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女尊快穿之夫郎總想逃離我

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女尊快穿之夫郎總想逃離我

2022-05-13 22:11 作者:墨堂V

章節介紹

喬木棲不喜歡她的夫郎,雖然她的夫郎是大家公認的德才兼備和謙虛有禮   也許是上蒼也看不過去,讓系統1268強.制綁定了喬木棲,讓她做任務的同時,慢慢認識到自己夫郎的好   任務完成後,喬木棲再次見到夫郎,決定好好的對他   但是……追夫火葬場上,夫郎卻只想逃離…

在線試讀

第8章 被嫌棄

喬木棲拉着千竹一路走着,路過停馬車的地方也沒有止步的意思,千竹也沒有提醒情緒明顯不對勁兒的喬木棲,只是默默的跟着她,對後面趕車的車夫使了一個眼色。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吹在身上的風變得刺骨起來,也吹回了喬木棲的思緒。

「我們上車吧,」喬木棲轉身往不遠處的馬車上看了一眼,等着馬車走上前。

「好,」千竹點頭,感覺到喬木棲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一直煩悶的胸口也慢慢舒暢開來。

“千岱,進來,」馬車緩慢行走,喬木棲將千竹傷口上的布打開,叫來千岱。

「主人,」千岱現身,跪在車夫身旁。

「進來。給千竹止血,」喬木棲兩隻手拖着千竹受傷的胳膊,跟供奉一樣,表情嚴肅,就像是在保護一件無價之寶。

「是,主人,」千岱看着已經漸漸不再流血的千竹胳膊,儘管心裏說著主人小題大做,手上的動作卻不敢有絲毫拖慢。

自從主人讓她找回千竹後,主人便性情大變,沒有再次虐待千竹,也沒有動不動對她們大罵,千竹是個男人,卻混在她們這些女人中,因為身體原因,每天付出的要比她們這群女人多得多,雖然暗衛都沒有心,唯一的那一點心都給了主人,經過後面被主人看上又拋棄的戲碼後,千岱卻對千竹動了惻隱之心。

千岱像一個姐姐一樣照顧着千竹,千竹對千岱又很多點的感激之情,同樣,千岱也只希望千竹能好好的過完着一生,不要在像前半生那樣這麼辛苦。

千岱給千竹簡單包紮了一下,鮮血已經不流了,喬木棲也慢慢的冷靜下來。

幾人到將軍府後,千岱已經讓其他暗衛帶着韓江回來了,韓江被五花大綁丟在柴房,被堵住的嘴巴不住的發出求饒的聲音,讓人煩躁的很想一下將他給打昏過去。

韓江被抓的消息慢慢傳開,廚房裡的大廚老鐵李聽到這個消息特別的慌張,拐了十八個彎的侄子被抓了,估計不久後就會供出她來,如果不是在三年前她們一家受過韓家的恩惠,她有何必如此。主子待她不薄,可欠下的恩情也不能不還。

天色大亮喬木棲還緊緊地抱着千竹不想起床,千竹可以輕易的擺脫身旁人的禁錮,卻沒捨得。按她們暗衛這一行的規矩來說,做了主人的人,應當自行將武功廢除,以免在行房或者做錯事受罰時,傷到主人。

但是妻主不讓他廢除武功,說那樣對他的身體不好,妻主說,她相信他不會傷害她,千竹從來都不會做違抗主子的事說違抗主子的話,就這樣,千竹的武功被保留了下來。

「妻主,今日我們還有事要做…」千竹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壓.在他身上的人,眼中都是愛戀,商量到「不然…您再睡一會兒讓千竹先起身。」

「不要,」喬木棲的話聽着有些無賴,卻也無法忽視語氣中的撒嬌成分,「五分鐘就好。」

妻主說過,五分鐘大概就是一炷香的時間,千竹重新躺回去,等着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再叫妻主起床。

他不知道其他夫郎是不是也是天色大亮了,還跟他一樣賴在床上,不過,如果是妻主的要求,應該都是對的。

兩炷香後,喬木棲和千竹起床,今日沐休,喬木棲才能睡個大頭覺,睡飽的感覺,不要太爽。

一上午喬木棲就和千竹瞎忙活,到了下午才到廚房去幫忙,好吧,是幫倒忙。

一個時辰後,喬木棲滿臉麵粉被張大嬸給『請』了出來,身後同樣被『請』出來的,是面無表情的千竹。

「什麼嘛!!我也想要幫忙啊,」喬木棲不甘心的敲着門,被張大嬸拿着門栓又上了一杠。

「我們可以去別的地方幫忙,」千竹透過窗戶看到一片狼藉的廚房,眼神微閃,不忍心再去禍害廚房裡的人,直接轉移喬木棲注意力。

張大嬸是從小看着原主長大的,對原主寵的沒邊兒,也是真心實意的對原主的,這也是為什麼張大嬸將她趕出來,她沒有發火的主要原因。

「那我們去看看桌子椅子擺完了沒,」喬木棲一下來了精神,拉着千竹就往後院走。

「好,」千竹覺得,讓妻主去做點兒體力活絕對不會再次出錯,事實上,是他把妻主想的太完美了!!!

「不是,應該擺到這邊來,快點抬過來,」喬木棲在這裡瞎指揮,下人們聽了喬木棲的話,將筆直擺放的桌子重新打亂,呈正方形擺放。

「不行,就應該豎著放,快點放回去,」負責這一片區域的丁白反駁,下人們見丁白要發火,趕緊又抬回去。

「不行…」喬木棲反駁,開始瞎指揮,結果,被忙的差點兒起飛的丁白『請』了出來。

這也是丁白真的忙的很了,不然,肯定沒有這個膽子敢將自己主子『請』出去。

「寶貝,她們欺負我…」看了全過程認為確實是妻主錯了的千竹默默的嘆了一口氣,「不然我們去看着韓公子吧,別再出什麼意外。」

「這個可以有,」喬木棲點頭。

據這段時間暗衛調查的結果來看,韓江母親因為韓江嫁錯人,也曾想着來找喬木棲興師問罪,也有想過直接上報女皇陛下,最後都被沈楠安撫下去。估計沈楠也怕引火燒身,她不知道喬木棲這邊到底掌握了多少證據,不敢輕舉妄動。從喬木棲跟韓江出去冷落韓江那天起,沈楠就一直有種不祥的預感,這才是她不輕易出手的主要原因。

聰明的韓大人當然知道這皇女一直都把她當成一顆棋子,但是以她現在的狀況來看,他根本就無力反抗,只能舍了韓江這個兒子來保全家人的安全。

皇女沈楠剛收到消息,韓江被擒,氣的將屋裡的東西全部都摔壞,動靜大的差點兒驚動女皇陛下。

「這個蠢貨,敢當街刺殺將軍之女,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滑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沈楠怒不可遏,殺氣擋都擋不住,身邊的婢子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