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航空公司主角程嘉義趙銘澤

航空公司主角程嘉義趙銘澤

2022-05-13 22:12 作者:程嘉義

章節介紹

航空公司里,充滿熱血的年輕人飛行員和空姐成長和愛情的故事

在線試讀

第一章 初次相會

精彩節選

今天的飛行經過了雷電雲層,飛機做了繞飛,到達機場後又因為航空管制排隊饒了兩圈,晚點十幾分鐘。

程嘉義做完飛行報告,看了一眼手錶,下午四點。凌晨四點就在深圳的賓館醒來,現在感到有些困。

程嘉義閉眼睛深吸一口氣,積攢能量。

身後響起了腳步聲:「嘉義,正好你在。」

程嘉義回頭,看到是趙總,身後還跟着一個年輕人。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趙銘澤,二副。明天做你們組的觀察員。」

程嘉義面無表情,看了趙總一眼,又看趙總身後的年輕人:「長的挺帥,小鮮肉。」

趙銘澤心裏有點不滿,皺了一下眉頭,沒有說話。

「我聽說過你,轉執照(飛行員拿到國外飛行執照後,在國內參加相應考試,以獲得國內飛行員註冊資格)的時候所有科目一次全過,升級速度也創了公司內記錄。」

趙銘澤還是面無表情,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程嘉義,公司排名第一的飛行員。今天終於自己有機會和他一起飛行。有機會,解開自己心中持續了十五年的謎團……

自己該恨這個人,還是對他只是一場誤會。

初次見面,程嘉義「小鮮肉」的玩笑,讓趙銘澤很不喜歡。

當天下午,程嘉義趙銘澤,以及機組右座(副駕駛坐在右座)李明,按照流程在飛行情報室開了準備會。

趙銘澤發現程嘉義一直在注意自己的表現,但沒有對自己做任何評論。

趙銘澤仍然像第一天開始學習飛行一樣,用專註認真到教條的態度,對待每一件事情,趙銘澤對自己的要求,就是比別人都要好,最好。

當天晚上趙總給程嘉義打電話,問對趙銘澤的初步印象。

程嘉義評價:「有些死板。缺少靈活性。」

「是可造之才嗎?」

「恐怕沒有你們期望的那麼有潛質。再看吧。」

「你知道他是誰的兒子嗎?」

程嘉義眨了眨眼睛:「知道。」

「多關照一下。」

「我也很教條。」

趙總嘆了一口氣,搖頭。

第二天凌晨四點半,機組人員集合,李明按照規程檢查航油,和工程部溝通飛機機械情況。趙銘澤凌晨四點就到,已經在李明之前核對了相關信息。李明對趙銘澤積極態度沒有誇讚,也沒有表示不滿。

五點半飛行準備會議,公司安排乘務長鄭馨雲帶六名空乘與程嘉義組成機組。程嘉義按照規程開會,布置檢查各項工作。飛機預計八點四十五分起飛,由上海飛往成都。

八點四十分,乘客登機完畢,行李入倉,塔台給出放行許可。李明準備從一副升機長,程嘉義本來想要讓他坐左座主飛,但準備會的時候,臨時改了主意,還是自己飛行。原因就是做觀察員的趙銘澤。

程嘉義想要讓趙銘澤看看自己的工作狀態。

飛機在拖車拖行向後倒退,剛走了不到十米,突然拖車停下。

程嘉義和塔台聯繫,塔台告知剛剛接到通知,因為外事活動,有重要航班要先起飛。程嘉義航班要重新排隊。

有乘客詢問機組人員情況。鄭馨雲和駕駛室聯繫。程嘉義打開對乘客廣播,開始說話:「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機長程嘉義,您……」

