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胡淺知楚稚言全文免費閱讀_(女尊:撿來的病嬌夫郎想以下犯上)

胡淺知楚稚言全文免費閱讀_(女尊:撿來的病嬌夫郎想以下犯上)

2022-05-13 22:03 作者:薄荷島羽

章節介紹

胡淺知被穿越大神帶到女尊世界,兩袖清風,寸步難行 只能勉強活着 十一個銅板的起始資金,外加一個白送的少年夫郎,只能摞起袖子拿起醫術好好生活 好在穿越大神還送了一個靈泉眼,雖然每日一滴,雖然只能當高級版葡萄糖,但是有就是好的 天長地久,小少年膚白貌美,胡淺知按捺…

在線試讀

第8章 錢貨兩訖

只要這寶貝人形商陸還在胡淺知手裡,就和攥着和氏璧一般,對方不敢硬搶。

因為其寓意奇珍,這玩意,哪怕被撅掉了根須,對方也得心痛上半天。

「砰!」門再次合上。

胡淺知領着楚稚言老神道道地走到道門一側石雕的後面擋太陽。

這時候的日頭稍稍有些毒。

他們兩個一個剛死了又活過來,一個大病初癒,還是多愛護愛護自己為好。

「淺知姐姐,那女道士還會再回來了嗎?」楚稚言擔心對方進去就不出來了。

胡淺知站在陰影處,一隻腳躍躍欲試要跨過光線的分界線,踩到那片炙熱中。

看見大街上那些挑擔擺攤的古人們,即使胡淺知看了許多次,但是依舊能看出一些趣味來。

這種古樸的感覺,怪不得古代那些名士大家們一個個都都去隱居當隱士去了。

如果有錢有名有閑,恰逢天下太平,誰不喜歡過這種閑雲野鶴一般瀟洒自由沒有拘束的日子呢。

還不用當社會的社畜。

聽見楚稚言的話,她道:「她還會回來的,你放心。我手裡這個商陸於道觀道教而言是非常珍貴的寶物了。」

「比人蔘還要珍貴?」

胡淺知想了想笑了:「要是真有這麼大的人蔘,我肯定藏的好好的,每天哪怕嘗一口最微毫的須子,說不定都能長命百歲,把我送走。」

真有那麼大的人蔘還不得傳上好幾代。

而這麼大的商陸最主要的還是其象徵價值,這是因為在古代。放在後世只能看其實用價值了,但是也是有價值的。

「哦~」楚稚言似懂非懂。

他在香閣中養大,自然對這些不太清楚,楚家也不會教他一個要出嫁的男子什麼金銀市儈之物。

「等拿到錢,你還要去楚家一趟嗎?」胡淺知想起問道。

楚稚言一愣,下意識握緊手,手心沁出一絲涼意。

回山水鎮的時候,他就在想,鎮子上會不會聽到什麼,或者有什麼動靜。

畢竟楚家在山水鎮也是一個響噹噹的大戶了,無故沒了一個少爺,怎麼會全然沒有聲響呢。

可是,走進鎮子,什麼動靜也沒有。

鎮子還是那個鎮子,他卻不是他了。

甚至楚稚言還有一個不好的預感,但是他不敢去想。

楚家就在隔壁一條街道上其中一個宅子,可是他上門,不就是自取其辱嗎?

胡淺知問他的本意是怕他心有留戀或者還有什麼想要做的,但是問完見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不禁有些後悔自己的多嘴。

「抱歉。」戳中別人的傷,自然該道歉。

但是抱歉兩個字也太過清淺。

「沒事。」楚稚言忍不住一笑。

他又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被趕出來,只知道他原是個「少爺」被當小侍趕出,必然不清楚其中遠比這更加複雜。

不知者無罪啊。

「淺知姐姐,我不想回去了,你答應我要帶着我走的。」楚稚言怕她想讓他回家,急忙道。

「行行行,我一定會帶着你走。」胡淺知微微無奈。

這是被個小祖宗賴上了吧。

不過,少年除了那次把她當流氓外,其它時候即使嬌蠻也是帶着可愛的。

真是個可愛的小弟弟。

「你快來!」

大門又開了,那女道士像被狗追的賊一樣小心翼翼地開門喊她。

「淺知姐姐你快去,我就在這裡等你。」楚稚言開心地催促他們。

胡淺知一愣,隨即嘴角忍不住地勾起:「那你在此不要走動,我很快就回來。」

「行,你快去吧。」楚稚言着急又納悶。

剛剛,淺知姐姐笑地好奇怪啊。

難不成是他哪裡沾到什麼東西了?

楚稚言上下摸索查看着。

這邊,胡淺知走到了大門那邊。

「快,拿着,你的也快給我。」那女道士見她走來,二話不說從她自己的懷裡的一個布包塞到她手裡。

那着急的模樣都快讓胡淺知以為她是偷來的了。

女道士想直接上手,但是又怕力道大了扯壞了東西,只能嘴上着急:「東西給我。」

胡淺知微微一笑:「不着急不着急,我先看一看。」

驗貨這個流程可不能少。

打開布包一看,裏面大部分是銀票,還有一些碎銀可作日用。

胡淺知心滿意足,打眼望去確定沒有缺斤少兩,乾淨利落地將那商陸給她。

「哎呦,這可是寶貝,你小心一點。」女道士急急道。

這可是要獻上去的寶貝,如此人形,哪怕少一個胳膊或者腿,那價值都完全不同。

再三看過捧着的寶貝沒有絲毫損傷,女道士心裏那個美。

「不錯,你挖這個挖的仔細。」

胡淺知心道:那可不,熟能生巧。

如此這般,兩人便錢貨兩清。

「那便祝賀道長您得無量天尊保佑,早日在道教將您的道發揚光大了。」

胡淺知大概知道面前的女道士要拿這商陸幹什麼,反正錢到手了,再說幾句好話也就舌頭打個滾的功夫。

果不其然,女道士得了寶物自然開心地滿臉紅暈。

「那就承你吉言!我也祝賀你日後位高權重,高官厚祿了,哈哈。」女道士說這話自己都不信。

兩人一來一回地虛假奉承着,不一會是由那女道士率先結束話題。

「好了,貧道就不遠送了。」

「有勞道長了。」

胡淺知轉身鬆了口氣,看見楚稚言不知是從哪裡失魂落魄地走來。

胡淺知:剛剛他去哪裡了?

但是面上還笑着,拉住楚稚言的袖子,在楚稚言一臉懵逼中,還沒走上幾步,就大聲哈哈大笑:「走,阿言,我帶你去吃大酒樓,住上幾天幾夜的天字號。」然後消失在轉角。

「果然是淺薄之人,也不怕有命拿錢沒命花。「一直低頭寶貝地摸着人形商陸的女道士突然抬頭,眼裡閃過一絲冷厲。

……

兩人一開始還是正常的走,後來過了拐角腳步急促起來,楚稚言還差點跌了一個踉蹌,但看着姐姐突然冷下的神色,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也不說話地小跑跟在。

不知走了多久,胡淺知終於停下來,楚稚言狠狠喘了一口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