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青山小道》青竹游

最新章節《青山小道》青竹游

2022-05-13 22:14 作者:綠小道

章節介紹

原名青竹遊記,仙俠,魂穿,無敵,故事 在這有妖有仙有神獸的世界中,普通人李青竹在其中遊歷 斬妖除魔 腳踏真龍 桃樹精魅 京城花魁 少年天驕 白毛龍女 形形色色的人物角色,勢力,寶物,全都在這世中呈現

在線試讀

第5章 爽一下

山林里,正處盛夏中,蟲鳴鳥叫好不悅耳,樹木遮擋,陽光透過樹葉照在林中小道,小道上染出一層柔和光暈。

雖說美景如此,但在小山道上走着的某人又覺得新鮮,又有點憂愁。

「唉~李青竹啊李青竹,終究是道心不穩,你可管好腿啊,別給我反悔跑回去帶上桃華。」

「唉,看來是與這副軀體越來越融洽了,對自身某些情感越來越控制不住了,看來以後再想在妹子面前保持臨危不亂可能有些辦不到咯。」

「想來想去,還是繼續看風景吧,還能讓自己舒心些。」

山道上,變幻了一身普通布衣的李青竹又在自言自語,好在山道不常有人走過,不然撞到李青竹,可能會誤認為撞到了什麼妖冶山妖。

最後,他拍了拍臉頰,道:「繼續走吧,還有很多東西事與物在等着我經歷。」

整理好心情,李青竹繼續上路。

山林里時常有着一些個小動物在樹枝上或樹叢里探頭看着李青竹,不過他也不見怪了,這些未開靈智的小生靈對靈氣一事較為敏感,多是被青竹劍泄出的絲絲氣息吸引。

如果機緣到了,吃上或用上一些靈物,這些小傢伙們可就開智有望,一輩子的造化與翻身的機會都在這些東西上面。

如果還只是一介走獸,最多的後果只有成為他人果腹的吃食罷了,所以這方世界未開智的小生靈們天生都對一些有靈氣的事物很敏感。

多有平凡人被一些小動物小走獸引去獲得些許靈物,但大多是惹禍上身,結果落得滿門無一生還的下場。

少數人卻是命好,迷迷糊糊的就闖入了修仙的道路上。

李青竹也沒想過要做什麼小妖養成計劃,一路上都是拂出一股柔風將圍上來的些許走獸們裹挾帶走,至於這些花花草草山樹石頭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因為都不會動。

石,樹,花,器物,這類靜物最是難以開出靈智,除非有人對其飼養靈氣,或有着得天獨厚的位置,不過想要開智,需要的時間也是極久的。

………

天下大部分的地界一般都會有着管制一方的土地爺,李青竹曾出於好奇,在剛出竹林地界幾日時探查過幾處地界土地爺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最后土地公的模樣差不多都是穿着得體,拄着一根藤條或者樹枝拐杖,正常老人家面容,與電視劇里的一些土地公們差不多。

且土地爺們都很忙碌,畢竟一般地界上有些小問題,或者地界上的百姓們出了什麼事,有什麼要求,土地爺一般都會去看看,看看怎麼解決,能不能解決。

為了不打擾這些忙碌的老爺子,李青竹更加收斂氣息,但青竹劍上的那點沛人心弦的靈氣李青竹沒有過多掩飾,總得泄露點東西讓別人覺得自己高深莫測是不是。

作為也曾是華夏中二少年的他,怎能不小小裝一下子?

