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唯寵祖宗搭檔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唯寵祖宗搭檔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2022-05-13 22:04 作者:依依陸兮

章節介紹

【強強聯手+團寵甜寵+正義陽光】情不知所起,寵溺只為她一人一物降一物,沒有誰天生就是直男,只是未心之向 佚名市富商集團炎氏炎大公子因為一次大誤會,一言不合就被自家老媽扔到部隊改造誰曾想他能力強悍進了國際刑警組織,成為了「追狙隊」的隊友 炎大公子內心表態女人就是…

在線試讀

第1章 缺一不可

精彩節選

佚名市,國際刑警組織國家中心局。

沈局心事重重的仔細閱讀上面剛傳過來的文件,他一臉凝重,眉頭緊鎖。

扣扣扣!敲門聲響起,他急忙收迴文件放入抽屜,大聲說了聲句:「進來!」

進入辦公室的是個高大魁梧的男人,渾身都散發冷厲,讓人望而卻步。可當看到那張俊臉時,卻又讓人心中驚嘆。

沈局一看是他,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拿起桌上的保溫杯喝了一口剛泡好的枸杞茶,緩緩說道:「聽說你又重罰了個技術隊的女隊員。」

男人沒說話,徑直坐在局長辦公桌前的椅子上。

局長睨着他,「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你說說,你至於嗎?人家不過是喜歡你,跟你表白有錯嗎?這大冷天的,你竟然罰一個姑娘家去泡冷水池。」

男人不為所動,拿起桌上的筆轉了起來,動作瀟洒不羈,筆漂亮的轉了好幾圈後才慢慢停了下來,他才冷冷開口:「我看她心思浮躁,想讓她冷靜冷靜,有什麼問題嗎?」

沈局「哼」了一聲,把保溫杯重重放回桌上。

「炎烈,你能不能不要整天給我惹麻煩。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別,她不是你手下的那幫糙漢子,想怎麼練就怎麼練。你要知道,她只是一個技術員經不起你這樣的折磨。」沈局越說越來氣。

這傢伙怎麼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呢,他以為個個都像他那樣糙?

「只要她不來招惹我,我就不會有機會折磨她。」炎烈還是一副與我無關的姿態。

「你把人家扔冷水池泡了好幾個小時,她現在在醫院高燒一直不退,你還覺得與你無關?去,你也去給我泡冷水池冷靜冷靜,思考一下你究竟有沒有錯?沒有錯?那就泡到你認為有錯為止。」

