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喪屍:生死五部曲最新章節_喪屍:生死五部曲全文閱讀

喪屍:生死五部曲最新章節_喪屍:生死五部曲全文閱讀

2022-05-13 22:17 作者:光與影的浪漫

章節介紹

菲縣地處城鄉交界,是個毫不起眼的三線城市下屬小縣 可就是這麼個不入眼的小縣城,卻爆發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活死人事件 當地警察張衛也遭遇了這場危機,在人類逃生和反抗的本能之下,他衝出了活死人的重圍逃亡路上,他認識了女教師李雪、現役軍人趙直和被毒販僱傭的退役老兵王挺 …

在線試讀

第1章 追獵

精彩節選

「唔,哇哦,哇哦,呃,呃啊,啊,呃,呃,哇啊,呃……」十來個男女喪屍正在追趕着青年**張衛。

這番場景之下,喪屍們猶如嗜血的餓狼正在飛撲狩獵,張衛則是被他們追獵的野兔,這架勢好像張衛還不夠他們一頓飽飯……

喪屍們不知疲倦,他們的眼睛腥紅無比,每張嘴巴都滲流着殷紅的鮮血,速度頗快、張牙舞爪地追趕着他們的獵物。

反觀,正在逃命的張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氣,短袖藍色警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豆大的汗珠從臉頰上滑落,很明顯他已快到極限了,速度也越來越慢,眼瞅着就要被身後這幫無情的獵手追上。

天無絕人之路……

跑到了國道橋的張衛,發現國道橋側面的區域有條一丈余深,一米余寬的壕溝。

張衛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翻身越過國道護欄,向壕溝方向跑去。

追趕他的喪屍們前赴後繼地撞擊到了護欄,鐵皮材質的護欄竟硬生生地被他們撞開了一個豁口……

張衛頭也不回,拼盡了最後的一絲氣力,藉著下坡的一陣助跑,猛地一步飛越過了壕溝。

剛跳過壕溝的他,不敢回頭,又向著斜坡之上用力朝前爬了幾步,才回過頭去看。

喪屍們藉著慣性追趕。可惜,他們只擅奔跑,不知跳躍,齊刷刷地栽入到壕溝內。僅最後一個身高臂長的女喪屍被一石塊絆倒,兩隻前臂搭在了壕溝的另一邊,成一座屍橋。

張衛慌了神,立馬拾起自己一旁的白面饃饃般大小的石頭,向女喪屍頭上狠狠地投擲過去。

「嘭。」一聲,女喪屍的前額被砸開個拳頭大的口坑,碎豆腐塊似的腦漿伴着鮮血崩了一大灘,就猶如剛被割斷的動脈那樣,一噴而出半米有餘的圓弧區域,相當血腥。她也失去了行動能力,癱軟地掉入了壕溝。

「**,這是什麼玩意?太恐怖了!」

累得有些虛脫,頻喘粗氣的張衛,惶恐地望向壕溝,斷斷續續地自言自語。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的他,全身濕漉漉的就像剛被瓢潑大雨沖刷過一樣,這時他感覺雙腿酸脹酥軟,便用雙拳輕輕捶打起自己的雙小腿,舒緩腓腸肌。

五個小時之前。

張衛他們接到了緊急集合的指令,帶班局長下達了惡性警情處理的任務。張衛等一行三十名**荷槍實彈趕到寺上鎮粉房村的一獨立廠房,里三層外三層地包圍了起來。

接到群眾的舉報,說廠房內有槍聲還伴有猛烈的撞擊和撕咬的聲響,但具體情況如何,現場的眾人誰也不知,誰也不曉。

領隊的**舉着擴音器對裏面喊話:「裏面的人,放下武器,不要做任何無謂的抵抗,舉雙手從裏面走出來,不然我們就強攻了。」說是強攻,但誰也不敢上,槍打出頭鳥,最先死的往往就是第一個上的。

「啪、啪、啪、啪、啪、啪。」一連六聲清脆的開槍。在場的眾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幾個膽小的圍觀群眾更是一溜煙跑沒了影。

帶頭的**用左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支支吾吾冒出一句:「不要衝動,裏面情況不明。」