不過散露出的氣息環繞範圍不大,只有近身李青竹十餘米時才會發覺。

就這麼走着,李青竹發覺四周的小動物們愈來愈少,但卻是隱約間到一股氣味,不算難聞,似乎還有點香。

四周山路逐漸寬闊,雜草也少了些許。

「估計是快到有人煙的地方了。」

李青竹沒再探查命運線,但一般如果是這樣突然不尋常起來的話,看來應該是又要有事發生了,不過自己的目的恰好就有湊熱鬧一項,就順着氣息走了過去。

他約莫走了半柱香,山道前左側有一處空曠地,小空地處立着一座小亭子,那邊站着幾個人。

氣味越來越濃,但越是接近那氣味反倒是越來越有點好聞了,李青竹從沒聞過這種氣味。

而後他給自己捏了個手訣,全身上下隱去身形,從而消失不見,半點氣息也無泄露,做完這些,他朝着那小亭子走去。

亭子中,一長得清秀可愛的少女正抱着一男孩,蜷縮在亭子里的長椅上,不敢抬頭看那幾個圍着她的幾人。

有三名身着華服,頭戴一方白玉道冠,身背長劍的男子,正站在那蜷縮抱着男孩的少女身前。

「鈺師兄,好不容易順着味逮到這修成人形小狐狸,就這麼奉公行事……」

三人中,左邊一面容清秀的男子,此時正面露猥瑣樣,捏着鼻子道。

話罷後嘴邊還嘀咕了一句真騷。

頓了頓後那人語氣一換道:「師弟我可是聽說有些修士在去除狐妖身上的那股騷味後,私下把修鍊成精狐妖視作禁臠,日夜笙歌啊。」

而站在中間那名俊秀男子抽動鼻翼後,皺了皺眉,聽到身旁師弟所講,撇了一眼亭中那正發著抖的少女背影。

「……綁起來,帶回我們院子,還有,找些靈物香囊來,給那小狐狸繫上,待我用完她後,再贈予李師弟你吧。」

右邊那尖臉男子看着那二人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被稱為李師弟的男子面容有些奉承意味,他道:「自當如此,定是鈺師兄先行享用了。」

而後那「李師弟」看着少女懷中的小男孩道:「行了別裝了!答應你的事等會再談,先讓開,先讓我綁了這小狐狸。」

狐狸少女聽到這番言語抖得更是厲害,嘴邊不斷碎碎念着「放了我吧,對不起」這兩句話,可聲音太小,沒多少人聽見。

狐狸少女懷中的男孩聽到後立即掙脫出少女懷中,小跑到那三人身後站着,那男孩長了一雙耳朵,看來也是一隻妖物。

狐狸少女抬起頭看着方才還在自己懷中的男孩,眼神有些不可思議與恐懼。

她聲音微小道:「小常…」

她以為人類男子只是來調笑自己。

少女抬起頭喚了一聲那男孩的小名後,看到挺拔的三道人影在眼前,她立刻低下頭,嘴唇又顫抖的重複剛才那兩句話,她實在太害怕了。

從小奶奶告訴她的戒訓太多了,狐狸少女知道他們口中說的「禁臠」是什麼意思,此刻狐狸少女想跑,但不敢跑,她知道自己根本跑不掉。

鈺姓與李姓男子看到少女抬起頭的那一瞬的,臉色再也綳不住,一股淫猥的貪婪目光照在狐狸少女身上,此刻連那一副人模狗樣的鈺師兄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嘿嘿~可真是一副美人面相啊~」

隨即,那李師弟左腳抬起。

三人中最右邊那名尖臉男子站得較後,伸手抓住了背後長劍。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打破這幅不順心的場景。

