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莫海峰愛emo的玩具貓(圓滿大道)

小說莫海峰愛emo的玩具貓(圓滿大道)

2022-05-13 22:12 作者:愛emo的玩具貓

章節介紹

世間修行者,全都追求極致的力量,以毀天滅地、縱橫八荒作為自己的畢生追求 而他們卻不知,真正的道從來不是所謂的毀天滅地,而是陰陽協調,大道圓滿! 大道行者,修仙入聖,縱橫八荒雖有毀天滅地之能,而無滅世之心,此方為正道 只有非常之人,才能知非常之事,才能行非常之能…

在線試讀

第3章 光明之神巴德爾

「聽說了沒?」

「我們劍宗聽說來了一個西方人,叫巴德爾!」

「蠻夷之族的人有什麼可談論的?」

「不,你不知道,他的皮膚真的很白,就像是雪一樣白凈。而且長得非常俊美,身體也很強壯!」

「能有莫師叔俊嗎?」

「他們各有千秋、不相上下!」

「真的嗎,那我也要看看!」

劍宗的女弟子經此挑逗,都對這個西方來的巴德爾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陽光透過薄薄的雲紗,稀朗地將光輝灑在山峰之上,升起淡淡的紫煙。

在溫暖的陽光的映澈下,巴德爾雪白的肌膚透着晶瑩的溫潤,藍寶石一樣的眸子,彷彿將大海蘊含其中。

黃金鎧甲散發著麥芒色的光芒,紅色的綢帶若隱若現地顯現出腰身肌的肉。

所過之處,都引發起劍宗女弟子的一陣驚呼。

這時坤嵛峰峰主秦錦衣從大殿里走出來,穿着修身紫衣袍,右手持劍背在身後,腳踏清風,落到殿前的院子里。看到弟子都聚在一堆看巴德爾,鳳目圓睜,揚聲喝問道:

「劍法都練完了嗎!」

女弟子見峰主生氣了,這才不情願的打鬧着離開大殿,臨走時還不忘回頭看一眼巴德爾。

「你便是康德領來的!」

秦錦衣俯視着巴德爾,一雙凌厲的目光如箭一般,射在巴德爾的身上,讓他渾身都感到不舒服。

但是不敢遲疑,在他的印象里,東方人的脾氣都很古怪,而且修為高深莫測。

「是的!」巴德爾抿抿嘴說道。

「領他去外門!」秦錦衣對身邊的女徒弟交代一句,甚至都沒有正眼瞧巴德爾一眼,便御劍飛行到山頂出的寢宮歇息了。

那個叫熙兒的女子卻很熱情,跑到巴德爾面前微笑着說道:「巴德爾,我是你師姐,我叫熙兒,以後你就是我小師弟了!有事找師姐,姐姐罩着你呦!」

聽着熙兒俏皮的言語,巴德爾倒不好意思了,白皙的面容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紅潤。

「嗯,師姐你好,我對東方的規矩不了解,以後可能會麻煩師姐許多次。」

「走吧,呆久了,就沒什麼兩樣嘍!」熙兒一把拽巴德爾的右手,一路小跑地將巴德爾領到雜役坊。

這時莫海峰還在閉關修鍊,就聽到自己的師弟蒙岱說今天來了個西方人,到劍宗求學,頓時氣得火冒三丈。

自己全族上下五千多口性命都被西方諸神殺死,自己的父親死在奧丁的槍下,妹妹與母親被火焰燒成焦炭,這一幕幕仍在眼前閃過!他現在最痛恨的就是這些西方人了!

「他們西方人還敢來此!」

莫海峰騰一下跳了起來,轉身拿起長劍就要衝出洞府,還好蒙岱及時攔住。

「哎呦,我滴親娘嘞!師兄!咱得冷靜!咱們還是先觀察觀察,看看他想幹什麼,怎不能向他們蠻夷一樣,亂殺無辜吧!」

蒙岱抱着莫海峰的大腿,肥嘟嘟的身子壓在莫海峰的腳面,壓得莫海峰腳面發麻。

「好好好,你先起來,壓得我腳疼!」聽着蒙岱的話,莫海峰也稍微冷靜下了。

「哦。」蒙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訕訕的笑了笑。

於是二人便趕奔坤嵛峰,想要一窺「廬山真面目」!

