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天降萌寶:總裁爹地不好惹在線資源

最新章節天降萌寶:總裁爹地不好惹在線資源

2022-05-13 22:16 作者:桃花妖

章節介紹

所有人都以為,夏若若死了誰也不曾想到,五年後她攜子華麗來,驚艷北城「想追媽咪,先過我這關!」某包子雙手叉腰,專治各種不服某男陰惻惻地甩出一記眼刀子某包子大驚:「除了我爹地,誰都不能過!」

在線試讀

第2章 顧瑾深的女人

  五年後。

  蕭氏集團。

  「蕭先生,今天晚上在凱撒酒店有個酒會。」助理張軒遞過一份資料,小心翼翼地說,「另外,顧氏的人今天下午就會到北城了。」

  自從五年前太太失蹤後,他家蕭先生脾氣越來越古怪。

  同理,他這個助理的日子也是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唯恐一不留神觸碰了這「活閻王」的逆鱗。

  蕭季然接過資料,低沉的聲音不怒自威:「這次顧氏派過來的人是誰?」

  一提這個,張軒立刻來了精神,眼睛亮晶晶的:「是顧氏的首席珠寶設計師若若小姐,聽說今晚的酒會她也會去呢。」

  若若?

  一聽這兩個字,蕭季然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縮。

  三年前,自從那個叫若若的設計師以黑馬的姿態第一次在國際上獲得大獎時,他便記住了這個名字。在珠寶界,己有多年不曾出現這樣一位頗具靈氣設計師了。

  不過那位設計師脾氣頗為古怪,從不曾在公開場合露面,甚至連領獎也是找人代替,根本沒有人知道她到底長什麼模樣,甚至連年齡性別都是個謎。

  若若,夏若若,她們的名字竟然如此的相似。

  五年前那場大火併沒有找到夏若若的屍體,唯有燒焦的衣物碎片,還有那一地鮮血。通過DNA比對,確定是夏若若的。

  「看來顧瑾深對這次合作果然看重。」一想到夏若若,蕭季然的心情有些煩躁,伸手捏了捏眉心。

  見自家老大心情又不好,張軒連忙陪着笑:「的確。這位若小姐來頭可不小,聽說她可是顧瑾深的女人。」

  「顧瑾深的女人?」蕭季然微微蹙眉,突然對那個叫若若的女人產生了興趣。

  很難想像,像顧瑾深那種不近女色的傢伙,竟然還有女人能近的了他的身?

  北城機場。

  夏若若拉着行李箱,緩緩從安檢口走出。

  或許是機場酒店的燈光太過刺眼,隨着她的出現,眾人只覺得眼前突然一亮,四周陡然變得安靜下來。

  眼前的女子,豈可以用一個「美」字來形容?

  那冷艷絕美的臉龐,那隨風飛舞的長髮,還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無一處不美的驚心動魄。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傾國傾城吧。

  「北城,我回來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一抹不易察覺的恨意從她眼底掠過。

  「媽咪,來北城後我可以暫時不去幼兒園嗎?」一個萌出天際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尾隨在她身後,奶聲奶氣地問,「看天氣預報說,最近這幾天都有雨呢,而且很大的!」

  他穿着套白色的小T恤,戴着一頂小小棒球帽,**的小臉上漾着一抹痞痞的笑意,讓人有種看了就想立刻抱走的衝動。

  夏若若瞟了眼那個萌萌噠的小男孩,冷笑道:「就算是下原子彈你也得給我去!若凡,你最好記住來之前對我的承諾。不許打架,不許偷吃雪糕。這可不是美國,出了事沒人護着你。」

  雖然不願承認,但他那精緻的五官,那舉手投足時的神態,儼然一個縮小版的蕭季然。

  看着這張極為酷似的臉,她心情極為複雜。

  是她沒用,別的孩子唾手可得的一切,在他這裡卻只能是個遙不可及的夢。

  若凡調皮地做了個鬼臉,聲音軟軟糯糯:「這話你和爹地都說了幾千遍了呢,聽的我耳朵都起繭子了。」

  一聽「爹地」二字,夏若若不禁微微蹙眉:「叫叔叔!」

  果然,這些年來顧瑾深把這孩子給寵壞了,私下裡竟然連稱呼都給改了。

  萬一傳出去,對他以後再婚肯定會有不好的影響。

  「媽咪你真的好過分啊!」若凡撅起**的小嘴,一本正經地抗議道,「本寶寶連個爹地都沒有,難道就不能自己找個?如果你不喜歡我叫顧叔叔爹地,那你就給我找個啊!」

  找個爹地?

