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朱煜老師小說最新章節

朱煜老師小說最新章節

2022-05-13 22:06 作者:是隔壁老王呀

章節介紹

娛樂圈新晉小花朱珠剛剛爆火便遭遇末世,在末世摸爬滾打五年後因身懷空間被親近之人賣給了科研狂魔,折磨致死 再次醒來,朱珠竟然穿越到正面臨天災人禍的女尊國度,剛清醒的朱珠被迫帶着腹黑貌美的神秘夫君逃荒,幸好空間和她一起穿越,否則說不定會餓死在逃荒路上 安定下來後,…

在線試讀

第6章 進了狼窩

朱珠攥緊了手中的弓箭頭,果然如她所料,這群人根本不是簡單逃荒的災民。

緊靠着謝煜的朱珠,在趙香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面前謝煜的身體變得僵硬,看來,他也看出這幫人的異常,沒敢睡過去。

「不用,她帶着個殘廢不會是我們的對手,我看那女的年紀不大力氣不小,留下她,之後辦事兒能幫忙。」

「你的意思是把她拉進來?」

「嗯。」

「可他們就是被人搶了才變成這樣的,能跟着我們一塊去搶劫嗎?」

趙大娘冷笑了一聲道:「就是因為自己被搶了,所以遇到那些沒有被搶的才會心裏不平衡,放心,她肯定會加入的。」

趙香不太滿意地嘆了口氣,「那好吧。」

說完,她輕輕地撥弄了一下身下的乾草垛子,周圍細碎地聲音漸漸消失。

沒一會兒,鼾聲四起。

現在周圍那群災民才是真的睡了。

朱珠默默地鬆了一口氣,她安撫的拍了一下背對着自己的謝煜。

現在可以睡了。

第二天清晨,朱珠絕對是整個破廟裡醒的最早的。

事實是,昨天晚上她壓根沒有睡着,甚至一度想着要不要趁破廟裡的人睡著了把他們都殺了。

對於威脅到自己生命的人,朱珠的心比誰都冷。

破廟裡的人起來後,男人們將昨天晚上放進火堆里的馬鈴薯地瓜扒拉出來,就着隨身攜帶的水囊開始吃飯。

趙大娘是裏面比較奢侈的,她直接在一個瓦罐里熬了一鍋麵疙瘩,那香味惹得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正經食物的朱珠頻頻吞咽口水。

「朱珠要不要嘗一下?」趙大娘熱情的邀請。

朱珠連忙搖頭,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來一個昨天晚上就烤好的拳頭大的馬鈴薯,對着趙大娘比了一下道:「不用不用,糧食珍貴的很,我和我相公吃這個就好。」

朱珠說著把馬鈴薯掰成兩半,照例把最小的那個給了謝煜。

謝煜默不作聲的坐在朱珠的身邊小口地吃着手中的馬鈴薯。

趙大娘現在一心想要收服朱珠,哪裡允許她拒絕。

她拿着一個缺了口子的碗,裝了小半碗麵疙瘩端到朱珠的面前道:「給你你就喝,我看你就跟看我閨女似的,相逢就是有緣,有大娘一份吃的,就有你一份吃的!」

朱珠雙手顫抖着接過趙大娘手裡那一小碗麵疙瘩,抬起頭來的時候,兩眼中的淚水情不自禁地流下。

朱珠敢肯定,奧斯卡影后看到她這出神入化的演技都要給她豎大拇指。

朱珠一臉感動的端着碗,對着趙大娘一邊哭一邊道:「嗚嗚,趙大娘你真的是太好了,我從東陽逃到這裡這麼多天,就遇到您這麼一個大好人!實不相瞞,我看到大娘你第一眼,就覺得格外的親切,沒想到大娘你也是這麼想的,嗚嗚,大娘你就是我親娘啊!」

趙大娘聽着朱珠這一番真心實意地告白,感覺自己的眼眶也開始**,她拍了拍朱珠的肩膀,道:「好孩子,既然咱們娘倆這麼有緣,不如你就做我的干閨女,跟着乾娘我,以後肯定不會讓你被人欺負了!」

「真的嗎!」朱珠眼淚汪汪地看着趙大娘。

「真的,只要乾娘有口吃的,絕對餓不着你!」趙大娘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謝謝乾娘!」朱珠大喊道!「那我就不跟您客氣了。」

朱珠說著一隻手端着那破碗,一隻手擦了擦眼淚,她轉過身,對着一旁的謝煜說道:「玉兒,你快喝兩口!都怪我沒出息,讓你過不上好日子!等以後把你的腿治好了,娘子天天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朱珠說的把自己感動的眼淚都掉下來了,她現在進入角色的速度真是越來越快了!

