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禾千念什麼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禾千念什麼快穿之黑化男主不好惹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13 22:17 作者:千反衣

章節介紹

念禾的快穿系統升級後,以前只要吃喝玩樂就能完成的炮灰任務,升級後要攻略的是黑化後偏執男主,這她要如何招架的住 隱忍復仇的儒雅書生在她耳邊輕聲威脅:「小姐,日後莫要再看他人了」 霸氣側漏的前男友校霸將她抵在牆上:「念禾,再想着離開我就親自斷了你的腿」 冷漠深情的…

在線試讀

第1章 儒雅書生(1)

精彩節選

烏雲遮日,清風泠泠。

遠望過去皆是一片樹林,近看右側坡道的小樹木都有彎折的痕迹。

只見泥土道路一旁躺着一位身穿月白色百褶細紗裙的少女,少女身姿妙曼,膚白如雪,露出來的半邊側顏更是姿色天然,般般入畫。只可惜白紗裙上沾染了些泥土和沙子。

道路前方一位進京趕考的書生停下腳步,高大的身體半蹲下來,白皙修長的手探了探眼前少女的鼻息,感覺到微弱的呼吸便收了手站了起來。

他本就是漠不關心之人,救與不救有何區別?

他欲抬腳要離開這裡,剛抬腳就被一雙手輕輕的拽住。

景策垂下視線,入眼的便是少女虛弱嬌嫩的臉,右上的額頭磕破出了血,只見泛着淚光的清亮黑眸看着他,好像此刻他是她溺沉河水裡手上抓着的救命木板。

念禾蒼白的嘴唇費力的吐出這幾個字:「公子。。可願救我。」

看着少女手上露出的白玉鐲子,京城沈家么。

瞧着少女眼裡的期望,景策默然:「失禮了。」,便取下背上的書箱放在道路旁,蹲下扶住少女柔軟的身體靠在後背,薄唇微張:「手環緊了。」

念禾聞言收緊了手臂,然後前方的人便背着她毫不費力的站了起來,鼻尖隨着前面的風傳來一陣書墨上獨有的香味。

走了幾步見男人沒有要拿書箱的意思,她不由輕聲提醒:「公子的書箱忘了拿了。」

脖頸間感受到溫熱的呼吸,這陌生的觸感,景策頓了頓:「不用了。」說罷繼續往前走。

腦海里念禾正跟系統抱怨:「讓男主救我一命真不容易。」

「這可是黑化後的男主,一心想着求取功名報仇來着,能救主人一命就不錯了。」系統嘆了一口氣。

「統子,沒有這個世界的劇情么?」自從系統升級後,她一來這個世界便從馬車裡翻滾下坡,磕傷了額頭,腳踝也沒知覺了。系統只傳給了她原主的記憶,卻沒有整個劇情的內容。

「沒有哦,要靠主人自己。」系統在心裏道,為了讓主人更好的完成任務,主神後面改的。

「任務消除男主黑化值即可。」系統補充道。

「那也不是很難。」念禾想只要溫暖男主,感化男主不就好了。

系統內心。。。。

景策背着念禾徒步了一下午,終於到達離京城最近的一個鎮子,他找了最近的一個郎中醫治少女身上的傷。

郎中見少女氣質穿着不俗,書生樸素卻看起來貴氣文雅,便細緻問了大概情況。

處理完額頭的傷,再查看了腳踝的傷勢,只見白嫩的腳踝青紫紅腫,他拿了幾副外塗的葯出來,兩人看起來是大戶人家便拿的是價格不菲的葯:「額頭這幾日不要碰水,腳踝只是扭傷了,塗完這幾日便可行走。」

景策從郎中手中接過葯,問:「請問多少銀子?」

郎中伸出兩個手指:「八十文。」

念禾忙摸向袖中的錢袋:「公子不必破費,我來付就好。」說完沒感覺到袖子里的錢袋念禾僵了一下,尷尬的收回手,小臉漲的通紅,錢袋好像隨着滾下坡的時候不見了。

景策見少女紅透的臉,頭也低垂看着自己的手指,他把錢遞給郎中:「這些夠么。」

郎中大概數了數,多了幾文,剛要把多出來的錢遞給這位書生,卻見書生早已帶着受傷的少女離開了。

他想了想哪個達官貴人家的千金會受傷,而且兩人好像並不熟的樣子。。。。最近京城沈尚書嫡女好像失蹤了,該不會是。罷了,瞧剛剛那位千金也不像被綁的樣子。

走在大街上路過酒樓,裏面傳來一陣濃香四溢的肉味,念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問道:「公子餓嗎?」