  五年前那場大火,早已經將夏若若的心給徹底燒死了。

  她真的累了,再也愛不動了。

  夏若若剛想說話,助理林櫻提着行李從後面追了上來。

  她生的五大三粗,走起路來風風火火,就連說話也是瓮聲瓮氣:「等等我啊!你們走那麼快,把我一大美女給拋在後面,萬一有色狼對本姑娘圖謀不軌怎麼辦?」

  「是啊,那確實太危險了,我們還是快走吧!」夏若若看了看她那強壯偉岸的身板,突然有些替那色狼擔心了。

  真不知道哪個不怕死的色狼敢挑釁這黑帶八段,不被這女漢子打的從此懷疑人生才怪呢。

  到了酒店,夏若若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便換了一條黑色的小禮服。

  她本就冰肌雪膚,明艷動人,即便不化妝,也依舊嬌媚無比,常被人誤以為是妖艷賤貨。

  剛出門還走沒幾步,她包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想必是顧瑾深打來的吧。

  「瑾深!」夏若若接起電話,笑容極為燦爛。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慈愛的聲音:「就知道惦記老公,連我這個親媽都不想了嗎?」

  原來是若太太。

  五年前那場大火,夏若若原以為自己會被燒的屍骨無存,想不到卻被顧瑾深所救,甚至還把她帶到了美國。

  若太太是顧瑾深的未婚妻的媽媽,因女兒的死精神受了嚴重刺激,連照顧她多年的老傭人們都不大認得了。說來也怪,在第一次看到傷痕纍纍的夏若若時,若太太就死死地拉着她的手,認定了是她的女兒回來了。

  從那以後,夏若若便以若小姐的身份在美國生活。

  「媽,其實我最想的就是您呢!」她嫣然一笑。

  這些年來,若太太待她視如己出。

  也唯有在她那裡,夏若若才真正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

  電話那頭,傳來了若太太孩子般開心的笑聲:「媽可把這話當真了啊。等若凡的事辦妥後,你就馬上回來,我們不要**市場了。如果瑾深怪你的話,媽把所有私房錢都賠給他得了。」

  聽着那溫暖的聲音,一股暖流在夏若若心底流淌着。

  **市場對顧氏來說有多重要,恐怕沒人比身為珠寶設計師的自己更清楚了。

  若凡的事她自然要辦,可工作上的事她也得辦妥。

  否則,她又怎麼對得起顧瑾深呢?

  「媽才偏心呢,公司給他,私房錢也給他,都不記得我這個女兒!」夏若若笑着打趣道,「好啦,開玩笑呢。我現在有事,改天再給你打電話啊!」

  她一邊笑着,一邊進了電梯。

  酒會已經開始了。

  七彩迷幻的燈光,照亮了各種顏色的眸子。高腳杯里微微泛起的紅浪,映紅了一張張鮮活的臉龐。

  一個眼鏡男一抬頭,猛然看到剛進門的夏若若,眼底頓時掠過一抹驚艷的神色。

  「小姐,一個人?」他端着杯紅酒,一臉諂媚的過來搭訕。

  夏若若生性不喜交際,如果不是為了顧瑾深,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會到這種場合。

  「我找人。」她面無表情地說。

  好不容易見到個絕色佳人,那眼鏡男哪能輕易放棄,陪着笑說:「不知道小姐找誰呢?或許在下可以幫忙。」

  夏若若並不看他一眼,徑直向前走去。

  在北城,那眼鏡男也算是有點臉面的人物,見這美人並不理他,便大着膽子去拽她的胳膊。

  這裡光線有些昏暗,賓客又極多,再加上為了躲開那隻伸來的臟手,夏若若一不留神,直接撞在一個人後背上,痛的她眼冒金星,鼻子又酸又疼。

  她一臉尷尬地捂着鼻子,匆忙道歉:「真的很抱歉。」

  那人緩緩轉過身,只覺得一股清冽的氣息迎面撲來。

  夏若若正低頭捂着鼻子,所以並沒有看清對方的臉,一直粘着她的眼鏡男卻看到了。

  一抹惶恐從眼鏡男臉上一掠而過,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諂媚:「蕭先生,幸會,我是張氏的副總!對了,剛才您沒事吧,沒撞壞您吧?」

  納尼?

  就夏若若這小體格,能把這銅牆鐵壁給撞壞?

  「沒事。」微冷的空氣中,傳來一個極其冷漠的聲音。

  一聽這個聲音,夏若若身體一僵,只覺得一個晴天霹靂在頭頂炸響,手中的包差點直接掉到地上。

  蕭季然!

  不是說他不來的嗎?

  他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