程嘉義剛說到這裡,突然喇叭里傳來嘟嘟嘟……嘟嘟……有節奏的手機信號干擾聲。

程嘉義立即停了下來。

機艙內乘客互相看。有乘客喊:「誰這麼沒有公德!快起飛了不收手機!」

空姐蔣妍妍轉頭小聲問鄭馨云:「鄭姐,乘客手機能干擾到廣播喇叭?」

鄭馨雲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回答蔣妍妍問題。

程嘉義看李明和趙銘澤。

趙銘澤立即說道:「我沒有帶電話。」

李明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從褲兜里拿出電話。程嘉義吃了一驚:「李明!」

李明給程嘉義看手機屏幕,屏幕上顯示一條短訊:「橙橙一切順利!」

程嘉義問:「怎麼回事?」

「橙橙闌尾炎,他媽昨天半夜帶孩子去的協和(北京),我上機前進的手術室。我就想知道個手術結果。」

程嘉義皺眉看着李明。

這時候對講機傳來塔台呼叫:「MA8871航班,優先航班結束,請準備起飛。」

李明:「我立即關機。」

趙銘澤突然問道:「程機長,我們要取消航班嗎?」

李明愣了一下,立即回頭看趙銘澤:「小陳你什麼意思?不用這麼小題大做吧?」

程嘉義:「趙銘澤,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將剛才的事情寫入飛行記錄,按照流程……李副不應該繼續飛行,而是接受安全調查。我們這個航班……」

李明:「取消?!」

趙銘澤猶豫一下,點頭。

「用不用鬧這麼大?!」李明一下子提高聲音。

趙銘澤又猶豫了一下:「規定必須執行。」

李明:「你一個新人!要是取消航班,重新登機安排飛行機組,要多大損失你知道嗎?」

趙銘澤突然轉頭,問程嘉義:「機長!你認為不應該取消嗎?」

程嘉義看了看趙銘澤,又看了看李明。

李明緊張,但欲言又止:「機長!」

程嘉義深吸一口氣,拿起對講話筒:「塔台塔台,我是MA8871航班機長程嘉義。」

「這裡是塔台八號調度員,請講。」

「我們飛機出現安全操作錯誤,錯誤編號AJK673。航班請求取消。」

「……」塔台似乎有些吃驚,沉默了兩秒,「你確定要取消航班?」

「確定。」

「稍等……G81號停機坪已經分配,你需要停到一十三號臨時停機位。我現在安排調度車。」

「收到。」

程嘉義回頭看趙銘澤。趙銘澤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從程嘉義身上擴散開來,壓得自己胸口發悶。

但趙銘澤立即心中對自己瞬間感到的怯弱感到不滿,心底一個聲音:「我不應該怕他。」趙銘澤把身子挺直,毫不迴避看程嘉義。

程嘉義眼睛仍然死盯着趙銘澤,有看了兩秒。

李明手微微顫抖,咽了口唾沫,突然咆哮道:「小題大做!你算個什麼東西!」

程嘉義把手台再次拿起來,按按鈕接通乘務長,先簡單說了情況:「我廣播通知乘客,你做好安撫工作。」

鄭馨雲非常吃驚:「有多大的安全操作問題?」

「下機再說。」

程嘉義向乘客廣播,機艙瞬間乘客們就炸鍋了。

程嘉義向公司彙報,請求換飛行員。

二十分鐘後,飛機停好,程嘉義看着外面走下停機坪,抱怨叫罵不斷,滿臉憤怒的乘客。

這時候遠處開來一輛車子,是機場管理監察員。他們進入駕駛艙,先對黑匣子進行封存,然後帶走了程嘉義他們三個人。

公司因為飛行員調度的原因,當天下午三點半,航班才重新起飛。程嘉義等人接受幾場監察詢問後,等到飛機在成都成功降落,才被獲准離開。

總公司通知三個人全部暫時停飛,第二天公司會派相關部門人員組成工作組,來上海進行詢問,然後民航總局可能還要開聽證會進行調查。

所有人聽到黑匣子記錄的事情經過後,臉上的表情都很複雜,先是冷笑,然後無奈和困惑。但沒有人敢說趙銘澤有問題。

當天晚上八點,李明仍然被留在機場,程嘉義和趙銘澤獲准離開。

出了機場,程嘉義問:「你去哪?我送你?」

「我自己打車就行。」

程嘉義:「到市內要上百塊,我不要你錢。走吧。」

趙銘澤和程嘉義到了內部停車場,程嘉義的車子是路虎攬勝運動,把東西放好,上車。

趙銘澤上了副駕駛,車子內有些凌亂。程嘉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單身老爺們,疏於管理。」

