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求小說《女總裁的上門神醫》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求小說《女總裁的上門神醫》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13 22:13 作者:心如火

章節介紹

他本是富家大少,卻家道中落!遭兄弟背信棄義,老婆冷眼看不起,所有人都嘲笑他是個廢物天無絕人之路,偶獲傳承,人生再次開掛逆天醫術,誰敢造次?銀針在手,天下我有「什麼,你是龍都首老想插隊治病?給錢,排隊,基本素質呢?」「什麼,你敢對我老婆動手動腳?看我銀針扎不扎你…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掘墳之仇

精彩節選

「張浩,今晚晴雨父親的生日聚會,你不用去參加了。」

周家別墅,張浩下了班,推開大門,便聽到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

「媽,為什麼?」

張浩神情一僵,原本準備換鞋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帶着詫異望向大廳沙發上坐着的丈母娘王艷。

為了老丈人的生日,他不僅提前下班,還精心去挑選了一件禮物。

誰知道,卻得到這樣一個結果。

「你還好意思問為什麼?」

王艷一臉怒色,眼神中帶着蔑視:「這兩年來,你除了花我家晴雨的錢,還做出了什麼?」

「媽,我也在不斷努力,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讓我不去參加爸的生日聚會?」

張浩壓下心中的憋屈,看向丈母娘。

「呵呵,你在努力?若不是晴雨的關係,你一個病秧子,連保安都當不上,還有臉談努力?」

王艷一臉鄙夷,冷聲道:

「我周家當初真是瞎了眼了,受到你那無能父母的哄騙,才會和你家聯姻,讓你這廢物娶了我家晴雨。」

「你嘴巴能不能別這麼刻薄?」聽到丈母娘辱及父母,張浩忍不住了,臉色鐵青,低吼了一聲。

這一吼把王艷嚇了一大跳。

兩年來,張浩在家一直任勞任怨,罵不還口,溫順無比,突然發怒,讓王艷有點錯愕。

不過,馬上她就恢復了過來。

臉上泛起了怒色:「你這廢物說誰刻薄?當年若不是我周家收留你,你早就隨你那無能父母一起死了。

現在說你兩句,還敢給我發脾氣?

看來你還沒明白,你不再是曾經的張家大少,而是一個無能至極的殘廢,一隻我周家養的狗!」

狗?

聽到如此羞辱的詞彙。

張浩心中既屈辱又憤怒,雙拳緊握,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肉里,他卻沒有感到一絲疼痛。

冷冷看了丈母娘王艷一眼,轉身離去了。

「要滾就給我滾遠點,以後別再回我周家。」王艷一臉冷漠,她巴不得這無能女婿滾出家門。

張浩咬着牙,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去,在周家像狗一樣活着,他早就受夠了。

一路上,他想起了這兩年的辛酸與苦楚,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整個人渾渾噩噩的走在街上。

最後,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偏僻街頭,無助地蹲了下去。

往事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兩年前,父母的公司還沒倒閉,張浩也還是張家大少,那時候,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少年輕狂,簡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一次意外的邂逅。

他認識了妻子周晴雨,一見傾心,然後通過父母的力量,與周家聯姻,成功娶到了夢寐以求的女神。

可沒過多久。

父母的公司就遭遇了重大危機,公司倒閉,巨額欠債,父母入獄,然後自殺。

一樁樁噩耗,接踵而至!

對張浩來說,那時候的天空都是黑色的,看不到一點光明。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他最為悲傷的時候,居然又意外被車撞了,幸運的是,他活了下來。

不過卻因傷勢太重,足足昏迷了七天七夜。

短短几日,他從一個家財萬貫、人人吹捧的帥氣大少,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垂死病人。

曾經巴結討好的兄弟、朋友、親戚都不見了。

在張浩醒來躺在病床上,生無可戀,準備自殺的時候,一個並不愛他,卻因家族利益而結合的妻子晴雨出現了。

她照顧了他整整兩個月。

因為妻子,他重新泛起了活下去的勇氣。

當時,他問:既然不愛他,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

妻子只說了一句話:我不想欠你什麼,曾經你為了追我,付出了太多,我只想問心無愧,但你別誤會,我依然不愛你。

幾個月後。

張浩康復了,卻落下了永久的殘疾,一隻跛腳的腿,外加腎臟破裂的內傷。

一無所有的他,住進了周家,成了一名上門女婿。

轉瞬,兩年過去了。

這兩年里,他忍受丈母娘及其親友的各種羞辱,在周家任勞任怨、只想用真心和努力,改變他們的看法。

當然,他更渴望得到妻子晴雨的認可和愛。

可今天。

丈母娘罵他是一條狗的時候,他知道一切幻想都破滅了。

男人,你若沒錢,無論多麼真心,對女人來說,都是假的!