不用說也知道,命最重要。要不是穿了這身皮子,誰願意留在這與廠子里的人對峙。

許久過去,帶頭的**對着最稚嫩的警員示意,讓他爬上院牆看看裏面的情況。

於是,他便登上摺疊伸縮梯露出了半個身子往院內望了一望。

經他確認沒有情況,帶隊的讓他跳入院內打開大門。

見門被平安打開,大家緊張的神經才稍微鬆了一點,一隊**進入開始了對廠院的搜索。

「不要開門。」一個扯着嗓子呼喊的聲音響徹着。但是,已經晚了……

幾個渾身是血,張着血盆大口的喪屍從廠房衝出,打了**個猝不及防。

廠內外的**都慌了神,槍聲、喊聲、廝打聲不絕於耳,場面那是相當地混亂。

本來**們還能勉強死守住前線,不知道哪個怕死的來了句「快跑」,讓本就不牢固的陣地防線破了防。

大家都四散逃去,也就有了張衛被喪屍追獵的一幕。

脫下早已經跑得開膠的皮鞋,扔進去了壕溝,並搭上一句:「切,破鞋。」

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張衛向後一躺,呼吸稍緩。

只歇息了片刻,就傳來一個女子撕心裂地呼喊:

「救命啊!」

藉著雙臂的力量,張衛撐着身子直立起來,東倒西歪地朝上走去。

剛才嘶喊的,是一名年輕女子,她神情慌張,驚恐萬狀,穿着白色短袖襯衣,黑色中裙,肉色**,直挺的酥胸一顫一顫地朝着張衛這邊跑來。

在他身後,是一老一少兩個男喪屍正在對她追獵,爭先恐後的兩個喪屍又像是爭搶這個獵物,絲毫沒有老年的遲鈍和兒童的緩慢……

「我的祖奶奶,你往哪跑不行,非要朝我這來,連累我。」張衛滿是怨恨地在心裏對這個招引喪屍的女人抱怨着。

沒辦法,為了自己也只能硬上了,於是他便躲在樹後掏出了手槍,單眼瞄準了老喪屍。

「啪。」老喪屍被爆頭,身子向後一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啪。」又是一槍,小喪屍的腦袋被子彈從前額貫穿,後腦射出,四腳朝天地仰面摔倒。

其實,張衛的槍法在警隊里一直很平庸,總是十槍命中五六,年年射擊考核都是擦邊合格。也許是人急生力,加上他一向沉穩的性格,在實戰中反而使他那槍法出奇的准。

年輕女子剎住了腳步,順着槍聲望去。

「看什麼呢,救你的人在這,過來。」

年輕女子便一拐一拐地走了過去。

「你鬼喊什麼,被這些玩意追,喊一點用也沒有。還不如省點氣,供你跑步換氣用。」

驚魂未定的女子,疊着雙腿慢慢地坐了下來,看她的表情,好像是被嚇傻了,原本姣好面容的她,被一臉汗水和淚水沖花了妝,臉上一塊一塊的。稍微回過來點神,就一頭撲到張衛的懷裡『嗚嗚』起來。

「大姐,您別哭了!我這衣服夠濕的啦。」

「我……我……我實在是太害怕了。」吭嘰,吭嘰的女子抬起來了一點身子,但仍然緊緊抓着張衛的警服,死不放手。

「怕什麼,你這不還活着呢嗎?剛才我被十幾個追着都還沒嚇死呢!你,才被兩個追。」

「我的媽媽、我的弟弟,都被他們咬死了!爸爸,為了保護我,主動跑了出去把他們都引走了。他還活着沒有,我……我不知道!」女子又『嗚嗚』起來。

如果在平時,張衛巴不得這位C罩杯的妹子緊貼他,這樣也好趁機揩油。可是,現在這種被人當獵物追捕的窘境之下,他也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了。

「除了哭,你還會幹別的嗎?真想扇你兩巴掌。」

「我……我腳好疼。」

惶恐不安的張衛和被嚇得失魂落魄的女子,這時才注意到了,她腳底部的水晶**早已被磨沒,她的腳底也已經磨破了皮,雙腳腳底還各有一處小傷口。

在逃命的時候,誰還會顧及疼痛,只知道活下去的重要,痛、累、乏、困也只是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之後,再成倍地還給身體。

