我看你,只覺腿上發軟,連忙跟了上去。
混混頭很快走到街角的阿斯頓馬丁旁,還沒開口,馬江華就怒聲罵道:「為什麼放他跑了?」
他因為離得遠,加上被混混擋住,只看到院子前留有一地的鮮血和躺倒的人影,只當做是混混們動手打的。
「馬少爺」混混頭子顯然還心有餘悸,回頭又看了眼那院門口的屍體,哆哆嗦嗦的說道:「這買賣這買賣我們接不了了。」
「你說接就接,你說接不了就接不了?你當老子馬江華是什麼?嗯?」馬江華氣急而笑,抬手指着混混頭兒高聲喝道:「老子告訴你,你拿了我的錢辦不好差事,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混混兒頭眼上一陣掙扎之色,隨後彷彿想到剛才李明逸那不把人命當回事的兇悍模樣,冷汗一生,權衡一陣利弊,終究還是咬着牙拱拱手,說道:「馬少爺!對不住!」
這話剛說話,他竟然絲毫不管氣得面色發青的馬江華那不住的威脅,如避蛇蠍般飛快的消失在街角。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