景策停下來,唇角微抿:「不太餓。」

背上的少女輕微嘆了口氣,沒力氣的趴在男人寬肩上:「好吧。」

他頓了頓,大半的銀子都給了郎中,剩下的錢只夠住客棧了,到達京城還得幾天。

說話間已經來到一家客棧門口,小二見是兩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實在抱歉了二位客人,本客棧只剩一間了。最近趕考的人住滿了,若二位要去別家找也是如此,說不定已經沒有房了。」

念禾見此,忙開口:「一間即可。」說完低頭在景策耳邊低聲道:「你睡床,我睡地板可好?只要多一層被子給我鋪地就好。」

景策未多言語,鳳眸微抬,跟着小二上了二樓,小二為他們打開門說:「客官有事儘管吩咐。」

進門後把背上的少女輕柔的放在床榻上,便轉身出了門,再合上門。

念禾見男主一聲也不說就出門了,她發了一會兒呆撐不住再加上今天一天的奔波,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大街書坊里,掌柜見門口進來一位書生,見他看着牆上掛着的畫,掌柜喝了一口剛泡好的茶問:「客人可是有何需要?」

「這個可買?」只見書生指着牆上的畫。

掌柜驚了一下,畫上掛着的可是前朝最有名的畫家遺留的,掌柜打量着眼前樸素的書生,疑問道:「這位客人可有賣?」

「未有。」

掌柜又拿着茶喝了一口,語氣輕視了不少:「那客人何來的買賣之說?」

「煩請掌柜的拿宣紙筆墨來。」景策從畫中收回視線,看向掌柜。

好大的口氣,但想了想,還是起身去後面拿了宣紙和筆墨出來,放到旁邊的桌子上,帶點不信任:「客人可知這宣紙跟筆墨可是上好的材料製作的?」可不要浪費了他的紙墨。

景策拿起筆沾了墨水,在紙上隨意畫了起來,掌柜見此人如此隨意的畫法,眼睛瞪大了點,此人不是拿他尋開心吧?但是隨着裏面的景物,人物慢慢的出現,他着實驚艷了一會兒,只是此人畫了一半便停了筆,還不等掌柜迫不及待的問為何停下,此人就開了口:「一百兩。」

一百兩???這未免太獅子大開口了,牆上那幅畫也就八十兩而已,這。。。掌柜想了想,猶豫了會兒才開口:「我要去跟東家報備一聲,客人等待片刻。」說完立馬走上二樓,沒過一會兒就下樓來。