這時候電話響了,程嘉義車子已經開出去,按了藍牙免提按鈕,接起來:「哪一位?」

趙銘澤沒想到程嘉義會用免提。

「機長,你終於開機了!我們組裡人都擔心呢。」

「妍妍啊。沒什麼事!估計最多降級,不會拘留判刑什麼的!」

「我不擔心,主要是咱們鄭姐姐,坐立不安的!」

電話里傳來一陣鬨笑聲,鄭馨雲的聲音:「小丫頭片子滾蛋!明天上天打掃二十遍廁所。」

「鄭姐!你臉怎麼紅了!」

電話里又是一陣鬨笑。

鄭馨云:「你拿過來,我和他說。」

「你等一下啊!」蔣妍妍把電話遞給鄭馨雲。

「我沒事。」程嘉義還沒等鄭馨雲開口,自己直接說道,「讓你們擔心了。」

「這回處分要很大吧?」

「估計我會被降級。不要緊,十五年前不也有這種事情嗎?」

程嘉義說著,回頭看了趙銘澤一眼。

趙銘澤心裏一動。

「李明會被停飛嗎?」

「應該跑不了了。」

「真的?」

「真的。也可能被開除。」

趙銘澤心中又是一動。

「今天下午整個機場為這事都亂套了,聽說乘客還打了地勤。」

「是嗎?醫院有醫鬧,咱這也應該發明個新詞,叫機鬧。」

「新來那小子,可真行!聽說是他堅持要上報,北京總部那邊同事都特意打電話過來問,說這和鬧劇一樣,但各種損失加在一起,估計又得上百萬。」

「你對新來那小子什麼印象?」程嘉義一邊問,一邊回頭看趙銘澤。

「長的挺帥。愣頭青。」

「嗯。他就在我身邊。」

「什麼?!那我們說話內容別讓他聽到,新人心理壓力大。」

「用免提呢。」

「啊?!」

「你們在哪聚呢?趙銘澤!你晚上估計也沒事吧?和大家一起熱鬧熱鬧。」

趙銘澤有些尷尬,不說話。

「他默認了。你把地點給我發過來吧。」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開車到了同悅ktv。兩分鐘後,兩個人來到302包房,推門進去的時候,趙銘澤有些尷尬,他有些緊張眾人對他的態度。

眾人已經預料到他會來,但眾人格外熱情的和程嘉義打招呼,然後有些故意的沒有人理睬趙銘澤。

程嘉義回頭看到了情況,但沒有任何表示,也沒替趙銘澤說話,只是忙着和大家說下午的情況,讓大家放心。

趙銘澤知趣的自己坐到了角落裡,有些尷尬,後悔自己為什麼非要來。

李明可能會被開除。

剛才車上的對話,讓趙銘澤心裏很不舒服。

「你上去唱一首啊?」

趙銘澤正低頭髮呆,突然耳邊有人說話。

同時一股好聞的香水味飄了過來。

趙銘澤立即轉頭,聲音有些不自然連忙說道:「哦……我唱歌不好聽。」

「害羞什麼?你多大?」

趙銘澤愣了一下:「26。」

「比我年齡大三歲,正好。」

「什麼正好?」

「我叫蔣妍妍,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趙銘澤。」

「你家裡哪的?」

「上海。」

「和我一樣。那大學呢?」

「北航。」

「也和我一樣!我們是學友。那一起唱一首吧!」

「我不了。我其實一會還有事,就走了。」

「你那麼大壓力幹什麼?是,你下午的事情有點遭人煩。但沒做錯啊!那比如我要是乘客,要是知道飛行員心裏掛着家裡人手術成不成功,不能全心全意飛行,我肯定有意見。我支持你。」

「那個李明,會因為這次的事情被開除?」

「有可能。」

趙銘澤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他家裡很慘,父親呢,卧床不起,母親輕度痴呆,媳婦沒工作,孩子念高中,馬上要上大學,全家都靠他一個人支撐。這次沒工作,他家裡頂樑柱就算是塌了。」

