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浪是什麼人小說《大唐自在侯》在線閱讀

張浪是什麼人小說《大唐自在侯》在線閱讀

2022-05-13 22:11 作者:甲骨文會說話

章節介紹

面對李世民的循循善誘,張浪不但油鹽不進,反而把刀架在脖子上:老李啊,莫逼我,否則你閨女就要守寡了!李世民很無語,別人是百計千方,不擇手段想吃上皇糧,張浪這個混蛋呢?你讓他出錢沒問題,閑暇時幫你出點鬼主意亦可,死活就是不願意出仕為官;用張浪的話來說,作為一個有理…

在線試讀

第9章 穆罕默德

張浪本無結交之心,原本虛與委蛇幾句敷衍了事,可轉念一想,販鹽不是一鎚子買賣,日後鹽隊進城免不了要與此人打交道。

隊正,這個官職很小,可往往就是這個綠豆大點的官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縣官不如現管,說的就是這麼個理。

於是,張浪收起輕視之心與之攀談起來。

聊着聊着……,不知為何王隊正居然說到胡商之事上去了,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說東說的好好的,突然說到西去了。

原來那個胡商不遠萬里,從天竺拉了一馬車的鐵欲往長安販賣,在經過藍田縣城時拿不出所販之物購買時的憑證,這不就被王隊正的人給攔下了,既然胡商拿不出憑證,那你總得打點打點吧,胡商真的拿不出呀,盤纏早就在路上花光用光身體健康了,那這些小吏哪裡肯干?

沒收物資!成了這些小吏最後的手段!

胡商一聽「沒收」二字,那不是要他的命嗎?原本還想大賺一筆衣錦還鄉,未曾想來時好好的,現在回不去了!於是相互拉扯起了爭執……

誰先出手不重要,但胡商鼻青臉腫張浪親眼所見,張浪不會替你一個胡商打抱不平,只能替你默哀,你一個外來戶來大唐不夾緊尾巴,那這些唐人還不分分鐘教你做人?

哈哈!你以為是我張浪啊!不過嘛,我張浪發跡前也得猥瑣發育。

「哎!那些鐵,要不張兄替兄弟處理掉?」

王隊正說罷,對着張浪眨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張浪一見此情此景,樂了!麻痹你王隊正也是一個妙人呀,話說的漂亮!

「既然王大人信任,那麼這活張某接下了」

見到張浪應允,王隊正滿臉笑容,攬過張浪的肩膀:「兄弟請!看看去!」

張浪看了看前面的隊伍,還長着呢,既然答應了王隊正,看貨是必須的,只要王隊正不是獅子大開口,這筆財得破,就當結個善緣。

馬車上載有四個大木箱,張浪跳上馬車打開其中一個,木箱被一坨坨的黑疙瘩塞的滿滿當當,張浪抓起一個細看,沉!

忽然,張浪藉著光一看,黑疙瘩泛着鱗光,張浪大驚!以為眼花,趕緊揉揉眼睛再看,沒錯!就是鱗光,很有層次感,一浪疊一浪,張浪按住心底的激動,隨手合上木箱跳下馬車。

「兄弟,怎麼樣?」王隊正急切的問道。

「嗯,不錯,剛好張某族裡還缺一批農具,想必這些鐵夠用了,不知王大人作價幾何?」

張浪說完漫不經心的看了眼周圍,這一看不打緊,好傢夥,那個胡商倚在不遠處的牆根下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嘴唇煽動,就是不敢出聲的樣子。

張浪打定主意,這個胡商某要了,有大用。

「都是自家兄弟,談錢傷感情,看着給!就當給手底下那二十幾個弟兄掙點花酒錢」

王隊正打着哈哈,雙手手指不停搓動,有點後世運動員賽前熱身的樣子,其實張浪懂,那就是鈔票到手前的激動表現。

張浪確實不知道現在該給多少合適,但一想到那些東西的價值,好像多少都合適!