掌柜看着這幅畫的細緻之處以及就差那點睛之筆的人物,道:「七十兩,畢竟客人不是名人所畫,客人看如何?」掌柜想七十兩對一位不出名所畫的價格夠高了。

說完此人就拿起筆繼續畫,只見畫中的主人公慢慢的顯現出,只是臉畫的模糊,倒是看的出來是個佳人。

落筆畫者,最後一筆落的很重,為這個字渲染最濃厚的一筆,景紀。

景紀,謹記着濃烈的恨意。

掌柜拿起畫滿意的看,點點頭,看來這位客人書法也不錯,想到此他問:「不知客人是否還願意寫個書法?」

景策拿出袖口的白色手帕擦了擦手:「不必了。」

掌柜只好放下畫,從櫃前拿出銀子遞給他,再問了一句:「這畫能複印嗎?」

「隨意。」收了錢景策便出了書坊,往之前的酒樓去。

掌柜追出來喊了一聲,「畫要是賣得好,客人隨時可以來本店要分成。」

景策出書坊時夜色已深,回到客棧已是子時。

念禾聽到門推開的聲音,又被輕輕地關上,她撐着被褥坐起來,看向門口修長如玉的身影,白皙分明的手上拿着紙包着的好像是烤肉的味道。

這個書生長得如此好看,給人感覺就是難以靠近,不好招惹之人,想不到竟然還給她帶了吃食:「公子為何回來這麼晚?」

剛走近桌子,便聽見少女空靈的聲音傳來,他抬目,見少女似是剛睡醒的模樣,髮髻凌亂,白嫩的臉蛋染着紅暈,他垂下視線:「醒了就過來吃飯吧。」

念禾笑道:「公子可是買了那酒樓的肉菜?聞着可香。」她伸出雙腳下地,穿好鞋,單着腳跳過去在桌子旁坐下,笑眯眯的看着景策手裡的烤肉。

見少女如此行徑,景策愣了一會兒,他把手中的肉遞過去。

「是烤鴨啊!」念禾驚喜的喊了一聲,沒想到古代這麼早就有烤鴨了,她咬了一口:「公子真好。」

見景策未回應她,她吃了一半才想起,含糊道:「公子吃了嗎?」

景策拿起下午去買的書翻看了起來,回:「吃了。」

那就好,念禾點點頭,實在是很餓了她,沒過一會兒烤鴨就吃乾淨了,只是手上和嘴巴上都是油膩膩的,她看了看桌子上以及這個房間內,都沒有紙巾。

景策放下書,起身開了門出去,很快小二便端着水跟乾淨的帕子進來,放了盆之後小二就退了出去,景策見油膩膩的手和嘴巴,他眉微皺:「手伸直。」

念禾忙伸直手指,纖長**,看着眼前的男人抓着她的手一個一個擦拭乾凈,只剩下嘴巴了。

擦完手指看了一眼**的紅唇,沾着油光,景策把帕子放入水中,拿出袖中的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就坐在桌子旁靠着牆翻着書看。

念禾自己擦拭好了嘴,她晚間睡飽了,不好意思再佔著床:「公子可要歇息了?我不用再睡了。」

「既然腿還殘着,就去睡吧。」翻看書的男人頭也不抬道。

什麼腿還殘着?只是扭傷了而已,算了,看在他給她買烤肉的份上,她就不計較了。

念禾又單着腿跳到床旁,脫下繡鞋躺下,再給自己蓋好被子。

很快,她就隨着翻閱書籍的紗紗聲入睡,心想。。。看書還挺快的。

各家早已滅燭熄燈,唯京城沈家燈火通明。

「整整一天一夜都未找到禾兒,沈家養你們有何用?!!」怒急之下沈回成抄起旁邊的瓷瓶狠狠摔壞在地,釉下暗刻紋飾的白玉瓷摔得粉碎,沈家全府上下沒人敢出聲。

「都怪我!若不是我,禾兒也不會找不到。」沈夫人痛心道,說話間手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恨不得失蹤的人是她自己。

「顏兒,莫要自責了,明日我便去請指揮使,定能尋到禾兒,時日不早了,你快回去歇息。」沈回成上前安撫懷中失魂落魄的女人,心疼的緊握女人的手。

「愣着做什麼,快扶夫人進去。」沈回成轉頭對丫鬟呵斥,丫鬟忙上前扶着沈夫人,安慰道:「夫人回去吧,若小姐回來見夫人如此,心裏定然更難過的。」

沈夫人默然着臉,隨着丫鬟的動作起身。

沈回成見夫人去了後院,喚了安管家出來,低聲道:「備馬。」

只能連夜去錦衣衛那了。

一大早念禾便聽見街上嘈雜熱鬧的聲音,她抬頭看向昨夜景策坐着的位置,空無一人,連水盆也不見了,又不說一聲出去了。。

她梳理了一下髮髻,穿鞋時看到腳邊裝了水的盆和漱口的木杯,她簡單的漱了口凈了臉,輕輕的下地踩了踩。

沒有昨天那麼痛了,但還是得一瘸一瘸的走。

剛走到桌子旁,門就被人推開。

如墨般的黑髮在頭頂束了小冠,身穿簡樸的白色常服,鳳目微斂,襯着他如玉般的氣質更加清冷。

景策走近,在念禾身前半蹲下來,:「上來。」

念禾見眼前男人即使蹲下來,也依舊高大,筆直的背脊不曾彎一點,她趴上去:「有勞公子了,不知咱們還有多久到京城?」

「戌時。」

說話間景策背着她下樓,她抓緊了,當出客棧看到門口的馬車並且進入馬車坐好時,她感覺到屁股下柔軟的墊子,問道:「公子,你可是富貴人家?只是突然間想來民間吃吃苦頭。」

景策無言,車內即使不算小,他仍然覺得悶熱,他拂開車簾,一眼便看見,一位穿着華貴的男人用鞭子抽打着地上穿着破爛的小女孩。

車簾被放下。

念禾感覺馬車內氣溫低了不少,她想了想還是柔聲問:「不知公子貴姓?」

「景策。」

真的是能不多說就不多說,念禾只好繼續道:「借光景以往來兮,施黃刺之狂策,極好極好。」

景策勾着唇,意味不明的笑出聲,可冰冷的眼裡卻未達笑意。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