「剛繼續旅途,就又遇到這種糟心事,要不是我恰好撞見…」

話音一落,早在狐狸少女身旁亭子長椅坐下的李青竹突然浮現,他只手輕輕將狐狸少女往懷裡攬去,雖然動作曖昧,但他臉上神情可不怎麼好,他陰着臉看着那二人。

少女突然被抱住,她以為自己已被擒住,便僵硬着舒展身子,彷彿是認命了般,但是待她抬頭看向抱着她的人時,卻是看到了一副陌生俊逸面孔。

但不知怎麼回事,少女看到此人面龐後,便稍稍安心了些許,不再有之前那麼懼怕。

就莫名安分的趴在李青竹懷裡,感受着這一絲絲的安全感。

三人中最右邊的尖男子緩緩放下了握着劍柄的手,看向李青竹,臉色變得凝重些許。

而剩下兩人臉色齊齊一變後,看着那背着一柄怪異青綠之劍的男人,雖說很是惱怒,但還是有些不敢妄動。

就在鈺姓男子剛想開口時,就被李青竹打斷。

「行了,無甚意思,不想看套路式的問我是誰,直接出手吧,我贏你們死,你們贏了我…呵呵,你們也不可能贏。」

李青竹眼神不屑着盯着那三人,語氣淡怒,而後他抽了抽鼻翼。

「真不知道幾位鼻子是什麼骯髒事物形成的,也只有你們這等跟着狗一道叫喚的人才會介意這小姑娘的氣味了。」

狐狸少女這時抬頭看了眼李青竹後又低下頭去,她覺得眼前男人帶來的安全感愈發充實。

而後,李青竹又道:「右邊那位,想走的話,現在可以走了。」

鈺姓男子見李青竹一臉囂張着指點他們的生死,本就被突然出現的李青竹惹出了些許真火的他,此刻瞬間怒意上涌。

但他想到了銘記在心的一些長輩戒訓,不要與離奇出現的怪異人士太過劍拔弩張,他很有可能是遊玩世間性情怪異的高人。

事實上,三人也遇到過幾次了,特別是這種荒郊野嶺,不過他倒也不算很怕李青竹,這裡離自家山門地界也不過百里地罷了。

想到這,那頗為人模狗樣的鈺姓男子壓下怒意,只手搭在了也想爆發的李師弟肩膀上。

他努力壓着怒意道:「呵呵~不知高人來此作甚,在下乃道妙山門人,此次出行只是為了行走於世間,做些善舉,好讓宗門與我這幾位同門師弟,在世人面前有些好口碑。」

「此次前來,正是捉拿這禍害百姓的小狐妖,對了,在下的山門最是喜愛後輩,不管是資質差還是資質好的,一律都對後輩極好,前些日子山門前輩更是贈與在下一口好劍。」

懷中少女,害怕道:「我,我沒有,我沒有做害人的事情。」

那鈺姓男子沒有理會少女的話,只是自顧自拔出背後寶劍,果然劍吟鏗鏘,連綿不絕,只是缺少着靈韻,也只不過是一口鍛造到極致的好劍罷了。

鈺姓男子語氣溫文爾雅,聲音一聽上去就像是個翩翩佳公子,一聽就會覺得這樣談吐得體的人不像是行強盜所行之人。

李青竹輕撫狐狸少女微微顫抖的後背,示意她安心,隨後開口。

「嗤~鈺公子怕是那什麼勞什子道妙山某位掌權人物的子嗣吧,當著我的面綁架無辜少女,還想將其訓成禁臠,想着此等淫邪猥褻之舉,還有臉說出下山來做點善事?」

「道妙山?在下可沒聽說過,鈺公子信不信,我動動手指頭,道妙山就得滅了?」

李青竹嗤笑道,神情更為不屑,不是他裝,他本就有那資本,且他也真的有些怒了,果然實力越大想法也就會越大。

而鈺姓男子沒再有說什麼,臉色轉為微笑他淡淡道:「不信。」

叮!

剎那間!鐵器獨有的碰撞音色響起,那鈺姓男子握在手中的寶劍瞬間斷開,斷口處平滑整潔,猶如鏡面,斷掉的半截劍身插入小亭子下殘破的石磚上。

三人眼帘微張,顯然是被驚嚇到。

李青竹:「呵呵,最喜歡你這種人了,鈺公子要再敢動點莫須有的小念頭……」

話罷,也不給人說話的機會,小亭子的內氣壓瞬間增強數倍,站着旁邊完全不敢吱聲的李師弟與他那鈺師兄瞬間被壓砸在地。

而站在右邊的尖臉男子卻無事,他想伸手拔劍,但剛摸到劍柄的手掌突然奇重,劍鞘入口處,全身調動出的靈氣向兩邊噴涌,似乎被什麼壓着,劍只拔出幾分,而後全身動彈不得。

而此時李青竹背後的翠綠青竹劍激射而出,懸浮半空,發出一道鏗鏘劍鳴,劍尖指向尖臉男子頭部。

尖臉男子瞬間汗毛倒豎,盯着那掛着奇怪劍穗的劍,眉心隱隱作痛 一股極其巨大的危險感與鋒利感在他心中突起。

但李青竹這時道:「知道你是心善之輩,你可以完好的站着是因為你有着救人之心,想走,可以現在走,不走,在這塊地界很快就會有道妙山的人找到你。」

尖臉男子神情有些掙扎,但想到那姓鈺名攏習性和惡名。

此次前來,只是那日被躺在太師椅上的鈺攏隨手點取的護衛弟子,他還記得當時一名長老卑躬屈膝,捧着一柄花名冊,讓着鈺攏挑選護衛。

他轉念一想,回到山門必定被那權勢極大的鈺攏給落井下石,這鈺攏根本不會管你有沒有為他出頭為他拔劍,只要是心情不好都會藉由身邊的人發泄發怒。

尖臉男子又想到了山門內的老師傅……

思量片刻後,尖臉男子點了點頭,便感覺身上一輕,便扭頭快速向山林中飛去。

李青竹每次出手都要隔絕天地,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爆發出來。

所以從出手到現在,道妙山門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小亭子內發生了什麼,也不會有任何人可以前來救援這兩位道妙山「高徒」。

