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小說《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

完整版小說《暴戾將軍在家跪洗衣板》

2022-05-13 22:06 作者:疆北的皇貴妃

章節介紹

騰蛇喜歡眼角有淚痣的女孩? 這是什麼怪癖! 碰巧了,白熙雯眼角也有淚痣 不知是前世的瓜葛還是後世的緣分讓騰蛇不管愛不愛都不肯分開白熙雯的手 可是,在這個世界上,有淚痣的女孩不止她一個啊...

在線試讀

第9章 大王讓我多活幾天

白熙雯眼睛裏眼淚實在忍不住的滾落,像透明的玉簾一樣散發著清澈的反光。

原來死的不是這川江的整個皇宮,而是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死也要讓我死個明白,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你這麼恨我,恨到要把我千刀萬剮的,你才滿意。」

白熙雯看着面前的男人,感到他笑的陰冷。就像地獄裏走出來的男人一樣,了無生氣的感覺。

他陰冷,他暴戾,他陰險,他還把自己當猴耍。

川江抿嘴淺淺一笑,從袖口中掏出一個火摺子點燃後丟向一旁的火藥。

火藥的導火線立刻被點燃。

着了火的導火線立刻朝着每個角落的炸藥飛散燒去。

白熙雯這才發現,原來那些炸藥的數量要比她想像的多得多。

按照這樣的速度燒下去,所有的火藥將在大約15秒後一起被點燃。

可奇怪的是川江竟然不離開,而是站在她的身旁陪着她。

「天塌下來,為夫給你頂着!」川江笑着摸了摸白熙雯的臉頰,用拇指擦拭着她眼角的淚珠。

這一刻,白熙雯看着川江面具下的雙眼,竟然感覺自己無言以對。

十五秒的時間,要逃出這碩大的皇宮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白熙雯認命的閉上了眼睛,在等待死亡的到來時。

自己死,她是不願意的。

但是此時已經沒有選擇了,不過還好身邊有個陪葬的。

想到這裡,她心裏的害怕突然減輕了幾分。

川江的指腹停留在了白熙雯的臉上,那溫熱的感覺從臉上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白熙雯雖然覺得自己死而有憾,但是買一送一似乎也不虧。

所以她此時沒有推開他。

這樣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了。

就在她腦子裡還來不及多想什麼的時候,幾處聚集起來的巨大響聲一起從地上竄出。

不對,那根本就不像是炸彈的聲音,那是…

白熙雯睜開眼睛,看向即將要漆黑一片的蒼穹,上面已經零零散散的閃爍着幾顆星星。

突然,一個上竄的火點子炸開,火光四散,和星星們開始爭奇鬥豔。

此時的天空無比的璀璨,從地上一個個的冒出的火星子直逼天空,然後再散開,把附近的建築物都染成了五顏六色的了。

「原來是煙花!」白熙雯擦乾了眼睛望着天空,感嘆着活着真好,還能看煙花,「太美了!」

她大聲哭了起來,越哭越是委屈。「我還以為我要死了!」

「我大仇未報就要死了,太不甘心了!」

「還好我活着!」

她哽咽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望了望川江-身邊的這個高大的男人。

原來他沒有想害她,是她自己想多了。

「你為什麼不明說?」白熙雯捶了下他的手臂,哭着抱怨。「我還真的以為你要殺我…」

川江顯得有點無辜。

「為什麼要把煙花做成軍火的樣子讓我誤解?!」

「煙花不是這樣難道還有別的樣式嗎?」川江問。

白熙雯樂極生悲的嘟了嘟嘴,腦海里突然閃過2022年的煙花,都被彩紙包裝的五顏六色的,還都是細細長長的。

而這裡的煙花,又粗又短,沒有包裝,就像個炮頭似的,還有一股濃烈的硫磺味,任誰見了都會以為是軍火的。

川江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可愛又委屈的樣子,道:「本來這些煙花想作為明日我們大婚給你的驚喜,沒想到現在卻提前送給了你。」

「…所以,」川江低頭偷笑了下,「所以…就當我們今日大婚吧!雖然行過大禮…但是如果你想的話,我們可以現在就行禮,白矖矖你覺得怎麼樣?」

白熙雯眼淚還未流盡,淚痕的閃光和臉上哭紅了的紅暈模糊的混在了一起,讓人感到有些孩子氣。

「我記得你以前明明很討厭我,我什麼現在要對我這麼好?」

白熙雯不相信在這麼短的時間裏,一個男人對她的態度會從厭惡到喜愛的。

除非他有所圖謀。

江川聽了重新皺起了眉一聲不吭的望着遠處。

「今日大婚!」川江這次沒有徵詢她的意見,而是命令的口吻。「愛妃好好準備下。」

白熙雯剛從大悲中泄了口氣,現在又聽到了有人在她耳邊提醒着她作為人質被送來川江的使命,心裏又低沉起來。

「你愛怎麼怎麼的吧!我一個階下囚還有什麼可以選擇的呢?」

「只求大王你讓我多活幾天就好。」

他果然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有變。

白熙雯擦了擦淚水,定了定神,並無多少心情去欣賞那些依舊不停竄向空中絢爛炸開的煙花。

「我就好像這煙花,再好看也不過那一秒的事情。你定就好。」

「你是老大,你說的算…」

白熙雯那失落的樣子被川江都看在了眼裡。

「你知道就好。」川江的心情似乎不錯,雙手盤在袖子中,雙眼望着已經黑了一般的天空,一副很投入觀賞的樣子,「今晚就洞房。免得大晉埋怨我這個川江國君不重視你這個大晉的公主殿下。」

「你真的是重視嗎?」

川江不答反笑。

白熙雯側抬頭看了看他自負的樣子,腦子裡的計劃開始有了一個大概。

她蒙汗藥已經備足,豬皮面具的材料也已經到位了。現在只差機會。

這不,機會來了。

那天夜裡,沒有晚餐。煙花放完之後,白熙雯就被翠華帶回了寢殿。

在翠華和幾個婢女的服侍下白熙雯被迫穿上了一套華貴的紅色禮服。

外面除了沒有賓客的喧嘩,該有的都有了。

白熙雯曾經設想過自己結婚時候的樣子,的確也和現在差不多。

她不需要太多人的祝福,只想自己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安安靜靜的就好了。

可能這就是一種社恐。

但現在,她什麼都有了,唯獨那新郎並不是自己所愛。

鑲有華貴寶石下的大紅蓋頭裡,白熙雯咬着嘴唇計划著待會兒會發生的一切,並在心裏演練了好幾回了。

畢竟這次面對的大大大BOSS。

慢慢的,屋子裡安靜了下來,就連守在身邊的翠華幾個人都已經離開了。

大紅蓋頭下,白熙雯看到一雙慢慢靠近自己的男人的黑鞋子。

白熙雯有些緊張,雙手攥着小拳頭緊緊的。就連指縫裡無意露出了『作案』工具,自己都沒有發現。

「愛妃…」那是川江的聲音。

川江以為白熙雯期待今日很久了,所以有些迫不及待,手才會抖的。

只是,她那小拳頭裡包裹的東西好像不是尋常物,不該在洞房裡出現。

難道是**?助興?這個女人真是他的白矖嗎?除了有一點點可愛之外,沒有一點討人喜歡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