趙銘澤看蔣妍妍說話時表情說認真,也不算認真,但又不像是開玩笑的表情,愣住了:「你說的,是真的還是……」

蔣妍妍立即哈哈大笑,用手拍了一下趙銘澤肩膀:「你看你緊張的!我開玩笑呢!」

趙銘澤勉強笑了一下。

蔣妍妍大大的眼睛看着趙銘澤,眨了眨:「你可是我們公司的希望之星,以後可請你多關照啊!」

這時候鄭馨雲也走了過來,和趙銘澤打招呼,趙銘澤連忙起身對鄭馨雲表示尊重。趙銘澤正和鄭馨雲說話,一首歌正好唱完。音樂一停止,屋內瞬間安靜下來,眾人清晰地聽到程嘉義說道:「嫂子,我只能說盡量按照公司規程辦。等到北京,我去看你和橙橙。」

電話距離趙銘澤很近,趙銘澤清晰地聽到電話里傳來女人的哭聲,還有一個小女孩歡快的喊叫聲。

眾人都聽到了,一個空姐有些不耐煩的把音樂掐斷,程嘉義又和電話里李明老婆說了幾句,掛斷後,眾人都沒有了心情。有人提出散了,眾人都沒反對。

出門口的時候,趙銘澤聽到鄭馨雲和程嘉義低聲說電話的內容:「李明要是停飛,他家可能確實很麻煩。」

「他爸的病還在維持?」

程嘉義點了點頭:「回頭湊點錢過去。」

程嘉義說到這裡,正好看到趙銘澤跟在自己身後,只是看了趙銘澤一眼,沒有說話。

到停車場,程嘉義問趙銘澤是住在宿舍嗎?趙銘澤點頭。程嘉義大聲問:「誰回宿舍?帶他一段!」

眾人都沒好臉色。

趙銘澤能感受到周圍這些人那種壓力,職場新人,第一次飛行就成為焦點,趙銘澤胸口發堵,想要說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但就這一句話,都怕引起旁邊眾人更多的不滿。

程嘉義剛想讓趙銘澤上自己車,蔣妍妍高聲歡快的說:「我回去住!我送這個小帥哥吧。」

眾人沒有人說話,都彼此散了。蔣妍妍對趙銘澤說:「走吧!」

「我自己走也……」

「大男人,別婆婆媽媽。我半夜一個人開車不安全,你送送我我就不怕了。」

趙銘澤笑了。

只剩下兩個人,蔣妍妍也有點不像剛才那麼自然放得開,笑了一下,往前走。

趙銘澤跟上。

兩個人走過了幾台車,蔣妍妍去拉車門。

「怕哪摸哪?」趙銘澤一看到那輛車有些吃驚。(保時捷四門轎跑帕納米拉)

蔣妍妍笑了一下:「我爸非要我買的。說大車安全。你會開車嗎?」

趙銘澤點頭。

蔣妍妍:「那你來開吧。我開時候,總覺得馬路不夠寬。」

趙銘澤點頭,伸手:「鑰匙。」

「無鑰匙進入,你進去直接點火就行。」

趙銘澤有些尷尬笑了笑。

程嘉義回到賓館,立即給家裡打電話,問女兒學習的情況。程嘉義妻子是航空公司高管,四年前死於一場交通意外。之後女兒程佳佳由丈母娘照顧。他在外地飛行的時候,每晚打電話詢問家裡情況。

老太太和程嘉義說佳佳有點發燒,但孩子不肯吃降燒葯,老太太買了頭孢孩子也不肯吃。

「媽!抗生素不能隨便吃!感冒不是細菌性的,吃那個葯一點用都沒有!這事我和您說了好多次了。不但佳佳不能吃,您也不能一感冒就亂吃藥。」

「啊……知道了知道了。」老太太態度很敷衍,「孩子不吃藥,就在那干挺着,燒出毛病呢!」

「您隨時給測着點體溫。」

「壞了!」老太太突然聲音着急起來,「我燒水燒了半個小時了,忘了閉了!」

「啊?!」

「先不跟你說了……這記性……」電話傳來嘟嘟的忙音。

程嘉義看着電話,心裏極不放心。老太太年齡越來越大,腦子慢,反應慢,主意還正,許多事情就是不肯聽勸。

一個老太太,一個才十歲的女兒……

每次自己從家裡千叮嚀萬囑咐出來,程嘉義都擔心不止。

現在,程嘉義需要操心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趙銘澤……

程嘉義回想白天的事情,很快就想到了十五年前那場慘劇。自己當時做的,到底對還是錯?