張浩站了起來,擦乾眼淚,心中一片茫然,不知該何去何從!

自從父母公司倒閉、破產入獄自殺後,再沒有親戚、朋友、兄弟和他來往,走出周家後,他還能靠誰?

在這孤獨無助的時候。

他想起了曾經愛他勝過自己生命的父母,心中湧出了強烈的思念,決定去他們墓前好好傾訴一番。

也好陪陪他們。

帶着沉重而悲痛的思念,張浩一步步朝父母的墓地走去。

一個多小時後,他來到了父母的墓園,卻看到了一副目眥欲裂的畫面。

只見父母的安息之地,居然被破壞得滿目瘡痍,墳被挖了,墓碑倒了,他們的骨灰盒被丟棄在一旁廢土上,沾滿了泥土。

「爸媽……」

張浩悲吼一聲,一瘸一拐地沖了過去,跪在地上,抱起地上的骨灰盒,眼裡滿是愧疚,他不斷用衣袖擦拭骨灰盒上面的泥土,嘴裏念道:

「爸媽,兒子對不起你們,連你們的墓都沒保住。」

「那個誰?誰讓你進施工重地的?趕緊給我滾。」

就在這時,一道帶着憤怒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施工?

張浩聞言,抬頭帶着憤怒的目光看向正走來的一行人,質問道:「是不是你們破壞了我爸媽的墓?」

帶頭的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西裝革履。

其後跟着五六個青年,穿着非主流的衣服,頭髮染得花花綠綠的,其中一個還打了鼻環,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特么誰呀,給你三秒,趕緊滾。」

中年男子根本不屑回答,態度極其兇惡。

「是不是你們破壞了這裡的墓,將裏面的骨灰盒丟在廢土。」張浩抱起骨灰盒,站起身來,指着父母的墓大聲道。

「就是老子!你想怎麼著?」

中年男子昂着頭,對於挖人墳墓之事,毫無愧歉之意。

「我殺了你。」

聽到始作俑者就是眼前這中年人,張浩頓時怒從心起,放下骨灰盒,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就沖了過去。

此刻的他,完全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草,找死!給我狠狠打。」

中年男子被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了一步,同時不忘指揮手下動手。

五六個青年一哄而上。

張浩內臟有傷,腿腳又不便,本來打一個普通人就費勁,何況是一群人。

立刻被打倒在地。

然後拳頭便如雨點般落下,他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只好抱着頭,蜷縮成一團。

一下,兩下……

不消片刻,張浩便被打得遍體鱗傷,口鼻流血。

「為了一個破盒子,你特么還想打我?甚至要我命?老子今天就徹底毀了它。」

中年男子怒火中燒,撿起了張浩父母的骨灰盒。

「不許動我爸媽。」

張浩用儘力氣,想要推開圍毆自己的人群。

可他太虛弱了,根本無能為力,只能不斷嘶吼:「不許動我爸媽……」

「哈哈,老子偏要動,你能怎樣?」

在大笑中,中年男子一把將骨灰盒,狠狠摔在旁邊的硬石上。

砰地一聲。

骨灰盒四分五裂,裏面的骨灰散落一地。

「啊……」

張浩瘋狂了,猶如發怒的公牛,一頭撞開了前面的人,然後朝中年男子衝去,他撲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手疼得無法握拳,就用力抓對方的臉。

「哎呦……」

中年男子慘叫了一聲,連忙用力推開張浩,同時怒吼:「快打死這瘋子……」

身後幾個青年一擁而上,拳腳相加。

腹部,頭部……

重拳一拳拳揍下,張浩癱軟在地,昏過去了。

帶鼻環的青年,狠狠踢了張浩腦袋一腳,見沒有反應,詢問道:「劉經理,這人昏迷過去了,還要繼續打嗎?」

中年男子摸了一下臉上的傷痕,感到一絲火辣辣的疼痛,猶不解恨道:「你們再狠狠揍一頓,給我廢了他,然後丟到山下,別髒了我的風水寶地。」

十多分鐘後。

幾名青年男子,抬起渾身是傷的張浩,丟在了山腳下的廢物堆里,然後揚長而去。

血靜靜的流。

誰也沒注意到,張浩佩戴在胸前的平安符,在染血後,突然閃過一道絢麗的七彩之光。

而後,沖入了張浩的腦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