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整本免費祝文英盛思南

小說整本免費祝文英盛思南

2022-05-13 22:11 作者:兔子訓練營

章節介紹

人生重開,一個是母親早逝父親不疼的嫡長女,一個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且看祝家長女如何攪動風雲,重活一次,一定手撕渣男,斗庶母,護親人,前世多凄慘,今生多風光好在這次,前路漫漫,總有他在

在線試讀

第2章 豆蔻之年

祝文英這一生活了二十二歲,她原還覺得是自己個兒不爭氣,身子不好,如今只覺得是自己蠢笨如豬,被秦姨娘那一房人當猴子耍。吞金痛苦萬分,可不及外祖父見外祖母觸柱而亡的半分,她就是要懲罰自己,可終究也挽回不了逝去的親人了。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的時候,看到天青色的帳頂,劉嬤嬤頭上還滿是黑髮,只覺得奇怪。這裡是哪裡的閻王殿?自己死了,難不成劉嬤嬤也隨她去了?

她開口問:「我不是早就死了?」

劉嬤嬤開口就是呸呸呸,「小姐年紀輕着呢,不過是熱症,大夫說醒來就好了,咱們以後可長壽着呢。」

祝文英瞬間被驚醒了,什麼熱症?自己莫不是沒死?可她明明記得,自己是吞入了金鎖,才去世的。想到這裡,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金鎖還在。

她總算找回了一些理智,金鎖還在,劉嬤嬤還沒有為她操心得白了頭髮,還有熱症。她還記得她十四歲時的那一場熱症。她無緣無故生了病,秦姨娘很是憂心,之後請了許多道士和尚來家裡做法。其中有一個癩頭和尚說她生病是鬼神的緣故,想要治倒也容易,只要將靈位移出家裡即可。祝家老家在江南,祠堂也在江南,京城裡頭的靈位,竟只有她母親的。

從此周長雲的靈位就被移到了京郊的三清觀。家中從此生的大夫人沒有,死的也沒有了。有起子下人看祝文英也不反抗些什麼,想着這大小姐倒是好欺負,從此就漸漸怠慢她,甚至開始稱呼秦湘湘作二夫人。曾經她只當秦氏三個都是真心對她,想着給她們些體面也就罷了。可是今生,她既有這重來的機會,定然不會浪費了。她定然要給這母子三人一點顏色看看。什麼二夫人,她定要讓她連妾室都做的蹉跎。害了母親,害了外祖父,又害了她,她今生,就是來索命的!

想到這裡,她看了看劉嬤嬤,想起她一向都對秦姨娘他們很是防備,數次勸她不要過於相信秦姨娘,祝文蓮,還有祝成傑,可她總是覺得劉嬤嬤啰嗦,秦姨娘是真心為她好的。如今看來,終究是劉嬤嬤比她聰明一些。她吞金的舉動實在魯莽,她實在應該安排好劉嬤嬤和承歡的去處再了結自己,上輩子,只怕劉嬤嬤和承歡的結局也不太好。

「劉嬤嬤,」她拉過乳媽的手,「我以後都聽您的。」往後只要大家好好的,她什麼都可以不要了。

昨日秦姨娘剛說了要把主母的靈位移出去,劉嬤嬤以為她是為了母親的靈位神傷,總算看清楚了秦姨娘的真面目,勸慰道:「到底那和尚也是不知道哪來的。小姐如今知道那秦氏不好,也都來得及。周太師那樣疼小姐,咱們去求求太師不就解決了。」

當年這事一出,她雖有些不快,可也沒有去找外祖父,只想着秦姨娘都是為了她好,這件事也沒什麼大不了。外祖父他們到底覺得這個外孫女有些冷情,雖然還是一樣疼愛她,可終究多了幾分失望。這次,她一定要為了母親據理力爭。

可若是她直接去找了外祖父,事情必然能夠解決,但必定會和她父親生了嫌隙,往後在這祝家可就難過了。總得想個辦法,說動了父親才好。雖說不找外祖父,但是借借他的勢力,總是可以的。

「劉嬤嬤,這事不必驚動外祖父,你替我去找父親來。」她定了定聲音。

劉嬤嬤只覺得小姐熱症好了以後有一些不一樣,雖然說不清哪裡不一樣,但是總歸是往好的地方變化。從前小姐很是相信秦姨娘他們,有時候劉嬤嬤看了都覺得寒心,如今不管怎麼說,小姐總算是多了個心眼了。

祝劍鋒這時候正在書房裡頭議事。他如今才調至御史,可是忙得很呢。他本不想被人打擾,可聽說是病才好的女兒想見他,想了想還是隨劉嬤嬤去了,只是暗暗怪罪女兒不懂事。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就算他對這個女兒不甚在意,最近的職位升遷還得多虧了老丈人呢。

祝劍鋒走進攜香居的時候正見到承歡喂着祝文英喝葯。一勺藥喂進去,她還要吐出來少許,祝劍鋒見到女兒身子這樣弱總算有些疼惜。終究是自己的女兒,她身子這樣不好又要見他,他心裏少了些怪罪。