趙銘澤對當年的事情怎麼看?

趙銘澤今天處理問題的方式,程嘉義心裏是很不贊成的……趙銘澤性格如此剛硬,教條,死板,對飛行事業,未必是好事。

這種性格的形成,說明他活的很不放鬆……很不放鬆……死板,是對自己心底痛苦的一種抵抗方式。

趙銘澤現在變成這樣,是不是自己的錯?程嘉義一想到這裡,煩惱起來。

這時候突然電話屏幕亮了,伴隨着一條短訊提示。程嘉義拿起電話看,是鄭馨雲發來的微信:「你睡了嗎?我睡不着。」

程嘉義看着屏幕,手指在小鍵盤上猶豫了一陣,才按到:「我現在……」剛按了三個字,又覺得不妥,把字都刪除乾淨,然後又重新寫道:「我在處理資料。有事嗎?」

鄭馨雲過了很久才回復道:「沒事,那你忙吧。」

程嘉義發了個抱歉的表情,之後把手機扔到床上。

程嘉義嘆了一口氣。

事情正式的處理結果是一周後出來的。李明被停飛,繼續接受調查。在公司的飛行生涯可能就此告一段落。未來是否能再上藍天,也很難說。

程嘉義作為機長有失職,職級從飛行教員降職為機長。

趙銘澤沒有處分,也沒有表彰。

程嘉義和趙銘澤從宣布處分決定之日起複飛。

從北京總部辦公室聽完通知後,兩個人一起離開。

上的士後,趙銘澤一直不說話。

程嘉義問道:「咱們公司按照慣例,每個新入職的飛行員都要找個師父。」

出租司機聽到飛行員三個字,轉頭看後視鏡。

趙銘澤沒有說話。

程嘉義:「現在大家都把你當刺頭,沒人願意帶你吧?」

趙銘澤不說話。

程嘉義:「我要是你,估計正在考慮離職,換個公司。飛行員按說辦辭職非常麻煩,公司會設置很多障礙。但你剛進公司,一次正式飛行也沒完成就出了這事,估計公司不會難為你。」

趙銘澤有些不滿,但仍然克制自己:「我會考慮。」

程嘉義:「或者你不用辭職,我當你師父。」

趙銘澤吃了一驚,看程嘉義。

「你願意嗎?」

「……」

「我因為你連教練都當不上,你怕我帶你,我會藉機報復?」

「……」

「你不是性格寧折不彎嗎?不挑戰一下?」

「……」

「那我當你默認了。這樣,現在我就給你上我當你師父的第一課。」

「什麼課?」趙銘澤努力想壓住自己心底的怒火,但忍不住反問的時候還是突然提高了聲音。

出租司機又往回看了一眼。

趙銘澤眉頭皺起來,看向窗外。

程嘉義:「我心裏對李明因為你失去飛行員職業這件事的看法。還有我對你當時堅持檢舉李明這件事情的看法。」

趙銘澤心裏這幾天想過無數次自己當時在機上那麼做到底錯還是對?但都一直沒有結論。聽到程嘉義說的話,趙銘澤猛地把頭轉過來,看程嘉義。

「李明被停職,我覺得應該。他一點不冤。」

趙銘澤眼角一跳,自己以為程嘉義要藉機會批評自己沒有人味,但程嘉義說的話完全出乎趙銘澤意料。

趙銘澤疑惑的看着程嘉義。

「大家同情李明,是因為覺得他只是關心家人,而且只是個闌尾炎手術,割了就完了,能有多大事?他的事情是有錯,但要付出這麼大代價,有些冤枉。所以就顯得你更沒有人情味。」

