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吳易頹廢的魚妖玄幻:從內門草根開始全本免費閱讀

吳易頹廢的魚妖玄幻:從內門草根開始全本免費閱讀

2022-05-13 22:05 作者:頹廢的魚妖

章節介紹

一朝穿越,成為末流宗門的外門弟子,這不上不下的位置,硬要說不是不好,可擺在吳易面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內門考核 異世星途,當開啟不一樣的人生!

在線試讀

第4章 武閣

武閣建有三層,第一層收藏零散的武技原本,所有的內門弟子都能進入,第二層收藏系統的武技要訣,需內門排名前二十的弟子才能進入,至於第三層收藏的是什麼,吳易未曾了解,也無從得知。

通過大約十丈長的通道,周遭瞬間變得寬闊起來,有夜明珠點綴,不覺黑暗。

偌大的空間中,百多個石台依序排列,絲毫不顯雜亂,大部分石台上放有捲軸,少數幾個是空置的,應該是被人借走了。

「我是修鍊拳腳為主的,那麼修鍊拳腳武技就有一定基礎,而其餘武技都要用到兵器,單單是一件精鋼所制的長劍就價值五十貢獻點,我太窮了,根本買不起,今天先找部拳法武技好了。」

吳易走近的一個石台,拿起捲軸一看,上面書有『雲劍』二字。

「雲劍,看樣子是劍技。」

他隨手打開,裏面的內容讓他十分意動,但貧窮限制了他。

有些可惜地放下捲軸,來到下一個石台。

「『寂滅刀』,『霸王槍』,『驚雷刺』……」

吳易重複做着拿起放下的動作,他發現這武閣中的武技多是跟兵器有關,少有拳腳方面的。

「咦,『摧心腿』?」

他手中捧着一卷有些老舊的捲軸,那樣子很明顯是被人多次借閱。

「高強的武技受人追捧,這摧心腿絕對不凡,讓我好好看看。」

帶着好奇,吳易逐字閱讀,不長的篇幅,他卻足足用了一刻鐘才看完。

「好霸道的武技,催心裂肺,招招致命!」

摧心腿的描述着實懾人心神,狠辣無比。

吳易內心深處隱有抗拒。

他很矛盾!

一邊是二十幾年的和平生活,沒有打殺,沒有生死之爭,而這邊十幾年的記憶無時無刻在告訴着他,現實是殘酷的,武者,歸根結底在於一個『奪』字,奪天地氣運,奪他人造化。

「還是先等等吧,要是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到時候再來。」

吳易重重地咬了咬牙。

百多個石台終歸快要看完,期間並非沒有拳腳武技,只不過與那摧心腿一比,太不出彩。

他有些看不上了,見識了高的起點,要從低開始很困難。

眼下,只餘角落的石台了,上面的那些捲軸皆是落滿灰塵,表示着它們很久無人問津。

「只有選摧心腿了么?」

吳易不抱期待地拿起其中一卷。

這卷捲軸是獸皮材料,比起其他布制捲軸小巧許多,只有半尺多長,上面的文字用金色絲線刺繡,十分美觀。

「『黑震』?好古怪的名字!」

吳易逐行打開,終是有所了解。

黑震是拳腳類武技里較為稀少的肘技,其要點在於調動周身靈力,使之蘊含於手肘血肉中,在碰到人體的瞬間釋放,造成對方內息紊亂,若是命中頭部,便能使對方短時間精神恍惚,喪失抵抗能力。

「好武技!」

吳易欣喜不到片刻,又隱隱皺眉:「這麼好放在這裡吃灰,不會是修鍊不了的吧?」

「算了,試試再說。」

他下定決心,帶着捲軸去東面角落的小黑屋找駐守閣老登記。

「最長十五天,不論何種情況,必須送回,違者重罰!」

駐守閣老乾澀的聲音不帶一絲感**彩。

「是,弟子遵命!」

吳易恭聲應道,心中卻想:駐守閣老也太神秘了,臉都不露,不知是什麼修為。

他這一停頓,讓駐守閣老注意:「停在此處幹嘛?」

吳易一驚,回了句『不好意思,閣老前輩』扭頭欲走。

「且慢!」

駐守閣老的話語幽幽傳出:「今日心情不錯,提醒你這小傢伙兩句,你手中武技乃是自蠻夷之地所奪,體系於我等略有差異,適可而止,切勿深研。」

吳易真摯道:「謝謝!」

待他離去,小黑屋中有了幾句簡短的對話。

「李兄,愚弟見每當有人借閱黑震,你都出言提醒,是為何故?」

「無他,我等這般武者雖修為平平,固守一方,可若能讓小輩少走彎路,也是一樁美事。」

「李兄大善。」

……

吳易盤膝坐在閣樓前空地一塊青石上。

輕柔的山風戲弄與他,吹動他鬢角的髮絲,鼓盪他手間的捲軸。

少年不以為意,將這般干擾視為樂趣。他目觀全行,口中念念有聲,由於黑震篇幅短小,不到半刻就讀完了。

這是今日第十次捧讀,吳易腦海內早已有了深刻的印象。

閉上雙目,在意識中演練。

一邊又一邊……漸漸地,虛構的身影變淡,直至消失。

吳易睜開眼,身形一動,一呼一吸間,遵循着捲軸上的靈力運轉,把體內靈力提自右肘,腳下步伐一變,扭腰轉身,趁送出前身之際,右肘猛然擊向青石。

咔嚓!那一人大小的青石裂成三塊。

「不行!」

如此威力不俗,吳易卻是大為失望。

他並未領悟黑震要領,青石碎裂完全是蠻橫氣力導致,手肘內蘊的靈力根本沒來得及送出。

按照捲軸描述,這武技修鍊起來有三個階段,首先用石塊修鍊,擊石生十條裂紋以上不碎,算是入門;其次用樹榦修鍊,擊木不損外皮而毀內在,算是小成;最後隔水傷物,不起漣漪,是為大成。

吳易在意識中演練了近百遍,看似掌握,當下施展開來,只得其形,不得其意。

石塊、樹榦都是死物,武者、妖獸有靈氣淬鍊,身體可當銅鐵,能夠靈力外放的,更是防禦大加,區區碎石之力,如同蜉蝣撼樹。

他有點明白了,黑震的修鍊大概是看武者對自身靈力的掌控程度。

吳易調息一番,又搬了幾塊青石繼續修鍊。

清晨黑夜,耀陽星辰,空闊的場地被無數青石碎塊佔據,風一吹,煙塵瀰漫。

「咳,咳!」

吳易抬手遮掩,抬到一半,把他疼得咧起了嘴來。

高強度修鍊,他那一雙手肘不可避免地血肉模糊。

「有些勉強了啊!我難道是悟性差的那種類型么?現在最好的結果也是七縫裂開,哎!」

吳易心頭失落異常,單單一個武技的入門就如此困難,這讓他難以接受。

「不!我可以做到,我需要做到,要不然這和那個躺在病床上的我有什麼區別?我就不信了,庸才也可以靠勤奮先走一步的。」

他體內的熱血溢滿胸腔,愈發地灼熱。

青石一塊接一塊,撞擊一次接一次,吳易累了就調息,調息好了又繼續。

武道的漫漫長路,頂端也許風光無限,不過一開始註定是單調與重複。

某個無人察覺的時刻,東方一抹紅線蔓延,雲海成了一團火焰,點燃黑暗。

吳易看不到這景象,他早已昏睡,睡夢中,他的嘴角翹起,微笑着。

不遠處,一塊有着十二條裂紋的青石頑強地保持着完整,陽光照射,耀耀生輝。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