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山村傻醫俏佳人張秀晨是誰小說在哪裡看?

山村傻醫俏佳人張秀晨是誰小說在哪裡看?

2022-05-13 22:03 作者:一曲秋水

章節介紹

(鄉村+神醫+傻子)父母早亡,留下劉晨和妹妹相依為命,日子雖苦,可劉晨還是憑着努力考上了名牌大學,卻因撞破前女友和姦夫的姦情,被打壞了腦袋,成了十里八鄉人人知曉的傻蛋大毛,幸得醫尊傳承,先天演卦九眼神瞳,三十六武技樣樣精通!從此一飛衝天,帶領全村發家致富! 張…

在線試讀

第4章 有丹青妙手

劉晨感覺有熱騰騰的東西正往鼻孔外面冒,這就是傻子的福利嗎?秀禾姐真是不把咱當外人啊。

他急忙抬手抹了一把,還好只是汗珠,要不然就糗大了。

秀禾姐經常下地幹活,整天風吹日晒的,怎麼還能這麼白呢?

「愣着幹嘛,快擦啊。」

張秀禾有些不耐煩的抱怨了一句,反正劉晨是個傻子,「借種」的想法都有了,讓他看看又能咋地?

「哦哦。」

劉晨這才回過神來,問題又出現了,用什麼擦呢?家裡又沒有棉簽。

算了,直接上手吧,這樣才比較符合他傻子的人設。

他坐在床邊上,取出一團金創膏,放在手心裏抹勻,隨後小心翼翼的塗抹在張秀禾身上的淤青處,手掌微微顫抖。

張秀禾疼得直吸涼氣,可她很快就發現,剛才又酸又疼的地方被劉晨摸過以後立馬就不疼了,暖洋洋的,還很舒服,不知不覺就發出一些奇怪的哼哼聲。

這種血脈噴張的畫面,劉晨卻是有些心酸,張秀禾的身上有很多舊傷,甚至還有兩個用煙頭燙出來的傷疤,李財簡直就不是人。

他盡量讓自己的動作輕一點,不給張秀禾增加增添痛苦,金創膏大概用了三分之一,才將她身上的淤青處塗抹完。

劉晨拿起床頭的衣服披在張秀禾的身上,開口說道:「姐,好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別著涼了。」

張秀禾長舒了一口氣,試着活動了一下身體,只感覺全身都輕鬆了,她有些驚訝的問道:「大毛,你這金創膏哪弄的?效果真好。」

這可是遠古傳承《神農醫典》里的秘方,效果能不好么?當然了,這些事情劉晨是不可能對張秀禾說的,只能「嘿嘿」傻笑當做回答。

張秀禾又是一聲長嘆:「大毛,李財要是有你一半好我也就知足了,這都是命啊。」

聽着她長吁短嘆,劉晨一下子就想到了剛才趙三元跟李財說的事情,李財這個人渣,居然想讓自己媳婦陪趙三元睡,用來抵債?

他很想勸張秀禾跟李財離婚,這種爛人還跟着他幹嘛?

可他現在是「傻子」,話說多了容易被識破,還是從長計議為好,以後李財要是再敢對張秀禾動手,他就「騎大馬」,看他遭不遭得住。

「姐,你,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折騰了一晚上,估摸着都快凌晨了,今天發生了太多超乎常理的事,劉晨現在就想一個人關起門來,把腦子裡的東西好好消化一下。

不等張秀禾回答,掀開帘子快步走了出去。

他現在已經不傻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始終是有點尷尬。

劉晨一路小跑回到家裡,先好好打掃了一遍衛生,又臭又髒的,根本沒辦法住人,特別是床鋪上,一掀開被子,那味道能把人熏暈。

回想起自己這三年渾渾噩噩的生活,又好笑又心酸。

被褥床墊都用不了了,可以直接扔掉,家裡又沒有備用的,今晚只能睡床板,或者堂屋裡那條彈簧都已經冒出來的老式沙發。

黑漆漆的枕頭下面放着一條水晶吊墜,吊墜里是一對年輕男女依偎在一起的相片,這東西在當年很流行,很多情侶都會去做一條送給對方。

看到這條水晶吊墜,劉晨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十八歲那年,劉晨以鄉狀元的成績考入了東海大學,大三時,經過不懈的努力,他追到了班花柳丹。

為了滿足柳丹的物質需求,他課餘時間打了三份工,雖然很累,可是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期盼。

畢業,結婚,生子……

誰知,這一切都是他一廂情願。

那天他接到了一個跑腿的單子,去酒店給人送安全套,當房門打開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站在門口的,是他視若珍寶的柳丹,身上穿着一件極其性感的睡衣,脖子上還戴着一個項圈。

劉晨紅着眼睛闖了進去,是他,東海大學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富二代楊磊。

其實室友早就暗示過他,可他根本不相信,就算當場撞破,他還心存幻想,想要把柳丹帶走。

迎接他的是劉丹無情的嘲諷和奚落,還有楊磊跟他的保鏢的暴打……

「也不知道那對狗男女現在怎麼樣了?你們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啪!」

水晶吊墜在劉晨的手掌中化成了碎片,那對狗男女害他傻了三年,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此仇不報枉為人。

「吱吱!」

又一隻老鼠從房樑上穿過,劉晨苦笑着搖了搖頭,報仇之前,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搞錢,努力搞錢,把這個家維持好,讓妹妹重新回到學校,過上好日子。

想起妹妹劉倩,劉晨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

他傻了以後,劉倩就輟學了,一邊打工,一邊給他尋醫問葯,這三年來,從未放棄過要治好他的念頭。

回想起劉倩因為他這個傻子哥哥受過的白眼、欺負,劉晨的心都快要碎了,他失去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劉倩又何嘗不是呢?

「倩倩,是哥連累了你,以後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想着想着,劉晨感覺腦袋昏沉得厲害,他畢竟剛恢復正常,又一下子接受了海量的信息,身體在提醒他,該休息了。

他倒在床板上,很快就睡著了。

黑暗中,胸前的玉牌散發出淡淡熒光,隨着劉晨的呼吸,進入他的身體,滋養着他的四肢百骸。

「咯咯咯!」

第二天一大早,村裡的公雞喚醒了劉晨。

他翻身爬了起來,瞬間清醒,身體各部位的信息反饋回大腦,微微握了握拳頭,感覺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氣。

身體其他部位變化不大,並沒有一夜之間變成肌肉男,只是某一個部位大了兩號,二次發育了?

身上的衣服又濕又黏,還散發著一股惡臭的味道。

劉晨的思維都遠比以前敏捷了,瞬間就明白,這是身體里的雜質和汗水一起排出來了。

睡了一夜也就等於修鍊了一夜,此時此刻,他已經是真正的脫胎換骨了。

劉晨捧着胸前的玉牌,臉上滿是驚喜,這可真是寶貝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