趙銘澤低頭不說話。不只是別人會這麼想。趙銘澤這幾天也數次想過同樣的問題。

「但我問你個問題。」

趙銘澤深吸一口氣釋放壓力。

「如果他女兒,闌尾炎失敗了呢?」

「……」

「可能性很小,非常小,我查了下資料,幾萬分之一。但還是可能發生。李明在起飛前,如果接到了短訊來的不是他要的結果。李明為了掩飾錯誤,很可能還是會選擇繼續隱瞞。但人心裏有重要事情時候,注意力一定會被極大分散。他就可能犯錯。飛機上幾百個乘客,可能是幾百個家庭。他家庭可憐,別人的家庭就可以容忍嗎?」

「……」

「飛機事故什麼特點?我問你?」

「幾乎不會出任何事故,但出事就可能非常危險。」

「所以……我們的原則是對所有潛在的威脅零容忍。李明犯的錯誤就是,他故意讓自己陷入了一個可能有幾萬分之一概率,但會很危險的情況。而且這一次他不被懲罰,再遇到類似情況時,他就會放低底線。任何飛行員的僥倖,都是事故的導火索。而且我看了民航總局的報告,裏面有一段關鍵的內容,是認為李明在這次事件中,表現出來的心理傾向,就是在有保守的選擇,就是向公司彙報情況,然後暫時停飛,和自己隱瞞,冒險飛行這兩種選擇中,他體現出了對可能風險的偏好。而李明多次的心理測試,都顯示他是偏保守型性格。這次的選擇和測試不符。這次出事後對他的再次測試,成績又既不偏向保守,也不偏向激進。所以結論是他在性格測試時,做了對應性準備,對自己的性格特點有故意隱瞞的行為。」

「這樣?!」趙銘澤有些吃驚。

出租司機聽的津津有味,又通過後視鏡看程嘉義和趙銘澤。

趙銘澤看到出租司機的目光,突然想到,程嘉義在有第三者在場情況下,仍然如此細緻講這些事情。是不是程嘉義的行為特點有炫耀表現,愛出風頭的特質?

這些特質,就是導致十五年前悲劇的原因?

趙銘澤想到這裡,突然心中一陣煩躁惱火。

「這樣的人本身就屬於不可控因素。民航總局在查找他以前每一次的飛行記錄,看有沒有其他隱藏的危險因素。李明的職業生涯,應該是徹底告一段落了。」

「但他家人?」

「他家庭負擔是比較重,父親有慢性病,治病要花錢,妻子沒工作,還有上學的孩子。這也是你這次受到大家攻擊和排擠的直接原因。一個客觀條件艱苦的人,犯點錯誤可以理解。這是人的同情心。但我們飛行員,絕對禁止這樣。」

「……」

「公司可能會酌情給他安排個地勤崗,他就算不能飛行,不在公司,在社會上找個收入穩定的工作難度也不大。當然沒有現在寬鬆。但他已經算是幸運者。我不覺得他多慘。悲慘這種情緒,往往是弱者給自己身上背上,然後讓自己弱的心安理得的借口。」

悲慘是弱者的借口……程嘉義這是在說自己嗎?

「說完李明,我說說你的錯誤。」

趙銘澤再次吃了一驚,程嘉義剛才對李明的態度,趙銘澤以為程嘉義是對自己堅持原則持讚賞態度。但他怎麼說自己有錯誤?

自己是教條的有些讓人反感,這算錯誤嗎?

「你肯定覺得自己堅持原則,做的沒錯對吧?」

趙銘澤猶豫了一下,說道:「對!」

「那麼我接下來說的話,我希望你能理解,不要讓我失望。」

「……」趙銘澤心裏一陣反感,扭頭看向別的方向。

出租司機樂樂呵呵的認真聽着,心裏琢磨:「這個當師父的真難侍候。估計是個段位高的飛行員。小的挺可憐。」

程嘉義說道:「你發現李明帶手機的時候,為什麼要第一時間指出來?」

「這有錯嗎?」

「你第一時間指出李明錯誤,只是單純向李明表明態度嗎?」

「那我還有什麼其他意思?」

「不論你心裏有沒有其他想法,在我這個機長來說,在當時那種情況,換成誰,都會認為,你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覺得如果你不說出來,我就可能會睜隻眼,閉隻眼,姑息這種行為。」