「你是我祖奶奶,救了你還得讓你在我懷裡哭,我又得給你擦傷口。」張衛雖然對她帶有點抱怨的口吻,但還是從褲兜里掏出來一包面巾紙,抽出其中一張輕輕地給她擦拭傷口。

「哇哦,呃,唉啊,呃,呃,哇哦。」剛定住了神的女子聽到了喪屍的嘶吼,像是觸電了一樣猛地一縮身子:「啊,還有。」

張衛急忙捂住了她的嘴,輕聲道:「有你TMD頭,小聲點。」

見女子情緒穩定了下來,她又微微地點了點頭,張衛這才慢慢地把手從她的嘴上挪開。

「別再喊了,遇到這種危機情況,最忌諱就是你這樣嚇破了膽,亂了手腳的。在這深溝裏面,就是剛才追我的那些傢伙,十好幾個呢!現在,他們老老實實地待在這裏面出不來。」張衛用手指了指陷入喪屍的壕溝,他這不是展示自己的本事,而是跟她說明自己剛才的經歷是有多麼、多麼的兇險。

「你再看那塊石頭,還有那灘血豆腐狀的東西。有個差點越過溝,來啃我的喪屍。讓我一個石子飛過去,把頭砸爛了,瞧見沒,地上那一大灘玩意就是腦漿。」

「咦,好噁心。」年輕女子又把頭埋入了張衛的胸膛。

顯然,她已經回來了三魂七魄,至少看到血糊糊的爛豆腐狀的腦漿,會覺得噁心。

「死的,有什麼好怕。別坐着啦,咱們趕緊走吧,要是等會再碰見幾個這玩意,咱們就真的跟死神約會了。」

年輕女子點了點頭,在張衛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在逃亡的路上,張衛遇到了第一個結伴而逃的夥伴。但是,顯然這是個豬隊友,真的遇到了危險,根本指望不上她能幫自己,更別說救自己了,換句話說,逃亡的時候不添麻煩就萬事大吉了。

兩人,躡手躡腳地走上了國道。

「喂,你穿多大碼的鞋子?」

「我穿36碼的。」驚魂初定的女子被張衛猛一問,愣住了,不自然地說。

聽她說完,張衛走到了被他爆頭的小喪屍身邊,脫下來了他的鞋子。

「好巧不巧,他的鞋子就是36碼的,穿上吧。」

女子向後退了一步,撅起嘴來。

「這時候,就別挑了。還是耐克的呢,你腳有傷,快穿上吧。不然,再遇到喪屍你怎麼跑,還是赤腳奔跑?」女子這才接過來鞋子,穿在了自己的纖纖玉足之上。若不是與柏油馬路親密摩擦過,這雙腳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圓潤標正。

張衛走到了老喪屍的屍體邊上,脫下來了鞋子。席地而坐,麻溜地一足蹬在腳上,原地站起跳了跳:「合腳。」

又抬起頭,看了眼年輕女子:「還愣着幹什麼呀!走啦。」

兩人肩並肩的慢慢沿着過道自西向東走去。

「對啦,我看你眼熟啊。你在哪工作,叫什麼名字?」

被人家這麼一問,多半會讓人覺得對這位美女有那麼些個意思。不過,現在估計就是認識個同樣在逃難的朋友,想打個熟悉。

「我叫李雪,在縣一中教英語。」

「哦,英語老師啊,就是年年帶高三,出了名的麻辣英語女教師嗎?」

「嗯嗯,對。就是我。」

「難怪,我看着眼熟啊,一中的貼吧,常常看見你的照片和講課視頻,被大家戲稱魔力女教師。哦,對,我叫張衛,咱們縣**局的**。小屌絲一枚。」

張衛不能說遇事不樂觀。雖然,現實頻繁地打擊他,但是被殘酷錘鍊過後,他更百毒不侵。用句話糙理不糙的話來形容他處事的態度——既然生活像是被強幹,你無力反抗,那就享受吧。

「嗯嗯,謝謝你救了我。咱們現在去哪啊?」

「不知道啊,你有什麼安全的地方嗎?」

「沒有,我逃出來的時候,就沒幾個人了。」

「那咱們就去**局那裡吧,我的車還在那裡停着。咱們開上車去看守所,那裡應該是最安全的。」

「嗯。」

說完,兩個人就沿着國道繼續朝前走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