炎烈還是一臉平靜的出了局長辦公室,他來到舊訓練場旁的冷水池,脫下外套,只穿着背心,毫不猶豫的跳入十米寬的冷水池,遊了一圈後靠在池邊閉目養神。

南方的城市初冬漸涼,而且這水經過特殊處理更是冰冷刺骨,可他卻猶如在泡溫泉般神態自若。

在不遠處訓練的陸漓很快發現了異常,他快步跑了過來,「老大,可以啊。大冷天泡冷水澡,身體素質就是與常人不一樣。要不要我陪你啊?」

「准了。」

陸漓沒想到自家老大接話接得這麼快,忙訕訕道:「別介啊,我只是客套客套。我這小身板可不像你身體那麼強,我不抗凍,還是免了吧。」

陸漓當然是知道他們老大為什麼會在這,昨天的事大家都一清二楚。

他試着說:「不過話說回來,老大,昨天你做的的確太過了。別說人家女隊員受不了,我們男的下冷水也夠嗆。」

「領導說讓你,哦不,讓我們去軍醫院道個歉,至少請求人家的原諒。」陸漓又斟酌着開口,他可不想惹了池中之人,以免引冷水上身。

「不去!」

得,意料中的答案!自家這個隊長硬得跟什麼似的。陸漓邊搖頭邊嘆氣,老大什麼時候才能懂點世間的人情世故啊?這情商實在沒救了。

看來還得自己跟兄弟們去善後,買點鮮花買點水果送醫院去,看能不能跟人姑娘求個情,今天的水池可比昨天冷多了,老大這樣泡下去可不行。

陸漓離開後,世界彷彿都安靜下來。碩大的舊訓練場,只有池中一人。

不知過了多久,炎烈腦袋開始發懵,耳邊隱約傳來一些熟悉的聲音。

「我們炎家沒你這樣的兒子,你可真讓我們失望。」

「從此以後,就當我沒生過你這個兒子,你好自為之。」

……

耳邊嗡嗡的響,太吵了。他突然睜開眼睛,周遭漆黑一片。這本就是舊訓練場,照明燈壞了也一直忘了修。

雖然陳舊,可這裡的訓練設施卻還是很齊全。別的隊都跑新的訓練場地訓練去了,可他和隊友們還是習慣這裡,這裡便成了他們的專場。

有腳步聲傳來,陸漓拿着手電筒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口中還在抱怨:「這也太黑了,老趙怎麼沒來修呢?這都上報多少天了。老大快上來,有任務。」

會議室里,炎烈帶隊的所有成員紛紛到齊,氣氛有點嚴肅又有些緊張。

沈局站在白板前,看着訓練有素的追狙隊隊員,「放鬆了這麼久,你們誰來說說你們是什麼身份?」

陸漓出列,對沈局敬了個標準禮禮,然後擲地有聲的說:「我們是佚名市國際刑警組織成員。」

沈局接着發問:「那你還記得你們的主要職責是什麼嗎?」

陸漓繼續回答:「我們的主要職責是負責協調國際刑警組織相關事務;指導協調派駐國際刑警組織工作人員以及中心局地方聯絡處、駐外警務聯絡官的業務工作;

就執法合作事宜聯絡外國駐華警務聯絡官;綜合歸口、協調案件協查、刑事司法協助事宜;承辦跨地區案件和專案;負責提供國際刑事犯罪情報信息、調研和相關法律支持。」

陸漓一氣呵成,流暢的說出了重點,一看就是背後下過一番功夫的。

沈局用讚許的目光看着陸漓,拍手道:「說的不錯!由於國際刑警組織需保持政治中立,它並不會介入任何政治、軍事、宗教或種族罪行,也不會介入非跨國罪案。」

沈局畢竟年紀有些大了,說了一小段便休息了一下,緩了口氣又繼續道:「今天我們局接到上面發來的Z國協查通告,據可靠情報,在Z國某地下有個強大的犯罪組織正在策劃一起的巨大陰謀,這起陰謀有可能會危害民眾,具體細節等下分發給你們。」

沈局又從桌上拿起保溫杯喝了點茶,潤潤嗓子,「知道為什麼會派你們去嗎?」

陸漓這次沒有回答,只是堅定的看着沈局。

這時炎烈插話了,「因為我們組織的成立目標就是是以民眾安全為先,主要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罪案、毒品、走私軍火、偷運人蛇、清洗黑錢、兒童色情、高科技罪案及貪污等罪案。」

沈局繼續高亢發言:「對,民眾。Z國的國際大學裏面的華人學生就是我們的民眾。你知道每年他們的招生我們全國能合格錄取進他們學校的有多少嗎?不超過十個。作為排名全世界前五的大學,條件苛刻名不虛傳,能進入學習的學生都十分優秀。」

「在那所學校每年畢業的華人大學生十個有九個都回國為國家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所以你們的任務不只是協查,還要確保他們的安全,那都是未來國之棟樑。而且你們一個也都不能少,都要安安全全的回來,少了誰我跟誰急。能不能做到?」

「能!」底下的聲音鏗鏘有力,堅定不移。

沈局還想多說什麼,卻又不知道還要說什麼?今晚他說得夠多了,他本不是話多的人,只不過存有點私心,想多拖延一下時間而已。

他看着眼前一個個眼神堅定的熱血少年,心中縱有不舍,也不能挽留。世上有些事,總要有人去做。他只能心中祈禱:一定都要平安回來,缺一不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