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齊霖魚十目在線免費

齊霖魚十目在線免費

2022-05-13 22:11 作者:魚十目

章節介紹

三名少年誤入遠古冥社,釋放眾邪靈禍亂人間 齊霖目睹了家人的慘死,懷着龐大的怨氣,他與彌留之神融為一體,自此執行屠殺邪靈計劃 「這是人的世界,容不得一絲邪祟存在,事成之後,我必了卻自己,還世界一個安定」

在線試讀

第2章 少年之死

當齊霖醒來時,四周陷入昏暗,只有慘淡的月光從頭頂竹梢縫隙里透進來,零零碎碎灑在地面。

他動了動手指,身體逐漸恢復意識後,腦海中閃過昏倒前最後一眼的景象,似乎在那逆着餘暉的神社之間,有個幽暗的虛影站在自己眼前。與此同時,他也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山野里詭秘祭壇之上。

於是,他倉促爬起身。四周風聲嗚咽,又漆黑一片,他開始感到害怕,一聲聲喊着同伴的名字。

可還沒喊兩聲,忽覺得自己嘴裏有股異味,極其強烈,是一股血腥味,就像咬碎舌頭嚼了那般,連着他的呼吸也是這種濃重的味道。

他下意識抬手在嘴角擦了下,湊到鼻尖嗅了嗅,果不其然,擦過嘴的手背上也是一股血腥味。

因不知發生何事,他愈發緊張,感覺自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臟在狂跳。往腳下看了眼,見到手電筒,於是忙撿起來,打開亮光。頓時,漆黑的山林里亮起一束光。

齊霖繼續喊着夥伴的名字,手電筒朝四周無目的晃動。他走下祭壇,邁在台階上時,忽然踢到什麼東西,便用手電一照,一張沾滿血漬可怖的臉驀地出現在眼前。他被嚇得往後跌倒,顫顫巍巍握緊手電,再照過去瞧了眼。

這下他沒看錯,倒在台階上的人正是曹鳴。應該說不是人,而是不成人形的屍體。他望見曹鳴未閉上的空洞雙眼,半張開嘴,一灘血液從嘴裏流出來。曹鳴的脖頸像是被野獸咬掉了一塊,血流一地,濃烈的味道再次涌了上來……

「啊——」

僻靜的山林里,轟然響起一聲撕裂般的哀鳴。

齊霖像瘋了一樣往山下跑,他跌跌撞撞,滿眼恐懼。不知跑了多久,竟能憑着記憶在黑暗中摸索到出去的路。

等終於跑出來,見到山腳下的公路,見到不遠處的亮起燈火的城區,他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心弦卻忽然斷了,兩腳一軟,癱倒在地。

等齊霖再次醒過來時,已經躺在了自家房間的床上。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窗檯,還有父母欣喜的面容。他似乎做了一場夢,再度閃現在腦海里的:是曹鳴模糊的臉。

「小霖醒了……」

「哎喲,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母親握住他冰涼的手,一股暖意瀰漫全身,他的頭腦逐漸清醒過來。看見母親焦急又溫和的臉,他喊了聲「媽」,便直起身子滿臉委屈地抱住母親。

母親安撫他說:「沒事,沒事……回來了就好……」

電視里新聞報道——

「十月三日,我市郊外清源山內發現兩名少年屍體,似是外出野炊遇上野獸,具體情況相關部門正在調查……特此說明,未查清真相之前,請清源山附近居民暫時不要前往……」

齊霖的爺爺關掉電視,他起身走進房間,見躺在床上盯着窗外發獃的齊霖,便喚了聲「小霖」,然後朝床頭走去。

齊霖回過神來,扭頭望向爺爺。

爺爺一頭梳得整整齊齊白黑相雜的頭髮,戴着副眼鏡,不苟言笑,但對齊霖卻很是和藹。他拖開椅子坐下,伸手輕輕拍了拍齊霖的手,問:「身上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齊霖搖搖頭,沒有說話。

「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齊霖沙啞稱:「我不渴,爺爺。」

爺爺泛黃的老花眼在他臉上打轉,隨即略帶嚴肅道:「你知道我們在哪裡找到你的嗎?」

齊霖從母親嘴裏所知,自己昏迷了三天。而面對爺爺這句話,他腦海閃過的畫面,是自己發了瘋似的跑,滾落在馬路邊的雜草中。

於是他搖搖頭,「不知道。」

「家門口,三天前的早上,你自己出現在門口……當時我們看到你渾身髒兮兮的,還不停在發抖,臉色慘白,嘴邊還有血漬。我們都被嚇到了,後來你就昏睡了過去。請了醫生來,醫生說只是驚嚇過度,修養兩天就會好。但我不放心,一會兒我喊你爸爸再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齊霖聽着爺爺對自己講述三天前的狀況,他完全不記得了,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清源山回來的,神情一下緊繃,便不敢妄自發言。