「王大人,你儘管拿」

張浪從懷裡掏出一個錢袋,打開,示意王大人自己拿。

張浪做了兩手準備,想必平常的鐵價王隊正是很清楚的,如若這狗東西全拿了,張浪也認了,的確物有所值,但此人不可深交;如若按平價拿取,可以試着處處,至少懂分寸。

「這樣不好吧?還是兄弟看着給吧」

王隊正看着錢袋裏面的銀兩感嘆,十兩一錠的金餅子有十幾個,這是自己一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王隊正那個糾結呀,額心都急出汗來了……到底拿多少呢?

「拿呀!不然張某可就收起來了」

張浪不停催促王隊正,嘴角含笑。

結果王隊正心一橫,眼一閉,伸手抓了兩個出來。

張浪收好錢袋,拍着王隊正的肩膀道:「下次請你喝酒!這些東西我拉走了」

「兄弟,承惠!下次王某請兄弟,這裡某熟,某領鹽隊進城」

王隊正一聽請喝酒很開心,自己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一個家族的族長請自己這個莽夫喝酒那是很榮光的事,至於讓鹽隊提前進城那是小兒科,成人之美罷了。

——

鹽隊在張虎的指引下浩浩蕩蕩奔向張氏雜貨鋪,那個胡商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不吵不鬧,自鹽隊一行進了城門,張浪就發現了跟着的胡商。

「狗娃,把後面跟着的那個胡商叫來!」

張**來狗娃吩咐道。

不一會,狗娃就把胡商領至張浪身旁。

「這位貴人,穆罕默德沒有惡意!」

胡商低着頭,顫顫巍巍道。

「哦?居然會唐話?那我們聊聊,這些鐵你從哪裡購來?耗資幾何?」

「回貴人話,這些鑌鐵是小的從萬里之外的天竺購的,耗資十兩金」

果然是鑌鐵,賺大發了,張浪欣喜若狂。

鑌鐵亦稱賓鐵,不是鐵,嚴格來說是一種高品質的鋼,據記載,此鋼原產於天竺,古波斯及後世的克什米爾地區,是製造刀劍的不二選擇,用鑌鐵打造的刀劍其鋒利程度足以用吹毛利刃來形容,後世某寶上的大馬士革刀具並非鑌鐵打造,上面的花紋亦並非出自鋼材本身,而是由某些酸性溶液腐蝕而成,那是噱頭罷了,張浪有幸在海外執行任務的時候在某博物館見過實物,那上面的花紋很自然,自然的樸實無華。

「那你往後有何打算?有沒有興趣跟着某干,待遇優厚!」

張浪有心招攬此人,就算他不會鍊鋼,至少認識那些人,再不濟直接買鋼回來自己慢慢弄,總有成功的時候。

「真的可以嗎?貴人莫不是打趣小的?」

穆罕默德愕然,難道否極泰來了?帶着這些疑問疑惑的問道。

「千真萬確!」

「穆罕默德十萬個願意,謝貴人賞口飯吃」

穆罕默德彎腰左手斜橫置於胸前,應聲道。

張浪又從錢袋掏出一錠金子扔給穆罕默德,用張浪的話說,不能讓下屬血本無歸,穆罕默德不是一個善於表達內心情感的人,只是一個勁的說謝謝!

一路上張浪都在和穆罕默德說著鑌鐵的事情,穆罕默德不但認識鍛造鑌鐵的匠人,碰巧他就是那方面的大師級匠人,原本張浪還打算讓其返回天竺招一批匠人回大唐,這下省卻張浪很多事情,張浪直呼撿到寶了。

原本跟着張浪的張苟大人,看着二人有說有笑,心裏恨死穆罕默德了,現在張苟正帶着一副怨婦的眼神看着張浪,不停踢着路上的小石頭,還時不時冷哼一聲,希望引起張浪的注意,盼望張浪回心轉意,重新重用我們的張苟大人。

張苟大人時刻準備着……為張浪的偉大事業,有一份光發一份熱。

張浪現在心裏想的只有鑌鐵以及打造何種刀具才好,哪裡顧得上張苟大人作何感想。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