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青魚卡仁整本免費閱讀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

李青魚卡仁整本免費閱讀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

2022-05-13 22:05 作者:卡仁

章節介紹

初出茅廬的李青魚剛來到京城便遇見一個挑着扁擔賣東西的老頭,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是自己的師叔,可惡的是這老頭竟然在賣*

在線試讀

第一章 三文錢看一看

精彩節選

在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南國都城水京,一十五六歲,鼻樑高挺,唇紅齒白的少年津津有味吃着買來的糕點,嘴裏不停的讚歎着水京繁華。

「果然,水京不是我們雞爪村能比的,看來爺爺和爹都沒騙我。」

那不,拿一個村和整個南國都城相比,一看這傢伙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一個不服教化的主。

「看來我李青魚這次來這裡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沒錯,此少年正是初出茅廬的李青魚,他此時身穿藍衫,腳踩布鞋,背上背着一個包裹,裏面除了換洗的衣裳和錢財再無他物。

話說這少年李青魚其實出身來歷也不低,他爺爺李高玄官至當朝兵部尚書,可是這少年腳踩布鞋,身穿粗布,一點也不像官宦之家啊。

沒錯,那是因為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再說這朝廷和江湖都是個大染缸,但是規矩卻是有一樣相同的,如果你沒有大家族相托,那不管你在朝堂還是江湖,規矩只有一個:人走茶涼。

那此次李青魚來京里是幹啥來了呢,說來話長,或許是他爺爺與他爹看破了紅塵又或是對於朝堂的勾心鬥角心生厭煩,從小呢就讓這李青魚在私塾里讀的書,別人都準備考取功名,李青魚是把那些書翻來覆去看了又看,早已滾瓜爛熟。

當身邊的小夥伴有的已經是秀才有的名落孫山意志消沉只得娶妻生子開支散葉的時候李青魚卻是提着一根長棍打的山野流氓屁滾尿流,尋常三五好漢難得近身。

一日被其父李路遠叫回家裡開了個會,意思大概就是讓你練武呢因為咱家是兵部的,雖然已經是十多年了不過你要是手無縛雞之力難免讓人笑話。

還有一個呢就是南國啊有壓力,目前需要的並不是一個秀才舉人叭叭一大堆,總結起來大概就是一個意思:咱家還有點關係,你放心去就是。

所以一臉懵逼的李青魚一臉懵逼的來到南國都城水京,一臉懵逼的吃了兩天以前都沒見過的美食,不過這些暫且不說,因為現在李青魚已經好奇到了心如貓爪,猶如骨鯁在喉不看不行的地步了。

這說起來可就巧了,兩天前剛到的李青魚呢手裡提着包袱無精打採的走在水京熱鬧的大街之上,就算某樓上的姐姐們那如勾子般的聲音也只是讓他說了句:「紅粉骷髏,再等幾年芸芸。」

不過正此時一個身穿破爛衣裳,沒錯就是那種連補丁都沒有的衣裳,腳上穿着一雙烏漆麻黑的草鞋,褲腿挽得一高一低的五六十歲的老頭背着包裹挑着一個沉重的扁擔從鬧市中走過。

扁擔兩邊呢挑着兩個嚴絲合縫的木桶,大約有一人粗,不過呢在木桶蓋子上有兩個塞子,剛好塞住兩個只夠一人手指伸進去的小洞。

一邊走一邊有節奏的喊着:「三文錢看一看,三文錢看一看嘍。」

聽聞此聲認識此人的路人瞬間作鳥獸散,面帶驚恐,留下一地的鍋碗瓢盆,不認識此人的呢看了這些作鳥獸散的人呢內心充滿了好奇紛紛圍了上去。

當時李青魚呢剛到此地人生路不熟,又加上趕路早已經精疲力盡,一瞬間就被逃跑的人給衝散開了。

等他再次找到那古怪的三文錢老頭時老頭兒早已經是支起了一個帳篷,帳篷是圍得一絲不漏,只見老頭兒呢正站在帳篷前激情澎湃的給人們說著什麼。

李青魚湊近一看只聽見老頭說道:

「承蒙各位五湖四海的朋友看的起小老兒,給小老兒一條活路,今日我古德正就要讓給位大老爺看看這水京里最為神奇的物件兒。」

說著自稱古德正的老頭兒慢悠悠從懷裡摸出半截燒過的灰香,又開始解釋道:

「各位可知此乃何物,不瞞您說,這可是從那裡頭流出來的好東西。」

說著手指了指皇宮的方向,惹得一眾吃瓜群眾連連驚嘆,只覺這老頭連宮裡的東西都能弄到,想必定有些本事。

說完話老頭彷彿為了讓大夥相信自己的話老頭又從旁人那裡借來火摺子當著眾人的面點燃,頓時之間香氣瀰漫,大夥精神為之一振。

這時有心急的看官可等不及了,在那催促道:

「老頭,你到底還做不做生意了,我們時間可寶貴得很。」

「就是就是。」

「不就三文錢嗎,誰也不缺那三瓜兩棗,快點讓我等看看。」

或許是覺得氣氛烘托的差不多了,老頭拿着香進了帳篷,不久只伸出一個頭來,對着眾人說道:

「自古以來做生意講究個誠信,還有一個就是你情我願,小老頭我在此強調,進了此屋便信守承諾不得泄露小老兒的秘方,況且須得先交三文錢方才能進,大夥可知?」

早已等得花兒都謝了的眾人此時哪管得着這些,自是連連點頭答應,無不想一睹真容。

「乖乖,這城裡人果然非同凡響啊,連三文錢的生意都做的如此超凡脫俗,連我都想去看看,可惜我身上沒有小錢。」

站在人群中的李青魚看見這一幕內心好奇不已,只覺得大城裡的人果然與眾不同,在他那小城裡大家做生意哪個不是開門見山明碼標價的,只是少有人問津罷了。

如今這遮遮掩掩的反而被圍的水泄不通,人們奮勇參加,一副好不熱鬧的景象。

「誰先來?」

突然之間不知誰先喊了一句,人群為之一靜,然後又爆發了一陣吵鬧,誰都想先一睹芳容,彷彿之間以為進了煙花之地,都在爭奪頭牌見一面呢。

「靜一靜,靜一靜,大家聽我說,大傢伙聽我一言……」

突然一個尖銳的聲音從人群中衝出,李青魚一看正是一個和他一般的少年,不過一身華貴的服裝,想來非富即貴。

人群又是為之一靜,那少年整理了一下衣着,對着眾人行了一禮:

「小生江南張氏,此次前來……」

「去你丫的吧,老子還是太原王氏呢。」

「這裡是京城,不是江南,滾犢子。」

「就是就是。」

這一幕看的李青魚噗呲一笑,只覺得不虛此行,一路上見了很多有趣的人和物,再看那少年正面紅耳赤,以衣袖遮面,訥訥退下。

「哼,都讓開,讓某家看看,這價值三文錢的物件兒到底有啥了不起。」

只見一穿着單衣露出充滿肌肉臂膀的壯漢擠開人群朝着古德正的帳篷走去,又回頭瞪了眾吃瓜群眾一眼,嚇得大家連連後退。

「三個銅板兒。」

小老頭伸出手掌,露出一口大黃牙,笑眯眯的。

「哼,要是不值三文錢,可別怪某家不客氣。」

「不值錢不要。」

說著又對着眾人喊了一句:

「三文錢看一看嘍。」

壯漢摸出三個銅板丟給老頭兒,轉身便隨着老頭兒進了帳篷,只見老頭將帳篷固定住,瞬間眾人只能幹瞪眼不知裏面到底有何神奇的事正在發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