「我沒那個意思。」

「但當時,我就是這麼感覺的。你在強迫我,做出你認為對的唯一選擇。」

「這樣有什麼錯?」

「你這麼做,會讓別人覺得我,不能秉公執行規則。你是扭轉乾坤的那個人,以下犯上受了委屈,卻堅持原則的人,把我和李明,一起打向反面。」

「那你當時也可以表明立場!」

「和你搶答一樣,比誰先開口嗎?誰先開口誰就做的對,另一個就是要觸犯原則嗎?」

「那你說當時我該怎麼做?」

「你記住,你是機艙內職位最低的人,職場,不是法庭,規則允許範圍內,你要考慮你的位置,考慮領導的感受!我們活在現實的社會,別以為電視劇里,那些動不動就和領導對着乾的愣頭青,會在現實社會有好下場。」

「你要我放棄原則?」

「你還是沒明白。」

「那你說如果你是我,當時你會怎麼做?完全做應聲蟲,你說什麼,我就隨聲附和?」

程嘉義搖了搖頭,冷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是你,當李明手機拿出來,所有人都知道他違反規則了以後。我會先不開口,先等機長表態。機長是機艙內最高領導,遇到事情,他的權威必須要維護。這也是規則,你忘了嗎?」

趙銘澤愣住了。嘴張了張,突然發現程嘉義這些話,自己沒法反駁。

趙銘澤第一次意識到,當時自己在機艙里,因為對程嘉義本來就有的成見,確實對他預設了立場,認為他要放過李明,所以才急着第一時間表態,內心裏,有逼迫程嘉義的想法。

還有一點,報復的快感……

趙銘澤一意識到這一點,突然心裏有點後怕。自己一直要求自己一切越客觀,越不感情用事越好。但真的事情發生時,自己卻原來還是被衝動控制!

「等我先表態,我如果也堅持要取消航班。那給乘客,給公司,給機場帶來的那些損失,就都是我的責任!你一個新人,剛進一家公司,本來就應該謹小慎微一點,沒人喜歡能鬧的人。責任我承擔,你也沒違反原則,這不最好嗎!」

趙銘澤低頭不說話。

「反過來說,如果我真的要維護李明,那時候你再反抗,不是更顯得你遵守規則,大公無私了嗎?而且還可以順便真把領導也搞倒。對了,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我怎麼總覺得你好像對我有敵意?說不定你還真想把我搞倒。」

「我沒有……」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但這時候你在說話,還會讓大家都覺得你不近人情嗎?大家會覺得你公正無私,堅持原則,對你都是正面評價。這樣混職場,不比你現在處理的聰明得多?你還會事情發生後弄的和烈士一樣那麼悲慘嗎?」

出租司機忍不住笑着插話道:「小夥子!你師父厲害!啥都辦了還不挨罵!這混職場!能不升官發財?!」

程嘉義笑着對司機說道:「謝謝啊,師傅。」

出租司機:「我也上了一課!我要是早會這些,現在也在單位當領導了,還能開出租?相見恨晚!」

出租司機和程嘉義都笑了笑。

趙銘澤一點也笑不出來。一種挫敗感。自己處理這次的事情,要是真的能像程嘉義說的那樣那該多好?

但當時自己如果真不表態,程嘉義會姑息嗎?

趙銘澤有一種感覺,他會!

這個人只是嘴上說得漂亮!

「你這十來天停飛,都幹什麼了?」

趙銘澤沒想到程嘉義突然問這樣的問題,愣住了。

「有做模擬飛行嗎?」

「……」

「體能訓練呢?」

「……」

「文化課呢?」

「都有做過。」

「那完成以前的基本量了嗎?」

「沒有。」趙銘澤心裏煩躁,這幾天也沒人監督,完成的沒有之前認真。

「一會回公司,你把今天欠的任務先都做完,每完成一項給我發微信。明天所有項目加倍。公司後天可能會給我們安排航班,前期準備任務不準出錯。別讓我找到機會罵你。」

「……」

「你要是現在後悔認我這個師傅,你可以提出來。」

「我……」

「但我看你,未必捨得這個和公司最好飛行員學習的機會。師傅,到了謝謝。」

三次交鋒,趙銘澤次次落在下風。

而且程嘉義性格忽陰乎陽,自己完全摸不清他的套路。

這個程嘉義,不好對付。

但自己,也不是好欺負的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