壓強太大,石板上的兩人四肢早就斷得差不多了,李青竹撇了一眼那呆立在場的狗妖男孩。

「你也走吧,別再注意他人看法了,免得再次把禍事帶給身邊親近之人。」

李青竹對這狗妖有些怒意,主要原因是沒有他就沒有這檔子事,李青竹還在地球的時候,最受不得這種良家少女被玷污的情節,而這狗妖差點造就了這番局面。

這次事故李青竹已經看清楚了,這小狗妖因為那對狗耳吃了不少苦頭 ,一直想着讓耳朵消失,恰好碰見鈺攏一行在抓那種禍害百姓的妖給自己增添名聲。

狗妖知道這是附近鼎盛仙人聚集處下來的,隨即打探清楚,對方許諾可為他治好耳朵後,將主意打在自己好友狐狸少女身上。

狗血,真他娘的狗血。

李青竹想了想,意念一動,青竹劍瞬息間斬掉了狗妖男孩的雙耳。

「此番斬去,便不會再生,去吧。」

那狗妖成精的男孩早就被嚇破了膽,頭上那雙恨不得砍掉的耳朵這麼掉落,也不知道該是開心還是痛苦。

隨後就這麼捂着流血的腦袋對着坐在李青竹與狐狸少女跪下磕了個頭後,捂着耳朵跑進了山林。

不斬掉他的耳朵,還可能會出來害人,還是今天給他留下些告誡吧,思來想去,李青竹還是覺得自己不太聖人得起來。

最後,李青竹看向趴在地上,整個臉面都被壓在石板上的兩人,他鬆了些許靈壓讓那鈺攏抬起頭,問道。

「鈺公子?現如今作何感想?認錯了,也就放了你們。」

事實上李青竹這麼一番操作下來,理智差不多恢復了些許了,他在思考要不要去警告警告。

他又想到這次事件,這方世界牛頭人事件何其多,我即使能制止,但這又有什麼意思呢?

不去想不去看,遇到就解決,果然當自己真有了這種力量後真的會令人膨脹,但他依然會堅守想做好人的本心。

時間停止,思考了一會後李青竹也有了些許想法了。

時間開始流動,他看着那鈺攏,待他說出他的決定。

一臉血漬,面容疼痛得有些扭曲的鈺攏不再有之前那般俊秀溫雅。

他在想李青竹是不是在騙人?現在給予自己台階下是不是怕了?但剛剛那一瞬……

此刻他想賭,想賭李青竹修為也就這樣了,他賭李青竹那一剎那的那股氣氣息比不上自家老爺子。

念及於此,他想到在山門轄地內種種囂張跋扈,次次都有着山門給自己解決後事……

而後他控制着因為痛而扭曲的面孔,努力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道。

「道錯?我道妙山鈺攏何曾與人道錯過,你以為你是誰,就這樣想讓我道妙山鈺攏道錯?我劫掠只畜生,一隻臭狐狸怎麼了?哈哈哈!本公子做的這種事比你吃過的飯還多。」

極力說完這番他憋了許久的話,就舒暢的繼續趴在地上。

還在李青竹懷中的少女,見別人如此說她,眼神黯淡了很多。

回到自己最原本樣子的鈺攏有了一股舒暢感,這股感覺讓他覺得他賭對了。

「好,很好…本就有些猶豫,你這番話倒是讓在下堅定了些許,不過,我不得不說一句,愚蠢不是每個人都有,而你卻是佔了全天下愚蠢的一半。」

李青竹臉色也不再陰沉,而是平靜的說出這番話。

平靜的憤怒,才最為可怕。

而鈺攏的直覺此刻在告訴他事情好像有些不妙了,之前闖下那麼多禍事也都沒有出現這番感覺。

李青竹從亭中長椅站起,摸了摸狐狸少女的腦袋,看着這不經世事且心善如水的少女,他柔聲道。

「今天,我帶小姑娘你看場3d視覺盛宴,也算是作為剛見面就抱着小姑娘你的報答了。」

「那麼些個修仙小說里,總有一兩個出來蹦躂惹主人公生氣的小角色,一般還不帶腦子的一個勁去惹那些主角,以前還總覺得為何有這種人物,今天我總算也遇到了。」

話音一落,小亭子中的眾人消失。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