但是坤嵛峰都是女弟子,男女有別,不好擅闖,只好在山腳下等着。

剛到山腳,就見到秦熙兒領着一個皮膚雪白的男子往下來。

這時熙兒也見到的山腳下的莫海峰和蒙岱。

「莫師弟,蒙師弟,你們怎麼來了?」

熙兒熱情的朝莫海峰和蒙岱揮手,飛快地跑下山來。

「熙兒師姐,我聽說來了個西方人,覺得好奇,就來看看。」莫海峰拱手笑道。

「你都是生長在西方的,怎麼也對西方人好奇?喏,這位就是,他叫巴德爾。」

熙兒哈哈一笑,手指着巴德爾笑道。

莫海峰順着熙兒的手指看向巴德爾,最讓他吃驚的那雙藍寶石一樣的眼睛,眸子里閃耀着光芒。

而巴德爾也被莫海峰琉璃一般的雙眼所折服,那雙眼睛深邃而有風度,就像是漫天星辰都映澈其中。

不過莫海峰並沒有給巴德爾好臉色,他現在沒有提劍將巴德爾劈死,已經是很克制了。

「莫師兄,以後還請多指教!」巴德爾學着東方的禮節對莫海峰拱手說道。

莫海峰上下打量一番,看他也不像壞人,而且眼睛裏是那麼純粹與乾淨。

但還是用威脅的語氣說道:「指教不敢當,還希望你日後安分守己!」隨後便揪着看傻了的蒙岱離開了。

「疼疼疼,師兄疼啊!」蒙岱捂着耳朵說道。

「不過師兄,咱覺得巴德爾不像是壞人。」

「人心隔肚皮,他是真是假,是善是惡,時間一久,自然會知道!」

莫海峰揚揚袖子,手背在身後回到了洞府繼續打坐修鍊。

他的天賦本就不算多好,到現在還只是停留在築基後期,還未凝成金丹。

要不是王昆將他帶入劍宗,恐怕自己一輩子,只能像老爹一樣,猛磕丹藥強行提高修為。

劍宗之中,進入凝丹境界的弟子也有不少,要不是仗着自己輩分高,恐怕宗門的弟子對他也不會多尊敬。

自己可不想再次受辱,更何況他還要復仇!

親手宰了西方諸神,方能解他心頭之恨!

「峰兒,功法修習的如何?」這時王昆從外面走了進來。

「師父,現在已經是築基大圓滿了,不過徒兒試了很多次都不能凝成金丹。」

「為師這幾天也打量過你,你並不適合凝丹這一條路,而是另外一條!那條路是我師祖的師父走過的,但很坎坷很艱辛!」

「師父,只要能提升修為,我什麼都不怕!」莫海峰雙手攥緊拳頭,堅定地說道。

透過琉璃一般的眸子,王昆看到他心中的堅定。

「很好,那便隨為師來吧。」王昆將手背在身後,踱步走出洞府,而莫海峰則在後面緊跟着。

途中路過一處劍冢,千萬把劍斜插入墳頭,劍林之中,還瀰漫著詭異的的紅霧,顯得尤為可怖。

堂堂劍宗,為何會有如此邪門詭異的場景?

王昆看出來了莫海峰心中的疑惑,淡淡的說了句話。

「這裡是歷代劍宗長老或弟子死後的陵墓,而這墳頭上的劍,則是陪葬自己主人而長眠於此的。」

「哦」莫海峰哦了一聲,但還是不禁的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劍冢。

這時就見劍林中紅光一閃,再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但也沒有多想,只是認為自己看錯了。

彎彎繞繞的走了將近一個時辰,二人才到了目的地。

「到了,峰兒。不過為師就不進去了,你自己進去就行,不過能不能拿到師太祖留下的功法,就看你個人的造化了!」

王昆說罷,從袖子里掏出一塊令牌,往空中一擲,令牌中便冒着噗呲的電火花,電火花懸浮在洞口,像蛛網一般蔓延,隨後就覆蓋住了整個洞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