真想讓以前說她不會演戲的導演親眼看看,她到底是多有表演的天賦。

如果不是謝煜此時臉太臟,肯定能看到他對朱珠敬佩的表情。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朱珠竟然會是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也難怪朱治山最疼愛的孩子就是她了。

只是,謝煜看着那破碗邊緣的陳年污垢,以及那破碗中混着的說不清楚的石子和乾草,嫌棄地把朱珠推過來的麵疙瘩又推了回去。

趙大娘他們本來看朱珠竟然把他們好不容易省出來的麵疙瘩湯給一個腿廢了的男人特別生氣,但是看到那男人還算識相,知道把珍貴的東西給自己的妻主後他們才鬆了口氣。

趙大娘上前說道:「朱珠你多吃點,吃飽了才有力氣多趕路。」

「好!」朱珠一點都不嫌棄麵疙瘩湯里的那點「作料」,她一邊喝,一邊慢慢地享受嘴中麵粉地香味,吃到枯草和石子,也只是將湯咽下去之後,在把它們吐出來。

謝煜此時看朱珠的目光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他現在無比確定眼前的朱珠肯定是失憶了,畢竟以她從前的性格,要是有人敢把這麼一碗麵疙瘩湯端給她,她不僅要打斷對方的腿,還會把這破碗直接扣在那人的頭上。

但是一個人失憶前後的反差,真的會有這麼大嗎?

謝煜將心中的疑惑壓在心裏,畢竟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朱珠的異常,而是怎麼在這一群別有心思的流民中活下去。

吃完早飯之後,朱珠已經帶着謝煜完全融入進了這群逃荒的人裏面。

就在朱珠準備好拉着木筏子拖着謝煜跟在趙大娘他們身後離開的時候,趙大娘和旁邊幾個壯碩的婦人好幾次看着木筏子上的謝煜欲言又止。

「朱珠啊。」

「嗯?」朱珠活動了一下身子骨,看着趙大娘問道:「咋了乾娘!」

朱珠這聲乾娘叫的,那叫一個親昵流暢!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小叫到大的,誰能想到,一天之前她們誰都不認識誰呢!

「你相公這腿還能治嗎?」趙大娘的意思是,與其拉着這麼一個大男人浪費力氣,還不如直接把他扔在破廟裡讓他自生自滅呢!

不過她考慮到朱珠看着和她相公感情不錯,所以才沒有直接把自己心裏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應該能,等到了桐城,我就帶他去看大夫!」

朱珠這篤定的語氣,讓站在趙大娘身邊的趙香眉眼一動。

她沒記錯的話,之前朱珠的語氣好像以前還是個富裕家庭,說不定當時被搶的時候他們身上還留了不少東西,估計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呢!

趙香拽了一下自己娘的袖子,對着朱珠道:「妹子你身上還有給你相公治病的錢啊?」

朱珠坦誠的搖頭道:「哪裡還有錢,當時東西都被人搶走了。不過沒關係,我力氣大,到時候給大夫做工抵債!」

朱珠樂天的樣子,在趙大娘那群人眼中跟個大傻子沒什麼區別,白讓她們期待一頓。

「朱珠,不是乾娘嚇唬你,咱們這個樣子,城門口都進不去。」

「啊?」朱珠不解地看着趙大娘,道:「為什麼啊,咱們可是離國的百姓,官府不會派人安頓我們嗎?」

趙大娘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道:「你也太天真了,現在官府恨不得多死點人,這樣就沒有人給官府搗亂,也沒有人和他們搶糧食吃了。」

朱珠聽趙大娘說完之後,似乎深受打擊沒有說話。

其實她心裏想的是,之後該怎麼擺脫趙大娘這一群人,然後找身好點的衣服混到城裡去。

說實在的,她不是很缺錢。

之前末世初暴亂的時候,她作為新晉小花,家裡品牌贊助和其他人送的珠寶首飾不在少數,之後從家裡逃出來尋找物資的時候,又從路過被搶的首飾店搜羅了不少金銀首飾,夠她在離國安家立命了。

趙大娘安撫地拍了拍朱珠的肩膀,道:「不用擔心,就算進不了城裡,乾娘也不會讓你餓着。」

「可是……」朱珠的目光看向木筏子上的謝煜。

「沒事兒,城外肯定有看病的大夫,到時候讓人家幫你相公看看。」

朱珠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重整旗鼓道:「好!謝謝乾娘!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孝順您的。」

趙大娘看着朱珠的反應,滿意地笑着道:「好,之後咱們還有大事要做。」

趙大娘說著看向身邊的壯碩婦人,道:「把朱珠的相公搬到木車上,讓男人們拉着!」

朱珠不好意思地看着趙大娘,「這會不會太麻煩了!」

「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

「謝謝乾娘,您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去做的,隨便說!」

「好,乾娘也不和你客氣!」

「嗯!」

朱珠和那壯碩地婦人一起將謝煜搬到其中一個木板車上,拉車的人是一個二三十歲的青年男人,身量大概在一米七左右,看着瘦弱,力氣卻不小。

朱珠跟在趙大娘這群人身邊走了三天才看到桐城的城門口。

這三天里,朱珠憑藉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已經和趙大娘這群人打成了一片。

「終於到了!」朱珠高興地拍了一下旁邊木車上的謝煜,這三天不用自己費力拖着謝煜,她感覺身體都輕快了許多。

等想辦法擺脫掉這群人,再把謝煜的腿治好,她就可以功成身退找個小院子舒舒服服地享受生活了!

「小點聲。」趙大娘拉了一下朱珠的胳膊。「你看那!」

朱珠順着趙大娘的手看向桐城門口的兩側,那裡豎著四根高高的木樁,每根木樁上都綁着一個人,而那人全部低着頭,不知道是生是死。

朱珠激動的心瞬間冷卻。

「別往前湊,咱們這群人一看就是流民,你要是往前走,那些當兵的可以隨時動手殺我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