祝文英想過自己再見到祝劍鋒時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可如今自己還是要和他演戲。他根本不在意髮妻和髮妻留下的女兒,所以可以隨隨便便把女兒嫁給京城裡有名的破落戶。之後等江源建立了些許功勛,又想讓他寵妾的女兒取而代之。他也是受了外祖父家許多恩惠,之後更是做了尚書,這些不過都是外祖父想給她做臉,最後竟是這樣一隻白眼狼。想來她死後不久就把秦姨娘他們扶正了吧。外祖父家裡橫遭變故,他竟一句不說,天下有這樣的女婿。

祝文英知道,她父親是天底下第一自私自利之人。他不在乎她,可能是更加在乎秦姨娘她們,可再是在乎,也不可能多過他自己。

所以若是要說動她父親,必定是要以他自身的利益着手勸說。想到這裡,她溫聲道:「父親總算來了,承歡,快去給父親倒茶來。」這聲音之中的孺慕之情讓她自己都覺得噁心。

祝劍鋒輕輕坐在女兒床邊上,很是關心:「這些日子秦姨娘為你請了不少人來,只等把你母親靈位搬出去,你就能大好了。你這些日子還是要好好吃藥的好。」

聽聽這位父親說的話。話里都在誇他那寶貝秦姨娘的好,唯一一句擔心她的話,只是要她好好吃藥。祝文英垂下了眼,她早就對這位父親失望了,不是嗎?上一世,她總是乖順,秦姨娘,父親怎麼安排的,她就怎麼做。她總覺得父親更疼愛妹妹一些,她只有比妹妹更乖順,父親才會更喜歡她。可這些自私自利的人,竟然是要把她推下深淵。

重活一世,這樣自私涼薄的父愛,也不必要了。

她收起眼底的冷淡,對父親說:「聽聞秦姨娘說要把母親的靈位遷出去是不是?」

祝劍鋒蹙了蹙眉:「沒錯。秦姨娘也是為了你着想,那和尚還算靈驗,他做了法,你就好了一些。」

祝文英搖了搖頭:「秦姨娘心地好我知道。只是和尚道士這樣到我們家裡來,我們不避諱些,終歸是落人口實。這些怪力亂神的事,若是被祝家的仇人們知道了,那就要被用來大做文章了。」

祝文英的這番話,落在祝劍鋒耳朵里,那就是不顧自身安危,要護父親周全了。他覺着這個女兒向來都是唯唯諾諾的,若不是有個得力的外祖父,自己都不想多見,如今竟是這樣思慮周全。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傳出去是不好。秦姨娘這次也真是莽撞了,還沒有個小女孩懂事。

他重新打量了下這個女兒,是了,大女兒十四歲了,馬上可以議親,他再喜歡祝文蓮,眼下也使不上力。他今後一定要多關心這個大女兒,只要把她哄高興了,太師的勢力就可以為自己所用,將來婚配也由自己做主,那可是極其重要的助力。

想到這裡,他放緩了聲調:「英兒想得不錯。秦姨娘做事是欠妥當了,我回頭就說她,她到底是個妾室,思慮不周也是有的。」如今話里話外還維護秦姨娘的意思,讓祝文英很是不舒適,可她也知道讓秦姨娘失去父親的歡心不是一日之功,這事只能慢慢來。

祝文英點了點頭:「這是自然。只是把牌位遷出去一事,前些日子表兄說過要過府來祭拜母親,只怕到時候他知道了這些,回去瑜外祖父說了。外祖父的脾氣您也清楚,只怕是要發好大一場火。若是對我來說也就罷了,只怕殃及父親。」

祝劍鋒看了看女兒,只覺得她懂事得很,眼下分明就是表明了外祖父一家子都比不過他這個父親。原先的芥蒂已經沒有了一大半,只覺得從前自己瞎眼,往後一定要多多關注祝文英。自己如今只是一個區區御史,往後還要藉著老丈人家裡的力量走得更長遠呢。

他當即就答應了不把周長雲的牌位遷出去。他原先也就並不在意一個死人的牌位。不過是牌位罷了,在哪裡都是一樣的。他也有些明白秦姨娘的私心,終究不願意有個主母——不論生死,壓着她。他本就寵愛秦姨娘,這樣的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如今既然這件事阻礙了他的前程,就算是少許,他也是不許。

「我回頭就和秦姨娘說,此事就此為止。」他安撫道。

事情既然已經達到目的,祝文英也不想再和祝劍鋒多費口舌了。祝劍鋒眼見着沒什麼話說,自然就出去了,一刻不多留,就朝着秦姨娘小院子那裡走。

「呀!小姐,你這金鎖怎麼回事?」承歡訝異地看着掛在祝文英脖子上的金鎖。

祝文英摘下金鎖仔細看,只見金鎖上原本刻着的字竟沒了個乾淨。原本這金鎖正面反面都刻着平安順遂四個字,如今竟是一點痕迹都沒有了。

祝文英把金鎖用紅布包好交給承歡:「你把它好生保管好,可不能讓其他人看見。」

承歡應了就下去。

原來沒有什麼老天爺開眼的,都是母親在保佑她。母親去世的早,可終究是救了她一回。這金鎖,恐怕與她的重生有很大的關係。母親在天之靈,是不是也看見了她上一世的狼狽,她一定很是失望吧。

不過沒關係,既然可以重新來過,她一定要為母親討個公道,並且護親人周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