「對了,你能想起來,那天你去哪了嗎?」

他還沒來得及回話,此時房門被人打開。父親站在門外,神色嚴峻的說了聲:「**來了。」

當齊霖穿着灰色睡衣下床坐在客廳里,明明窗外陽光明媚,卻感覺家裡一片陰冷,就連他的手腳也冰冷起來。

兩名**坐在他對面,父母和爺爺隨在一旁。其中一名**向他介紹自己:「我們是刑警大隊的,想找你問些事情。」

他點了點頭,十分坦然,彷彿猜想到對方要問什麼。

**說:「十月二號那天,你是不是和曹鳴劉河兩人約定去清源山遊玩?」

他默默應了聲:「對!」

「我們從監控裏面查到,你們三個人一路騎單車到清源山入口,但半夜十一點二十三分,只有你一個人從山裡出來,並且昏倒在公路邊。大概凌晨二點十分,你清醒後爬起身,走了幾個小時, 走到家門口。」

**打開手機,翻出監控照片遞到他眼前。

他看着那幾張照片,腦海里回閃過神社的畫面,還有如血一般的夕陽,以及入山前仨人在路上嬉笑的場景,不由得呼吸有些急促。恐慌感再度襲來,原本他還處於幻夢的借口麻痹自己,但此刻呈現於眼前的一切,讓他清晰的認識到,曹鳴和劉河已經死了,一切都是真實的。

母親忙坐到他身邊,撫摸他的後背,安撫道:「小霖,你把你知道的說出來就好,別怕。」

他眉頭緊鎖,回憶起十月二號那天進山之後的事情,對**說:「那天我們到了清源山,扎完帳篷,我們就想去拾點柴火,但劉河發現一處神社……」

「什麼神社?」

他望了眼擺在自己面前正在錄音的手機,繼續講述:「清源山裡的神社,入口處寫着『冥社』兩個字,我們就想進去看看……那個神社裡有雕像,還擺着佛龕,很舊……」

倆**聽到這,相互看了看彼此,隨即稱:「可是,清源山上並沒有什麼神社,甚至連廟都沒有。」

他緊緊盯着對方,恍惚間應了聲:「怎麼會沒有呢……」

**又問:「那你為什麼獨自從山裡跑出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齊霖的手攥着沙發佈,滾動了下喉結,答:「當時我站在雕像旁,聽見曹鳴喊我,可我一回頭,就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昏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間,只記得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我就拿手電筒去照,看見……看見曹鳴倒在地上,周圍全是血,我很害怕,就跑了……」

聽到這,齊霖的父母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母親更是將他抱在懷裡,不敢相信自己兒子居然經歷了這樣的事情。而齊霖本人卻沒什麼神情,他只覺得自己心跳得厲害,還有……曹鳴和劉河已經慘死了,就在自己面前慘死的。

可他卻活了下來, 並且一路跑回了家中。

恢復下情緒,**又問:「那你在回來的路上還有遇到其他事情嗎?」

他搖搖頭:「沒有,我不記得我怎麼回來的……」

人在極度恐慌之下,會刻意迴避掉某些記憶,這也說得過去。既然**的話已經問完,他們便也帶著錄音離開。

院子里起了風,穿門而入,吹在齊霖身上,他覺得渾身發冷,便將身子縮成一團。客廳內父母和爺爺聽了他的回憶,良久才回過神。

下午,父親就開車帶他去醫院檢查。除了全身檢查之外,還帶他去做了心理諮詢,就怕他沉浸在那段噩夢中。

到此為止,大家都覺得他們是在山中遇到了野獸,兩名少年丟失性命,只有一名少年成功脫險。

傍晚,齊霖坐在院子里的長椅上,家裡養的拉布拉多在不遠處朝他狂吠。母親聞聲出來,對着狗罵了幾句,那狗子便縮着尾巴回窩了。

母親端了碗玉米排骨湯到他面前:「小霖,喝點湯,一會兒就吃飯了。」

齊霖接過那碗湯,用勺子攪動着玉米和排骨。望着那塊褪掉血色的豬肉,他想起自己在清源山醒來時,滿嘴的血腥味,頓時一陣反胃。

他把湯遞迴母親手上,捂住自己的嘴,將反胃感強壓下去。

母親問:「沒胃口嗎?」

他抬起頭,看向母親擔憂的臉,驀然說:「媽,我覺得是我咬了曹鳴和劉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